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太平经》戊部之三(卷七十一)


真道九首得失文诀第一百七

真人再拜:“请问一事。”“然,言之。”“今天师为太平之气出授道德,以兴无上之皇,上有好道德之君,乃下及愚贱小民,其为恩,乃洞于六合,洽于八极,无不包裹。今贤B823得师文学之,及其思虑为道,上以何为竟,下以何为极乎?”“善哉!真人之问,一何微要也。其欲闻洞极,知神灵进退邪?”“实愚蔽暗事者,不及,唯天明师录示之。”“诺。道有九度,分别异字也。今将为真人具陈其意,自随而记之,勿使有所失也。”“唯唯。”

“然一事名为元气无为,二为凝靖虚无,三为数度分别可见,四为神游出去而还反,五为大道神与四时五行相类,六为刺喜,七为社谋,八为洋神,九为家先。一事者各分为九,九九八十一首。殊端异文密用之,则共为一大根,以神为使,以人为户门。

今为子条诀之,亦不可胜豫具记,自思其意。其上三九二十七者,可以度世;其中央三九二十七者,可使真神吏,其下三九二十七者,其道多耶,其神精不可常使也,令人惚惚恍恍,其中时有不精之人,多失妄语,若失气者也。”

“今愚生见师言,眩冥不知东西,愿分别为下愚生说之。”“然,其上第一,元气无为者,念其身也,无一为也,但思其身,洞白若委气而无形,常以是为法,已成,则无不为、无不知也。故人无道之时,但人耳,得道则变易成神仙,而神上天,随天变化,即是其无不为也。

其二为虚无自然者,守形洞虚,自然无有奇也,身中照白,上下若玉,无有瑕也。为之积久久,亦度世之术也,此次元气无为象也。

三为数度者,积精还自视也,数头发下至足五指,分别形容,身外内莫不毕数,知其意。当常以是为念,不失铢分,此亦小度世之术也,次虚无也。

四为神游出去者,思念五藏之神,昼出入,见其行游,可与语言也。念随神往来,亦洞见身耳,此者知其吉凶,次数度也。

五为大道神者,人神出,乃与五行四时相类,青赤白黄黑,俱同藏神,出入往来,四时五行神吏为人使,名为具道,可降诸邪也。

六为刺喜者,以刺击地,道神各亦自有典,以其家法,祠神来游,半似类真,半似邪,颇使人好巧,不可常使也,久久愁人。

七为社谋者,天地四时、社稷山川祭祀神,下人也。使人恍惚,欲妄言。其神暴仇狂邪,不可妄为也。

八为洋神者,言其神洋洋,其道无可系属,天下精气下人也,使人妄言,半类真,半类邪。

九为家先,家先者,纯见鬼,无有真道也。其有召呼者,纯死人之鬼来也。此最道之下极也,名为下士也。得其上道者,能并使下;得其下道者,不能使其上也。”

“今愿闻:何故有是上下乎哉?”“然,此者,人行之所致也。守本者得上,好身神出入游者得中也,愚人乃损其本守末,他游神者得下。守本者能尽见之,守中者半见之,守末者不能还自镜见之道也。故凡学者,乃须得明师;不得明师,失路矣。故师师相传,乃坚于金石;不以师传之,名为妄作,则致凶邪矣。真人慎之慎之。”“唯唯。”

“故古者上学圣贤,得明师名为更生,不得明师者,名为乱经。故贤圣皆事师,乃能成,无有师,道不而独自生也。”“善哉善哉!”

“真人欲知其效,比若夫人居大贤之里,则使人大贤;居中贤之里,则使人中贤;居不肖之里,则使人不肖,常不及,此之谓也。学此道者,审之详之,此天之要道也。慎之慎之!”“唯唯。”“行去,道归其人,以付贤明。”“唯唯。 ”“是神诀要道也。”

右真道九首得失文诀

致善除邪令人受道戒文第一百八

真人问神人曰:“受道以何为戒乎?”神人言:“道乃有大戒,不可不慎之也。夫且得道,临且成之时,乃与诸神交结也。与精神为邻里,出入相见睹,与人相爱,若父子也。夫道,乃重事也。或悔与人,且欲夺人道,故先试人,视人坚不,共来欺人,使人妄语。得其辞语,坚闭之,慎无传之也,即可得寿也,久可得真道矣。传之,日消亡矣。又使人好生而恶害。”

真人曰:“愿闻其日消亡意。”“精神消亡,身即死矣。夫虚无绝洞之道,常欲使人好生而恶杀,闭口无泄,乃可万万岁也。”真人问神人:“愿闻无泄之禁忌。”神人言:“然,大人泄之,亡其位;中人泄之,即断其气;小人泄之,灭其世类也。所以然者,夫天地乃以此自殊异自私,故能神,尤重之也。夫天地不深知绝洞之道,以何为神乎?以何为寿乎?记之!吾告子,其精之、重之、慎之。”真人唯唯,不敢妄言也。

真人稽首:“愿更闻其将欲败人,奈何乎哉?”神人言:“然,于人心中有恶意,使大邪来欺。人能坚闭耳,不听其辞语,则吉矣;听其辞,则凶害矣。夫人君听之,恶其臣,言其臣不忠信而欲反也。臣子听之,恶其君,就来欺之,言子今当为圣人,今当为人君。小人听之,使人自言且大尊也。父听之,恶其子;子听之,恶其父。辩变其辞语,荧惑人心意,言其且善且恶,乱人政治,一喜一怒,大佞之邪也,方欲害人也。从古到今,诸学长寿者,皆不得度于此辞也。”

真人问曰:“当奈何哉?”神人言:“闭耳无听,闭口无语,此但佞邪,无可听者也,听之即真道去,去即死矣。子欲长存,慎之。此辞也,吾已为子先更之,几何中于此大邪矣。吾常自正吾心,不复用之也。此大邪,常积欲观人坚不;大猾邪,常或乃来入人之腹中,动人之心,使人心妄为,故也时时怒喜,不能自禁止,皆为邪所误也。为邪所推,众B823得灭亡于此者,积众多。审得其重戒,心亦不可移也。非独学道者也,百姓喜怒无常,同是子可为也。子慎之自精。” 真人唯唯。

真人曰:“吾身尝中于大邪,使吾欲走言,吾欲当为人主,后当飞仙上天。吾受其言,信之大喜,后反三月病癫疾。见神人天师言,心中大悦喜,吾亲尝中如此矣,几为剧病,后癫疾自止得愈,遂得数千岁。今自幸复与神人相睹,重复道戒,睹见门户,冀得长度为天上之吏。”

神人言:“子持心志坚如此,何忧不得上九天。周历二十五天乎哉?今是诸得上天之士,皆得持心坚密,不可误者也;诸可荧惑误者,皆反蚤死,不得度也。欲得长寿,读此文以为重戒,此乃死生之戒,不可不慎也。

是故古者圣贤先得度世者,不聆此之力也;学道而反不得,不长度者,皆坐聆此,得其贼也。夫天上大神,非贼人可为,便使人还此害克,故无大福也;当生反死,转为天贼也。今吾所教示真人书,悉皆可得大寿矣。或得度世,但谨自持,无以此为害,审能专心,可得万万岁。”真人唯唯:“吾不敢为非,请受明戒。”神人言:“子好道如此,成事,得上天之阶矣。”

真人问:“戒独有此邪?复有深者邪?”“复有上天之戒,固固戒人耳。专戒以言共欺人,言人且尊贵,以是戒人。故使人触防禁,得诛死焉。复数试人以玉女。使人与其共游,已者共笑人贱,还反害人之躯。但人常默万岁,无可聆,但独自守终命,何有害哉?死生之间,专此也。”真人唯唯。

真人问:“何故专使邪神来试人乎?”神人言:“道重,难与人也。其执必坚,死而已者,亦不夺人之愿也。天上度世之士,皆不贪尊贵也,但乐活而已者,亦无有奇道也。记吾戒,子□□矣。吾言万世不可忘也,正使上行穷周无訾之天。其戒皆如此矣,无复有奇哉也。”真人唯唯:“不敢离绳墨之间也。”神人言: “审如子言,已得道矣。吉者日进,邪者上休矣。持心若此,成神戒矣。成事,乘云驾龙,周流八极矣。大道坦坦,已得矣。命已长寿无极矣。”真人曰:“唯唯。”

神人言:“道实大无内外,但常恐为大邪所害,而不听一邪,邪于何败乎?故古者帝王,好道而学,不听邪者,尽得万万岁。其听用邪言者,悉自败矣。吾道乃万端,悉当知其利害。”真人唯唯:“今得神人之辞,皆得须臾长生乎?” 神人言:“不深戒,成事□□凶矣,道不得成也。”

真人言:“吾生有禄命邪?侥幸也?乃得与神人相遭逢!”神人言:“然,六人生各自有命,一为神人,二为真人,三为仙人,四为道人,五为圣人,六为贤人,此皆助天治也。神人主天,真人主地,仙人主风雨,道人主教化吉凶,圣人主治百姓,贤人辅助圣人,理万民录也,给助六合之不足也。

故人生各有命也,命贵不能为贱,命贱不能为贵也。子欲知其审实,若鱼虽乘水,而不因水气而蜚,龙亦乘水,因水气乃上青云,为天使乎!贵贱实有命,愚人而妄语。古者圣人帝王,其大优者,不复录问伪言也,知其□□,会无可能为也。此比若教无道之人,令卒蜚,安能蜚乎哉?能飞者,独得道仙人耳。夫百姓相与游戏,言我能蜚,实不能蜚。此妄言者,若此矣。”真人言:“善哉!吾一觉于此。”神人言:“子自若愚,为天命可强得也哉?”

真人言:“然此道亦可学耶?”神人言:“然,有天命者可学之,必得大度;中贤学之,亦可得大寿;下愚为之,可得小寿。子欲知其效,同若凡人学耳。大贤学,可得大官;中贤学者,可得中官;愚人学者,可得小吏。夫小吏,使于白衣之民乎?以是言之,犹当勉学耳。”真人唯唯:“吾为之,未尝敢懈也。”神人言:“然,努力信道。天地之间,各取可宜,亦无妄也。”真人唯唯:“请得尊天重地,敬上爱下,顺用四时五行可为,不敢为非也。”神人言;“善哉,善哉!子得道意矣,吾不复重教示子矣。”

右致善除邪令人受道戒文


分类:道家  书名:太平经  作者:于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