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百喻经》译文及注解--送美水喻


【译文】

从前有个村落,距王城五由旬路程。村中有好美水。国王命令村里人日日给他送美水去。村里人疲苦不堪,全都想移居到别处去,远离这个村落。这时村长对众人说:「请大家不要离开,我会替你们去跟国王讲,把五由旬的路程改称三由旬,使距离短些,你们往来就不疲苦了。」村长即去对国王讲了。国王同意改为三由旬。众人听了,就很是欢喜。有人说道:「这依旧是原先的五由旬,一点也没有变。」村民们虽是听了这话,然而相信国王的言语的缘故,终究不肯搬走。

世上的人也是这样,修行着大乘正法,度过地狱、饿鬼、畜生、人、天这五道,向泯灭了生死因果的涅槃城走去,却产生了厌倦的心情,就想避开这条漫长的路途,祈望顿时凌越出生死的轮回,不想再进一步地修行正法了。如来法王就用权便的方法,把纯粹一乘的正法分开来说成声闻、缘觉、菩萨三乘。具有小乘根性的人听了,很是欢喜,以为容易实行,便继续修行善德,以求渡过生死苦海。后来又听人说没有三乘,原本就是同一条道路,就是菩萨乘这一乘。因为信奉佛说法的缘故,终究不肯舍去成见的执着。像那些村民一样,信奉国王的言语。

【原典】

昔有一聚落,去王城五由旬①。村中有好美水。王敕村人,常使日日送其美水。村人疲苦,悉欲移避,远此村去。时彼村主语诸人言:「汝等莫去,我当为汝白王,改五由旬作三由旬,使汝得近,往来不疲。」即往白王。王为改之,作三由旬。众人闻已,便大欢喜。有人语言:「此故是本五由旬,更无有异。」虽闻此语,信王语故,终不肯去。

世间之人,亦复如是,修行正法,度于五道,向涅槃城,心生厌倦,便欲舍离,顿驾生死,不能复进。如来法王有大方便,于一乘法分别说三。小乘之人,闻之欢喜,以为易行,修善进德,求度生死。后闻人说,无有三乘,故是一道。以信佛语,终不肯舍。如彼村人,亦复如是。

【注释】

①由旬:印度古代计程单位,是梵文yojana的音译,此词的原初含义是套一次牛所行的路程,只是一个大致的界定而已,约三十里左右。

【源流】

《庄子·齐物论》:狙公赋(分配)茅,曰:「朝三而暮四。」众狙皆怒。曰:「然则朝四而暮三。」众狙皆悦。名实未亏而喜怒为用,亦因是也。

《列子·黄帝》:宋有狙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耳匮焉,将限其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诳之曰:「与若茅,朝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而怒。俄而曰:「与若茅,朝四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物之以能鄙相笼,皆犹此也。圣人以智笼群愚,亦犹狙公以智笼众狙也。名实不亏,使其喜怒哉。

《妙法莲华经》卷六<譬喻品>:国邑聚落,有大长者,……财富无量,……其家广大,唯有一门……周匝俱时欻然火起,焚烧舍宅。长者诸子,若十二十或至三十,在此宅中。长者见是大火从四面起,即大惊怖,而作是念:我虽能于此所烧之门安隐得出,而诸子等于火宅内乐着嬉戏,不觉不知,不惊不怖,火来逼身,苦痛切己,心不厌患,无求出意。……

是长者作是思惟:我身手有力,当以衣裓,若以几案,从舍出之。复更思惟:是舍唯有一门,而复陋小,诸子幼稚,未有所识,恋着戏处,或当堕落,为火所烧。我当为说怖畏之事,此舍已烧,宜时疾出,无令为火之所烧害。作是念已,如所思惟,具告诸子:「汝等速出!」父虽怜悯,善言诱喻,而诸子等乐着嬉戏,不肯信受,不惊不畏,了无出心,亦复不知何者是火,何者为舍,云何为失,但东西走戏,视父而已。尔时长者即作是念……:我今当设方便,令诸子等得免斯害。父知诸子先心各有所好种种珍玩奇异之物,情必乐着,而告之言:「汝等所可玩好,希有难得,汝若不取,后必忧悔。如此种种羊车、鹿车、牛车,今在门外,可以游戏。汝等于此火宅宜速出来,随汝所欲,皆当与汝。」

尔时,诸子闻父所说珍玩之物,适其愿故,心各勇锐,互相推排,竞共驰走,争出火宅。是时,长者见诸子等安隐得出,皆于四衢道中露地而坐,无复障碍,其心泰然,欢喜踊跃。时,诸子等各白父言:「父先所许玩好之具,羊车、鹿车、牛车,愿时赐与。」……尔时,长者各赐诸子等一大车,其车高广,众宝庄校。……如彼长者,初以三车诱引诸子,然后但与大车,宝物庄严,安隐第一,然彼长者无虚妄之咎,如来亦复如是,无有虚妄。

初说三乘引导众生,然后但以大乘而度脱之。何以故?如来有无量智慧力无所畏诸法之藏,能与一切众生大乘之法,但不尽能受。……以是因缘,当知诸佛方便力故,于一佛乘,分别说三。(《大正藏》第九册第十二至十三页)

【解说】

方便是相对于真实而言的,根本的旨归是真实,而借助于善巧、善权,以便进入到那真实之门去,就是方便了。从根本上来说,方便其实并不存在,只是随顺事物权且显现而已。


分类:佛经 书名:《百喻经》译文及注解 作者:求那毗地(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