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百喻经》译文及注解--伎儿着戏罗刹服共相惊怖喻


【译文】

从前乾陀卫国有一班艺人,因为岁时饥馑就到别处去觅求生计。途经婆罗新山,而这山中素来多恶鬼,如吃人的罗刹鬼之类。当时这帮艺人一起在山中过夜,山中风寒,就燃火而卧。有一位艺人觉得冷,就起来披上演罗刹用的戏衣,向火而坐。伙伴中有人一觉醒来,猝然看见火边有一个罗刹鬼,竟不细察一下,爬起来就逃。于是惊动了其他伴侣,全都逃奔而去。这时,那个穿罗刹衣的人不明就里也立即跟了上去,奔驰绝走。众人见他在后面,以为要加害于他们,倍增惶怖,就越山渡河,投沟赴壑,身体都伤破了,委顿跌踬,疲惫不堪。直至天明,方才知道不是鬼。

世上的人也都是这样,处于烦恼饥馑这样的不可避免然而却能使人悟解真理的善法之中,转而想远求涅槃的四种功德常、乐、我、净这样的无上法食,就在色、受、想、行、识五阴之身中硬是执着为有我,因为这种有我的看法的缘故,便流驰于生死之途,受着烦恼的追逐,无法自在,坠堕在火、血、刀这三涂恶趣的沟壑中。至天明,譬喻生死夜尽,智慧明晓,方才知道五阴之身只是四大和合而已,没有什么真正的我。

【原典】

昔乾陀卫国①有诸伎儿因时饥俭逐食他土。经婆罗新山,而此山中素饶恶鬼食人罗刹②。时诸伎儿会宿山中,山中风寒,燃火而卧。伎人之中有患寒者,着彼戏衣罗刹之服,向火而坐。时行伴中从睡寤者,卒见火边有一罗刹,竟不谛观,舍之而走。遂相惊动,一切伴侣悉皆逃奔。时彼伴中着罗刹衣者亦复寻逐,奔驰绝走。诸同行者见其在后,谓欲加害,倍增惶怖,越度山河,投赴沟壑,身体伤破,疲极委顿,乃至天明,方知非鬼。

一切凡夫亦复如是,处于烦恼饥俭善法而欲远求常乐我净无上法食,便于五阴之中横计于我,以我见故,流驰生死,烦恼所逐,不得自在,坠堕三涂③恶趣沟壑。至天明着,喻生死夜尽智慧明晓,方知五阴无有真我。

【注释】

①乾陀卫国:梵文Gandhavat的音译,意为香遍国,因为处处有香气馥郁的花。在中国文献中,尚称小月氏、乾陀(《魏书·西域传》)、月氏国(《高僧传·昙无竭传》)、犍陀罗、建陀罗(慧超《往五天竺国传》)、健陀罗(《吴船录》)、犍陀卫(《法显传》)、犍陀越(《水经注》引释氏《西域志》),位于斯瓦脱河最下游的东岸、喀布尔河的北岸,即现今的白沙瓦(Peshawar)和拉瓦尔品第(Rawalpindi)地区。乾陀卫国是亚洲古代史上着名大国。公元前四世纪末,马其顿亚历山大入侵南亚,乾陀卫文化艺术曾受希腊影响。公元前三世纪时,摩竭国(孔雀王朝)阿育王遣佛教徒来此传教,遂形成举世闻名的乾陀卫式佛教艺术。

②罗刹:梵文Raksasa,意为恶鬼,食人血肉,或飞空,或地行,很是捷疾可畏。

③三涂:又作三途。即火涂、刀涂、血涂,义同三恶道之地狱、饿鬼、畜生,乃因身口意诸恶业所引生之处。㈠火涂:即地狱道,以于彼处受镬汤炉炭之热所苦。㈡刀涂:即饿鬼道,以于彼处常受刀杖驱逼等之苦。㈢血涂:即畜生道,以于彼处众生,强者凌弱,互相吞噉,饮血食肉,故称血涂。

【解说】

可与第三十五则<宝箧镜喻>并读。


分类:佛经 书名:《百喻经》译文及注解 作者:求那毗地(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