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摩得勒伽论》第二卷 问九十事初


居士问比丘言。汝是谁耶。比丘答言。我是外道。舍戒不。答不舍戒。故妄语。波夜提。

居士问比丘言。汝是谁耶。答是居士。舍戒不。答不舍戒。故妄语。波夜提。

指余人为和上舍戒不。答不舍戒。故妄语。波夜提。

比丘语比丘言。汝是剃师。故妄语波夜提。有比丘颠倒说与和上某甲阿阇梨某甲。乞彼随语与物。故妄语波夜提。数数称名乞。波夜提不闻言闻。波夜提。闻言不闻。波夜提。手印相。皆突吉罗。手作相口不语。突吉罗。语人言眼瞎彼实不瞎。得二波夜提。故妄语毁呰语波夜提。聋盲喑哑亦如是。汝发创彼非发创。故妄语。波夜提。一切工巧亦如是。共期不去。故妄语。波夜提。比丘言。汝是婆罗门出家而作剃师耶。故妄语波夜提。刹利出家亦如是。

若比丘行时以天眼出比丘罪。成出罪不。答不成出罪。天眼非事故坐亦如是。若比丘僧中出比丘罪。成出罪不。答不成出罪。比丘犯突吉罗。不先语故毁呰贼住人突吉罗。先不和合学戒污染比丘尼亦如是。毁呰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皆突吉罗。遣使手印。突吉罗。比丘语比丘。汝是婆罗门种。比丘尼语比丘。汝作下贱业作剃师。得二波夜提。故妄语毁呰语。刹利种亦如是。传他毁呰语。突吉罗。用天耳闻两舌。突吉罗。僧中乞作两舌。波夜提。贼住本不和合遣使手印。突吉罗。比丘两舌。波夜提。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边两舌。突吉罗。比丘尼比丘边两舌。突吉罗。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边两舌。突吉罗。

已灭贼住人罪。更发起本不和合本犯戒。突吉罗。遣使手印发起。突吉罗。灭比丘尼罪已更发起。突吉罗。灭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罪已更发起。突吉罗。

为眠母人说法。突吉罗。净人眠说法。突吉罗。郁单越人为净人。痴人为净人。聋人为净人。哑人为净人。边地人为净人说法。突吉罗。为黄门说法。突吉罗。为二根说法。突吉罗。遣使手印。突吉罗。若有不净人为净人。得为女人说法不。答不得。何以故。佛说言净人故为说咒愿不犯。盲人为净人为女说法。众多哑人为净人。为女说法。突吉罗。五众为净人说法不犯。不狂为净人不犯。无净人得与受八支斋戒不犯。授经不犯。问答诵经。皆不犯。颇有比丘共未受具戒人并诵偈句法不犯波夜提耶。答有。共畜生天龙鬼神等。突吉罗。共沙弥沙弥尼等。突吉罗。遣使手印。突吉罗。

问。何以故。波罗夷僧伽婆尸沙罪。向未受具戒人说波夜提耶。答此二戒聚摄粗恶罪。以是故。向他说波夜提。

颇有向未受具戒人说过人法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若向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说。突吉罗。手印。突吉罗。向见谛人说正见人说。不犯。向狂人散乱心人重病人说。突吉罗。不犯有二十一句。五众展转相向说。突吉罗。向贼住人本不和合学戒人说。遣使手印说。突吉罗。若比丘回僧物与比丘尼僧。突吉罗。手印回向。突吉罗。

比丘尼言。何用半月半月说是杂碎戒。突吉罗。

问颇有比丘呵说杂碎戒不犯耶。答无也。除二十一句。不犯。

颇有比丘断草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谓剃发。若比丘以灰土覆生草。若沙及余方便。突吉罗。若语人取。是果我欲食。突吉罗。若生果未净全咽。突吉罗。取木耳。突吉罗。本不和合学戒人取。突吉罗。

若比丘为他骂。突吉罗。骂畜生。突吉罗。传骂。突吉罗。

问余事说余事。突吉罗。默然恼他。突吉罗。闻言不忆。突吉罗。

颇有比丘坐卧床着露地不自举不使人举不犯耶。答有。谓宝床。

颇有比丘露地敷卧具去时不自举不使人举不犯耶。答有。若不净物杂作。突吉罗。若在覆处。若白衣所摄。去时不举不犯。先取者应举。若贼住比丘敷卧具。去时不自举。不使人举。突吉罗。本不和合学戒人不举。突吉罗。若比丘自卧具不自举。不使人举。突吉罗。五众亦如是。

颇有比丘僧卧具不自举不使人举不犯耶。答有。若白衣舍坐不举。或人所夺不犯。近经行不犯。暂时坐起去不自举。不使人举。突吉罗。众僧卧具力势者所夺。随意坐不犯。除卧床坐床。余长木长板等随意坐。不犯。若比丘不嘱卧具。出行中道见比丘语言。与我举坐床卧床。彼受嘱已不举。突吉罗。若比丘卧具欲内房中。户闭者当云何。答应着壁下墙下树下。雨所不坏处。

房舍内敷卧具戒亦如是。

颇有比丘驱出比丘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若一切众僧驱一比丘。突吉罗。彼何等人耶。谓贼住驱本犯戒。本不和合学戒人沙弥等出。突吉罗。遣使手印及私房驱出。突吉罗。若露地驱出。突吉罗。驱出饿鬼等。突吉罗。

颇有比丘知先比丘敷卧具竟后来强以卧具自敷使人敷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谓贼住本犯戒本不和合学戒沙弥突吉罗。

颇有比丘不楔床脚于上坐卧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贼住寺中本犯戒。本不和合寺中比丘尼。寺中除比丘寺。余四众寺。突吉罗。外道寺中。突吉罗。

颇有比丘以有虫水浇草土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若遣使手印。突吉罗。以乳酥酪浇草土中虫。突吉罗。

颇有比丘过二三覆屋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若手印遣使。突吉罗。使黄门覆。突吉罗。

云何大房。谓私房是名大房。或有主名大房。云何教诫比丘尼。答若说八重法。是名教诫比丘尼。受法比丘教诫不受法比丘尼。突吉罗。与上相违亦如是。教诫贼住比丘尼。突吉罗。本犯戒本不和合学戒比丘尼。突吉罗。教诫比丘尼比丘余处亦得教诫。为更作羯磨耶。不作耶。佛言。先已作竟。但应教诫。不须更作。若僧不差。比丘教诫比丘尼。不犯耶。答有。先已差。若有一比丘处。比丘尼应往求教诫不。答应求教诫。二三亦如是。

颇有比丘日没时教诫比丘尼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若比丘尼寺中聚落中近聚落寺中白衣家不犯。聚落外犯。

颇有比丘施非母亲衣不犯耶。答有。谓母作二十一句。施本犯戒比丘尼衣。突吉罗。贼住本不和合学戒比丘尼。突吉罗。

如佛所说。若比丘言诸比丘。为供养利故。教化比丘尼。得波夜提。

颇有比丘作如是语不犯波夜提耶。答有。非人出家作比丘尼。突吉罗。非人者。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毗舍遮鸠槃茶等。出家作比丘尼是也。

有比丘共比丘尼期空中行。突吉罗。隐身共行。突吉罗。未受具戒时期。受具戒已去。突吉罗。受具戒时期。白衣时去。突吉罗。比丘空中行。比丘尼地行。突吉罗。

有比丘共天女屏覆处坐。若彼可捉者。突吉罗。

共比丘尼独屏覆处坐亦如是。

颇有比丘比丘尼赞叹得食不犯耶。答有。若为余者赞叹。余者食不犯。

有比丘先受居士请。后比丘尼赞叹言。请某甲。某甲比丘。檀越答言。已请食者。不犯。净施比丘尼食者。不犯。净施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食者。不犯。不知比丘尼赞叹食者。不犯。

颇有比丘处处受请食不犯耶。答有。先为他作净施受。若病食者。不犯。处处受亲里食。不犯。若比丘受请食。即于坐处。余处与食。作意不受食者。不犯。若比丘受请。有人言。大德。更当有食。我不请大德食者。不犯。比丘受二种请。谓佉陀尼。蒲阇尼。而不净施。食者不犯。比丘先受请已。有人言。大德。忆念我有食。我不请大德食者。不犯比丘。先受请已。有人言。大德。我有随病食。我不请大德食者。不犯。

颇有比丘受二处请不净施不犯耶。答有。若非正食。有比丘受请已。有人言。大德。来到我舍。我不请大德食者。不犯。坐中谓彼先未受请食者。不犯。一坐处更有余人请食者。不犯。常请食者。不犯。慈愍故受食者。不犯。长食食者。不犯(长食者谓白衣舍早起作食熟未食先留出家人分名为长食食此食者不犯)二人食一人并取合行食者。不犯。不净食手印受。突吉罗。或狂人来请。疑故更受余请。不犯。狂比丘受请食净施。受法比丘食者。不犯。作二十一句。居士语比丘言。长老受我请。彼比丘不净施食者。突吉罗。

颇有一处受二家请食不犯耶。答有。谓龙宫食天祠食外道食。

颇有比丘受二三钵食不犯耶。答有。外道家天祠夜叉祠不犯。手印相受。突吉罗。除饼等受余食。不犯。若过取二三钵已。使余人持去。突吉罗。

颇有比丘食已自恣不受残食法更食不犯耶。答有。若病酥蜜亦如是。食不净食已。自恣更受残食法不名为受食者波夜提。云何不净食。谓正食也。

颇有比丘食已自恣不受残食法食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若贼住若学戒。本不和合本犯戒。突吉罗。

颇有比丘别众食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行过半由延。不犯。如佛所说。别众食除因缘。不犯。为一切因缘现在前为一一因缘现在前耶。答一一因缘现在前食。不犯。

颇有比丘别众食不犯耶。答有。若出界食空中食。不犯。

颇有比丘非时食佉陀尼蒲阇尼不犯耶。答有。若住北郁单越。用彼时食。不犯。

问颇有比丘一坐食犯四罪耶。答有。若不受食。若不净食。若非时食。若残宿食随入。口口犯四波夜提。

问北郁单越宿食。得食不。答得食。余方亦如是。三种人宿食。比丘不得食。何等三。谓贼住。本不和合。学戒。

颇有比丘食宿食不犯耶。答有。若比丘尼宿食。比丘得食。比丘宿食。比丘尼得食。若钵口缺食余着器极用意。三洗故腻用食者。不犯。与沙弥已。沙弥还与。比丘用食不犯。宿食与他。他还与。食者突吉罗。

若自不受食者。不犯。

若用北郁单越法不受食食。不犯。余方不得。若比丘食时。净人以佉陀尼蒲阇尼着器中。成受不。若可却者却。不可却者得食。不犯者。谓浊水碱水灰水。

颇有自为求美食不犯耶。答有。若从龙索。夜叉索。一切非人所索。不犯。

颇有比丘索美食不犯耶。答有。从亲里索。有虫水应漉。

若共黄门屏处坐。突吉罗。共黄门屋中坐。突吉罗。非自在屋中共坐。突吉罗屏处坐。突吉罗。云何非自在屋。若父母亲里等家中自在于中坐。不犯。多有儿息未分财物。名不自在屋。若已分财物已。取妇于中坐。波夜提。若寺舍主所夺于中坐。外道寺中共坐。突吉罗。

颇有比丘共坐不犯耶。答有。若虚空中共坐。

颇有比丘共屏处坐不犯耶。答有。若大众中彼坐无屏处。

颇有比丘屏处食得波罗夷耶。答有。谓食欲。

颇有比丘屏处坐波夜提耶。答有。强迫坐者。若屏处食酥油蜜糖食虫水。波夜提。

颇有比丘用虫水不犯耶。答有。若大虫于中洗浴。突吉罗。遣使手印。突吉罗。

颇有比丘自手与外道食不犯耶。答有。若亲里若病若欲出家者手印与食。突吉罗。

颇有比丘军发行往观不犯波夜提耶。答有。天龙夜叉阿修罗等军发行往观。突吉罗。若四兵围绕。若王所唤。若八难中有一一难。不犯。若家内若寺中。一切不犯。

过二宿观军发行亦如是。

若比丘打三种人。突吉罗。谓贼住。本不和合。本犯戒。若以物掷众多比丘。随所著随得尔所波夜提。若不著者。突吉罗。

问颇有比丘一方便得百千波夜提耶。答有。若比丘把沙把豆散掷诸比丘。随所著不着。如前说。

若比丘举手刀向众多比丘。得众多波夜提。向四种人。突吉罗。谓贼住。本不和合。本犯戒。学戒。

非比丘边覆藏粗罪成覆藏耶。答不成覆藏。于贼住所本不和合所本犯戒所。不名覆藏。若比丘见比丘犯。粗罪彼言我不犯不向人说。不名覆藏。若比丘覆藏比丘粗罪。波夜提。比丘覆藏比丘尼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粗罪。突吉罗。狂痴乱心人覆藏粗罪。不犯。五众展转如轮亦如是。问向狂人忏悔成忏不。答不成忏。僧中覆藏粗罪。波夜提。摈沙弥应舍不应舍。答应舍。若沙弥向僧忏悔。布萨忏悔应摄取。

若比丘布萨时作心发露罪。不名覆藏。

若比丘驱比丘尼。突吉罗。外道家中驱比丘。突吉罗。驱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突吉罗。遣使外道家驱沙弥。突吉罗。驱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突吉罗。

若比丘酥油蜜着火中。突吉罗。若烧骨烧诸故衣物等。突吉罗。前火中薪等。突吉罗。

颇有比丘共未受具戒人宿过二夜不犯耶。答有。若篱下墙下树下不犯。

颇有比丘共未受具戒。人过二夜宿已得二波夜提耶。答有。二夜共沙弥宿已。第三夜共女人宿。

若比丘于摈比丘所出罪共食。得波夜提。狂者所散乱心所出罪。突吉罗。摈比丘所出罪。突吉罗。

沙弥言。我知佛所说。欲不障道。众僧和合已。彼若忏悔还者当摄受。

若比丘与不受法比丘欲已呵责。突吉罗。与上相违亦如是。为贼住人作羯磨。与欲已呵责。突吉罗。与学戒本不和合本犯戒式叉摩那沙弥沙弥尼羯磨已。呵责。突吉罗。

颇有比丘着不坏色衣不犯波夜提耶。答有。着不净衣。谓劫波头沙。突吉罗。若不净衣坏色。作净衣著者。突吉罗。若比丘坏色衣。比丘尼得着。乃至沙弥尼亦得着。沙弥尼净衣。比丘得着。乃至沙弥亦得着。拭足衣手巾漉水囊钵囊腰绳等。皆应作净。

若比丘衣国王长者所夺。后还得者。更应作净耶。答不作。先已净故。

颇有比丘若取宝若似宝等不犯波夜提耶。答有。若取天龙鬼神等宝。突吉罗。若遣信取某处宝。突吉罗。

颇有比丘取摩尼宝不犯耶。答有。若取水精摩尼。突吉罗。若作念为他取主还当还主。不犯。

颇有比丘坐卧金宝床不犯耶。答有。若天龙鬼神等一切处。不犯。若比丘得刀应坏刀相已然后受用。若比丘金银团上坐。突吉罗。若比丘摩触金银。突吉罗。


分类:佛经 书名:《摩得勒伽论》 作者:僧伽跋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