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大智度论》第四十三卷


释行相品第十

【经】尔时,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无方便,欲行般若波罗蜜,若行色为行相,若行受、想、行、识为行相;若色是常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常行为行相;若色是无常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无常行为行相;若色是乐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乐行为行相;若色是苦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苦行为行相;若色是有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有行为行相;若色是空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空行为行相;若色是我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我行为行相;若色是无我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无我行为行相;若色是离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离行为行相;若色是寂灭行为行相,若受、想、行、识是寂灭行为行相。世尊,若菩萨摩诃萨无方便,行四念处为行相,乃至行十八不共法为行相。世尊,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作是念‘我行般若波罗蜜有所得行’,亦是行相。世尊,若菩萨摩诃萨作是念‘能如是行,是修行般若波罗蜜’,亦是行相。当知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无方便!”

须菩提语舍利弗:“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色受念妄解,若色受念妄解,为色故作行;若为色作行,不得离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及后世苦。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无方便,眼受念妄解乃至意,色乃至法;眼识界乃至意识界,眼触乃至意触,眼触因缘生受乃至意触因缘生受;四念处乃至十八不共法受念妄解,为十八不共法故作行。若为作行,是菩萨不能得离生老病死忧悲苦恼,及后世苦。如是菩萨,尚不能得声闻、辟支佛地证,何况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无有是处。舍利弗,当知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无方便。”

舍利弗问须菩提:“云何当知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有方便?”

须菩提语舍利弗:“若菩萨摩诃萨欲行般若波罗蜜时,不行色,不行受、想、行、识;不行色相,不行受、想、行、识相;不行色、受、想、行、识常,不行色、受、想、行、识无常;不行色、受、想、行、识乐,不行色、受、想、行、识苦;不行色、受、想、行、识我,不行色、受、想、行、识无我;不行色、受、想、行、识空,不行色、受、想、行、识无相,不行色、受、想、行、识无作;不行色、受、想、行、识离,不行色、受、想、行、识寂灭。何以故?舍利弗,是色空为非色,离空无色,离色无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空为非识,离空无识,离识无空,空即是识,识即是空;乃至十八不共法空为非十八不共法,离空无十八不共法,离十八不共法无空,空即是十八不共法,十八不共法即是空。如是,舍利弗,当知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有方便;是菩萨摩诃萨如是行般若波罗蜜,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行亦不受,不行亦不受,行不行亦不受,非行非不行亦不受,不受亦不受。”

舍利弗语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何因缘故不受?”

须菩提言:“是般若波罗蜜自性不可得,故不受。何以故?无所有性是般若波罗蜜。舍利弗,以是故,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行不受,不行亦不受,行不行亦不受,非行非不行亦不受,不受亦不受。何以故?一切法性无所有,不随诸法行,不受诸法相故,是名菩萨摩诃萨诸法无所受三昧广大之用,不与声闻、辟支佛共。是菩萨摩诃萨行是三昧不离,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论】释曰:前品用空门破诸法,此品欲以无相门破诸法。若菩萨无方便观色,则堕相中;堕相中故,失般若波罗蜜行。所以者何?以一切法空故,无相可取。

问曰:人知善恶果报,取果报相已,分别善、恶,善者取,恶者舍,是故行道。云何说诸法无相相?

答曰:取相者为初学者说,无相者为行道、住解脱门者说,不应以粗事为难!今行者取善相,破不善相,所谓取男女等相生诸烦恼因缘;后以无相相破善法相,若破不善而不破善相者,善即为患,生诸著故。以无相相破善法,无相亦自破。所以者何?无相,善法所摄故。譬如雹堕害谷,雹自消灭。

复次,一切法无相相为实。譬如身,不净充满,九孔常流,无有净相;而人无明故,强以为净,生烦恼,作诸罪。如小儿于不净物中,取净相以为乐,长者观之而笑,知为虚妄。如是等种种取相,皆为虚妄。如玻瓈珠,随前色变,自无定色;诸法亦如是,无有定相,随心为异,若常、无常等相。如以瞋心,见此人为弊;若瞋心休息,淫欲心生,见此人还复为好;若以憍慢心生,见此人以为卑贱;闻其有德,还生敬心。如是等有理而憎爱,无理而憎爱,皆是虚妄忆想;若除虚诳相,亦无空相、无相相、无作相,无所破故。是色从种种因缘和合而有,譬如水沫,如幻、如梦;若菩萨于色中取一异相,即失般若波罗蜜,色性是无相相故。受是色相已,见色散坏磨灭,谓是无常;若见和合少许时住,谓为常。常有二种:一者、若住百岁、千万亿岁,若一劫,若八万劫,然后归灭;二者、常住不坏。菩萨若边邪灭故,亦不复观真实常;若观常,知是久住故常,非是真实。若不灭边邪,观色为真实常,作是念:草木零落还归为土,但离合有时;是故说是菩萨无方便。菩萨或观色无常,无常亦有二种:一者、念念灭,一切有为法,不过一念住;二者、相续法坏故,名为无常,如人命尽,若火烧草木,如煎水消尽。若初发心菩萨行是相续,断粗无常,心厌故;若久行菩萨,能观诸法念念生灭无常。是二菩萨皆堕取相中。所以者何?是色常、无常相不可得,如先说。受、想、行、识,亦如是。苦、乐、我、非我,亦尔。

问曰:是五众可作常、无常等观,云何言五众是寂灭远离相?

答曰:行者不见五众常、无常相故,知是五众离自相;若知五众离自相,即是寂灭如涅槃。

问曰:若尔者!初自无相,云何说言无方便堕相中?

答曰:是菩萨根钝,不自觉心离五众著,转复著远离寂灭,于无相中而生著。三十七品乃至十八不共法,亦应如是随义分别。若菩萨观外诸法皆无相,言我能作是观,以有我心残故,亦堕相中。若菩萨能离此著相非道,行真净无相智慧,作是念:能如是内外清净行,是为修行般若波罗蜜。是人亦堕相中。所以者何?不可著而著,不可取而取故;是菩萨名为无方便,依止爱见,著善法故。是菩萨虽有福德,亦不得离老病死忧悲苦恼;杂行道故,尚不能得小乘,何况大乘!与上相违,名为有方便。于一切法不受不著,诸法和合因缘生,无自性故。

问曰:前说无受三昧,此说不受三昧,有何等异?

答曰:前者为空故,此为无相故。

不远离者,常行不息不休,以大慈悲心故。

疾得佛道者,入是三昧无障碍故,所行智慧与佛相似,若无量阿僧祇劫应得,或时超一阿僧祇劫、百劫,乃至六十一劫,如弗沙佛赞叹释迦文佛超越九劫。

【经】舍利弗言:“但不离是三昧,令菩萨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更有余三昧?”

须菩提语舍利弗言:“更有诸三昧,菩萨摩诃萨行是,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舍利弗言:“何等三昧,菩萨摩诃萨行是,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须菩提言:“诸菩萨摩诃萨有三昧名首楞严,行是三昧,令菩萨摩诃萨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有名宝印三昧、师子游戏三昧、妙月三昧、月幢相三昧、诸法印三昧、观顶三昧、毕法性三昧、毕幢相三昧、金刚三昧、入法印三昧、三昧王安立三昧、放光三昧、力进三昧、出生三昧;必入辩才三昧、入名字三昧、观方三昧、陀罗尼印三昧、不妄三昧。摄诸法海印三昧、遍覆虚空三昧、金刚轮三昧、宝断三昧、普照三昧、不求三昧、无处住三昧、无心三昧、净灯三昧、无边明三昧、能作明三昧、普遍明三昧、坚净诸三昧三昧、无垢明三昧、作乐三昧;电光三昧、无尽三昧、威德三昧、离尽三昧、不动三昧、庄严三昧、日光三昧、月净三昧、净明三昧、能作明三昧、作行三昧、知相三昧、如金刚三昧、心住三昧、遍照三昧、安立三昧、宝顶三昧、妙法印三昧、法等三昧、生喜三昧、到法顶三昧、能散三昧、坏诸法处三昧、字等相三昧、离字三昧、断缘三昧、不坏三昧、无种相三昧、无处行三昧、离闇三昧、无去三昧、不变三昧、度缘三昧、集诸功德三昧、住无心三昧、妙净华三昧、觉意三昧、无量辩三昧、无等等三昧、度诸法三昧、分别诸法三昧、散疑三昧、无住处三昧、一相三昧、一性三昧、生行三昧、一行三昧、不一行三昧、妙行三昧、达一切有底散三昧、入言语三昧、离音声字语三昧、然炬三昧、净相三昧、破相三昧、一切种妙足三昧、不喜苦乐三昧、不尽行三昧、多陀罗尼三昧、取诸邪正相三昧、灭憎爱三昧、逆顺三昧、净光三昧、坚固三昧、满月净光三昧、大庄严三昧、能照一切世三昧等三昧、无诤三昧、无住处乐三昧、如住定三昧、坏身衰三昧、坏语如虚空三昧、离著虚空不染三昧,舍利弗,是菩萨摩诃萨行是诸三昧,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有无量阿僧祇三昧门、陀罗尼门;菩萨摩诃萨学是三昧门、陀罗尼门,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慧命须菩提随佛心言:“当知是菩萨摩诃萨行是三昧者,已为过去佛所授记,今现在十方诸佛亦授是菩萨记。是菩萨不见是诸三昧,亦不念是三昧,亦不念‘我当入是三昧’、‘我今入是三昧’、‘我已入是三昧’,是菩萨摩诃萨都无分别念!”

舍利弗问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住是诸三昧已,从过去佛授记耶?”

须菩提报言:“不也,舍利弗。何以故?般若波罗蜜不异诸三昧,诸三昧不异般若波罗蜜;菩萨不异般若波罗蜜,般若波罗蜜不异菩萨;般若波罗蜜即是三昧,三昧即是般若波罗蜜;菩萨即是般若波罗蜜及三昧,般若波罗蜜及三昧即是菩萨。”

舍利弗语须菩提:“若三昧不异菩萨,菩萨不异三昧,三昧即是菩萨,菩萨即是三昧,菩萨云何知一切诸法等三昧?”

须菩提言:“若菩萨入是三昧,是时不作是念‘我以是法入是三昧’,以是因缘故,舍利弗,是菩萨于诸三昧不知不念!”

舍利弗言:“何以故不知不念?”

须菩提言:“诸三昧无所有故,是菩萨不知不念。”

尔时,佛赞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我说汝行无诤三昧第一,与此义相应。菩萨摩诃萨应如是学般若波罗蜜、禅波罗蜜、毗梨耶波罗蜜、羼提波罗蜜、尸罗波罗蜜、檀波罗蜜,四念处乃至十八不共法,亦应如是学!”  

【论】问曰:如佛说涅槃一道,所谓空、无相、无作。舍利弗何以更问有余三昧,令菩萨疾得佛不?

答曰:未近涅槃时,多有余道;近涅槃时,唯有一道,空、无相、无作。诸余三昧,皆入此三解脱门。譬如大城,多有诸门,皆得入城。又如众川万流,皆归于海。何等余三昧?所谓首楞严三昧等诸三昧。摩诃衍品中佛自说;有深难解者,彼中当说。若菩萨能行是百八三昧等诸陀罗尼门,十方诸佛皆与授记。所以者何?是菩萨虽得是诸三昧,实无诸忆想分别我心故,亦不作是念:我当入是三昧、今入、已入,我当住是三昧,是我三昧。以是心清净微妙法不著故,诸佛授记。

尔时,舍利弗还以空智慧难须菩提言:菩萨住是三昧,取是三昧相,得受记耶?须菩提言:不也!何以故?三事不异故:般若不异三昧,三昧不异般若;般若不异菩萨、三昧,菩萨、三昧不异般若;般若、三昧即是菩萨,菩萨即是般若、三昧。般若、三昧、菩萨异者,诸佛授其记,不异故无授记。

舍利弗复问:若尔者,三昧及一切法平等不异?须菩提言:诸菩萨有诸法等三昧,入是三昧中,诸法无异。

复次,如先说,于诸三昧不作忆想分别,不觉不知,诸三昧自性无所有故,菩萨不知不念。佛以须菩提自未得是三昧,而善说菩萨微妙三昧、陀罗尼,般若波罗蜜中不念不著,是故赞言:善哉!我说汝得无诤三昧第一,如我所赞不虚。

【经】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如是学,为学般若波罗蜜耶?”

佛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学,为学般若波罗蜜,是法不可得故,乃至学檀波罗蜜,是法不可得故;学四念处乃至十八不共法,是法不可得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如是菩萨摩诃萨学般若波罗蜜,是法不可得耶?”

佛言:“如是,菩萨摩诃萨学般若波罗蜜,是法不可得。”

舍利弗言:“世尊,何等法不可得?”

佛言:“我不可得,乃至知者、见者不可得,毕竟净故。五阴不可得,十二入不可得,十八界不可得,毕竟净故。无明不可得,毕竟净故;乃至老死不可得,毕竟净故。苦谛不可得,毕竟净故;集、灭、道谛不可得,毕竟净故。欲界不可得,毕竟净故;色界、无色界不可得,毕竟净故。四念处不可得,毕竟净故;乃至十八不共法不可得,毕竟净故。六波罗蜜不可得,毕竟净故。须陀洹不可得,毕竟净故;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不可得,毕竟净故。菩萨不可得,毕竟净故;佛不可得,毕竟净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何等是毕竟净?”

佛言:“不出不生,无得无作,是名毕竟净。”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若如是学,为学何等法?”

佛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学,于诸法无所学。何以故?舍利弗,诸法相不如凡夫所著。”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诸法实相云何有?”

佛言:“诸法无所有,如是有;如是无所有,是事不知,名为无明。”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何等无所有,是事不知,名为无明?”

佛告舍利弗:“色、受、想、行、识无所有,内空乃至无法有法空故;四念处乃至十八不共法无所有,内空乃至无法有法空故。是中凡夫以无明力渴爱故,妄见分别,说是无明。是凡夫为二边所缚,是人不知不见诸法无所有,而忆想分别著色,乃至十八不共法;是人著故,于无所有法而作识知见,是凡夫不知不见。何等不知不见?不知不见色,乃至十八不共法,亦不知不见,以是故堕凡夫数,如小儿。是人不出,于何不出?不出欲界,不出色界,不出无色界,声闻、辟支佛法中不出。是人亦不信,不信何等?不信色空,乃至不信十八不共法空。是人不住,不住何等?不住檀波罗蜜,乃至不住般若波罗蜜,不住阿毗跋致地,乃至不住十八不共法。以是因缘故,名为凡夫,如小儿,亦名为著者。何等为著?著色乃至识,著眼入乃至意入,著眼界乃至意识界,著淫、怒、痴,著诸邪见,著四念处,乃至著佛道。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学,亦不学般若波罗蜜,不得萨婆若!”

佛语舍利弗:“菩萨摩诃萨作如是学,亦不学般若波罗蜜,不得萨婆若?”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何以故菩萨摩诃萨亦不学般若波罗蜜,不得萨婆若?”

佛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无方便故,想念分别,著般若波罗蜜、著禅波罗蜜、毗梨耶波罗蜜、羼提波罗蜜、尸罗波罗蜜、檀波罗蜜,乃至十八不共法、一切种智,想念分别著。以是因缘故,菩萨摩诃萨如是学,亦不学般若波罗蜜,不得萨婆若!”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若菩萨摩诃萨如是学,不学般若波罗蜜,不得萨婆若!”

佛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学,不学般若波罗蜜,不得萨婆若。”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今云何应学般若波罗蜜,得萨婆若?”

佛告舍利弗:“若菩萨摩诃萨学般若波罗蜜时,不见般若波罗蜜。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学般若波罗蜜,得萨婆若,以不可得故。”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不可得?”

佛言:“诸法内空,乃至无法有法空故。”  

【论】释曰:舍利弗上问:但无受三昧,疾得佛,更有余三昧?须菩提说:更有余三昧疾得佛。是菩萨不念不著是三昧,过去、现在诸佛授记。佛赞言:善哉!菩萨摩诃萨应如是学般若波罗蜜,乃至一切佛法。

是时,舍利弗作是念:般若波罗蜜是空相,诸三昧种种分别相,云何学诸三昧为是学般若波罗蜜?是故问。佛答舍利弗:如是学般若波罗蜜,皆以不可得故,以般若波罗蜜气分相皆在诸三昧中;能如是学,是为学般若波罗蜜,乃至十八不共法,佛即可之。

舍利弗复问:何等法不可得?佛此中自说:众生空故,毕竟清净故,我不可得,乃至知者、见者,须陀洹乃至佛不可得;法空故,毕竟清净故,五众不可得,乃至十八不共法不可得。毕竟清净者,不出不生,不得不作等。因边不起故,名为不出;缘边不起故,名为不生。定生相不可得故,名为不出不生。不出不生故,名不可得;不可得故,名无作无起。是起作法,皆是虚诳,离如是相,名毕竟清净。

舍利弗问佛:菩萨能如是行毕竟真净道,为学何法?为得何法?佛答:能如是学,为无所学,无所得。

问曰:菩萨用是毕竟空,学六波罗蜜,乃至十八不共法,云何言无法可学?

答曰:此中佛自说:诸法不如凡人所著。凡夫人心有无明、邪见等结使,所闻、所见、所知,皆异法相;乃至闻佛说法,于圣道中、果报中皆著,污染于道。

舍利弗白佛言:若凡夫人所见,皆是不实,今是诸法云何有?佛言:诸法无所有;凡夫人于无所有处,亦以为有。所以者何?是凡夫人离无明、邪见不能有所观,以是故说著无所有故,名为无明;譬如空拳以诳小儿,小儿著故,谓以为有。

舍利弗问佛:何等法无所有,著故名无明?佛答:色乃至十八不共法,是中无明爱故,忆想分别是明、是无明,堕有边、无边,失智慧明。失智慧明故,不见、不知色毕竟空无所有相,自生忆想分别而著,乃至识众、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因缘;或闻善法,所谓六波罗蜜,乃至十八不共法,亦如世间法,忆想分别著圣法亦如是。以是故,名堕凡夫数,如小儿,为人轻笑。如人以指示月,愚者但看指,不看月;智者轻笑言,汝何不得示者意!指为知月因缘,而更看指不知月。诸佛贤圣为凡夫人说法,而凡夫著音声语言,不取圣人意,不得实义;不得实义故,还于实中生著。佛今说凡夫所失,故言不能过三界,亦不能离二乘。不得圣人意故,闻说诸法空而不信,不信故不行,不住六波罗蜜,乃至十八不共法。以失如是功德故,名为凡夫小儿。是小儿著五众、十二入、十八界、三毒诸烦恼,乃至六波罗蜜、十八不共法、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皆著,是故名为著者。

舍利弗问:若菩萨如是行,是名不行般若波罗蜜;不行般若波罗蜜,不得萨婆若。佛可舍利弗言:如是,如是。即为说因缘,所谓新行菩萨无方便力,闻是般若波罗蜜,忆想分别寻求欲取,作是念:我舍世间乐,复不能得般若波罗蜜,是为两失!专求欲得,或谓说空是般若波罗蜜,或说空亦空是般若波罗蜜,或说诸法如实相是般若波罗蜜,如是用六十二见、九十八使烦恼心,著是般若波罗蜜,乃至一切种智亦如是。以是著心学诸法,不能得萨婆若。与此相违者,能行般若波罗蜜,亦能得萨婆若,所谓不见般若波罗蜜,不见行者,不见缘法,不见亦不见。舍利弗更问不见因缘,佛答是菩萨入十八空故不见,非以无智故不见。


分类:佛经 书名:《大智度论》 作者:鸠摩罗什(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