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百喻经》


为二妇故丧其两目喻

昔有一人聘取二妇。若近其一为一所嗔不能裁断。便在二妇中间正身仰卧。值天大雨屋舍霖漏。水土俱下堕其眼中。以先有要不敢起避。遂令二目俱失其明。世间凡夫亦复如是。亲近邪友习行非法。造作结业堕三恶道。长处生死丧智慧眼。如彼愚夫为其二妇故二眼俱失。

唵米决口喻

昔有一人至妇家舍。见其捣米便往其所偷米唵之。妇来见夫欲共其语。满口中米都不应和。羞其妇故不肯弃之是以不语。妇怪不语以手摸看谓其口肿。语其父言我夫始来。卒得口肿都不能语。其父即便唤医治之。时医言曰此病最重。以刀决之可得差耳。即便以刀决破其口。米从中出其事彰露。世间之人亦复如是。作诸恶行犯于净戒。覆藏其过不肯发露。堕于地狱畜生饿鬼。如彼愚人以小羞故不肯吐米。以刀决口乃显其过

诈言马死喻

昔有一人骑一黑马入阵击贼。以其怖故不能战斗。便以血污涂其面目。诈现死相卧死人中。其所乘马为他所夺。军众既去便欲还家。即截他人白马尾来。既到舍已有人问言。汝所乘马今为所在何以不乘。答言。我马已死遂持尾来。傍人语言。汝马本黑尾。何以白。默然无对。为人所笑。世间之人亦复如是。自言善好修行慈心不食酒肉。然杀害众生加诸楚毒。妄自称善无恶不造。如彼愚人诈言马死。

出家凡夫贪利养喻

昔有国王设于教法诸有婆罗门等。在我国内制抑洗净不洗净者。驱令策使种种苦役。有婆罗门空捉澡灌。诈言。洗净人为其着水即便泻弃。便作是言我不洗净王自洗之。为王意故用避王役。妄言洗净实不洗之。出家凡夫亦复如是。剃头染衣内实毁禁。诈现持戒望求利养。复避王役。外似沙门。内实虚欺。如捉空瓶但有外相。

驼瓮俱失喻

昔有一人先瓮中盛谷。骆驼入头瓮中食谷又不得出。既不得出以为忧恼。有一老人来语之言。汝莫愁也。我教汝出。汝用我语必得速出。汝当斩头自得出之。即用其语以刀斩头。既复杀驼而复破瓮。如此痴人世间所笑。凡夫愚人亦复如是。悕心菩提志求三乘。宜持禁戒防护诸恶。然为五欲毁破净戒。既犯禁已舍离三乘。纵心极意无恶不造。乘及净戒二俱捐舍。如彼愚人驼瓮俱失。


分类:佛经 书名:《百喻经》 作者:求那毗地(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