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太平经》戊部之五(卷七十三至八十五)


阙题

守道德积善,乃究洽天地鬼神精气。人民C167行万物,四时五行之气,常与往来,莫不知其善者矣。

阙题

大慈孝顺闾第一:慈孝者,思从内出,思以藏发,不学能得之,自然之术。行与天心同,意与地和,上有益帝王,下为民间昌率,能致和气,为人为先法,其行如丹青,故使第一。

明道德大柔闾第二:明经道德,为百姓先,学好道,善聚德,不致盗贼,上有益帝王化之,最真吉矣。

孝悌始学化善闾第三:始学欲为善,心中有庶几。去邪就正,且成仁行未化也。

佃家子谨闾第四:佃家谨力子,平旦日作,日入而息,不避劳苦,日有积聚,家中雍雍,以养父母,得土之利,顺天之道,不敢为非,有益县官。

大不仁之子、无义少年好兵聚奸闾第五:无义之人,不仁之子,不用道理,骂天击地,不养父母,行必持兵,恐畏乡里。轻薄年少,无益天地之化,反为大害,并力计捕,捐弃沟渎,不得藏埋。

不和家中、欺老爱少、共食异财闾第六:家将必败,骨肉不和,不能相教,妄传往来,更相逃避背本向末,其祸不救矣。

悔过弃兵闾第七:生于穷里,希有闻睹,不知善恶,有过天下,行不合天,赖有明君,使我就善,少不知学,长乃悔之,使善人贤士以五尺柱高,卒有去闾。学者当考问之,一旦民皆为善矣。

悔过更合善闾第八:室学不成,祸乱悉生,赖有明君,知我情由,令我悔过,反致为人师矣。

大恶人邪贪败化闾第九:尸禄邪恶贪贼,欺上害下大佞,名为官贼,似人之形,贪兽之情,无益天地阴阳,灾深当诛亡。

除过复正悔事闾第十:悔过改行易心,少无善情,灾害数生,朝过暮改,名为善人。此十闾,古贤圣人之法,乐人为善,使不相贼伤,欲令各终天年,还反其道,防绝其本。得睹太平之气也。

阙题

神者皆以规正,其根太相,太相系于帝王,因以正天行之。其次根系于皇后,因以顺地理。中根系于众圣,因以理阴阳。细微小根系于庶民,因以理万物。大人为之得大,中人为之得中,小人为之得小,皆有可正也。

帝王行道德兴盛,日大明,少道德少明;皇后行道德,月大光明,少道德少光明;众贤行道德,星历大耀,少道德少耀。四根俱行道德,天下安宁,瑞应出,大光远。遥观天象,风雨时善,夷狄归心,灾害自消。今得天师书道德,以往付谨民,使谨民使归上有大仁道德之君,可以平天下之理而长安身。

帝王尸上皇天之第一贵子也,皇后乃地之第一贵女也。夫至神圣贵人,职当居百重之内,而反忧天下万里之外,受天业,为阴阳六合八方持统首。

天地之尊位,为神灵所因任,上下洞极,万物C167行之属,莫不归心。于是作无上灵宝谒,能知天意、明于星历之吏,名为太史,直事不得逋,日与夜迭上观候天气盛衰,三光之得失,乐得天敕戒以自安也。十一月则修黄钟,导地下之气使上通,乐得后土意,以自安矣。

作明堂于太阳丙午之地,为其开八窗四达,乐通八方四时之气,欲与八风四时之气合其吉,以自安也。明辟四门,乐得天下奇文殊策、希见之物、贤明异术,可以长安天下而消灾异。古者圣人在位,常力求隐士贤柔,可以共理。

愿闻四时为尊贵。然,王气乃为无气之长也,众气所系属,诸尊贵之君也。王气乃为天,为皇,为帝,为王,为太岁,为月建,为斗冈,为青龙,为大德,为盛兴,为帝王,为无上王,为生成主。

是故王气所处,万物莫不归王之;王气所居,皆王而生,所背去悉死,由元气也。故王气处阳则阳王,居阴则阴王,居天则天王,居地则地王,所处者皆王,受命主理。是古者圣人王者,春东,夏南,秋西,冬北,六月中央,匝气则谒见天,王气乃尊于天。

当月建名为破大耗,当帝王气冲,为名死灭亡。元气建位,帝王气为第一气,尊严不可妄当地。月建后一为闭,闭者,乃天主闭塞其后阴休气,恐来前为奸猾,干帝王建气也,故闭其后也。开者,天之法,不乐害伤也,故开其后者,示教休气,为其有为奸者乐开使退去也。不去当见收,收则考问之,则成罪。罪则不可除,令死危,故后五为危。危则近死矣,故后六为破。天斗所破乃死,故魁主死亡,乃至危也。

故帝王气,起少阳太阳,常守斗建;死亡气,乃起于少阴太阴,常守斗魁。是故后六将,天常休之空之,与地同气,主闭藏匿奸宄与邪鬼物同处,不可妄开发。古者贤人好生也,悉气属斗前,与天行并,故日吉,能有气也。诸为奸猾阴贼恶邪,悉象阴气,属斗后,故日衰,所为者凶。

元气恍惚自然,共凝成一,名为天也;分而生阴而成地,名为二也;因为上天下地,阴阳相合施生人,名为三也。三统共长,长养凡物,名为财。财共生欲,欲共生邪,邪共生奸,奸共生猾,猾共生害而不止,则乱败,败而不止,不可复理,因穷还反其本,故名为承负。

夫天道天心,遭不肖则乱,得贤明则理。古者帝王得贤明乃道兴,不敢以下愚不肖为近辅。速以吾此文付上德之君行之,洞明者光。以三气相见问之,占十中十,所理悉理,此第一善明,可以为帝王使;占十中九,一气乱不理,可为诸侯使;占十中八,二气乱不理,可为凡人使;过此已下,名乱天正道,必有冤结,鬼神精伏逃不见,不可理,不能调和太平之气。

子欲得道思书文,求道之法静为根,为根,积精不止神之门,五德和合见魂魄,心神已明大道陈。先知安危察四邻,群神大来集若云,若是不息长寿君。哉大道不用勤,形若死灰守魂神,魂神不去乃长存。

周者反始环无端,去本求末道有患,众民失之不得完,思其意无失真言。清静为本非用钱,可不重爱明师言?师受师语不死焉。愚者逆师与鬼邻,不得正道入凶门,遂不复还去神,骨肉腐涂称祖先,命已灭亡大穷焉。

阙题

凡愚之术,皆从内出,自有法律,厚为本根,见神而活。亦无苦愁,神恶劳烈,安心定意,慎无暴卒。久久自静,万道俱出,长存不死,与天相毕。为之必和,与道为一,贤持无置,凡事已毕。俗念除去,与神交结,乘云驾龙,雷公同室,躯化而为神,状若太一。详思书信,慎无失节。

凡精思之道,成于幽室,不求荣位,志日调密,开蒙洞白,类似昼日。不学之时,若夜视漆,东西南北,迷于其室,令贤圣惶㤥,心独战栗。五守已强不死亡,安贫乐贱可久长,贱反求贵道相妨,尊官重禄慎无望,强求官位道即亡,不若除卧久安床。不食而自明,百邪皆去远祸殃。守静不止不丧,幸可长命而久行,无敢恣意失常,求之不止为道王。

治活之术各异方,与民殊事不相妨。上之好生,民命久长。俗教道上有仁王,圣主思道,化下流行,令民清廉,永无祸殃。民之不死,上之明也。上无明君教不行,不肯为道反好兵,户有恶子家丧亡。持兵要人居路傍,伺人空闲夺其装,县官不安盗贼行。观民可为上可明,人君好仁,下求长生;上之不仁,下多邪倾,皆令夭死,不知乐生。

下愚好德,上教令也;民之好道者,其主明也;尽欲长生,远祸殃也;不食廉洁,去诸兵也;垂拱无为,弃不祥也;圣主大兴,其民相亲也;恩及下愚,是其王也;天道好生,以安上也;下愚不争上之庆,天下幸甚,莫不归王也。

民不好道者,上之不明也;内怀奸心,明行也。不好为德,反好兵也;父子分离,居道傍也;不得长生,积死丧也;家有贫子,若虎狼也。上之无德,兵祸殃也;下愚为君,化不行也。民多好仙,帝王明也;天见其治,恩下行也;C167 行喘息,皆被光也。

阙题

天者好生道,故为天经;积德者地经,地者好养,故为地经;积和而好施者为人经,和气者相通往来,人有财相通,施及往来,故和为人经也。

古者将学问者,皆正其本。比若种木也,本索善种,置善地,其生也,本末枝叶悉善。本者是其本师,枝实者是弟子。是故古之学,悉先念思本,乃学其道也。故可为者,得与天心合,故吉也。夫种木,不择得善木,又植恶地,枝叶华实,安得美哉?此者,始以端身正性,道意止归之元气,还以安身。

念古法,先师所职行,何以能自治,计定意极,且自得之。先以安形,始为之。如婴儿之游,不用筋力,但用善意。详念先人独寿,其治独意,以何得之。但以至道,绳邪去奸,比若神矣,无有奇怪。本正,以是为之,故得天心,不负地意,四时周,五行安,子孙不相承负,各怀至德,不复知为邪恶也。

真人问曰:“何为天经,何为地经,何为人经,何为道经,何为圣经,何为贤经,何为吉经,何为凶经,何为生经,何为死经?”神人曰:“然,修积真道,道者,天经也。天者好生,道亦好生,故为天经。修积德者,地经也。地者好养,德亦好养,故为地经。修积和而好施与者,为人经。和气者相通往来,人有财亦当相通往来,故和为人经也。修积上古、中古、下古道辞,为道经;修积上古、中古、下古圣文,为圣经;修积上古、中古、下古贤辞,为贤经。其师吉者,为吉经;其师凶者,为凶经;其师生者,为生经;其师死者,为死经。法由圣显,道寄人弘。”

阙题

入室独居,思经道之本,所须出入,贤者先得其意,其次随之,遂俱入道,与邪相去矣。

入室思存,五官转移,随阴阳孟仲季为兄弟,应气而动,顺四时五行天道变化,以为常矣。失气则死,有气则生,万物随之,人道为雄,故立五官,随气而兴。

天道因气飞为雄,真人积气,聚神明,故道终常独行。万民失气,故死丧者为贱,生者为贵。子守道,可长久。随气而化天为常,无急名利道自行。天道常生无有丧,地道持两主死亡。

夫上古圣贤者于官,中士度于山,下士虫死居民间。贤者见书,深思此言,先难后易,身亦无患。而守德,成大道身。学已更九室,成神人。其念常与凡人殊绝异,朝夕未常念地上,欲闻天事也。意乃念天上职事,乃后可下九室,积精笃竭自化,易其形容,即是上天圣人也,不得复理民间时事明矣。

吾之书,乃使高士遂生而不见,下士不敢妄为妄言也。吾书为道,所能穷竟人志,使人贤不肖各尽其才,至死无可复悔者,乃各尽其天命也。欲寿乐久存者,思正道意,可往矣;不乐久存者,宜就俗事,但乐止其身而已。

阙题

验行镜其身、自知可为得失法。贤明智乃包裹天地,积书无极,而不能自寿益命,此名空虚无实道也,术士之师也,久久还自穷之。

学能遍授天文地理,悉解万物之情,众书并合备具,而不能事亲尊君,此知无益也。详思此言,吉凶可知矣。此以简行,即令人自知得失。

阙题

学问何者为急?故陈列二事,分明士意失得之象。自开辟以来,行有二急,其余欲知之亦可,不知之亦可。天地与圣明所务,当推行而大得者,寿孝为急。寿者,乃与天地同优也;孝者,与天地同力也。故寿者长生,与天同精。孝者,下承顺其上,与地同声。此二事者,得天地之意,凶害自去。深思此意,太平之理也,长寿之要也。

诸欲为善求活者少,故父母者,生之根也;君者,授荣尊之门也;师者,智之所出,不穷之业也。此三者,道德之门户也。父母,乃传天地阴阳祖统也;师者,乃晓知天地之意,解凡事之结;君者,当承天地,顺阴阳,常务得其意,以理道为事。故此三者,性命之门户也。深思此言,万害除矣。

寿孝者,神灵所爱好也;不寿孝者,百祸所趋也。此道自然不用力,欲知其效,常随人意善恶所致。心意谋事于内,响应于外,欲知其道,正影响之应也。心以意吉凶之门户。古者太平之君,其理要但用心意善,即臣善;用意误,得臣亦误。心意,天地枢机也,不可妄动也,使和气错乱,灾害日生矣。


分类:道家  书名:太平经  作者:于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