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智度论》第二卷


释初品中婆伽婆

【经】婆伽婆。

【论】释曰:云何名婆伽婆?婆伽婆者,婆伽言德,婆言有,是名有德。

复次,婆伽名分别,婆名巧,巧分别诸法总相、别相,故名婆伽婆。

复次,婆伽名名声,婆名有,是名有名声,无有得名声如佛者。转轮圣王、释、梵、护世者,无有及佛,何况诸余凡庶!所以者何?转轮圣王与结相应,佛已离结;转轮圣王没在生、老、病、死泥中,佛已得度;转轮圣王为恩爱奴仆,佛已永离;转轮圣王处在世间旷野灾患,佛已得离;转轮圣王处在无明暗中,佛处第一明中;转轮圣王若极多领四天下,佛领无量诸世界;转轮圣王财自在,佛心自在;转轮圣王贪求天乐,佛乃至有顶乐亦不贪著;转轮圣王从他求乐,佛内心自乐。以是因缘,佛胜转轮圣王。诸余释、梵、护世者,亦复如是,但于转轮圣王小胜。

复次,婆伽名破,婆名能,是人能破淫怒痴故,称为婆伽婆。

问曰:如阿罗汉、辟支佛,亦破淫怒痴,与佛何异?

答曰:阿罗汉、辟支佛虽破三毒,气分不尽;譬如香在器中,香虽去,余气故在。又如草木薪火烧烟出,炭灰不尽,火力薄故;佛三毒永尽无余,譬如劫尽火烧须弥山,一切地都尽,无烟无炭。如舍利弗瞋恚余习,难陀淫欲余习,毕陵伽婆蹉慢余习。譬如人被锁,初脱时行犹不便。时佛从禅起经行,罗睺罗从佛经行,佛问罗睺罗:“何以羸瘦?”罗睺罗说偈答佛:

“若人食油则得力,若食酥者得好色,食麻滓菜无色力,大德世尊自当知!”

佛问罗睺罗:“是众中谁为上座?”罗睺罗答:“和尚舍利弗。”佛言:“舍利弗食不净食。”尔时,舍利弗转闻是语,即时吐食,自作誓言:“从今日不复受人请。”是时,波斯匿王、长者须达多等,来诣舍利弗所,语舍利弗:“佛不以无事而受人请,大德舍利弗复不受请,我等白衣云何当得大信清净?”舍利弗言:“我大师佛言:‘舍利弗食不净食。’今不得受人请。”于是波斯匿等至佛所,白佛言:“佛不常受人请,舍利弗复不受请,我等云何心得大信?愿佛敕舍利弗还受人请!”佛言:“此人心坚,不可移转。”佛尔时引本生因缘:“昔有一国王为毒蛇所啮,王时欲死,呼诸良医令治蛇毒。时诸医言:‘还令蛇𪢒,毒气乃尽。’是时诸医各设咒术,所啮王蛇即来王所。诸医积薪燃火,敕蛇:‘还𪢒汝毒,若不尔者,当入此火!’毒蛇思惟:‘我既吐毒,云何还𪢒?此事剧死!’思惟定心,即时入火。尔时毒蛇,舍利弗是,世世心坚,不可动也。

复次,长老毕陵伽婆蹉常患眼痛,是人乞食,常渡恒水,到恒水边弹指言:“小婢,住莫流!”水即两断,得过乞食。是恒神到佛所白佛:“佛弟子毕陵伽婆蹉,常骂我言:‘小婢,住莫流!’”佛言:“毕陵伽婆蹉忏谢恒神。”毕陵伽婆蹉即时合手,语恒神言:“小婢莫瞋!今忏谢汝!”是时,大众笑之:“云何忏谢而复骂耶?”佛语恒神:“汝见毕陵伽婆蹉合手忏谢不?忏谢无慢而有此言,当知非恶。此人五百世来,常生婆罗门家,常自憍贵,轻贱余人,本来所习,口言而已,心无憍也。”如是诸阿罗汉虽断结使,犹有余气。

如诸佛世尊,若人以刀割一臂,若人以栴檀香泥一臂,如左右眼,心无憎爱,是以永无习气。栴阇婆罗门女带盂谤佛,于大众中言:“汝使我有身,何以不忧?与我衣食,为尔无羞。”诳惑余人!是时五百婆罗门师等,皆举手唱言:“是!是!我曹知此事。”是时,佛无异色,亦无惭色。此事即时彰露,地为大动,诸天供养,散众名华,赞叹佛德,佛无喜色。

复次,佛食马麦,亦无忧戚;天王献食,百味具足,不以为悦,一心无二。如是等种种饮食、衣服、卧具,赞诃、轻敬等种种事中,心无异也。譬如真金,烧锻打磨,都无增损。以是故,阿罗汉虽断结得道,犹有习气,不得称婆伽婆。

问曰:婆伽婆止有此一名,更有余名?

答曰:佛功德无量,名号亦无量。此名取其大者,以人多识故。

复有名多陀阿伽陀。云何名多陀阿伽陀?如法相解;如法相说;如诸佛安隐道来,佛亦如是来,更不去至后有中,是故名多陀阿伽陀。

复名阿罗诃。云何名阿罗诃?阿罗名贼,诃名杀,是名杀贼。如偈说:

“佛以忍为铠,精进为钢甲,持戒为大马,禅定为良弓,
 智慧为好箭,外破魔王军,内灭烦恼贼,是名阿罗诃。”

复次,阿名不,罗诃名生,是名不生。佛心种子,后世田中不生无明糠脱故。

复次,阿罗诃名应受供养,佛诸结使除尽,得一切智慧故,应受一切天地众生供养,以是故,佛名阿罗诃。

复名三藐三佛陀。云何名三藐三佛陀?三藐名正,三名遍,佛名知,是言正遍知一切法。

问曰:云何正遍知?

答曰:

“知苦如苦相,知集如集相,知灭如灭相,知道如道相。”

是名三藐三佛陀。

复次,知一切诸法实不坏相,不增不减。云何名不坏相?心行处灭,言语道断,过诸法如涅槃相不动。以是故,名三藐三佛陀。

复次,一切十方诸世界名号,六道所摄众生名号、众生先世因缘、未来世生处,一切十方众生心相、诸结使、诸善根、诸出要,如是等一切诸法悉知,是名三藐三佛陀。

复名鞞侈遮罗那三般那,秦言明行足。云何名明行足?宿命、天眼、漏尽,名为三明。

问曰:神通、明有何等异?

答曰:直知过去宿命事,是名通;知过去因缘行业,是名明。直知死此生彼,是名通;知行因缘,际会不失,是名明。直尽结使,不知更生不生,是名通;若知漏尽,更不复生,是名明。是三明,大阿罗汉、大辟支佛所得。

问曰:若尔者,与佛有何等异?

答曰:彼虽得三明,明不满足,佛悉满足,是为异。

问曰:云何不满足?云何满足?

答曰:诸阿罗汉、辟支佛宿命智,知自身及他人,亦不能遍;有阿罗汉知一世,或二世、三世,十、百、千、万劫乃至八万劫,过是以往不能复知,是故不满。天眼明未来世亦如是。佛一念中生、住、灭时,诸结使分,生时如是,住时如是,灭时如是;苦法忍、苦法智中所断结使,悉觉了知如是结使解脱,得尔所有为法解脱,得尔所无为法解脱,乃至道比忍见谛道十五心中。诸声闻、辟支佛所不觉知,时少疾故。如是知过去众生、因缘、漏尽,未来、现在亦如是。行名身业、口业,唯佛身、口业具足,余皆有失,是故名明行足。

复名修伽陀,修秦言好,伽陀或言去,或言说,是名好去、好说。

好去者,于种种诸深三摩提,无量诸大智慧中去,如偈说:

“佛一切智为大车,八正道行入涅槃。”

是名好去。

好说者,如诸法实相说,不著法爱说。观弟子智慧力,是人正使一切方便神通智力化之亦无如之何;是人可度,是疾、是迟;是人应是处度;是人应说布施,或说持戒,或说涅槃;是人应说五众、十二因缘、四谛等诸法,则能入道。如是等种种知弟子智力而为说法,是名好说。

复名路迦惫,路迦秦言世,惫名知,是名知世间。

问曰:云何知世间?

答曰:知二种世间:一、众生,二、非众生。及如实相知世间、世间因、世间灭、出世间道。

复次,知世间非如世俗知,亦非外道知;知世间无常故苦,苦故无我。

复次,知世间非有常非无常、非有边非无边、非去非不去,如是相亦不著,清净常不坏相如虚空,是名知世间。

复名阿耨多罗,秦言无上。

问曰:云何无上?

答曰:涅槃法无上,佛自知是涅槃,不从他闻,亦将导众生令至涅槃。如诸法中涅槃无上,众生中佛亦无上。

复次,持戒、禅定、智慧,教化众生,一切无有与等者,何况能过?故言无上。

复次,阿名无,耨多罗名答。一切外道法可答可破,非实清净故;佛法不可答、不可破,出一切语言道,亦实清净故。以是故,名无答。

复名富楼沙昙藐婆罗提,富楼沙秦言丈夫,昙藐秦言可化,婆罗提言调御师,是名可化丈夫调御师。佛以大慈大智故,有时软美语,有时苦切语,有时杂语,以此调御令不失道。如偈说:

“佛法为车弟子马,实法宝主佛调御,若马出道失正辙,如是当治令调伏。

 若小不调轻法治,好善成立为上道,若不可治便弃舍,以是调御为无上。”

复次,调御师有五种:初父母兄姊亲里,中官法,下师法,今世三种法治;后世阎罗王治;佛以今世乐、后世乐及涅槃乐利益,故名师。上四种法治人,不久毕坏,不能常实成就。佛成人以三种道,常随道不失,如火自相不舍乃至灭。佛令人得善法,亦如是至死不舍。以是故,佛名可化丈夫调御师。

问曰:女人,佛亦化令得道,何以独言丈夫?

答曰:男尊女卑故,女从男故,男为事业主故。

复次,女人有五碍,不得作转轮王、释天王、魔天王、梵天王、佛,佛以是故不说。

复次,若言佛为女人调御师,为不尊重。若说丈夫,一切都摄。譬如王来,不应独来,必有侍从。如是说丈夫,二根、无根及女尽摄,以是故说丈夫。用是因缘故,佛名可化丈夫调御师。

复名舍多提婆魔㝹舍喃,舍多秦言教师,提婆言天,魔㝹舍喃言人,是名天人教师。云何名天人教师?佛示导是应作、是不应作,是善、是不善。是人随教行,不舍道法,得烦恼解脱报,是名天人师。

问曰:佛能度龙、鬼、神等堕余道中生者,何以独言天人师?

答曰:度余道中生者少,度天人中生者多。如白色人,虽有黑黡子,不名黑人,黑少故。

复次,人中结使薄,厌心易得,天中智慧利。以是故,二处易得道,余道中不尔。

复次,言天则摄一切天,言人则摄一切地上生者。何以故?天上则天大,地上则人大,是故说天则天上尽摄,说人则地上尽摄。

复次,人中得受戒律仪,见谛道、思惟道及诸道果。或有人言:“余道中不得。”或有人言:“多少得。”天人中易得多得,以是故,佛为天人师。

复次,人中行乐因多,天中乐报多;善法是乐因,乐是善法报。余道中因报少,以是故,佛为天人师。

复名佛陀,秦言知者。知何等法?知过去、未来、现在,众生数、非众生数,有常、无常等一切诸法。菩提树下了了觉知,故名为佛陀。

问曰:余人亦知一切诸法,如摩醯首罗天,秦言大自在、八臂、三眼,骑白牛。如韦纽天,秦言遍闻、四臂,捉贝持轮,骑金翅鸟。如鸠摩罗天,秦言童子,是天擎鸡持铃,捉赤幡,骑孔雀;皆是诸天大将。如是等诸天,各各言大,皆称一切智。有人作弟子,学其经书,亦受其法,言是一切智。

答曰:此不应一切智。何以故?瞋恚憍慢心著故。如偈说:

“若彩画像及泥像,闻经中天及赞天,如是四种诸天等,各各手执诸兵仗。
 若力不如畏怖他,若心不善恐怖他,此天定必若怖他,若少力故畏于他。
 是天一切常怖畏,不能除却诸衰苦。有人奉事恭敬者,现世不免没忧海。
 有人不敬不供养,现世不妨受福乐。当知虚诳无实事,是故智人不属天。
 若世间中诸众生,业因缘故如循环,福德缘故生天上,杂业因缘生人中。  世间行业属因缘,是故智者不依天!”

复次,是三天,爱之则欲令得一切愿,恶之则欲令七世灭。佛不尔,菩萨时,若怨家贼来欲杀,尚自以身肉、头目髓脑而供养之,何况得佛!佛不惜身时,以是故,独佛应当受佛名字,应当归命佛,以佛为师,不应事天。

复次,佛有二事:一者、大功德神通力;二者、第一净心,诸结使灭。诸天虽有福德神力,诸结使不灭故,心不清净,心不清净故,神力亦少;声闻、辟支佛虽结使灭,心善清净,福德薄故力势少。佛二法满足,故胜一切人;余人不胜一切人。

婆伽婆名有德,先已说。复名阿娑摩,秦言无等。复名阿娑摩娑摩,秦言无等等。复名路迦那他,秦言世尊。复名波罗伽,秦言度彼岸。复名婆檀陀,秦言大德。复名尸梨伽那,秦言厚德。如是等无量名号。父母名字悉达陀,秦言成利。得道时,知一切诸法,是名为佛,应受诸天世人供养。如是得名大德、厚德。如是种种,随德立名。

问曰:汝爱刹利种净饭王子,字悉达陀,以是故汝而大称赞言一切智,一切智人无也!

答曰:不尔!汝恶邪故妒瞋佛,作妄语,实有一切智人。何以故?佛一切众生中,身色颜貌,端正无比,相德明具,胜一切人。小人见佛身相,亦知是一切智人,何况大人!如放牛譬喻经中说:摩伽陀国王频婆娑罗,请佛三月及五百弟子。王须新乳酪酥,供养佛及比丘僧,语诸放牛人:“来近处住,日日送新乳酪酥。”竟三月,王怜愍此放牛人,语言:“汝往见佛,还出放牛。”诸放牛人往诣佛所,于道中自共论言:“我等闻人说佛是一切智人,我等是下劣小人,何能别知实有一切智人?”诸婆罗门好喜酥酪,常常来往诸放牛人所作亲厚,放牛人由是闻婆罗门种种经书名字,故言:“四韦陀经中治病法、斗战法、星宿法、祠天法、歌舞、论议难问法,是等六十四种世间技艺,净饭王子广学多闻,若知此事不足为难。其从生以来不放牛,我等以放牛秘法问之。若能解者,实是一切智人。”作是论已,前入竹园,见佛光明照于林间。进前觅佛,见坐树下,状似金山,如酥投火,焰焕大明,有似镕金,散竹林间上,紫金光色,视之无厌,心大欢喜,自相谓言:

“今此释师子,一切智有无,见之无不喜,此事亦已足。
 光明第一照,颜貌甚贵重,身相威德备,与佛名相称。
 相相皆分明,威神亦满足。福德自缠络,见者无不爱;
 圆光身处中,观者无厌足!若有一切智,必有是功德。
 一切诸彩画,宝饰庄严像,欲比此妙身,不可以为喻!
 能满诸观者,令得第一乐,见之发净信,必是一切智!”

如是思惟已,礼佛而坐,问佛言:“放牛人有几法成就,能令牛群蕃息?有几法不成就,令牛群不增,不得安隐?”佛答言:“有十一法,放牛人能令牛群蕃息。何等十一?知色,知相,知刮刷,知覆疮,知作烟,知好道,知牛所宜处,知好度济,知安隐处,知留乳,知养牛主。若放牛人知此十一法,能令牛群蕃息。比丘亦如是,知十一法,能增长善法。云何知色?知黑、白、杂色。比丘亦如是,知一切色皆是四大,四大造。云何知相?牛吉不吉相,与他群合,因相则识。比丘亦如是,见善业相,知是智人;见恶业相,知是愚人。云何刮刷?为诸虫饮血,则增长诸疮;刮刷则除害,则悦泽。比丘亦如是,恶邪觉观虫饮善根血,增长心疮,除则安隐。云何覆疮?若衣草叶以防蚊虻恶刺。比丘亦如是,以正观法,覆六情疮,不令烦恼贪欲、瞋恚恶虫刺棘所伤。云何知作烟?除诸蚊虻,牛遥见烟,则来趣向屋舍。比丘亦如是,所闻而说,除诸结使蚊虻,以说法烟,引众生入于无我实相空舍中。云何知道?知牛所行来去好恶道。比丘亦如是,知八圣道能至涅槃,离断常恶道。云何知牛所宜处?能令牛蕃息少病。比丘亦如是,说佛法时,得清净法喜,诸善根增盛。云何知渡济?知易入易渡,无波浪恶虫处。比丘亦如是,能至多闻比丘所问法;说法者知前人心利钝,烦恼轻重,令人好济,安隐得度。云何知安隐处?知所住处无虎狼、师子、恶虫、毒兽。比丘亦如是,知四念处,安隐无烦恼恶魔毒兽;比丘入此,则安隐无患。云何留乳?犊母爱念犊子故与乳,以留残乳故犊母欢喜,则续有不竭,牛主及放牛人,日日有益。比丘亦如是,居士白衣给施衣食,当知节量,不令罄竭,则檀越欢喜,信心不绝,受者无乏。云何知养牛主?护大特牛,能守牛群故,应养护不令羸瘦,饮以麻油,饰以缨络,标以铁角,摩刷称嗟等。比丘亦如是,众僧中有威德大人,护益佛法,摧伏外道,能令八众得种诸善根,随其所宜恭敬供养等。”放牛人闻此语已,如是思惟:“我等放牛人所知不过三四事,放牛师辈远不过五六事。今闻此说,叹未曾有!若知此事,余亦皆尔,实是一切智人,无复疑也。”是经,此中应广说。以是故,知有一切智人。

问曰:世间不应有一切智人。何以故?无见一切智人者。

答曰:不尔!不见有二种,不可以不见故便言无。一者、事实有,以因缘覆故不见。譬如人姓族初,及雪山斤两,恒水边沙数,有而不可知。二者、实无故不见,譬如第二头、第三手,无因缘覆而不可见。如是一切智人,因缘覆故汝不见,非无一切智人。何等是覆因缘?未得四信,心著恶邪,汝以是因缘覆故,不见一切智人。

问曰:所知处无量故,无一切智人。诸法无量无边,多人和合尚不能知,何况一人?以是故,无一切智人!

答曰:如诸法无量,智慧亦无量无数无边,如函大盖亦大,函小盖亦小。

问曰:佛自说佛法,不说余经,若药方、星宿、算经、世典,如是等法。若是一切智人,何以不说?以是故,知非一切智人。

答曰:虽知一切法,用故说,不用故不说;有人问故说,不问故不说。

复次,一切法略说有三种:一者、有为法,二者、无为法,三者、不可说法。此三已摄一切法。

问曰:十四难不答故,知非一切智人。何等十四难?世界及我常;世界及我无常;世界及我亦有常亦无常;世界及我亦非有常亦非无常;世界及我有边;无边;亦有边亦无边;亦非有边亦非无边;死后有神去后世;无神去后世;亦有神去亦无神去;死后亦非有神去亦非无神去后世;是身是神;身异神异。若佛一切智人,此十四难何以不答?

答曰:此事无实故不答。诸法有常,无此理;诸法断,亦无此理;以是故,佛不答。譬如人问构牛角得几斗乳,是为非问,不应答。

复次,世界无穷,如车轮无初无后。

复次,答此无利有失,堕恶邪中。佛知十四难,常覆四谛诸法实相。如渡处有恶虫,不应将人渡;安隐无患处,可示人令渡。

复次,有人言:“是事非一切智人不能解。”以人不能知,故佛不答。

复次,若人无言有,有言无,是名非一切智人;一切智人有言有,无言无。佛有不言无,无不言有,但说诸法实相,云何不名一切智人?譬如日不作高下,亦不作平地,等一而照;佛亦如是,非有作无,非无作有,常说实智慧光照诸法。如一道人问佛言:“大德,十二因缘,佛作耶?他作耶?”佛言:“我不作十二因缘,余人亦不作。有佛无佛,生因缘老死,是法常定住。”佛能说是生因缘老死,乃至无明因缘诸行。

复次,十四难中若答有过罪。若人问:“石女、黄门儿,长短好丑何类?”此不应答,以无儿故。

复次,此十四难,邪见非实,佛常以真实,以是故,置不答。

复次,置不答,是为答。有四种答:一、决定答,如佛第一涅槃安隐;二、解义答;三、反问答;四、置答。此中佛以置答。汝言无一切智人,有是言而无义,是大妄语。实有一切智人。何以故?得十力:知处非处故,知因缘业报故,知诸禅定解脱故,知众生根善恶故,知种种欲解故,知种种世间无量性故,知一切住处道故,先世行处忆念知故,天眼分明得故,知一切漏尽故。净不净分别知故,说一切世界中上法故,得甘露味故,得中道故,知一切法若有为、若无为实相故,永离三界欲故。如是种种因缘故,佛为一切智人。

问曰:有一切智人,何等人是?

答曰:是第一大人,三界尊,名曰佛。如赞佛偈说:

“顶生转轮王,若日月灯明;释迦贵族种,净饭王太子。
 生时动三千,须弥山海水;为破老病死,哀愍故生世。
 生时行七步,光明满十方;四观发大音,我生胎分尽。
 成佛说妙法,大音振法鼓;以此觉众生,世间无明睡。
 如是等种种,希有事已出;诸天及世人,见之皆欢喜!
 佛相庄严身,大光满月面;一切诸男女,视之无厌足!
 生身乳哺力,胜万亿香象;神足力无上,智慧力无量。
 佛身大光明,照耀佛身表;佛在光明中,如月在光里。
 种种恶毁佛,佛亦无恶想;种种称誉佛,佛亦无喜想。
 大慈视一切,怨亲等无异;一切有识类,咸皆知此事。
 忍辱慈悲力,故能胜一切;为度众生故,世世受勤苦。
 其心常一定,为众作利益;智慧力有十,无畏力有四。
 不共有十八,无量功德藏;如是等无数,希有功德力。
 如师子无畏,破诸外道法;转无上梵轮,度脱诸三界。”

是名为婆伽婆。婆伽婆义无量,若广说则废余事,以是故略说。


分类:佛经 书名:《大智度论》 作者:鸠摩罗什(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