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百喻经》译文及注解--乘船失釪喻


【译文】

从前有个人乘船渡海,将一双银钵釪堕入在水中,就想道:我如今把这儿的水画一下,作好标记,暂且舍之而去,以后再来捞取。船行走了两个月,到了师子国,见了一条河,便下水觅寻原先失落的鉢釪。众人问道:「你想做什么?」他答道:「我先前丢失的鉢釪,现在想寻回来。」众人问道:「在哪里丢失的?」他答道:「船初入海的地方丢的。」众人又问道:「丢了多长时间了?」他答道:「两个月了。」众人问道:「已有两个月了,为何在这儿寻找?」他答道:「我失落鉢釪时,在水上画了一下,作了记认。原初所画的水,与这儿的水并没什么两样,因此就下去寻找了。」众人又问道:「水确实没有差别,可是你以前丢失的时候是在那边,如今却在此地寻觅,如何找得到呢?」当时众人无不大笑起来。

这也如外道一样,不修正法之行,在一些似是而非的相似善事中,以错误的知见,如绝食、炙火烧身等令身体受苦,想以此来求得解脱,就好像愚人在那儿丢失了鉢釪,却到这儿来寻找一样。

【原典】

昔有人乘船渡海,失一银釪①,堕于水中,即便思念:我今画水②作记,舍之而去,后当取之。行经二月,到师子诸国③,见一河水,便入其中,觅本失釪。诸人问言:「欲何所作?」答言:「我先失釪,今欲觅取。」问言:「于何处失?」答言:「初入海失。」又复问言:「失经几时?」言:「失来二月。」问言:「失来二月,云何此觅?」答言:「我失釪时,画水作记。本所画水,与此无异,是故觅之。」又复问言:「水则不别,汝昔失时,乃在于彼,今在此觅,何由可得?」尔时众人无不大笑。

亦如外道,不修正行,相似善④中,横计苦因,以求解脱,状如愚人,失釪于彼,而于此觅。

【注释】

①釪:同盂,食器。

②画水:随划随合,无法作记认,所以愚人说本所画水,与此无异。

③师子诸国:即僧伽罗国(俗语Simghala音译),梵文Simhala,巴利文Sihala,意思是执师子国、师子国,宋以后的著作如《诸蕃志》作细兰(系译自阿拉伯语Silan)。一九七二年改名为斯里兰卡(Srilanka)。关于此国的由来,《大唐西域记》卷十一的记载很是详细,且多有滋味,现将季羡林等的今译文抄录于左,以供赏览。

此国本来就是个宝岛,珍宝很多,居住着鬼神。后来,南印度有个国王的女儿和邻国订了婚,选定良辰吉日出嫁,途中碰到狮子,侍卫们丢下公主四散逃奔,只有她在车子里,心想这下没命了!这时狮子王就背着她走了,进入深山,把她安置在幽邃的山谷裹,捕鹿采果,按时供给她。几年后,她生下一男一女,形貌与人一样,而性情和血统却是野兽的。男的渐渐成长,力大无穷,能击毙猛兽,二十岁时,开始具有人的智慧,就向母亲说:「我算什么呢?父亲是野兽,母亲却是人,既然不是同类,怎么会成夫妻?」母亲就把过去的事情告诉了儿子。儿子回答:「人和兽是两样,应该快快离开。」母亲说:「我从前逃走过,没有成功。」

后来儿子就跟着狮子父亲,登山越岭,侦查它的行踪,以便逃离。等到父亲走远了,儿子便担负着母亲和妹妹下山,跑到有人烟的所在。母亲告诫他们说:「各人都要谨慎地严守秘密,不能讲出我们的由来。人们如果知道了,会轻视我们的。」于是,他们到了本国,可是这个国家已不属于这一家族统治了,宗祀已经灭绝,他们只好投身寄住在这里的村邑人家。人们问道:「你们是哪一国的人?」回答说:「我本是这个国的人,因为流离在外国,现在携带子女来归故乡。」人们无不怜悯他们的遭遇,相互供应他们的生活所需。

狮子王回到山谷,一看什么也没有了,回忆过去的情景,眷恋着亲生的儿女,既痛且恨,就走出山谷,往来村邑间,咆哮震吼,凶暴地伤害人畜,残忍地祸害生灵,村邑有人外出,就被扑灭吞噬。大家只好击鼓吹贝,背负弓弩,手持长矛,成群结队地行走,才能免害。

国王害怕他的统治不能安定,就派遣猎人,希望捕获狮子。国王亲自统率数以万计的象、马、车、步四种兵卒,埋伏在森林、水泽中,跨越山谷。而狮子猛吼一声,如同晴天霹雳,人马惊退。既然擒获不到,便重新招募勇士,下令说如有人能捉到狮子为国除掉大患的,当酬重赏,并旌表他的功绩。

狮子的儿子听到国王这一命令,就对母亲说:「我们忍饥挨饿活不下去了,理当去应募,如果得到酬报,还可以孝养母亲,抚育妹妹。」母亲很不以为然,说:「这话不是你应该说的!它虽是野兽,但还是你的父亲,怎么能生活困难,而想到逆伦害父呢?」儿子道:「人和兽是异类,没存在什么礼义。既然已经与它离开了,就谈不上逆害,我们还期望什么?」他暗藏着锋利的小刀,就去应募。

这时候,千众万骑,好像云屯雾合一样,而狮子则踞在森林里,谁也不敢接近。儿子马上向前走去,父亲就驯伏了,它只知道和儿子亲爱的倚偎,什么愤怒也都忘却了。儿子拔出小刀刺入它的腹部,它还是怀着慈爱之情,仍没有愤怒毒害之意,任他刺杀,以至于把肚皮剖开,含着悲苦而死去。

国王惊奇地说:「这是什么人呀!哪有这样奇怪的事?」(国王为了明白究竟)就对他一面以福利来诱导,一面以威祸来震慑。他只得细述事情的经过。国王说:「大逆不道啊!父亲尚能加害,何况不是亲人呢?野兽的遗种,难以驯伏,凶狠的性情,容易冲动。除民之害,他的功劳是很大的,但手刄父亲,他的心胸是多么狠毒啊!现在我只好以重赏来报答他的功劳,以流放来惩罚他的逆伦,这样使国家的法律不会蒙受损害,也说明国王说了的话是算数的。」

于是准备了二艘大船,储备了许多食物和乾粮,把他们的母亲留在国中,奉养起来作为赏功,子女两人则各乘一船,随波飘荡。儿子的船只泛海到了宝岛,发现许多珍宝美玉,就留下了。后来有商人因采集珍宝来到了这个岛上,他便杀死了商主,留下子女,这样就繁殖起来。日后子孙众多了,便立君臣,分别地位的高下,建筑都城,兴修村邑,据有这里的疆土。由于他们的先祖是捕杀狮子的,所以就举(执狮子)这元功作为国名。

④相似善:指似是而非的善。

【源流】

《吕氏春秋·察今》: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

【解说】

关于苦因,吕澂先生有一段概述,介绍了当时各派思想的差异和背景,可作为参考。

当时学说有两个系统:一是婆罗门思想,认为宇宙是一个根本「因」转变而来,即所谓因中有果说。用以指导实践,即以修定为主。通过修定法去认识了那个根本因,便可达到解脱境界。二是非婆罗门思想,认为事物是多因积累而成,即所谓因中无果说。这一学说用以指导实践,形成了两派,一派走苦行道路,一派则寻求快乐。佛陀对以上两大系统的思想都不相信,另立缘起论,认为诸法是互相依赖、互为条件的,既非一因生多果,也非多因生一果,而是互为因果。(《印度佛学源流略讲》,上海人民出版社一九七九年,第十八页)


分类:佛经 书名:《百喻经》译文及注解 作者:求那毗地(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