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太平经》丁部之二(卷五十三)


分别四治法第七十九

真人纯稽首战栗:“吾今欲有所复问,非道事也。见明师言事,无不解诀者,故乃敢冒惭复前,有可问疑一事。”“何等?平行,吾即为子说矣。”“夫帝王之仕大臣,皆当老,少子本非治世人也。”

“何为问此哉?”“吾见天气,间者比连不调,或过在仕臣失实,令使时气不调,人君不明,灾害并行,道人亦伤。今天地三光,尚为其病,故无正明,道士于何自逃,独得不伤?故吾虽得独蒙天私久存,常不敢自保。初少以来,事师问事,无能悉解之者。今不冒惭,重问于天师,解诀其要意,恐遂无复以得知之也。恩唯明师既加,不得已为弟子说其所不及。”

“善哉!子之言也。今旦见子之言,吾知太平之治已到矣。然,吾且悉言之,子随而详记之。夫治者,有四法:有天治,有地治,有人治,三气极,然后C738 行万物治也。”

“愿闻其意。”“天治者,其臣老,君乃父事其臣,师事其臣也。”“夫臣乃卑,何故师、父事之乎哉?”“但其位者卑下,道德者尊重。师、父事之者,乃事其道德,当与其合策而平天下也。地治者,友事其臣,若与其同志同心也。地者阴顺,母子同列,同苞同忧,臣虽位卑,其德而和,和平其君之治。

人治者,卑其用,臣少小小,象父生其子,子少未能为父作策也,故其治小乱矣。C738行万物并治者,视其臣子若狗,若草木,不知复详择臣而仕之,但遇官壹仕,名为象人无知也。何故乎哉?象人者,财象人形,苟中而已,不为君计也,故善争之也。

象天治者,天下之臣,尽国君之师、父也,故父事之,人爱其子,何有危时?夫师、父皆能为其子解八方之患难,何有失时也。象地治者,天下之臣,皆国君之友也。夫同志合策为交,同忧患,欲共安其位。地者,顺而承上,悉承天志意,皆得天心,何有不安时乎?

象人治者,得中和之气,和者可进可退难知,象子少未能为父计也,欺其父也。臣少,未能为君深计,故欺其君也。少者,生用日月少,人学又浅,未有可畏。故欺也。故其治小乱矣。象C738万物治者,C738行者无礼义,万物者少知,无有道德。夫C738行万物之性,无有上下,取胜而已,故使乱败矣。

象天治者,仁好生,不伤;象地治者,顺善而成小伤;象人治者,相利多欲,数相贼伤,相欺怠;象C738行万物而治者,终无成功,无有大小,取胜而已。观此之治,足以知天气上下中极未失。治欲乐第一者,宜象天;欲乐第二者,宜象地;欲乐第三者,宜象人;欲乐第四者,宜象万物。象天者独老寿,得天心;象地者小不寿,得地意;象人者,寿减少;象万物者死,无时无数也。

象天者,三道通文,天有三文,明为三明,谓日月列星也。日以察阳,月以察阴,星以察中央,故当三道行书,而务取其聪明,书到为往者,有主名而已,勿问通者为谁;象地者,二道行书;象人者,一道行书,尚见苟留;象C738行万物者,才设言,复无书也。”

“今是者,天使如是邪?人自为之邪?”“时运也,虽然,帝王治将太平,且与天使其好恶,而乐象天治;将中平者,象地治;将小乱者,法人治;将大乱而不理者,法C738行万物治。”“此何故乎哉?今当以何救之?”“然,天将兴之,瑞应文琦书出,付与之,令使其大觉悟而授之。将衰者,天匿其文不见,又使其不好求之。”

“贤臣者,但得老而已邪?”“不也。老者,乃谓耆旧老于道德也,象天独常守道而行,不失铢分也,故能安其帝王。老而无一知,亦不可仕也。”

“其师、父事之云何?友之云何?子之云何?其万物之云何哉?”“父事之者,乃若子取教于严父也,乃若弟子受教于明师也,当得其心中密策秘言圣文,以平天下,以谢先祖宗庙,以享食之。其德以报天重功,故能得天下之心,阴阳调和,灾害断绝也。其友事者以忠信,相与合策,深计善恶难易。其子事者,必若父有伏匿之事,不敢以报其子;子有匿过,不敢以报其父母,皆应相欺,以此为阶也。其万物者,大乱无数。夫物者,春夏则争生,秋冬则争死,不复相假须臾也。”

纯再拜:“所问多,过诚重,甚不宜,诚有过于师。吾又且不敢匿此文也,见而不行之,恐得过于皇天,吾今当于何置此书哉?”“子既问之,子为力特行,逢能通者与之,使其往付归有德之君。帝王象之,以是为治法,必且如神矣;得而不能深思用之,天亦不复过子也。”“唯唯,不敢逆师言。”“然吾言亦不可大逆也,此乃天地欲平,而出至道,使子远来具问此法。天使吾谈,传辞于子,吾亦不空言也。天不欲言而吾言,无故泄天之要道,吾当坐之。子得吾言,而往付归,亦无伤无疑。吾告子至诚,天乃更与帝王厚重,故戒之也。天之运也,吉凶自有时,得而行之者,吉不疑也。”

“谨问行者人姓字为何谁乎?”“然,天之授万物,无有可私也,问而先好行之者,即其人也。大道至重,不可以私任,行之者吉,不行者疑矣。”

“谨更问天地何睹何见,时者欲一语言哉?”“实有可睹见,不空言也。天以安平为欢。无疾病,以上平为喜。故使人民皆静而无恶声,不战斗也,各居其所,则无病而说喜,则天言而不妄语也。若今使阴阳逆斗,错乱相干,更相贼伤,万物不得处其所,日月无善明,列星乱行,则天有疾病,悒悒不解,不传其言,则病不愈。故乱则谈,小乱小谈,大乱大谈。是故古今神真圣人为天使,受天心,主当为天地谈话。天地立事以来,前后以是为常法,故圣人文,前后为天谈语,为天言事也。”

“言谈皆何等事也?”“在其所疾苦。文失之者为道质,若质而不通达者为道文,疾其邪恶者为道正善也,使其觉悟。”

“今天地至尊自神,神能明,位无上,何故不自除疾病,反传言于人乎?” “天地者,为万物父母,父母虽为善,其子作邪,居其中央,主为其恶逆,其政治上下,逆之乱之,父母虽善,犹为恶家也。比若子恶乱其父,臣恶乱其君,弟子恶乱其师,妻恶乱其夫,如此则更相贼伤大乱,无以见其善也。天地人民万物,本共治一事,善则俱乐,凶则俱苦,故同忧也;向使不共事,不肯更迭相忧也,是故天地欲善而平者,必使神真圣人为其传言,出其神文,以相告语,比若帝王治欲乐善,则有善教,今此之谓也。子欲乐知天心,以报天功,以救灾气,吾书即是也,得之善思念之,夫天心可知矣。”

“唯唯,不敢忽,愿师复重敕一两言。”“然,夫善恶各为其身,善者自利其身,恶者自害其躯。子既有畅善意,乃忧天地疾病,王者不安,其功极已大矣。但详思之,子行善,极无双,勿复止伤之也。使念善顺,常若此。”“唯唯,不敢懈怠也,不敢懈怠。”

右忿别治所象安危法


分类:道家  书名:太平经  作者:于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