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楞伽经》第六卷 偈颂品第十之一


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修多罗中诸广义故,而说偈言:

“诸法不坚固, 皆从分别生,
 以分别即空, 所分别非有。
 由虚妄分别, 是则有识生,
 八九识种种, 如海众波浪。
 习气常增长, 槃根坚固依,
 心随境界流, 如铁于礠石。
 众生所依性, 远离诸计度,
 及离智所知, 转依得解脱。

“得如幻三昧, 超过于十地,
 观见心王时, 想识皆远离。
 尔时心转依, 是则为常住,
 在于莲华宫, 幻境之所起。
 既住彼宫已, 自在无功用,
 利益诸众生, 如众色摩尼。

“无有为无为, 唯除妄分别,
 愚夫迷执取, 如石女梦子。
 应知补伽罗, 蕴界诸缘等,
 悉空无自性, 无生有非有。
 我以方便说, 而实无有相,
 愚夫妄执取, 能相及所相。

“一切知非知, 一切非一切,
 愚夫所分别, 佛无觉自他。
 诸法如幻梦, 无生无自性,
 以皆性空故, 无有不可得。
 我唯说一性, 离于妄计度,
 自性无有二, 众圣之所行。

“如四大不调, 变吐见萤光,
 所见皆非有, 世间亦如是。
 犹如幻所现, 草木瓦砾等,
 彼幻无所有, 诸法亦如是。
 非取非所取, 非缚非所缚,
 如幻如阳焰, 如梦亦如翳。

“若欲见真实, 离诸分别取,
 应修真实观, 见佛必无疑。
 世间等于梦, 色资具亦尔,
 若能如是见, 身为世所尊。
 三界由心起, 迷惑妄所见,
 离妄无世间, 知已转染依。

“愚夫之所见, 妄谓有生灭;
 智者如实观, 不生亦不灭。
 常行无分别, 远离心心法,
 住色究竟天, 离诸过失处。
 于彼成正觉, 具力通自在,
 及诸胜三昧, 现化于此成。

“化身无量亿, 遍游一切处,
 令愚夫得闻, 如响难思法。
 远离初中后, 亦离于有无,
 非多而现多, 不动而普遍。
 说众生身中, 所覆之性质,
 迷惑令幻有, 非幻为迷惑。

“由心迷惑故, 一切皆悉有,
 以此相系缚, 藏识起世间。
 如是诸世间, 唯有假施设,
 诸见如暴流, 行于人法中。
 若能如是知, 是则转所依,
 乃为我真子, 成就随顺法。

“愚夫所分别, 坚湿暖动法,
 假名无有实, 亦无相所相。
 身形及诸根, 皆以八物成,
 凡愚妄计色, 迷惑身笼槛。
 凡愚妄分别, 因缘和合生,
 不了真实相, 流转于三有。

“识中诸种子, 能现心境界,
 愚夫起分别, 妄计于二取。
 无明爱及业, 诸心依彼生,
 以是我了知, 为依他起性。
 妄分别有物, 迷惑心所行,
 此分别都无, 迷妄计为有。

“心为诸缘缚, 生起于众生;
 诸缘若远离, 我说无所见。
 已离于众缘, 自相所分别,
 身中不复起, 我为无所行。
 众生心所起, 能取及所取,
 所见皆无相, 愚夫妄分别。
 显示阿赖耶, 殊胜之藏识,
 离于能所取, 我说为真如。

“蕴中无有人, 无我无众生,
 生唯是识生, 灭亦唯识灭。
 犹如画高下, 虽见无所有,
 诸法亦如是, 虽见而非有。
 如乾闼婆城, 亦如热时焰,
 所见恒如是, 智观不可得。

“因缘及譬喻, 以此而立宗,
 乾城梦火轮, 阳焰日月光。
 火焰毛等喻, 以此显无生,
 世分别皆空, 迷惑如幻梦。
 见诸有不生, 三界无所依,
 内外亦如是, 成就无生忍,
 得如幻三昧, 及以意生身,
 种种诸神通, 诸力及自在。

“诸法本无生, 空无有自性;
 迷惑诸因缘, 而谓有生灭。
 愚夫妄分别, 以心而现心,
 及现于外色, 而实无所有。
 如定力观见, 佛像与骨锁,
 及分析大种, 假施设世间。

“身资及所住, 此三为所取;
 意取及分别, 此三为能取。
 迷惑妄计著, 以能所分别,
 但随文字境, 而不见真实。
 行者以慧观, 诸法无自性,
 是时住无相, 一切皆休息。

“如以墨涂鸡, 无智者妄取;
 实无有三乘, 愚夫不能见。
 若见诸声闻, 及以辟支佛,
 皆大悲菩萨, 变化之所现。
 三界唯是心, 分别二自性,
 转依离人法, 是则为真如。

“日月灯光焰, 大种及摩尼,
 无分别作用, 诸佛亦如是。
 诸法如毛轮, 远离生住灭,
 亦离常无常, 染净亦如是。
 如著陀都药, 见地作金色,
 而实彼地中, 本无有金相。
 愚夫亦如是, 无始迷乱心,
 妄取诸有实, 如幻如阳焰。

“应观一种子, 与非种同印,
 一种一切种, 是名心种种。
 种种子为一, 转依为非种,
 平等同法印, 悉皆无分别。
 种种诸种子, 能感诸趣生,
 种种众杂苦, 名一切种子。

“观诸法自性, 迷惑不待遣;
 物性本无生, 了知即解脱。
 定者观世间, 众色由心起,
 无始心迷惑, 实无色无心。
 如幻与乾城, 毛轮及阳焰,
 非有而现有, 诸法亦如是。

“一切法不生, 唯迷惑所见;
 以从迷妄生, 愚妄计著二。
 由种种习气, 生诸波浪心;
 若彼习断时, 心浪不复起。
 心缘诸境起, 如画依于壁,
 不尔虚空中, 何不起于画?

“若缘少分相, 令心得生者;
 心既从缘起, 唯心义不成。
 心性本清净, 犹若净虚空;
 令心还取心, 由习非异因。
 执著自心现, 令心而得起,
 所见实非外, 是故说唯心。

“藏识说名心, 思量以为意,
 能了诸境界, 是则名为识。
 心常为无记, 意具二种行,
 现在识通具, 善与不善等。
 证乃无定时, 超地及诸刹,
 亦越于心量, 而住无相果。

“所见有与无, 及以种种相,
 皆是诸愚夫, 颠倒所执著。
 智若离分别, 物有则相违,
 由心故无色, 是故无分别。
 诸根犹如幻, 境界悉如梦,
 能作及所作, 一切皆非有。

“世谛一切有, 第一义则无;
 诸法无性性, 说为第一义。
 于无自性中, 因诸言说故,
 而有物起者, 是名为俗谛。
 若无有言说, 所起物亦无,
 世谛中无有, 有言无事者。
 颠倒虚妄法, 而实不可得;
 若倒是有者, 则无无自性。
 以有无性故, 而彼颠倒法,
 一切诸所有, 是皆不可得。

“恶习熏于心, 所现种种相,
 迷惑谓心外, 妄取诸色像。
 分别无分别, 分别是可断,
 无分别能见, 实性证真空。
 无明熏于心, 所现诸众生,
 如幻象马等, 及树叶为金。

“犹如翳目者, 迷惑见毛轮;
 愚夫亦如是, 妄取诸境界。
 分别所分别, 及起分别者,
 转所转转因, 因此六解脱。
 由于妄计故, 无地无诸谛,
 亦无诸刹土, 化佛及二乘。

“心起一切法, 一切处及身,
 心性实无相, 无智取种种。
 分别迷惑相, 是名依他起;
 相中所有名, 是则为妄计;
 诸缘法和合, 分别于名相,
 此等皆不生, 是则圆成实。

“十方诸刹土, 众生菩萨中,
 所有法报佛, 化身及变化,
 皆从无量寿, 极乐界中出,
 于方广经中, 应知密意说。
 所有佛子说, 及诸导师说,
 悉是化身说, 非是实报佛。

“诸法无有生, 彼亦非非有,
 如幻亦如梦, 如化如乾城。
 种种由心起, 种种由心脱,
 心起更非余, 心灭亦如是。
 以众生分别, 所现虚妄相;
 唯心实无境, 离分别解脱。

“由无始积集, 分别诸戏论,
 恶习之所熏, 起此虚妄境。
 妄计自性故, 诸法皆无生;
 依止于缘起, 众生迷分别。
 分别不相应, 依他即清净,
 所住离分别, 转依即真如。

“勿妄计虚妄, 妄计即无实,
 迷惑妄分别, 取所取皆无。
 分别见外境, 是妄计自性,
 由此虚妄计, 缘起自性生。
 邪见诸外境, 无境但是心,
 如理正观察, 能所取皆灭。
 如愚所分别, 外境实非有,
 习气扰浊心, 似外境而转。
 已灭二分别, 智契于真如,
 起于无影像, 难思圣所行。

“依父母和合, 如酥在于瓶,
 阿赖耶意俱, 令赤白增长。
 闭尸及稠胞, 秽业种种生,
 业风增四大, 出生如果熟。
 五与五及五, 疮窍有九种,
 爪甲齿毛具, 满足即便生。
 初生犹粪虫, 亦如人睡觉,
 眼开见于色, 分别渐增长。
 分别决了已, 唇齶等和合,
 始发于语言, 犹如鹦鹉等。

“随众生意乐, 安立于大乘,
 非恶见行处, 外道不能受。
 自内所证乘, 非计度所行,
 愿说佛灭后, 谁能受持此?
 大慧汝应知, 善逝涅槃后,
 未来世当有, 持于我法者。
 南天竺国中, 大名德比丘,
 厥号为龙树, 能破有无宗。
 世间中显我, 无上大乘法,
 得初欢喜地, 往生安乐国。

“众缘所起义, 有无俱不可;
 缘中妄计物, 分别于有无,
 如是外道见, 远离于我法。
 一切法名字, 生处常随逐,
 已习及现习, 展转共分别。
 若不说于名, 世间皆迷惑;
 为除迷惑故, 是故立名言。

“愚分别诸法, 迷惑于名字,
 及以诸缘生, 是三种分别。
 以不生不灭, 本性如虚空,
 自性无所有, 是名妄计相。
 如幻影阳焰, 镜像梦火轮,
 如响及乾城, 是则依他起。
 真如空不二, 实际及法性,
 皆无有分别, 我说是圆成。

“语言心所行, 虚妄堕二边,
 慧分别实谛, 是慧无分别。
 于智者所现, 于愚则不现,
 如是智所现, 一切法无相。
 如假金璎珞, 非金愚谓金;
 诸法亦如是, 外道妄计度。

“诸法无始终, 住于真实相,
 世间皆无作, 妄计不能了。
 过去所有法, 未来及现在,
 如是一切法, 皆悉是无生。
 诸缘和合故, 是故说有法;
 若离于和合, 不生亦不灭。

“而诸缘起法, 一异不可得,
 略说以为生, 广说则为灭。
 一是不生空, 一复是生空,
 不生空为胜, 生空则灭坏。
 真如空实际, 涅槃及法界,
 种种意生身, 我说皆异名。

“于诸经律论, 而起净分别;
 若不了无我, 依教不依义。
 众生妄分别, 所见如兔角,
 分别即迷惑, 如渴兽逐焰。
 由于妄执著, 而起于分别;
 若离妄执因, 分别则不起。

“甚深大方广, 知诸刹自在,
 我为佛子说, 非为诸声闻。
 三有空无常, 远离我我所,
 我为诸声闻, 如是总相说。
 不著一切法, 寂静独所行,
 思念辟支果, 我为彼人说。

“身是依他起, 迷惑不自见,
 分别外自性, 而令心妄起。
 报得及加持, 诸趣种类生,
 及梦中所得, 是神通四性。
 梦中之所得, 及以佛威力,
 诸趣种类等, 皆非报得通。

“习气熏于心, 似物而影起,
 凡愚未能悟, 是故说为生。
 随于妄分别, 外相几时有,
 尔所时增妄, 不见自心迷。
 何以说有生, 而不说所见?
 无所见而见, 为谁云何说?
 心体自本净, 意及诸识俱,
 习气常熏故, 而作诸浊乱。
 藏识舍于身, 意乃求诸趣,
 识述似境界, 见已而贪取。
 所见唯自心, 外境不可得;
 若修如是观, 舍妄念真如。

“诸定者境界, 业及佛威力,
 此三不思议, 难思智所行。
 过未补伽罗, 虚空及涅槃,
 我随世俗事, 真谛离文字。
 二乘及外道, 同依止诸见,
 迷惑于唯心, 妄分别外境。
 罗汉辟支佛, 及以佛菩提,
 种子坚成就, 梦佛灌其顶。
 心幻趣寂静, 何为说有无?
 何处及为谁? 何故愿为说。

“迷惑于唯心, 故说幻有无,
 生灭相相应, 相所相平等,
 分别名意识, 及与五识俱,
 如影像暴流, 从心种子起。
 若心及与意, 诸识不起者,
 即得意生身, 亦得于佛地。

“诸缘及蕴界, 人法之自相,
 皆心假施设, 如梦及毛轮。
 观世如幻梦, 依止于真实;
 真实离诸相, 亦离因相应。
 圣者内所证, 常住于无念;
 迷惑因相应, 执世间为实。

“一切戏论灭, 迷惑则不生;
 随有迷分别, 痴心常现起。
 诸法空无性, 而是常无常,
 生论者所见, 非是无生论。
 一异俱不俱, 自然及自在,
 时微尘胜性, 缘分别世间。

“识为生死种, 有种故有生,
 如画依于壁, 了知即便灭。
 譬如见幻人, 而有幻生死;
 凡愚亦如是, 痴故起缚脱。
 内外二种法, 及以彼因缘,
 修行者观察, 皆住于无相。

“习气不离心, 亦不与心俱,
 虽为习所缠, 心相无差别。
 心如白色衣, 意识习为垢,
 垢习之所污, 令心不显现。
 我说如虚空, 非有亦非无,
 藏识亦如是, 有无皆远离。
 意识若转依, 心则离浊乱,
 我说心为佛, 觉了一切法。

“永断三相续, 亦离于四句,
 有无皆舍离, 诸有恒如幻。
 前七地心起, 故有二自性;
 余地及佛地, 悉是圆成实。
 欲色无色界, 及以于涅槃,
 于彼一切身, 皆是心境界。
 随其有所得, 是则迷惑起;
 若觉自心已, 迷惑则不生。

“我立二种法, 诸相及以证,
 以四种理趣, 方便说成就。
 见种种名相, 是迷惑分别;
 若离于名相, 性净圣所行。
 随能所分别, 则有妄计相;
 若离彼分别, 自性圣所行。

“心若解脱时, 则常恒真实;
 种性及法性, 真如离分别。
 以有清净心, 而有杂染现;
 无净则无染, 真净圣所行。
 世间从缘生, 增长于分别,
 观彼如幻梦, 是时即解脱。

“种种恶习气, 与心和合故,
 众生见外境, 不睹心法性。
 心性本清净, 不生诸迷惑,
 迷从恶习起, 是故不见心。
 唯迷惑即真, 真实非余处,
 以诸行非行, 非余处见故。

“若观诸有为, 远离相所相,
 以离众相故, 见世唯自心。
 安住于唯心, 不分别外境,
 住真如所缘, 超过于心量。
 若超过心量, 亦超于无相,
 以住无相者, 不见于大乘。
 行寂无功用, 净修诸大愿,
 及我最胜智, 无相故不见。

“应观心所行, 亦观智所行,
 观见慧所行, 于相无迷惑。
 心所行苦谛, 智所行是集,
 余二及佛地, 皆是慧所行。
 得果与涅槃, 及以八圣道,
 觉了一切法, 是佛清净智。

“眼根及色境, 空明与作意,
 故令从藏识, 众生眼识生。
 取者能所取, 名事俱无有,
 无因妄分别, 是为无智者。
 名义互不生, 名义别亦尔,
 计因无因生, 不离于分别。
 妄谓住实谛, 随见施设说,
 一性五不成, 舍离于谛义。

“戏论于有无, 应超此等魔,
 以见无我故, 不妄求诸有。
 计作者为常, 咒术与诤论,
 实谛离言说, 而见寂灭法。
 依于藏识故, 而得有意转;
 心意为依故, 而有诸识生。
 虚妄所立法, 及心性真如,
 定者如是观, 通达唯心性。

“观意与相事, 不念常无常,
 及以生不生, 不分别二义。
 从于阿赖耶, 生起于诸识,
 终不于一义, 而生二种心。
 由见自心故, 非空非言说;
 若不见自心, 为见网所缚。

“诸缘无有生, 诸根无所有,
 无贪无蕴界, 悉无诸有为;
 本无诸业报, 无作无有为,
 执著本来无, 无缚亦无脱;
 无有无记法, 法非法皆无,
 非时非涅槃, 法性不可得;
 非佛非真谛, 非因亦非果,
 非倒非涅槃, 非生亦非灭;
 亦无十二支, 边无边非有,
 一切见皆断, 我说是唯心。

“烦恼业与身, 及业所得果,
 皆如焰如梦, 如乾闼婆城。
 以住唯心故, 诸相皆舍离;
 以住唯心故, 能见于断常。
 涅槃无诸蕴, 无我亦无相,
 以入于唯心, 转依得解脱。

“恶习为因故, 外现于大地,
 及以诸众生, 唯心无所见。
 身资土影像, 众生习所现,
 心非是有无, 习气令不显。
 垢现于净中, 非净现于垢;
 如云翳虚空, 心不现亦尔。

“妄计性为有, 于缘起则无,
 以妄计迷执, 缘起无分别。
 非所造皆色, 有色非所造,
 梦幻焰乾城, 此等非所造。
 若于缘生法, 谓实及不实,
 此人决定依, 一异等诸见。

“声闻有三种, 愿生与变化,
 及离贪瞋等, 从于法所生。
 菩萨亦三种, 未有诸佛相,
 思念于众生, 而现于佛像。
 众生心所现, 皆从习气生,
 种种诸影像, 如星云日月。

“若大种是有, 可有所造生;
 大种无性故, 无能相所相。
 大种是能造, 地等是所造;
 大种本无生, 故无所造色。
 假实等诸色, 及幻所造色,
 梦色乾城色, 焰色为第五。

“一阐提五种, 种性五亦然;
 五乘及非乘, 涅槃有六种。
 诸蕴二十四, 诸色有八种;
 佛有二十四, 佛子有二种;
 法门有百八, 声闻有三种;
 诸佛刹唯一, 佛一亦复然;
 解脱有三种, 心流注有四;
 无我有六种, 所知亦有四。
 远离于作者, 及离诸见过,
 内自证不动, 是无上大乘。
 生及与不生, 有八种九种,
 一念与渐次, 证得宗唯一。
 无色界八种, 禅差别有六,
 辟支诸佛子, 出离有七种。

“三世悉无有, 常无常亦无,
 作业及果报, 皆如梦中事。
 诸佛本不生, 为声闻佛子,
 心恒不能见, 如幻等法故,
 故于一切刹, 从兜率入胎,
 初生及出家, 不从生处生。
 为流转众生, 而说于涅槃,
 诸谛及诸刹, 随机令觉悟。

“世间洲树林, 无我外道行,
 禅乘阿赖耶, 果境不思议。
 星宿月种类, 诸王诸天种,
 乾闼夜叉种, 皆因业爱生。
 不思变易死, 犹与习气俱;
 若死永尽时, 烦恼网已断。

“财谷与金银, 田宅及僮仆,
 象马牛羊等, 皆悉不应畜。
 不卧穿孔床, 亦不泥涂地,
 金银铜钵等, 皆悉不应畜。
 土石及与铁, 螺及玻瓈器,
 满于摩竭量, 随钵故听畜。
 常以青等色, 牛粪泥果叶,
 染白钦婆等, 令作袈裟色;
 四指量刀子, 刀如半月形,
 为以割截衣, 修行者听畜。
 勿学工巧明, 亦不应卖买,
 若须使净人, 此法我所说。

“常守护诸根, 善解经律义,
 不狎诸俗人, 是名修行者。
 树下及岩穴, 野屋与冢间,
 草窟及露地, 修行者应住。
 冢间及余处, 三衣常随身;
 若阙衣服时, 来施者应受。

“乞食出游行, 前视一寻地,
 摄念而行乞, 犹如蜂采华。
 闹众所集处, 众杂比丘尼,
 活命与俗交, 皆不应乞食。
 诸王及王子, 大臣与长者,
 修行者乞食, 皆不应亲近。
 生家及死家, 亲友所爱家,
 僧尼和杂家, 修行者不食。
 寺中烟不断, 常作种种食,
 及故为所造, 修行者不食。

“行者观世间, 能相与所相,
 皆悉离生灭, 亦离于有无。


分类:佛经 书名:《楞伽经》(大乘入楞伽经) 作者:[唐]实叉难陀(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