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百喻经》译文及注解--题解


自譬喻这一门看去,其中构设的精妙,几可独步于世界,《百喻经》即是其内最具代表的一种。此书全名《百句譬喻经》,《丽藏》作四卷,《资福藏》(宋)、《普宁藏》(元)、《嘉兴藏》(明)俱为二卷,梁·僧佑《出三藏记集》说是五卷,今以《丽藏》为底本,参校以其他诸本,择善而从,间或出以校记。《丽藏》偶有殊胜之处,如第八十六则<父取儿耳珰喻>,其他诸本均作:「为名利故,造作戏论:言无二世,有二世:无中阴,有中阴:无心数法,有心数法:无种种妄想,不得法实。」(鲁迅如此断句,金陵刻经处一九一四年刊印)《丽藏》作:「为名利故,造作戏论,言二世有二世无,中阴有中阴无,心数法有心数法无,种种妄想,不得法实。」各本衍了一个「无」字。

《百喻经》是为新学佛道的人撰集的,佛教的主要意旨大都含纳于其中了,诸如空、无我、泥洹、缘起、无常、中道、禁戒、布施、反苦行、反恣情极意之类,为了便于让新学者入门,便和合了一连串好笑的痴人故事,编撰者僧伽斯那以为这些故事对正义实义的宣说是有益还是有损,要看它与正义实义是相应还是不相应,这实在涉及到了譬喻的着意之处:相似性。《百喻经》的卓异在于它建立起相似性来,并且使读者领悟这种相似性,那么,通行的做法,常是将教诫除去,独留寓言,实在破坏了这种相似性。

我们可以截然地说,一切寓言故事都是意义的表达形式,或可进一步说,正是意义引发了寓言故事,所以,私意以为教诫与寓言其实处于譬喻的循环之中,也就是说两者互为譬喻,寓言自然使教诫变得明晰可感,而教诫所特具的智慧之光也反射到了寓言体上,使其笼罩在原先并不一定蕴含的意味与魅力之下。这样一种交互庄严,使得新意义的进入呈涡漩状,彼此含纳、包卷。而两者出人意表的结合,甚或是硬性的嫁接,忽如电光霍闪,显豁之此将玄奥之彼登时照彻,无复遁形,不可游移,实在也给人以快感。依天竺人论艺的衡准,可如是说:这是味(rasa)。得味者欢喜。

《百喻经》由僧伽斯那撰集,萧齐中天竺三藏求那毘地译出,卷末署尊者僧伽斯那造作《痴华鬘》竟,故原名《痴华鬘》,意为以痴人故事来庄严、修饰,以事喻道。又,华鬘常是行列结之,以为条贯,这儿用来譬喻一连串的故事贯集起来,因而《痴华鬘》可以今译为《痴人痴事喻道故事集》,目下就将此名用作本书的副题。

求那毘地,梵名Gunaviddhi,意思是安进,据梁·慧皎《高僧传》卷三记载,他本是中天竺人,弱年就开始修道,师事天竺大乘法师僧伽斯那,聪慧、强于记忆,勤于讽诵,谙熟通究了大小乘经典二十万言,兼学佛经之外的典籍,精于阴阳术数,占验时事,许多徵兆都应验了。

齐建元初年来到京师:(今南京),居止在毘耶离寺中,威仪端肃,徒从众多。僧伽斯那先前在天竺国曾从修多罗藏(即契经藏,系佛灭后阿难所结集)中抄出精要贴切的譬喻,撰集为一部,凡有百事,即卷首引子、卷尾偈颂及九十八则事喻,用来教授新学佛道的人。求那毘地当时就全部熟诵,而且还明了了它的意旨,永明十年(公元四九二年)的秋天就把它译成了汉文,一共有十卷,就叫做《百喻经》。后来又译出了《十二因缘经》及《须达长者经》各一卷。译文受到当时人的称美。求那毘地为人弘厚,所以万里之外都有人来师从,南海商人也都宗事他,为他在建业秦淮河畔造了正观寺。中兴二年(公元五O二年)冬,终于此寺。

本书采取以各则独立的源流、解说点出故事的重点,但限于资料不全及个人所学有限,每则故事无法源流、解说兼有,在此向读者说明和致歉。


分类:佛经 书名:《百喻经》译文及注解 作者:求那毗地(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