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禅宗简介》禅宗 04、禅宗大师与禅门语录


一、禅宗大师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自古以来,若无禅宗大师的垦荒辟土,披荆斩棘;倘缺祖师大德的苦心孤诣,为法献身,就无今日宗下门庭的兴盛与禅学语录的光辉。以下择要介绍几位具代表性的禅宗大德,以了解先贤的高德与睿智。

(一)中土禅宗的始祖——菩提达磨

菩提达磨,或称‘达磨’、‘达磨多罗’。西域南天竺国人,为大婆罗门国王第三子。达磨‘神慧疏朗,闻皆晓悟。志存摩诃衍道,故舍素从缁,绍隆圣种;冥心虑寂,通鉴世事;内外俱明,德超世表。’(《景德传灯录》)。

达磨,在梁普通年中(西元五二零-五二六年)泛海来华,初到广州,被武帝迎至金陵。又因与武帝宾主酬对不契,遂渡江北上,来到北魏境内,止於嵩山少林寺。修持大乘壁观,长达九年,将衣法与四卷《椤枷经》传授慧可。此后禅门法脉代代相承,达磨被尊为东土禅宗初祖。

达磨禅法的中心思想,主要是‘二入’、‘四行’。所谓‘二入’,是指‘理入’和‘行入’。‘理入’是‘藉教悟宗’,意指凭藉经教中所示的种种法要而悟得真理,与道相应,更是‘行入’的理论基础及所证的境界。‘行入’是修禅的实践方法,含摄‘报冤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四行。

达磨大师圆寂后,弟子们将他的遗体葬在河南熊耳山。三年以后,北魏的宋云从西域归来,却在葱岭遇见达磨祖师肩挑双履,翩翩独行,并告诉宋云,此行前往西天。后人掘开他的坟墓,唯见棺内鞋履一双,别无他物。於是‘双履西归’的逸事,为达磨祖师传奇的一生画下句点。

(二)力倡顿悟禅的祖师——大鉴惠能

大鉴惠能(西元六三八-七一三年),唐代僧,为我国禅宗第六祖,后世尊其为“六祖大师”。俗姓卢,祖籍范阳(河北),生於南海新兴(广东)。其父为范阳官员,后被放逐到岭南新州,不久身亡。因家境贫困,师以卖柴供奉寡母。一日,背薪到市贩卖,闻诵《金刚经》,豁然开悟。得知此法为东山五祖所传,遂往黄梅参礼五祖弘忍。

其后,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壹,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一偈,得五祖默许,为讲《金刚经》而彻悟,获得得五祖密付衣法。日后,隐遁猎人队中达十五年。待因缘成熟,假法性寺(即今光孝寺)“风幡之义”的机缘,获印宗法师为其落发为僧,印宗并执弟子礼,传为千古佳话。后来六祖返曹溪宝林寺开演教法,有“学徒十万”,逐渐在南方形成一股巨大的影响力。

惠能创立的南宗禅,其理论与实践都将禅宗具体的中国化。弟子之中,以青原行思及南岳怀让二巨匠为主,在发展过程中,逐渐光大为五家七宗,成为中国禅宗的主流。

禅宗史上有所谓“南宗禅”与“北宗禅”。“南宗禅”乃指惠能初创,流行於南方,主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顿悟教说;“北宗禅”则重视“息妄修心”,强调“渐修渐悟”,故在“南顿、北渐”之称。惠能与神秀分歧之处在於:神秀认为佛性人人本具,但为客尘所覆,故须透过时时修习,佛尘除垢,才能成佛;惠能则认为心性本净,本来是佛,识心见性,即可顿悟成佛。

(三)始创禅宗丛林的祖师——马祖道一

马祖道一(西元七零九-七八八年),唐代僧。南岳怀让的法嗣,汉州(四川广汉)人,俗姓马,世称“马大师”、“马祖”,名“道一”。大师容貌奇异,牛行虎视,引舌过鼻,足下有二轮纹。

马祖道一幼年依止资州唐和尚出家,并承渝州(四川重庆)圆律师受戒。受具足戒后,认唐朝开元年间(西元七一三至七四一年),在南岳衡山传法院终日习定修禅。怀让知足是法器,便前往化导,问道:“大德坐禅图个什麽?”马祖道一回答:“图作佛。”

怀让於是取来一块砖,在马祖的庵前磨了起来。起初马祖并不加理会,但日子久了,觉得纳闷,便问道:“你磨砖做什麽?”怀让答道:“磨做镜。”马祖笑道:“磨砖岂能作镜?”怀让反问说:“磨砖既然不能作镜,坐禅岂得成佛?”马祖顿开心智,向怀让请教法益。怀让告知:“於无住法,不应取舍。”

磨砖作镜的教示使马祖豁然契悟,礼拜怀让为师,亲侍达十年之久。怀让禅师座下九人之中,马祖是唯一承嗣怀让禅师心印的一位。六祖惠能曾预言:“向后佛法从当边去,马驹踏杀天下人。”这一“马驹”,便是后来的马祖道一。

马祖后来离开南岳,独自前往江西开元寺驻锡课徒,以“平常心是道”大弘禅风,开创“洪州禅”。马祖之於怀让,恰如希迁之於行思,於禅法的弘扬,二者并称。马祖因於江西阐扬南岳系禅风,称江西禅,故以“江西马祖”闻名於世。其入室弟子有百丈怀海、南泉普愿、大梅法常等一百三十九人。贞元四年正月,登建昌石门山,经行林中,托付后事,於二月四日示寂,世寿八十。唐宪忠谥其号为“大寂禅师”。马祖最大的贡献是,能知大事因缘,不局於旧制——“别立禅居、开创丛林”。

(四)制订丛林清规的祖师——百丈怀海

百丈怀海(西元七二零-八一四年),福州长乐(福建)人。俗姓王,幼喜游访寺院。二十岁,随西山慧照禅师出家,后从南岳法朝律师受具足戒。未久,至庐山研读经藏,适逢马祖道一在南岳倡立南宗禅法幢,遂往投座下,为马祖侍者三年,时众呼为“海侍者”。马祖示寂后,百丈受众之请,开堂说法,高唱南宗之旨,并制订《百丈清规》,成为后世丛林生活修持的典范。

百丈大师平生苦行高节,凡日常作务必先於大众,至晚年犹勤劳不息。弟子不忍,将作具藏匿,师以“吾无德,焉可劳於人”而拒之,并遍求作具。既不获,终不进食。因此,丛林有“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佳言传於后世。

百丈大师后半生住洪州新吴东大雄山,以所居岩峦峻极,号“百丈山”。山以人显,故怀海又称“百丈”,世寿九十五。迄至唐穆宗长庆元年(西元八二一年),追谥为“大智禅师”,塔号“大宝胜轮”。

百丈大师制订清规的主要精神在“不立佛殿,惟树法堂”及“行普请法(出坡),上下均力”,卓立“农禅生活”的风格。其以“普援来学,贤愚一贯”为其教学精神;又以“三身无住,万行皆空;邪正并捐,源流齐泯”为其教学宗旨。百丈大师时常教导大众以平等心从事作务,由於教法契机,故天下后秀齐集门下。其中,黄檗门下出临济义玄,开临济一宗;沩山门下出仰山慧寂,创沩仰一宗。

(五)开创临济宗的祖师——临济义玄

临济慧照禅师(西无?-八六七年),俗姓邢,名义玄,唐代曹州南华(今山东曹县)人氏。幼时聪敏,以孝闻名。初居讲寺,以为教学不合济世,即投於黄檗禅师门下。在黄檗处参究三年,首座指导他向黄檗禅师问:“如何是佛法大意?”三度发问,三度被打。义玄心想,自己修学佛法的机缘,或许不在黄檗禅师这里,乃告诉首座,将到别处去参学,并向黄檗禅师辞行。黄檗指引他去参洪州大愚禅师。在大愚禅师逼拶之下,终於大彻大悟。

大师开悟以后,返回黄檗门下,得到黄檗的印可。唐大中八年(西元八五四年),六十八岁时,离开黄檗,到河北镇州府(今河北正定)东隅滹沱河畔的临济院,开创临济宗。“临济”二字,以地名为名。“临济宗”,又名“济门”、“济宗”、“济家”等。

大师初到镇州时,得到普化和尚的相助,故在临济阐示心要,接引学人,盛极一时。唐懿宗咸通八年四月十日示寂,敕谥“慧照大师”,塔号“澄灵”。有关其生前的开示法语,由嗣法弟子三圣慧然禅师汇编成《临济慧照禅师语录》一书行世。

禅宗自马祖行棒喝,显机用的教学以来,宗风经百丈、黄檗、临济,越演越烈,终於成为临济宗的家风。“临济喝”与同时代的“德山棒”齐名,一南一北,一棒一喝。临济宗是继沩仰宗后兴起的宗派,为禅门五宗最发达,流传最广远的一派。

临济法脉至今不绝,今日禅门弟子,大都为临济后裔,所以有“临济儿孙满天下”的称誉。佛光山正蜀临济门下第四十八代的传承。从星云起,为佛光第一代,目前(一九九七年)传至佛光第三代,出家徒众千余人,弘化於欧、亚、美、澳、非世界各地。由佛光山发起开创的佛光会,成立於一九九一年。六年来,陆续成长为一百五十人协会,在家会员百万人以上,也是遍及世界各国。

(六)为禅学判教的祖师——圭峰宗密

圭峰宗密(西元七八零-八四一年),生於果州西充(四川成都),俗姓何。家境富裕,幼受正统儒教。十八至二十二岁间,尝习佛教经典,因无名师指导,不得要旨,后又转回儒学。其习儒学教育,目的在参加科举,从官禄寻求名利。唐宪宗元和二年(西元八零七年),宗密二十五岁,赴京师应贡举,途经遂州(四川巴中),随缘听闻道圆和尚说法,有所悟,乃立意追随道圆禅师落发习禅。(法脉传承:荷泽神会-磁州道和-益州南印-遂州道圆)

三十岁,入澄观座下,受持华严教法,对华严的崇仰,使他决定“誓愿生生尽命弘阐”,而成为华严宗第五祖。

三十六岁,住终南山智炬寺,誓愿不下山,於此遍览藏经三年,并在此寺正式开始立书著作,撰有《圆觉经科文》和《圆觉经纂要》。又在长安的兴福寺撰写《金刚纂要疏》和《金刚纂要疏钞》。其间亦因不忍教内禅教学者互相诋毁,彼此争斗,乃著《禅源诸诠集》一百卷(现仅存《禅源诸诠集都序》)。

三十九至四十一岁,移住终南山草堂寺,潜心修学,著有《圆觉经大疏》三卷,使《圆觉经》成为中国佛学的重要经典。再迁居於南的圭峰兰若,专事诵经修禅。

四十五岁以后,除了《圆觉经》和《华严经》是原先所学以外,并扩展到般若、唯识、律部等佛学领域,一生著作四十多部。

其后,在帝都期间,常被请至宫内讲说法要,蒙文宗皇帝敕赐紫袍,并与士大夫交往频繁,有裴林、白居易、刘禹锡等人,其中相国裴休与之交往最密。然而,宗密与达官贵人的交谊,却使他卷入宫廷政争的漩涡,险被杀害。

会昌元年(西元八四一年)正月六日,坐化於兴福塔院,世寿六十三,僧腊三十四。唐宣宗追谥“定慧禅师”。世称“圭峰禅师”、“圭山大师”。

(七)力倡看话禅的祖师——大慧宗杲

大慧宗杲(西元一零八九至一一六三年),宋代临济宗杨岐派门人。字昙晦,号妙喜,又号云门。俗姓奚,宣州(安徽)宁国人。十六岁剃度,翌年受戒,遍阅诸家语录,爱好云门、睦州之语。先后参访洞山微、湛堂文准、圜悟克勤等诸师。三十岁后,随圜悟克勤住於开封。大悟后,承嗣圜悟的法脉,圜悟并以所著《临济正宗记》付嘱之。靖康元年(西元一一二六年),丞相吕舜徒奏赐紫衣,并得“佛日大师”赐号。

绍兴十一年(西元一一四一年),侍郎张九成从师习禅,偶论议朝政。其时秦桧当道,力谋与金人议和,张九成则为朝中的主战派。秦桧大权在握。竭力铲除异己,师亦不得幸免,被流放衡州(湖南衡阳)。期间,集录古德语录公案,与门徒商讨,辑成《正法眼藏》六卷。绍兴二十年,更贬迁於梅州(广东梅县),其地头头是道瘴疬物瘠,师犹以常道自处,怡然度化当地居民。绍兴二十五年获赦,翌年复僧服。晚年住径山,孝宗崇仰之,赐“妙喜庵”及“大慧禅师”名号。七十五岁圆寂,谥号“普觉禅师”。

南宋之初,禅宗出二大禅师:一为临济宗杨岐派的大慧宗杲,力倡“看话禅”;一为曹洞宗的宏智正觉,力倡“默照禅”。“看话禅”的关键在“疑”,例如在“无”字上生出疑团,大死一番,绝后复苏,由此大彻大悟。“默照禅”则重视观心、看心、凝住壁观。这正反应了宋代曹河宗向达磨禅回归的趋势,在形式上更接近神秀的北宗禅。

(八)中国的维摩诘大士——庞蕴居士

庞蕴(西元?-八零八年),字道玄,湖南衡阳人,唐代著名的在家禅者。悟境甚高,被后世誉为中国维摩诘,与博大士并称。世人称他“庞居士”、“庞翁”、“襄阳庞大士”。

庞蕴家世,世代为儒。自少有志探寻生命真相,因而皈依佛门。初参石头禅师,庞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什麽人?”石头以手掩口,庞蕴豁然省悟。后来他又以此问题到江西参礼马祖,马祖答道:“待汝一口吸尽西江水,即向汝道。”庞蕴於言下领悟,乃留驻两年。自此以后,机锋迅捷,非各家所能敌。曾与马祖、石头、丹霞天然等禅师酬对机锋,也与药山惟俨、百灵、松山、大梅法常、洛浦、仰山等禅师,频相往来。

庞蕴曾将数万家珍抛沉於湘江,舍却世俗金钱的束缚,偕同妻子、儿女躬耕於鹿门山下,并编制竹器於市场贩卖过活,简化所求,一心向道,一家人沈浸於禅悦法喜之中。“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团乐头,共说无生话。”这首诗偈,实是庞翁佛化家庭最佳的写照。

庞蕴将迁化之际,要女儿灵照到门外观看时日早晚,灵照返回屋内回答:“已经日正当中,而且还是日蚀呢!”庞蕴才踏出门外观看日蚀景象,灵照即已登上其父座椅,合掌坐化。待庞蕴入室后,知道上了女儿的当,便笑道:“我女机锋敏捷啊!”於是缓七天入寂。襄州州牧于公前来探病,庞翁告诉他:“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言罢,头枕于公膝上化去。当庞婆知道庞蕴与灵照都已迁化,叹息道:“这痴女和无知老汉竟然不告而别,何其忍心啊!”忙将这消息告诉儿子。在田耕作的儿子听了,“嘎”的一声,拄著锄头,立化而去。庞婆将儿子火化后,说偈一首,“坐卧立化未为奇,有及庞婆撒手归;双手拔开无缝石,不留枞迹与人知。”遂不知所终。庞蕴一家四人,谈笑之间出入生死,或坐、或站、或卧,展现禅都视生死如游戏的潇洒禅风,受到后人无限的欣羡、赞叹。

(九)复兴五宗的禅行者——虚云和尚

虚云和尚(西元一八四零-一九五九年),俗姓萧,湖南湘乡人,生於道光二十年。与太虚、圆瑛、寄禅(八指头陀)、来果等,同为民国时代的高僧。

师十九岁,出家於福建鼓山涌泉寺,法名古寺,字德清。隐居深山三年,二十二岁出山,依天台华顶云镜老法师学习天台教观,兼看话头。随后云游参访,发愿朝礼诸大名山。於是东朝普陀、北朝五台、西礼华山、峨眉,其间遍访善知识,足迹遍及国内,后於金山禅堂开悟。说偈云:“杯子扑落地,声响明沥沥,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

其后又陆续复兴昆明西山云栖寺、福州鼓山涌泉寺、曲江南华寺等。直至中兴云门时,已是一百零四岁的老禅师,仍能披荆斩棘,兴建禅林道场。

虚云和尚一生,秉持禅宗“不立文字”之旨,特重行持。然以觉人因缘,而有开示,辑录成《虚云和尚法汇》传世;文词通简,字字珠矶,实可为后世宗门禅行者的修禅经纬。

综观虚云和尚一生,前半生六十年“觉己”,屡次隐居,时常参游;后半生六十年“觉人”,作度众事业,中兴数十禅寺,度生数百万人。尤为难能可贵者,於末法之世,还能重振禅宗,复明五灯,兼祧五宗,实非易事。

(十)当代禅宗的推动者——铃木大拙

铃木大拙(西元一八七零-一九六六年),本名贞太郎。生於日本石川金泽市的一个传统佛教家庭,父母是临济宗信徒。铃木於一八九一年过入东京大学为选修生,并在镰仓圆觉寺跟随今北川宗演禅师参禅四年。有关铃木的悟道,从其手著《早年回忆》一书中,可知一、二:

“我看见了,就是这!”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回到我的寮房去,

看见那月光下的树叶,像我一样,通体透明。”

西元一八九三年,铃木跟随宗演禅师远赴美国芝加哥城,参加“世界宗教大会”。从此以后,奔波世界各地,开始了漫长的“世界公民”生涯。直到一九零九年返日,致力著书,努力将“禅”推广至世界各地,以弘扬大乘佛教於国际为已任。

铃木大拙寂於一九六六年,世寿九十六,著作等身。他曾将《道德经》、《大乘起信论》、《楞伽经》等重要中文经典翻译成英文。终其一生,共写了九十本日文著作,三十余本英文著作(其中大部份是禅学著作),和无数精彩的演讲,於是奠定了他的世界声誉。

一九五零年,铃木以八十岁的高龄,驻锡美国弘禅,前后达八年之久。在美国期间,常应聘至各大字演讲禅学,这就是今日世界禅风之所以盛行的主要原因。如果说铃木大拙是一位史无前例的“世界禅者”,实不为过。他的主要贡献是改变了西方人的思路,又倒过来影响东方人。西方人的思考方式是相对二元的,是科学物质重於精神的,由於有以铃木先生为主的若干禅行者的努力,故有今日世界“禅学热”。

二、禅门语录

禅门语录,是历代禅师智慧的流露,是学禅者的标月指,其典籍数量庞大,文字数以万计,字字珠矶,发人深思,引人入胜。今摘录数则,揭橥禅的无限妙用。

(一)了无功德

梁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护持佛教的君王中的楷模。他在位的时候,曾经广建寺院、雕塑佛像,修造桥梁道路,福利百姓。当时菩提达磨禅师从天竺来到中国弘法,梁武帝礼请禅师到金陵,并向其问法:“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度僧,不可记数,有何功德?”

达磨答:“并无功德。”

武帝问:“何以无功德?”

达磨说:“此但是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

武帝再问:“如何是真功德?”

达磨答道:“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

武帝听了非常不满意,而达磨亦了师之所以说“了无功德”,目的是要破除武帝对功德的执著。贪执“功德”,即落入“有、无”对立的观念隐阱里,唯有超越“有、无”对待的妄执,才能透视诸法“是无、是有”,“非无、非有”;“可有、可无”,“有本、有无”的实相。这种超越,是禅家必经的途径;这种境界,才是禅家的本来面目。

(二)以不变应万变

道树禅师,建了一所寺院,与道士的“道观”为邻。道士放不下道观边的这所佛寺,因此每天变一些妖魔鬼怪来扰乱寺里的僧众,要把他们吓走。今天呼风唤雨,明天风驰电掣,确实将不少年轻的沙弥都吓走了,唯独道树禅师在这里一住就是十多年。到了最后,道士能变的法术都用完了,可是道树禅师还是不走。道士无法,只得将道观放弃,迁离他去。

后来,有人问道树禅师说:“道士们法术高强,您怎麽能胜过他们呢?”

禅师说:“我没有什麽能胜他们的,勉强说,只有一个“无”字能胜过他们。”

“无,怎能胜他们呢?”

禅师说:“他们‘有’法术。有,是有限的、有尽、有量、有边;而我‘无’法术。无,是无限、无尽、无量、无边;‘无’的‘有’的关系,是以不变应万变。我‘无变’,当然会胜过‘有变’了。”

(三)老僧晒香菇

永平寺里有一位八十多岁驼著背的老禅师,在大太阳下晒香菇。住持和尚道元禅师看到以后,不忍心的说:“长老,您年纪这麽大了,为什麽还要吃力劳苦作务呢?请您老人家不必这麽辛苦,我们可以找个人为您代劳啊!”

老禅师回答:“别人并不是我呀!”

道元又说:“如果一定要工作,也不必挑这种大太阳的时候啊!”

老禅师答:“大太阳天不晒香菇,难道要等到阴天或雨天再来晒吗?”

道元禅师是一寺之主,指导万方,可是遇到这位老禅师,也只有认输了。

禅者的生活,无论什麽,都不假手他人,也不等到明天。“别人不是我”,“现在不做,要待何时?”这是现代人应该深思的问题。

(四)自家宝藏

大珠慧海初到江西参访马祖。马祖问:“你从何处来?”

大珠答:“从越州大云寺来。”

马祖:“你来我这里想做什麽?”

大珠:“来求佛法。”

马祖:“自己有宝藏不要,却流浪在外头不肯回家,真是奇怪!我这里什麽也没有,有啥佛法可求?”

大珠立刻向马祖礼拜,问道:“到底什麽是我的自家宝藏?”

马祖说:“现在能使你问话的,就是你的自家宝藏。你本来就是一切具足,什麽也没缺少,使用自在,何必向外寻找呢?”

大珠慧海听了马祖的话,见到自己的佛性,非常欢喜地向马祖礼拜致谢。

自家宝藏,即是佛性。马祖说:“你本来就一切俱足,什麽也没缺少,使用自在,何必向外寻找呢?”大家要寻找的,只是看清这个事实而已,一旦亲自“看见”,再也没有疑惑了,那就是“佛性”,并不是另外有一个叫做“佛性”的东西可以找来填充自己。

(五)茶饭禅

唐朝时代有位龙潭崇信禅师,他跟随天皇道悟禅师出家。数年之中,除了打柴炊爨,挑水作羹,不曾得到道悟禅师一句半语的法要。

一天,他向师父请法:“师父!弟子自从跟您出家以来,已经多年了,可是从来也不曾得到您的开示,请师父慈悲,传授弟子修道的法要吧!”

道悟禅师听后,立刻回答道:“你刚才讲的话,好冤枉师父啊!你想想看,自从你跟我出家以来,我未尝一日不传授你修道要心要。”

崇信讶异的问:“弟子愚笨,不知师父您传授给我什麽?”

道悟禅师答:“你端茶给我,我就喝;你捧饭给我,我就吃;你向我合掌,我就向你点头。我何尝一日懈怠?这不都在指示心要给你吗?”

崇信禅师听了,当下顿然开悟。

从这一则师徒问答之中,可以了解“禅就是生活”。日常生活的搬柴运水、喝茶吃饭,无不蕴藏无限的禅机。

(六)自了汉

黄檗禅师自幼便出家为僧,有一次他游天台山时,碰到一个举止奇异的同参,两人谈笑,一如故人。当他们走到一条小溪前面时,正逢溪水暴涨,那位同参叫黄檗一起渡河,黄檗说:“溪水这麽深,能渡过去吗?”

那位同参便提高裤脚过河,好像在平地上行走一样自然。他边走边回头来说:“来呀!来呀!”

黄檗便叫道:“嘿!你这小乘自了汉,如果我早知你如此(早知你是有神通的小乘人),便把你的脚跟砍断。”

那同参被他骂声所感动,叹道:“你真是大乘的法器,实在说,我不如你啊!”说著,便消失了。

佛教分大乘、小乘,小乘重自度,大乘重他度。小乘圣者从然自得,也不及初发心的大乘行者。“拔一毛而利天下,吾不为也”的作用,永远不能成佛。自己未度,先能度人,才是菩萨发心。黄檗斥责“自了汉”,难怪小乘圣者感动,反而赞叹黄檗为大乘法器了。


分类:佛经 书名:禅宗简介 作者:劝学网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