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百喻经》


田夫思王女喻

昔有田夫游行城邑。见国王女颜貌端正所希有。昼夜想念情不能已。思与交通无由可遂。颜色瘀黄即成重病。诸所亲见便问其人何故如是。答亲里言我昨见王女。颜貌端正思与交通不能得故是以病耳。我若不得必死无疑。诸亲语言我当为汝作好方便。使汝得之勿得愁也。后日见之便语之言。我等为汝便为是得。唯王女不欲。田夫闻之欣然而笑谓呼必得。世间愚人亦复如是。不别时节春秋冬夏。便于冬时掷种土中望得果实。徒丧其功空无所获。芽茎枝叶一切都失。世间愚人修习少福谓为具足。便谓菩提已可证得。如彼田夫悕望王女。

构驴乳喻

昔边国人不识于驴。闻他说言驴乳甚美都无识者。尔时诸人得一父驴。欲构其乳。诤共捉之。其中有捉头者有捉耳者。有捉尾者有捉脚者。复有捉器者各欲先得于前饮之。中捉驴根谓呼是乳。即便构之望得其乳。众人疲厌都无所得。徒自劳苦空无所获。为一切世人之所嗤笑。外道凡夫亦复如是。闻说于道不应求处。妄生想念。起种种邪见裸形自饿投岩赴火以是邪见堕于恶道。如彼愚人妄求于乳。

与儿期早行喻

昔有一人。夜语儿言。明当共汝至彼聚落有所取索。儿闻语已至明旦竟不问父独往诣彼。既至彼已。身体疲极空无所获。又不得食饥渴欲死。寻复回来来见其父。父见子来深责之言。汝大愚痴无有智慧。何不待我空自往来。徒受其苦。为一切世人之所嗤笑。凡夫之人亦复如是。设得出家即剃须发服三法衣。不求明师咨受道法。失诸禅定道品功德。沙门妙果一切都失。如彼愚人虚作往返徒自疲劳。形似沙门实无所得。

为王负机喻

昔有一王。欲入无忧园中欢娱受乐。敕一臣言汝捉一机。持至彼园我用坐息。时彼使人羞不肯捉。而白王言。我不能捉。我愿担之。时王便以三十六机置其背上。驱使担之至于园中。如是愚人为世所笑。凡夫之人亦复如是。若见女人一发在地。自言持戒不肯捉之。后为烦恼所惑。三十六物发毛爪齿屎尿不净不以为丑。三十六物一时都捉不生惭愧。至死不舍。如彼愚人担负于机。

倒灌喻

昔有一人。患下部病。医言。当须倒灌乃可差耳。便集灌具欲以灌之。医未至顷便取服之。腹胀欲死不能自胜。医既来至怪其所以。即便问之。何故如是。即答医言。向时灌药我取服之。是故欲死。医闻是语深责之言。汝大愚人不解方便。即便以余药服之。方吐下尔乃得差。如此愚人为世所笑。凡夫之人亦复如是。欲修学禅观种种方法。应效不净。反效数息。应数息者效观六界。颠倒上下无有根本。徒丧身命为其所困。不咨良师颠倒禅法。如彼愚人饮服不净。


分类:佛经 书名:《百喻经》 作者:求那毗地(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