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太平经》辛部不分卷(卷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六)


请问不食而饱 ,年寿久久,至于遂存,此乃富国存民之道。比欲不食, 先以导命之方居前,因以留气。服气药之后,三日小饥,七日微饥,十日之外,为小成无惑矣,已死去就生也。服气药之后,诸食有形之物坚难消者,以一食为度;食无形之物,节少为善。百日之外可不食,名不穷之道,名为助国家养民,助天地食主。少者为吉,多者为凶,全不食亦凶,肠胃不通。通肠之法:一食为适,再食为增,三食为下,四食为肠张,五食饥大起,六食大凶恶,百疾从此而生,至大饥年当死。节食千日之后,大小肠皆满,终无料也。令人病悉除去,颜色更好,无所禁防。

古者得道,老者皆由不食。君臣民足以安身心,理其职,富者足以存财,贫者足以度躯。君子行之,善乐岁,凶年不危亡。夫人曰有三命,而不自知。日三食乃生,朝不食一命绝,昼不食二命绝,暮不食三绝,绝三日不食,九命绝。无匿物,无宝留,此由饥也。奸邪大起,悉从此始。用吾道,万事自理,吉岁可以兴利,凶年可以存民,常当忽带收肠,使利行步也。

天地之间,凡事各自有精神,光明上属天,为星,可以察安危。天地之性,自有格法,六甲五行四时节度,可以占覆未来之事,作救衰乱,防未然之事。

臣见君父之衰,救之,使其更兴盛,是大功也;深知其衰也,不救之,或反言而去,名为倡C72E,罪不除也。三事,臣知其君有失,将睹凶害而救之,使其更无凶害,是大功也;知而不救,名倡凶,其罪不除也。四事,知君理失其要意,灾害连起,而救助其理之,是其宜也;为晓事之臣。知而不救,其罪不除也。五事,臣知其君年少,其贤未能及,事而救之,助其为知,是其宜也;知而不助为贤,反言不及,名为不忠,弱其上,其罪不除也。六事,臣知其君老,有天期而忧之,为其索殊方、大贤之助、异策内文,令君更得延年,是大功也;知而不能,反言吉凶者,其过大也。七事,为人下,知上有危,有失理,或失忘,而共救之案之,是为大功;知而不救,自解避而去,为不顺忠孝之人,罪皆及其后。八事,父母有疾,占相之,知能尽力竭精,有以救之;知而不救,天将大罚。九事,父母年老且尽,为子者知父母老期将至,为求贤师异方,令得丁强,孝子之宜也。此由食人之食,以食归之,而有大功也。十事,知人凶衰,有大害患将至而救之,使其更兴,与其奇方异策、内文善事,今无复忧苦,是为大功;知而不为,有罪不除也。

夫为人子,见父母有死难而抛去之,处乐违苦,此乃与禽兽同耳。岂可统三才,继天地乎?是以圣人出也,施教戒,劝人为善,断绝凶恶,以救天地之灾,令三光五行、星辰顺叙,岂徒言哉?今天上乃具出文书,以化除诸灾害,以致善,是故吾自晓敕真人出书也。

今天上教吾大言,勿有蔽匿也。今天地大周更始,灾害比当消亡,无复余粮类。故教人拘校古今文,集善者以为洞极之经,定善不可复变易也。虽圣贤之人,不能复致其文辞,夫文辞,天地阴阳之语也,故教训人君贤者而敕戒之,欲令勤行致太平也。

所以言蔽藏者,贤君得而藏于心,用于天下,育养万物而致太平也。而归功于上帝,则坚于石室深穴也。天生善物,必归之善处。如珠玉也,必帝王宝之。其粗恶之物,众弃之。况人为善,而天岂不爱乎?帝王岂不重之乎?

今天上无极之天,中无极之天,下无极之天,旁行无极之天,今为法,况三道集气共议,其应天地人位也,乃太平至,天悦喜,则帝王寿。其道神灵佑天地,善气莫不响应,道德日至,邪伪退,ビ臣奸冗灭,凡臣悉除,万善自来,五行和,四气时良。

其为政法,起于本。本者,天地之间,人象神,神象人,而各自有隅,聚亭部乡县善恶,所好所疾苦,各有其本。事皆近,察察自相短,短长得失,明于日月。故大教其集议,贤不肖共平其事。故天下州县乡里置封,仰万民各随材作书,直言疾苦利害可否,致书投于封中。长吏更撰,上天子,令知民好恶、贤不肖利害,可集议而理之,即太平之气至矣,而福国君万民,万二千物各得所矣。封,即今匦函也。

天道有缓有急,人事亦然,有缓有急。天道急,即风雨雷电不移时而至;人道有急,亦趋走不移时而至。急者即以时应天法则上之,刺一通付还本事,而有赏罚。缓者须八月为一日上也,天上法如此。夫阴阳为法如此,人道亦如此矣。

凡人腹中,各有天子,五气各有王者。天有五气,地有五位,其一气主行为王者,主执正凡事。居人腹中,自名为心。心则五脏之王,神之本根,一身之至也。主执为善,心不乐为妄,内邪恶也。凡人能执善,清静自居,外不妄求,端正内,自与腹中王者相见,谓明能还睹其心也。心则王也,相见必为延命,举事理矣;不得见王者,皆邪也,不复与王者相通,举事皆失矣,而复早终。

今太阳德盛,欲使天上天下,上无竟,下无极,旁行八洞外内,真神真精光悉出助帝王治,而致上皇洞平之气,未常见之,善人命长,万物无复夭死自冤者,而邪神悉消亡,天下无复强枉病者,岂可闻乎?

善哉!子之问也。天使悉断邪伪凶恶,而出真事。凡图画,各有精神。真事有真神,邪事有邪神,善事有善精神,恶事有恶精神。夫蓄积邪之家,后必有邪害也;蓄积真文真道之家,后必有度世者也。故真伪,各精所致也。故天有吉有凶,吉则吉精神,凶则凶精神。地亦有吉凶,吉则吉精神,凶则凶精神。

夫三皇五帝各有亲属兄弟,三王五霸各自有亲属兄弟,小小分别,各从其类,世兴则高,世衰则下。比若昼夜,相随而起,从阴阳开辟,到今不止。贫为小人,富为君子,更共相为使,转相理,是天地亲属也,万物不兴,其中几类似之,而实非也。

天有六甲四时五行、刚柔牝牡孟仲季,共为亲属兄弟,而敬事之,不失其意,以化天下,使为善主仁义礼智文武,更相为亲属兄弟。

夫道与道为亲属兄弟者,凡道乃大合为一,更相证明转相生。今日身已得道,凡道人皆来,亲人合心为一家,皆怀善意,凡大小不复相害伤,灾害悉去无祸殃。帝王行之,天下兴昌,垂拱无为,度世命长。吏民行之,其理日明。凡道皆出,莫不生光。道与道为亲属传相行,故与道召道,以道求道,即以道为亲属兄弟。尚化如此,则天下皆好生恶杀,安得有无道者哉?

德与德为亲属兄弟者,今日身执大德,以德为意,凡有德之人推谦相事,天下德人毕出矣。以是为法,安坐无事,帝王行之,其国富。吏民行之,无所不理。以德召德,德自来矣。

仁与仁为亲属兄弟者,今日身为仁,凡仁者自来相求。以仁召仁,仁人尽来矣。帝王行之,天下悉仁矣。吏民行之,莫不相亲。所谓仁与仁合为一家,是为亲属兄弟矣。

义与义为亲属兄弟者,以义求义,今日身已成义,凡义之人,悉来归之,以义合也。帝王行之,苦乐相半。吏民行之,生伤半。以义求义,是为亲属兄弟矣。

礼与礼为亲属兄弟者,以礼求礼,今日身已成礼矣,凡礼之人悉来。行者守节,生者不安腹,中内空虚,外使若环,趋走跪起,无闻命矣。日短,衣物尽单。帝王行之,愁苦且烦。吏民行之,职事纷纷,丁者力乏,老弱伤筋。礼礼相亲,是为亲属兄弟矣。

文与文为亲属兄弟者,今日已成文矣,以文求文,文人悉来,至若浮云,中外积之聚若山。至诚若少,大伪出焉。帝王行之,以理其事,或得或失。吏民行之,更相期,妄以相拱,害变疾病万种,人日短命。以文相期,以文相恐,转相取,转相生,此乃文之亲属也。

武与武为亲属兄弟,今日已成武矣,以武召武,凡武人悉来聚,其气阳阳,其兵煌煌,其力皆倍,其目皆张,其欲怒不得止,武鬼居其角,取胜而已,不复惜其命。君子行之,其治日凶。则吏民行之,灭杀人世。无有善意,理有聚害,此即以武生武,则武之亲属也。

辩与辩相为亲属兄弟者,今日已成大辩矣,凡有辩之人悉来归之。辩辩相与,无有终穷,一言为百言,百言为千言,千言为万言,供往供来,口舌云乱,无有真实。人君行之,其政万端,吏民无可置其命。以辩求辩,是为亲属兄弟也。

法律与法律为亲属兄弟也,今日已成法律矣,以法律求法律,凡天下法律之人皆聚。事无大小皆有治,凡人无有无罪之人也。自生至老,一人之身有几何罪过?无有无罪者。以此相生人,君子之十九强死。以此为理天下,大乱不可止也。

以此论亲属兄弟相求,各从其类。理乱之本,太平之基,审此九事,可知也。天上诸神言,好行道者,天地道气出助之;好行德者,德气助之;行仁者,天与仁气助之;行义者,天与义气助之;行礼者 ,天与礼气助之;行文者, 天与文气助之;行辩者,亦辩气助之;行法律者,亦法律气助之。天道各以类行神灵也,天将助之,神灵趋之。深思其要意,则太平气立可致矣。

请问上善易为也,上恶易为耶?夫阳极为善,阴极为恶,阳极生仙,阴极杀物,此为阴阳之极也。夫凡民生,不能尽力养父母,求奇方道术,以资父母,使怀悒悒而至死,复相教善衣食歌舞以乐之,是为大逆之民,天岂福之乎?

天上效凡书文对,今天上为法,令天上人不得相期为猾,自有大术也。地上亦然。今真人岂知之耶?

自古到今,多有是佞臣猾子,弄文辞,共欺其上,愁其君父,而得官位,无功于天地而食禄,天甚疾之,地甚恶之,天上名之乱纪。今天上平气至,欲断之,恐此子复乱理。今人积愚,多可欺而得仕,今天灾不可欺而去也,不可诈伪而除也。

真与伪与天相应不,悉以示下古之人,试使用之,灾害悉除,即是吾之真文也,与天上法相应,可无疑也,不言而反曰彰明矣。用之而无成功,吾道即伪矣,亦不言而明矣。天上为法,不效巧言,乃效成功成事。比若向日月而坐,俱有光明。何以知其热与清乎?去人积远,以何效之?主以成功也。向日而坐FDB1也,足以知热;向月而坐,足以知清。吾之真文,亦若是矣。

天上为法,目视则理阳,瞑则理阴;视则理有形,瞑则理无形;视则理人身,瞑则理精神。以是为效,故能使阴阳悉理,则无有失职者也。地上亦然,为洞极皇平也。

今天之出书,神之出策符神圣之文,圣人造文造经,上贤之辞,此皆言也。故天地神圣上士,为人尽力以言,积年可立天地,除灾害。帝王案用之,乃致遨游而无事,上得仙度增年,得天意,子孙续嗣,无有绝也。世衰乃更为大兴,天下仰命,莫不得其天地六方八远绝洞阴阳,俱悦天病,风雨为时,雷电不作,日月更明,三光不失度,四时五行顺行,各得其所。此神圣善言所致也,其功莫不大哉!

天上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天上无极之三光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天上中居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

天上三光各异,其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天上云气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天上音响雷电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

天下风雨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天下居中,风云气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

地上之人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地上C167行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地上草木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地上山阜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地上川谷水泽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

地下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地下无极阴阳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

五行各异,自有自然之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四时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

六甲十干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六甲十二子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八方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

神灵各异,自有自然元气阴阳,与吾文相似,各从其俗,记吾善恶书辞而行之,即太平矣。如不从其本类教之,即大乱矣。志之哉!

天教吾具出此文,以解除天地阴阳、帝王人民万物之病也。凡人民万物所患苦,悉当消去之,故教子用法无极以示之,乃拘校前后圣贤神文,与凡人俗辞,合而大考之后,天地之病,都得消除,已消除,帝王延年,垂拱天忧也。

天,太阳也,地,太阴也,人居中央,万物亦然。天者常下施,其气下流也;地者常上求,其气上合也,两气交于中央。人者居其中,为正也。两气者,常交用事,合于中央,乃共生万物。万物悉受此二气以成形,合为情性。无此二气,不能生成也,故万物命系此二气。二气交相于形中,故为善,天地知之;为恶,天地亦知之。故古者上善德之人,乃内独知天意,故常方为善也。

天谶曰:复乐者乐,复善者善,复恶者恶,复喜者喜,复顺者顺,复真者真,复道者道,复悦者悦。凡所复,天地群神亦复之以影响哉!复文者文复,复伪者伪复,复辩者辩复,复佞者佞复,复武者武复,复逆者逆复,复凶者凶复,复邪者邪复。凡所复,悉天地群神复之。凡吉凶安危之法,在所复已。凡人家力强者,多畜私财,后反多贫凶,何也?神人言,此乃或多智反欺不足者,或力强反欺弱者,或后生反欺老者,皆为逆,故天不久佑之。何也?然,智者当苞养愚者,反欺之,一逆也。力强当养力弱者,反欺之,二逆也。后生者当养老者,反欺之,三逆也。与天心不同,故后必凶也。夫财者,天地之间盈余物也,比若水,常流行而相从,常谦谦居其下。得多财者,谦者多得也。故期者,天不佑之矣。

从天地阴阳中和三法失道已来,天上多余算。蓄积不施行,何也,愿闻其意。然天之受命,上者百三十,谓之阳历闰余也。其次百二十,谓岁数除纪也。其次百岁,谓之和历物纪也,人悉当象是为年。今失三法已来,多不竟其年者。余算一岁一算,格在天上,人行失天道,无能取者。今象吾文,为善行者,天上悉且下此算以增之,或得度世,或延年矣。天地□□已来,帝王专以忧天下不平,失职为忧患也。微此,无可忧者也。天下善人,忠臣孝子,悉共忧此,但行吾文,此忧除矣。

天上言,阳气大兴盛,鬼物不得妄行为害,何也?夫阳盛者,阴必衰,故物不得妄行为害也。谁禁之乎?阳精禁之。阳精何以禁之哉?夫阳精为神,属天,属赤,主心。心神,乃天之神也。精者,地之精也。鬼者,人之鬼也。地,母也。鬼,子也。子母法同行,并处阴道。太平气至,阳气大兴,天道严,神道明,明则天且使人俱兴用之。神道用,则以降消鬼物之道也。

神道兴,与君子同行。鬼物道者,与小人同行。故君子理以公正,神亦理公正。小人理邪伪,鬼物亦理邪伪,明于同气类也。今阳道兴火,兵刃当消灭,火厌之。故兵积阴气盛,火积阳气盛,阳盛消兵,自然感召也。

人生必因天气,上善者付天,中善付于人,下善付田亩。故上士学而度世,中士当理民,下士当理田野。上士当来云气,中士乘车,下士当步行。此三人各殊职,不相妨害。上士度世上天,为中和调风雨;中士属县官,当理人;下士当理财产,各有所职,不相妨矣。

天上诸学道之为法也,人精求道也已。小合于小道,见诸神,为小得道门户,未合于中道。乃得至于大道,至于大道,乃能致于真神也。小合小道者,致小神,合于中道者,致中神;合于大道者,致大神;大神至,乃得度世长存。而至此,皆有大邪神鬼,不欲人度世,善惑人致怠,退而自言变怪,真伪相杂。当此乃能分别邪正,则度世矣。

天上名上士,从生到终,无一恶意,乃为凡人所爱,五方人民县官共赐之遗之。中士乃为邻里所爱,邻里共赐之遗之。下士无有善心意,无可得赐遗,但窃取其家私赐遗,此天下人秕所为。

何谓秕哉?上士纯善,心意无恶,是上阳也。中士心意半善,是其中阳也。下士心意纯无善,是下阳也,故名秕,秕不成实,内空无米,为无实信也。无信实之人,为之秕人。上士得县官四方赐与其家者,言不忘本祖也。中士得四邻赐与其家,言不忘父母也。下士反窃取其家财以付傍邻里者,当象其秕,内空外实,反背其本也,皆有害。天上言,背反其家,家中不和,悉由此人。

夫臣外交,其国必空;家人外交,其家必空;天之咎皆从此起。夫安危起于人腹中,神灵见于远方,上下旁行,洞达亿万里,可不慎乎?

太平道,其文约,其国富,天之命,身之宝。近出胸心,周流天下。此文行之,国可安,家可富。

天地格法,善者当理恶,正者当理邪,清者当理浊。不可以恶理善,邪理正,浊理清,此反逆之,令盗贼不止,奸邪日生,乃至大乱,各从此起。

帝王将任臣,必详其选举,当以天心,列宿合,乃敢任之。日者,君德也。月者,臣德也。若列宿不合,必不能致太平,奸邪生矣。

说天地上下、中央八远邮亭所衣食止舍,何等也?作道德而怀疑者,取决于此谶。今天上有官舍邮亭以候舍等,地上有官舍邮亭以候舍等,八表中央皆有之。

天上官舍,舍神仙人。地上官舍,舍圣贤人。地下官舍,舍太阴善神善鬼。八表远近名山大川官舍,以舍天地间精神、人仙未能上天者。云中风中,以舍北极昆仑。

官舍邮亭,以候圣贤善神有功者。道为首,德为腹,仁为足而行之,天设官舍邮亭,得而居之。欲得天力者行道,俗得地力者行德,欲得人力者行人。此三者,无穷之路;失此三者,乱之本也;不循此三者,名逆天。故圣人苞道德行仁,过此而言,属万物之行矣。

请问四时之神气以助理,致善除恶,何者致大神,何者致中神,何者致小神?日思月建帝气者致大神,思相气者致中神,思杀气者致小神。

思月建后老气者,致老物;思月建后病衰气者,致邪鬼;思月建后死气者,致纯鬼;思月建后破气者,致破杀凶恶咎害也。生气者,属天属阳属前。天道以神气生,故斗前六神皆生;后六神属地属阴。天道以死气为鬼,为物凶咎。

子欲使后世常谨常信,自亲自爱,神明精气,不得去离其身,则不知老,不知死矣。夫神明精气者,随意念而行,不离身形,神明常在,则不病不老,行不遇邪恶。若神明亡,病者立死,行逢凶恶,是大效也。人欲不病,宜精自守也。

凡事不过自然,自然中无精神,凡事皆不成;神不过大道与天地之性,中无大精神,尚皆不成,不能自全,故天地之道,据精神自然而行。故凡事大小,皆有精神,巨者有巨精神,小者有小精神,各自保养精神,故能长存。精神减则老,精神亡则死,此自然之分也,安可强争乎?

凡事安危,一在精神,故形体为家也,以气为舆马,精神为长吏,兴衰往来,主理也。若有形体而无精神,若有田宅城郭而无长吏也。夫长吏者,乃民之司命也。忠臣孝子,大顺之人所宜行也。夫人之身,而不忠于上,不孝其亲,是负其身,戮其刑,亡其本也。常思善,精神集来随人也;思恶,精神亦来集人也。乃入人腹中,随趋人所思,使BE7B悒不能忘之矣。

请问胞中之子,不食而取气。在腹中,自然之气;已生,呼吸阴阳之气。守道力学,反自然之气。反自然之气,心若婴儿,即生矣。随呼吸阴阳之气,即死矣。

《太平经》云:请问胎中之子,不食而气者,何也?天道乃有自然之气,乃有消息之气。凡在胞中,且而得气者,是天道自然之气也;及其已生,嘘吸阴阳而气者,是消息之气也。人而守道力学,反自然之气者生也,守消息之气者死矣。故夫得真道者,乃能内气,外不气也。以是内气养其性,然后能反婴儿,复其命也。故当习内气,以内养其形体。

《三洞珠囊》卷四《绝粒品》引《太平经》第一百二十云:是故食者命有期,不食者与神谋,食气者神明达,不饮不食,与天地相卒也。


分类:道家  书名:太平经  作者:于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