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摩诃僧祇律》第七卷 明僧残戒法第二之余


佛住舍卫城。广说如上尔时有长老比丘。名迦罗。时到着入聚落衣持钵入城。次行乞食。到一田家。其家母人遥见长老迦罗。便起迎之。恭敬问讯。善来阿阇梨。久不相见。莫如余家作疏外意。如自家想。请令入坐。迦罗即坐。时母人礼迦罗足已。于一面立。其家男女皆来礼迦罗足已。于一面立。时有大儿后来礼足已。于一面立。迦罗问言。是谁家儿。母人答言。此是我儿。迦罗问言。为婚娶未。答言。未婚。迦罗言。应为娶妇。莫令在外作诸过恶。迦罗复问。颇有拟宜处不。答言。有某家。有女遣信。往索不得。问言。何故不得。答言。彼作是语。我欲令无子有子无女有女。如我一目。亦为我子亦为女婿。我当与之。我今何为。为彼女故。放子令去。迦罗言。如汝所言。彼是愚人。谁当为女放舍。其子如人所说。女生外向。虽生王家。随嫁娶法。会当出去。如汝本时。亦从外来。然我亦出入彼家。当为汝男求索。彼女答言。善哉阿阇梨。迦罗比丘。即出是家。往诣彼家。彼家母人见迦罗来。即出来迎恭敬问讯。善来阿阇梨。久不问讯莫如余家作疏外意。今于我家如自己想。请令入坐。坐已礼迦罗足。于一面立。其家男女亦前礼足。于一面立。时有一大女。后来礼足。迦罗问言。此是谁女。答言。我女。问言。嫁未。答言。未嫁。迦罗言。应早处分。莫令在外脱生诸过。迦罗复问。颇有来索者不。答言。有某甲家。曾索不与。问何故不与。答言。阿阇梨。我欲令无子有子无女有女。如我一目。亦为我女婿。亦如我儿。来就我家。当以女与之。我今何为为他男故。舍女令去。迦罗言。怪哉汝是愚人。何闻由来嫁男就女。如汝本时。云何来就他人。如所说。女生外向。虽生王家。亦随嫁娶法。会当出门。然彼男家是我檀越。汝嫁女与之可得富乐。其母答言阿阇梨意欲尔耶。答言。欲尔即便许可。迦罗即还男家语男家妇言。已得彼女。所应为者宜及时为。时二家俱富。各送礼具成其婚姻。女适男家。每执苦事遂生劳患。卧到日出时。姑唤言。何以不起。汝不知妇礼。晨朝当起扫洒执作。瞻视宾客如是再三语。妇故不从教。其姑极生苦厌。而作是言。坐是迦罗遗我此苦。为我求此无手足物。尔时儿妇复啼泣言。坐是迦罗遗我此苦。云何持我陷火坑中。尔时女母闻之。复嗔恚言。我女在家婉乐少事。今在男家多务辛苦。终日啼泣。云何迦罗。安我女着弊恶家。迦罗比丘为二家所嗔。诸比丘以是因缘。广白世尊。佛言。唤迦罗比丘来。即便唤来已。佛问迦罗。汝实作是事不。答言。实尔世尊。佛言。迦罗。汝常不闻。我无数方便呵责和合欲法。无数方便赞叹离欲法。汝今云何和合欲法。是为恶事。今因汝故当为诸比丘制戒。佛告诸比丘。依止舍卫城比丘。皆悉令集。以十利故。为诸比丘制戒。乃至已闻者当重闻。若比丘受他使行和合男女。若娶妇若私通。乃至须臾顷者。僧伽婆尸沙。

比丘者。如上说。使者。受使事。行者。往来。和合者。和合男女也。妇者。终身妇也。私通者暂交会也。乃至须臾顷者。乃至和合令须臾间会者。亦犯僧伽婆尸沙。

僧伽婆尸沙者。如上说。若孤女无父无母无亲里。若俱无。若自立若依他立。若依亲里立。若俱立。孤无母者。谓女无母。依父生活。是名无母。若有男子欲求此女为妇。倩比丘往求。比丘许者。犯越比尼罪。往向彼说犯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孤女无父者。有女无父依母生活。是名无父孤女。若有男子。欲求此女为妇。倩比丘往求此女为妇受彼使者。犯越比尼罪。往向彼说犯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无亲俱无亦复如是。

自立者。无父无母。无亲里自活。若有男子欲求此女为妇。倩比丘往女所。受彼使者。犯越比尼罪。往向女说。得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

依他立者。若女无亲而依他立。若有男子欲得此女为妇。倩比丘往。受彼使者。犯越比尼罪。往向彼说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依亲及俱亦复如是。

若孤儿无母无父无亲。俱无自立。依他依亲。依俱无母者。若孤儿无母。依父生活。此儿欲求他女为妇。倩比丘往受彼使者。犯越比尼罪。往向彼说犯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乃至依俱亦复如是。

若家内同产。先要罚榛王绩缕。作食取水。无子继嗣家内者。若有人养他小儿。教习长大。家中有所生女年亦长大。便作是念。我今此女年已长大。当出嫡他今日此儿是我所养。今已长大。何不以女嫁与此儿。当如我子。亦为女婿。不能自语。便倩比丘语此男儿言。我养育汝教学成就。年已长大。今我有女向当出门。欲令汝为我女婿。亦如我子。比丘受彼使者得越比尼罪。往向彼说犯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若彼养儿先自欲得其女。倩比丘往白其父亦复如是。同产者。若有同产兄丧。欲执嫂为妇。倩比丘往语其嫂。乃至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先要者若有男子。共他妇通。其妇语此男子言。若我夫嗔苦治我罪。驱出门者汝当取我。答言。可尔。时彼妇人便故恼其夫。令其忿恚。苦治驱出。彼男子闻已。不能自往。便倩比丘。往语妇人。汝已为夫苦治驱出。当来就我。比丘受使。乃至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若复女人欲乐男子。不能自语。便倩比丘。往语男子。我已为夫苦治驱出今欲就汝为我作夫。比丘受使。乃至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若是女人欲还。从本夫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其夫言。还共生活。更不作过。比丘受使。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若复夫主还欲娶妇。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本妇言。今听汝还。莫更作过。比丘受使。乃至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

罚者。若王欲取人女。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其家言。我能罚汝家而取汝女。但不欲尔汝与我女。可得衣食庄严之具。自然不乏。又可饶益汝家。比丘受使。乃至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

榛王者。贼主也。若贼主欲取他女。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其家言。我是林中王。能为汝作不饶益事。汝当送女。与我可得衣食严具。自恣并护汝家。比丘受使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

绩缕者。若有寡妇纺绩自活。有男子欲得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寡妇言。为我作妇。彼寡妇言。我若相就不能余作。唯能绩缕。须者当往。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

作食者。若有寡妇。有男子欲得而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寡妇言。来共生活。寡妇言。我但能作食不能余作。须者当往。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

取水者。若有寡妇。有男子欲取此妇。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寡妇言。来共生活。寡妇答言。我但能取水不能余作。须者当往。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

无子者。若有男子都无子息。复有寡妇。亦无儿子。有男子欲得此寡妇。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寡妇言。俱无子息来共合活。比丘受使。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若彼寡妇欲求男子。而不能自语。倩比丘往亦复如是。

继嗣者。若有男女俱无子息。恐其死后。若堕饿鬼无所继嗣。时有男子欲得寡妇。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寡妇言。来共汝生活。若我先死堕饿鬼者。汝当祠我。若汝先死我当祠汝。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若彼寡妇欲求男子亦复如是。

若有女人母所护父所护。兄弟护姊妹护。自护种姓护。钱所护。童女寡妇他护母护者。有女人依母住有人欲得此女。遣比丘往语其母言。欲得此女为妇。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父护兄弟护姊妹护亦复如是。自护者。有女人无父母亲里。自作生活持戒自护。若有男子欲得此女。倩比丘往语。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

姓护者。有女人无父母依同姓住。若有男子。欲求此女。倩比丘往语其同姓。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

钱护者。若女人负人钱未满。有男子欲得此女。倩比丘往语其家言。与我此女。我代与钱。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童女寡妇他妇亦复如是。

若女人谷买得钱买得。若输钱女。半输女。尽输女。若一月住。若随意住。抄掠与花鬘无种须臾谷买得者。若女以谷买得。有男子欲得此女。倩比丘往语彼女言。为我作妇。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钱买得者亦复如是。

输钱者。若有人养女索税钱。唯除自供。余者尽取。若有男子。欲求此女人。倩比丘往语。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半输尽输亦复如是。

一月住者。若寡妇有男子。欲求为妇。倩比丘往语寡妇。寡妇答言。我不能长住。为可一月相就。若须者当往。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随意住者。有寡妇。男子欲求为妇。倩比丘往语寡妇。寡妇言。我不能长住。随我意几时住。须者当往。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抄掠得者。若人破他聚落抄得女人。若有男子欲求此女。倩比丘往语。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持花鬘者。有国土法。男子欲求女人为妇时。直遣人持花鬘往与女人家。若受花鬘便知得妇。若不受花鬘。便知不得。即遣比丘。持花鬘往与女家。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无种者。若男子无父亲。亦无母亲。又无知识。彼女亦尔是男子欲求彼女。倩比丘往语。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须臾者。若端正女人。有男子倩比丘往求须臾交会。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无子妇婢妇出家放淫女。淫女使人外淫女外淫女使人。若弃女。乞女。被遣女。下钱女。无子妇者。若有家富儿小便。为娶妇儿死。此儿妇小依止姑住。至其长大。有男子欲求此女。倩比丘往语言。汝儿既丧。我今便如汝儿无异。与我此妇。我当以衣食共相供给。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婢妇者。如诸国土有卖生口。若男子欲求为妇。欲言买为妇。恐责钱多。便倩比丘往密语妇言。我今买汝为婢。实持作妇。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出家者。若端正女人。于诸外道出家。有男子欲求此出家女为妇。倩比丘往语。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放者。放有二种。若卖若离婚。卖者。如颇梨国法有妇小嫌便卖。离婚者。有国土法。夫妇不相乐。乐便诣王所。输三钱半二张劫贝。而求断当听。使离婚。或有女人与他私通。共作要言。若我与夫离婚。当为汝作妇。答可尔。即持钱物求得离婚。彼男子闻已。便倩比丘。往语女人言。汝已离婚。来作我妇。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若彼女人倩比丘往语彼男子言。我已离婚。当为作妇。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淫女者。有男子倩比丘语淫女。与我交通。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淫女使人者。淫女婢也。亦如上说。外淫女者。有淫女恒在田野求人。有男子倩比丘往语。外淫女与我交通。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外淫女使人亦复如是弃女者。若女人他行妊娠。然后于诸外道中出家。月满生女。弃着四衢道中。有人取养。至年长大。有男子欲得此女。倩比丘往语。乃至还报者。僧伽婆尸沙。乞女者。若有人多男无女。从他乞女。养至年长大。有男子欲求为妇。倩比丘往语。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被遣女者。若有女人未出嫁时。共他私通。然后出嫡。婿知非童女。便遣还家。索本财物。先共通男子闻女被遣。便作是念此女由我令其被遣。我当取之。倩比丘往语彼父母。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下钱女者。若人娶妇输钱未毕。此女父母多索其钱。不能令满。而不得妇。女亦不得更嫁。有异男子。欲求此女。倩比丘往语其父母。与我此女。当与钱还本夫家。并复与汝。乃至还报。僧伽婆尸沙。

若男子男子使语彼比丘。是比丘若从男子。及男子使闻已越比尼。往语彼者。偷兰罪。若自往。若遣使往得不得还报。僧伽婆尸沙。

若孤女依外祖母。依外祖父。依外曾祖。依外舅。依外姨母。依祖父依祖母。依曾祖。依父舅。依父姨母。亦如上说。直曲相堪能。出入病王说法师。伴党共杂直者。有男子欲求他女。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受语者。犯越比尼罪。向彼说偷兰罪。若女家说言彼是刹利。我婆罗门。彼毗舍。我婆罗门。彼首陀罗。我婆罗门。或言。我刹利。彼婆罗门我毗舍彼婆罗门。我首陀罗。我婆罗门。或复言。彼是刹利。我毗舍。彼刹利。我首陀罗。或言。彼婆罗门。我亦婆罗门。彼刹利。我亦刹利。彼毗舍。我亦毗舍。彼首陀。我亦首陀。若得不得还报。僧伽婆尸沙。

曲者。若男子欲求他女。不能自语。倩比丘往。比丘言。世尊制戒不得使行。口虽不许心然可者。犯越比尼罪。往语彼偷兰罪。得不得还报。犯僧伽婆尸沙。

相者。若男子欲求他女。不能自语。倩比丘往。比丘言。佛制戒不得使行。然我当为汝作相。汝若见我着垢腻衣持破空钵。坐卑床上。口说奴婢语。当知不得。若复见我着鲜净衣。执持好钵。坐大床上。口说夫妇儿女。共汝言语。当知得相。如是作相得不得还报。僧伽婆尸沙。

堪能者。若比丘众多诣檀越家食。食已优婆夷白比丘言。我欲取某家女作儿妇。当为我语之。诸比丘言。优婆夷。世尊制戒不得使行。其中有二三比丘。堪能行者。得越比尼罪。往语彼得偷兰罪。还报。犯僧伽婆尸沙。

出入者。若比丘入出他家。受供养时。主人语言。我欲索某家女作儿妇尊者为我求之。比丘言。汝为我作饮食。当为汝求。主人言。为我儿得妇竟。当为尊者作饮食。比丘言我若动口无不得理。但当作食。即为作食者。犯越比尼罪。往语彼家言。汝知不。问言。何等。比丘言。我欲有所道。随我语者当道。主人言。但说。比丘言。人欲索汝女。问言。是谁。答言。某家子。主人嗔曰。我宁持女着水火中闇冥之处。终不与彼。比丘怖畏便走去。犯偷兰罪。若女人存在未嫁。是比丘先以夸说食他饮食惭羞。便还报言不得。僧伽婆尸沙。若彼女人或嫁或死。还报者。犯偷兰罪。病者。若比丘常出入一家。其家语比丘言。我欲索彼家女为妇。为我求之。比丘受语。得越比尼罪。往语彼得偷兰罪。彼家言。我女病知当死活。若男病者。彼言。彼家儿病。知当死活。而女与之。彼脱死者。令我女寡。比丘复言。夫人得病。皆当死耶。或自当差耳但当与之作是语时。偷兰罪。得不得还报。僧伽婆尸沙。

王者。若王欲得他女。语比丘僧言。我今欲得索某家女。当为我求。一切僧许者。一切得越比尼罪。一切僧往求者。一切僧得偷兰罪。得不得还报者。一切僧犯僧伽婆尸沙。若众僧遣使。语彼家者一切僧得越比尼罪。语时一切僧得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一切僧得僧伽婆尸沙。若受使者。作是思惟。我若还众中。俱使我白王。我不如即往白王。王当识我。如是者是比丘。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一切僧故得先偷兰罪。法师者。有优婆塞家。欲索一优婆塞家女。彼不欲与彼言。我宁嫁与邪见外道。胜与优婆塞家。男家便作是念。谁能为我和合。唯有沙门。多诸方便。能说法者。当能为我和合之。便诣精舍。白法师言。我索彼家女。不欲与我。法师问言。彼何所道。答言。彼作是语。宁与邪见外道。不与是家。法师为我说同道之义。令彼与我。比丘许者。越比尼罪。若通请法师徒众令去。去者举众。得越比尼罪。若月八日十四日十五日说法时。男家女家二家尽来听法。尔时法师方便为说法。如佛契经告诸比丘。诸众生随性相得不信。不信者。共为亲好。如是犯戒犯戒相。亲无威仪。无威仪相亲无愧。无愧相亲懈怠。懈怠相亲乱心。乱心相亲无智。无智相亲。各随其类。共相亲好。过去当来及现在诸众生类。皆悉如是。譬如臭秽不净。自相和合。如是诸比丘诸众生类。各随其性笃信。笃信自相亲好。如是持戒。持戒相好有威仪。有威仪相好有愧。有愧相好精进。精进相好定意。定意相好智慧。智慧相好。过去当来及现在诸众生类。皆悉如是。譬如白净香熏之物。自相和合。法师作是说法已。语女家言。我闻彼儿欲索汝女。报彼言。宁与邪见外道。不与彼家。汝不闻。世尊说若有杀贼及以怨家。手执利剑。常伺人便欲得杀人。彼怨家子宁入其家。不入邪见外道之家。汝今云何欲嫁子女。与邪见家。与优婆塞者。时时可得见。诸比丘受斋持戒时。女家言。阿阇梨欲尔耶。答言。欲尔。彼言当与法师。尔时默然不语者。得偷兰罪。若法师不能忍。即坐上语。彼得者。僧伽婆尸沙。若复法师徒众中。唱言得者。亦得僧伽婆尸沙。

共者。共受别说。别受共说。共受共说。别受别说。共受别说者。若比丘各各夏安居竟。游诸聚落与知识主人。别向余国行。尔时聚落中诸优婆夷言。为我儿索妇。为我兄弟索妇。为我叔索妇。如是种种诸优婆夷。各各说比丘一过。答言。可者犯一越比尼罪。诣彼处各别为求。各各犯偷兰罪。来还各别报者。各犯僧伽婆尸沙。别受共说者。若比丘各各夏安居竟。人间游行与诸檀越别。欲诣他国土。尔时诸优婆夷有语比丘言。为我儿求妇。有言为我兄弟求妇。为我叔求妇。若比丘各各许者。各各犯越比尼罪。若诣彼各别为求妇。各各别犯偷兰罪。来还已一语通报言。得犯一僧伽婆尸沙。共受共说者。若比丘各各夏安居竟。游行人间与诸檀越别。欲诣他国时。诸优婆夷语比丘言。为我儿求妇。为我兄弟求妇。为我叔求妇者。若比丘通。答言。可尔。犯一越比尼罪。若诣彼各别为求。各别偷兰罪。来还已通。答言。得犯一僧伽婆尸沙。别受别说者。若比丘夏安居竟。人间游行与诸檀越别。诸优婆夷言。为我儿求妇。为我兄弟求妇。为我叔求妇。比丘各别答言。可尔。各各犯越比尼罪。往诣彼各别为求各各犯偷兰罪。来还已。各各别报。各各得僧伽婆尸沙。

杂者。有一比丘多知识将诸徒众。诣一家请食。食已时。家母人白上座言。我欲为儿求某家女为妇。上座当为我语。时上座不善知律相。即便许之。得越比尼罪。时诸徒众少知戒律。恐坏人心。不敢谏之。出彼家已。白上座言。何以作是。问言。何等事。答言。上座不知。世尊制戒不得和合男女耶。上座答言。不知中有。比丘言。上座莫求。我当为求彼求者得偷兰罪。得不得还报。僧伽婆尸沙。上座犯越比尼罪。若先优婆夷语彼徒众言。我为儿求某家女。当为我求。时徒众不知戒律。便答言。可尔。犯越比尼罪。尔时上座少知戒律。恐坏人心。不时呵止。出彼家已语徒众言。汝等不善而作是事。问言。作何等事。上座言。汝不知。世尊制戒不得使行耶。答言。不知。上座复言汝且莫求我当为求上座。求时得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犯僧伽婆尸沙。彼徒众得越比尼罪。若先优婆夷通白大众。大众皆可一切得越比尼罪。一切共求一切偷兰罪。得不得还报时。一切僧伽婆尸沙。若男子有众多妇。有念者不念者。有比丘出入其家时。有妇人礼比丘足。恭敬问讯已。比丘问言。安隐乐不。彼即答言。何处得乐。问何以故。妇人言。是男子常与一人共起共卧。我独为彼薄贱。譬如穿器无用。那得不苦。比丘答言。但莫愁忧。我当为汝语令平均。便语其夫。汝无所知。云何效人多畜妻妇。不能平均。偏与一人共起共卧。答言。当如之何。比丘言。当等看视。务令平均。答言。当如师教。比丘尔时得偷兰罪。若人有多妇。犹复更求他童女。不能自语。倩比丘往语。乃至得不得还报时。僧伽婆尸沙。若人夫妇斗诤。比丘便劝喻和合。得偷兰罪。若彼夫妇不和。或于佛事僧事有斗。为福事故。劝令和合无罪。若有妇女还家。比丘往到其舍。其家男女皆为作礼。比丘见彼妇女便言汝故住此耶。不应久住。汝夫故钱取。汝持作何等。汝应还彼。作是语时得偷兰罪。有人多畜马而无好种生者。倩比丘语某家。有生马为我求之。比丘为求。得偷兰罪。

复次佛住舍卫城。有二摩诃罗。一摩诃罗舍妻子出家。一摩诃罗舍妇女出家。各于人间游行。来还舍卫城。共一房住。彼舍妇女者。便自念言。我当还家看本妇女。着入聚落衣。往到本家。其妇遥见摩诃罗来。即嗔恚言。汝摩诃罗薄福无相。不能养活妻子。又避官役舍家远走。女年长大。不得嫁处今用来为汝促还去。若不去者。当双折汝脚。谁喜见汝。时摩诃罗还本住处。如贾客失财。愁忧苦住。时舍妇儿出家者。还家亦复如是。共在一房住。舍儿出家者。少有智慧。语第二摩诃罗言。长老。何故愁忧苦住。答言。长老。何须问是事。又言。必欲知得知。云何我等二人共在一房。好恶之事而不相知。不向我说。更应语谁。彼摩诃罗即广说上事。舍儿摩诃罗言。汝何足愁。我家亦尔。汝今知作方便不。汝可以女作我儿妇。彼答言好。尔时二摩诃罗俱得越比尼罪。是摩诃罗明日时到。着入聚落衣。各归本家时。舍女者。谓其妇言。我为汝求得女婿。妇即问言。是谁家儿。答言。某家子。舍男出家者。谓其妇言。我已为汝求得儿妇。问言。谁家女。答言。某家女。作是语时。俱得偷兰罪。时彼男女游戏里巷。一摩诃罗语其女言。此是汝婿。第二摩诃罗语其儿言。此是汝妇。作是语时。俱得僧伽婆尸沙。时二摩诃罗展转作婚姻已。各各欢喜。如贫得宝。更相爱敬。如兄如弟。诸比丘闻已。以是事具白世尊。云何世尊此二摩诃罗共结婚姻已。欢喜相敬。乃如是耶。佛告诸比丘。此二摩诃罗不但今日作如是事。过去世时已曾尔也。佛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有城名波罗奈。国名伽尸。有一婆罗门。有摩沙豆陈久煮不可熟。持着肆上。欲卖与他。都无人买。时有一人。家有一态驴。市卖难售时陈豆主。便作是念。我当以豆买此驴。用便往语言。汝能持驴贸此豆耶。驴主复念。用是态驴为当取彼豆。即便答言。可尔。得驴已欢喜。尔时豆主便作是念。今得子。便即说颂曰。

婆罗门法巧贩卖  陈久冰豆十六年
唐尽汝薪煮不熟  足折汝家大小齿

尔时驴主亦作颂曰。

汝婆罗门何所喜  虽有四脚毛衣好
负重着道令汝知  针刺火烧终不动

尔时豆主复说颂曰。

独生千秋杖  头着四寸针
能治败态驴  何忧不可伏

尔时驴主复嗔即说颂曰。

安立前二足  双飞后两蹄
折汝前板齿  然后自当知

豆主谓驴颂曰。

蚊盲毒虫螫  唯仰尾自防
当截汝尾脚  令汝知辛苦

驴复答言。

从先祖已来  行此𢤱悷法
今我故承习  死死终不舍

尔时豆主知此弊恶畜生。不可以苦语。便更称誉。颂曰。

音声鸣彻好  面白如珂雪
当为汝取妇  共游林泽中

驴闻软爱语即复说颂曰。

我能负八斛  日行六百里
婆罗门当知  闻妇欢喜故

佛告诸比丘。尔时二人者今二摩诃罗是。尔时驴者今摩诃罗儿是。尔时已曾更相欺诳和合已。然后欢喜。今亦如是。更相欺诳。和合已然后欢喜。若比丘和合女人得僧伽婆尸沙罪。和合黄门得偷兰罪。和合男子及畜生。得越比尼罪。和合紧那罗女及猕猴女。得偷兰罪。是故说(五戒竟)

佛住旷野精舍。广说如上。尔时诸比丘于旷野中作五百私房。皆人人自乞索而作。有比丘晨朝着入聚落衣。持钵入旷野聚落。为乞作房。故有一估客。手执户钩来。向市肆开自店舍。遥见比丘疾行而来。估客念言。是比丘来必为乞作。房故我晨朝至此市卖未售谁能乞是物者。便闭肆户还家去。比丘念言。是估客见我便闭户还家去。知我来乞不欲与故。便于余道。往截其前。问言。长寿。汝欲何处去。不得相置。我依阿谁而起房舍。正依汝等。信佛法者。知有罪福业行果报。而不欲与谁当与者。长寿当知。如世尊说。当起慈心不乐闻者方便使闻诸不信者教令立信。乃至手捉其头。强劝令施。所以然者。彼于此终当生天上。色力寿命眷属自然。来生人中。亦受快乐。色力寿命眷属成就。修习佛法增益功德。建其道果。是故长寿。如世尊说偈。

为福受乐报  所欲皆自然
超踰生死流  上寂之涅槃
若人为福者  天神自然护
所愿皆自成  众魔莫能坏
薄德多诸恼  福能消众患
福德既牢强  速成坚固定
生天受快乐  人中亦自在
斯由功德故  所往皆自然
因斯福方便  永离生死苦
得道至涅槃  不没不复生

尔时比丘说此偈已。复言。长寿。助我起房舍。其福最大。是时估客闻说法已。便少多布施。尔时估客作是思惟。若入市肆。多诸乞索。更不。得利折减钱本。宁坐家住可全其本。故胜市中子本俱失。作是念已。便还家坐时。估客妇嗔其夫言。何以诣市速疾来归。如是懒惰。当何由养活男女。充官赋役。估客答言。莫嗔且听。我今晨朝诣市店肆。广说乃至畏失钱本。故还家住。其妇知已。默然不言。尊者舍利弗来入聚落。次行乞食。至其门住。尔时估客妇笃信恭敬。见舍利弗即持净器盛食。持出着钵中。识舍利弗头面礼足。恭敬问讯。时舍利弗而慰劳之。家中何如生活好不。其妇答言。家内悉佳。但生活顿弊。问何以故尔。即以上因缘广白舍利弗。家中生活饮食衣服供。王赋役。正仰市肆。而今夫主在家中住。畏人乞索。实在言行。实觉言眠。阿阇梨。是我家所供养恭敬。尊重无所藏隐。故白此意。时舍利弗为估客妇。种种说法得欢喜心。即还精舍。即以上事具白世尊。佛言。呼是营事比丘来。即便呼来已。佛问营事比丘。汝实乞作房舍恼诸檀越。令向舍利弗嫌说汝不。答言。实尔世尊。佛告比丘。此是恶法。私乞作房恼诸檀越。佛告诸比丘。汝等莫复为房舍。故恼乱檀越。钱财难得布施亦难。婆罗门居士割损财物。供养沙门。衣服饮食床卧病瘦医药此亦甚难。佛告营事比丘。过去世时有比丘。名跋懅。止住林中。时有释军多鸟。亦栖集此林。晨暮乱鸣恼彼比丘。尔时跋懅比丘诣世尊所。顶礼佛足。于一面立。尔时世尊。慰问林中比丘言。云何少病少恼乐住林中不。林中比丘白世尊言。少病少恼乐住林中。但晨暮时为诸释军多鸟。鸣唤恼乱不得思惟。佛告比丘。汝欲令释军多鸟一切不来耶。答言。愿尔。世尊。佛言。比丘汝于日暮释军多鸟来时。便从众鸟。各乞一毛。晨朝去时。亦如是乞。比丘白佛言。善哉世尊。即还林中正坐思惟。至日向暮鸟集乱鸣便作是言。汝释军多鸟各乞一毛。我今须用。尔时众鸟少时无声寂然不得。已后各拔一毛着地。晨朝复乞。尔时众鸟。即便移去异处一宿不乐。彼处寻复来还。尔时比丘复从索毛。一一复与。众鸟念言。今此沙门奇异喜乞。恐我不久毛衣都尽。肉段在地不能复飞。当如之何。便共议言。此比丘常住林中。我等当去。更求余栖不复宜还。佛告诸比丘。飞鸟畜生尚嫌多求。况复世人。汝等比丘莫为营事。多欲多求。令彼信心婆罗门居士苦舍财物。供给沙门衣服饮食床卧病瘦医药。诸比丘白佛言。世尊。云何此林中比丘怯劣喜乱畏恶鸟声。佛告比丘。是林中比丘不但今日怯劣。昔已曾畏诸比丘。言已曾尔耶。佛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有一龙象住。在林中空闲之处。大风卒起吹折树木。象闻树木折声惊怖奔走。怖心小止。住一树下彼树复折。即复奔走。尔时有天见象惊走。念言。云何此象横自狂走。即说偈言。

暴风卒起树木折  龙象惊怖狂奔走
假使大风普天下  尔时龙象何处避

佛告诸比丘。尔时象者今林中比丘是。佛复告营事比丘。过去世时。有五百仙人。住雪山中。有一仙人。于别处住。有好泉水花果茂盛。去是不远。有萨罗水。中有龙住。见是仙人威仪庠序。心生爱念。时此水龙来诣仙人。正值仙人结跏趺坐。龙即以身绕仙人七匝。以头覆其顶上而住。日日如是。唯有食时不来。仙人以龙绕身故。日夜端坐不得休息。身体萎羸便生疥疮。尔时近处有人居止。有供养仙人者。彷徉游行诣仙人所。见是仙人羸劣疥𤼖。即问仙人。何故如是。仙人具为广说上事。彼语仙人言。欲令此龙。不复来耶。答言。欲尔。复问。仙人是龙有所著不。答言。唯有咽上璎珞宝珠。彼人教言。但从索珠龙性极悭。终不与汝。可使不来。言已便去。须臾龙来。便从索珠。龙闻乞珠声。心即不喜。徐舍而去。明日龙来。未至之间仙人见已。遥说偈言。

光耀摩尼宝  璎珞庄严身
若龙能施我  乃为善亲友

时龙即说偈答言。

畏失摩尼珠  犹执杖呼狗
宝珠不可得  更不来看汝
上馔及众宝  由此摩尼尊
是终不可得  何足殷勤求
多求亲爱离  由是更不来

尔时有天于虚空中。而说偈言。

厌薄所以生  皆由多求故
梵志贪相现  龙则潜于渊

佛告营事比丘。龙是畜生。尚恶多求。岂况于人。汝等比丘莫为多营事务。广索无厌。令彼信心婆罗门居士。苦舍财物。供给沙门衣服饮食床卧病瘦医药。佛告诸比丘。有十事法为人所不爱。何等为十。不相习近。轻数习近。为利习近。爱者不爱。不爱者爱。谛言不受。好豫他事。实无威德而欲陵物。好屏私语。多所求欲。是为十事起他不爱。佛告诸比丘。依止旷野比丘。皆悉令集。以十利故。为诸比丘制戒。乃至已闻者当重闻。若比丘自乞作房舍。无主为身。当如量作。应长十二修伽陀搩手。内广七搩手应将诸比丘。示作房处。无难处无妨处。若比丘于难处妨处。自乞作房。无主为身。亦不将诸比丘示作房处。而过量作者。僧伽婆尸沙。比丘者。如上说。自乞者。自行乞求。若一钱二钱家家行乞。乃至百千钱房舍者。佛所听也。作者。自作若教他作。无主者。无有主。若男若女在家。出家人为主也。自身者。自己也。当如量者。应法量也。长者。纵量也。广者。横量也。十二修伽陀搩手者。修伽陀者。名善逝也。搩手者二尺四寸也。内七搩手者。作屋法有内外量。令纵横量壁内也。屋高下量者。边壁一丈二尺。将诸比丘示作房处者示地也。诸比丘者。若僧若僧使僧者。作房比丘入僧中。先作求听羯磨。然后听乞羯磨。羯磨者。作是说。大德僧听。某甲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欲于僧中乞指授处。若僧时到。僧为某甲比丘欲从僧乞指授房处。诸大德僧听。某甲比丘乞指授处。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是比丘入僧中。胡跪合掌作如是言。大德僧忆念。我某甲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今从僧乞指授房处。唯愿僧与我指授处。如是三乞羯磨人应作是说。大德僧听。某甲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已于僧中乞指授房处。若僧时到。僧为某甲比丘指授作房处。如是白。大德僧听。某甲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已从僧中乞指授房处。僧今为某甲比丘指授房处。诸大德忍。为某甲比丘指授房处。忍者僧默然。若不忍便说。僧已忍。为某甲比丘指授作房处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若一切僧中都无有说羯磨者。一切僧往就作房处。一比丘僧中唱。一切僧为某甲比丘指授房处。如是三说。僧使者若作房处远。或隔水。若大寒时。大热时。大雨时。或大雪时。若僧中多老病。不能一切往者。彼比丘于僧中。乞指授竟僧应差一比丘二比丘三比丘。不得羯磨众故。极至三人羯磨者应作是说。大德僧听。某甲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已于僧中乞指授作房处。若僧时到。僧差某甲某甲比丘。为某甲比丘指授作房舍处。如是白。大德僧听。某甲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已于僧中乞指授作房处。僧今差某甲某甲等比丘。为某甲比丘指授作房处。诸大德忍。差某甲某甲比丘。指授作房处者默然。若不忍便说僧已忍差某甲某甲比丘。指授作房处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时使比丘往作房处。观察处所。若彼房处多有诸虫。及生花果树。不应语除。若无是事观察已亦如前说。一比丘唱言。僧已示作房处。如是三说。无难处者。若彼处无生花果树木。无诸虫蛇非妨处者。四边各容十二桄梯。桄间各一卷肘。令作事者周匝来往涂治覆苫。若比丘于难处者有生花果树木及诸虫蛇妨处者。周匝不得容十二桄梯令作事者。不得周旋往返覆苫涂治也自乞作房。无主为身亦不将诸比丘指授处所。过量作者。僧伽婆尸沙。僧伽婆尸沙者。如上说。若比丘自乞作房。有难处妨处不将诸比丘指授处所。若减量作教他作。乃至作竟时。得僧伽婆尸沙罪。受用时得越比尼罪。如是二比丘众多比丘亦如是。若一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难处妨处。不将诸比丘指授处所。如量作。若教他作。乃至作房竟时。得僧伽婆尸沙罪。受用时得越比尼罪。若二若多亦复如是。

若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难处妨处。亦不将诸比丘指授处所。过量作教他作房竟时。得僧伽婆尸沙罪。受用时得越比尼罪。若二若多亦复如是。若比丘是处不名指授。若异界僧指授。若先年豫指授。若水中非沙地。非碎石地。非石上非被烧地。若僧中一人不作房者。若二人三人不作房者。尽不应指授。若僧中不作房者。多听作指授。若比丘作净房。即欲持当住房者不应作。若作净房。即持当𧂐薪屋者不应作。若作净房。即持当井屋者不应作。若作净房。即持当浴室者不应作。若比丘难处妨处。不指授作过量作房时。若授甎泥团者。尽得越比尼罪。垒甎安行行。作房比丘一一得越比尼罪。乃至若户牖成已得偷兰罪。乃至屋成若塼覆者。最后一塼时。得僧伽婆尸沙罪。若瓦覆若木覆。若板覆若石灰覆。若泥团覆若草覆。乃至最后一把草覆时。得僧伽婆尸沙。作房未成中止者。得偷兰罪。后更成时。僧伽婆尸沙。作房者若房主安处房已。令余人作。乃至房成时。作房者。比丘得僧伽婆尸沙。若房主安处房已。后他人成者。偷兰罪。若比丘于难处妨处。不将诸比丘指授处。过量作房。是房主比丘不舍戒。不死不与僧。若有比丘。于此房中。若熏钵作衣。若受诵若思惟一切受用者。得越比尼罪。二人多人作房亦如是。若比丘自乞作房。无难处无妨处。将诸比丘指授处。减量作。若教他作至房竟时。是比丘无罪。受用者亦无罪。二人多人亦如是。若比丘自乞作房。无难处非妨处。将诸比丘指授如量作者若教他作。乃至房成。是比丘无罪。受用者无罪。若二若多亦复如是。若比丘将诸比丘指授房处。非他界僧指授。非先年指授。不水中若沙地若碎石地若磐石上若被烧地。非僧中一人不作房者。非僧中二人三人不作房者。若不作房者。多听作定作。住止房定作。净房定作。井屋定作。浴室者听作。是比丘作房。无难处非妨处。不过量作。将诸比丘示作房处。是诸比丘若助治泥团。若治塼授与时。一一是助比丘无罪。若累一行二行。乃至安户牖时是比丘无罪。若塼覆者。最后一塼时。是比丘无罪。若瓦覆木板覆草覆。石灰覆泥团覆。最后泥团覆时无罪。作半止者。是比丘无罪。后还成者。是比丘无罪。自作方便令他成者。是比丘无罪。自作后他人成者。是比丘无罪。若比丘自乞作房。无难处非妨处。将诸比丘指授。不过量作。是比丘不舍戒。不死不与僧诸比丘于中若熏钵作衣。诵经思惟一切受用尽无罪。若比丘于佛生处。得道处转法轮处五年大会处。是诸尊处。为供养作草庵树叶庵帐幔旃庵。暂住者听作。是故说。若比丘自乞作房。无主为身。乃至过量作者僧伽婆尸沙(六戒竟)

佛住俱睒弥国。广说如上。尔时俱舍弥国五百比丘各作私房。尔时阐陀比丘无人为作房。时阐陀比丘主人名阿跋吒。时阐陀比丘着入聚落衣。往诣其家。时主人见比丘来恭敬礼足。共相问讯。时主人言。阿阇梨我闻。俱舍弥作五百间私房。颇有与阿阇梨作房者不答言实如所闻。有主人者皆作房舍。我薄福德。譬如秃枭无有主人。谁当与作。主人答言。阿阇梨。莫恨。我当为作。尔时即与五百金钱。白言。阿阇梨。持去作房尔时阐陀即持钱去。寻便安处欲作大房。尽五百金钱。正得起基起少墙壁。钱物已尽。复诣其家。主人礼足。共相慰劳。问言。阿阇梨作房竟未。答言。始起屋基作少墙壁。钱物已尽。尔时主人复与五百金钱。阐陀持五百金钱。作墙壁竟。安施户牖。钱物复尽。更诣主人。主人礼足复问。阿阇梨房舍竟耶。答言。墙壁户牖始竟。钱物已尽。尔时主人生不信心。语阐陀言阿阇梨。是出家人。用作大房舍。为用千金钱。可起楼阁而作一房。云何不足。尊者且还。不能复与。尔时阐陀即便愁忧。云何方便得成是房舍。有萨罗林树。便伐之持用成房。尔时林中有鬼神。依止此林。语阐陀言。莫斫是树。令我弱小儿女暴露风雨无所依止。阐陀答言。死鬼促去。莫住此中。谁喜见汝。即便伐之时。此鬼神即大啼哭。将诸儿子诣世尊所。佛知而故问。汝何以啼哭。答言。世尊。尊者阐陀伐我林树。持用作房。世尊。我男女劣小风雨漂露。当何所依。尔时世尊为此鬼神。随顺说法示教利喜。忧苦即除。去佛不远。更有林树。世尊指授令得住止。佛告诸比丘。唤阐陀来。即便唤来来已。佛广问上事。汝实尔不。答言。实尔。世尊。佛言。痴人。此是恶事。汝不知耶。如来应供正遍知一宿住止。是处左右有树木。与人等者。便为塔庙。是故神祇乐来依止。云何比丘恶口骂之。阐陀是非法非律。非是佛教。不可以是长养善法。诸比丘白佛言。世尊。云何是阐陀比丘。巧作方便营事。得彼主人千旧金钱。佛告诸比丘。是非巧便。若巧便者应当更得。何但齐千。诸比丘白佛言。实如世尊说。善知是阐陀比丘不善方便。佛告比丘。不但今日知此比丘不善方便。过去世时已知阐陀比丘不善方便。佛告诸比丘。过去有城。名波罗奈。国名伽尸。时国有王。以法治化人民安乐无诸患难。时王无子夫人忽然怀妊。十月生子而无眼鼻。生子七日施设大会。集诸群臣相师道士。为子立字。时王土法。或因福相。或因星宿。或因父母而立名字。婆罗门问言。王子身体有何异相。傍人答言。今此王子其面正平都无眼鼻之处。婆罗门言。今此王子应名镜面。以四乳母供给抱养。一人摩拭洗浴。一人除弃不净。一人怀抱。一人乳哺。此四乳母昼夜给侍。譬如莲花日日增长。至年长大。父王命终。即拜镜面绍尊王位。然此太子宿殖德本。虽生无目而有天眼。堪为国王福德力大。国中人民闻镜面太子为王。无不奇怪。时有大臣。便欲试之。不能得便。遇王出令敕诸群臣。更立新殿。雕文刻镂种种彩画。大臣念言。恒欲试王。今正是时。将一猕猴与着衣服。作巧作具。革囊盛之。串其肩上。将到王前白言。大王。被敕立殿。巧匠已至。愿王指授殿舍方法。王即心念彼将试我。便说偈言。

观此众生类  睒睒面皱赧
趌𧽸性轻躁  成事彼能坏
受分法如是  何能起宫殿
残害花果树  不能亲近人
况能造宫殿  催送归野林

佛告诸比丘。尔时镜面王者。今我身是。时猕猴者。今阐陀比丘是。我于尔时生无两目。已曾知彼无所堪施。况复今日。佛告诸比丘。依止俱舍弥城住者。皆悉令集。乃至已闻者当重闻。若比丘作大房舍。有主为身应将诸比丘指授处所。无难处非妨处。是比丘于难处妨处。有主为身。亦不将诸比丘指授处所者。僧伽婆尸沙。比丘者。如上说。大者过量。是名大也。房者。世尊所听。作者。若自作若教他作。有主者。若有男子女人。在家出家为作主也。为身者为己。不为僧也。将诸比丘指授处者。谓僧若僧。使如上小房中说无难处非妨处者。亦如上说。若比丘于难处妨处。不将诸比丘指授作房处者。僧伽婆尸沙。若一比丘于难处妨处。作大房。若自作教他作。乃至房成时。僧伽婆尸沙。受用者。得越比尼罪。若二若多亦复如是。除其过量。一切有罪无罪。皆亦如上小房中说。是故说。若比丘作大房舍。有主为身。乃至不将诸比丘指授处者。僧伽婆尸沙(七戒竟)

佛住舍卫城广说如上。尔时有比丘。名陀骠摩罗子。众僧拜典知九事。九事者。典次付床座。典次差请会。典次分房舍。典次分衣物。典次分花香。典次分果蓏。典次知暖水人。典次分杂饼食。典次知随意举堪事人。是名僧拜典知九事。付床座时。是长老右手小指出灯明随品。次付若阿练若。阿练若者。共乞食。乞食者。共粪扫衣。粪扫衣者。共一坐食。一坐食者。共常坐。常坐者。共露坐。露坐者。共敷草坐。敷草坐者。共经呗。经呗者。共法师。法师者。共学律。学律者。共须陀洹。须陀洹者。共斯陀含。斯陀含者。共阿那含。阿那含者。共阿罗汉阿罗汉者。共三明。三明者。共六通。六通者。共无威仪。无威仪者共。

尔时慈地比丘及六群比丘等。来索房舍。时尊者陀骠摩罗子答言。小住。待汝等下坐房。次当与汝房到下坐。次如其次第。付房与之。得不好房。是六群比丘等见房舍中卧床坐床被褥诸物。皆悉朽故。又别房食亦复粗恶。共相谓言。长老陀骠摩罗子。如我生怨。与我弊房。饮食粗涩。若是长老。久在梵行。者当令我等常受众。苦今当以波罗夷法谤之。即语言。长老。汝犯波罗夷罪。我当举之。答言。我无是罪。彼言。谁复作贼。言我是贼。但汝今日犯波罗夷。至众多人中谤。复到僧中谤尊者陀骠摩罗子犯波罗夷。陀骠摩罗子往白世尊。慈地比丘以无根波罗夷法见谤。佛言。汝有是事耶。答言。无也。世尊。佛言。比丘。如来知汝清净他人谤汝。当如之何。陀骠言。世尊。虽知我清净无罪。唯愿世尊哀愍语彼令生信心。莫令长夜得不饶益。佛言。唤六群比丘来。即唤来已。佛问六群比丘。汝等实以无根波罗夷罪谤他陀骠摩罗子比丘耶。答言。实尔世尊。佛言。何以故。答言。是长老与我故坏房舍。乃至若是长老。久在梵行者我等恒得苦恼。便以波罗夷法谤。佛告六群比丘。此是恶事。我常不说于梵行人。当起恭敬。慈身口意行耶。汝今云何于梵行无罪比丘。无根波罗夷法诽谤。此非法非律。非是佛教。不可以是长养善法。

佛告诸比丘。依止舍卫城比丘。皆悉令集。以十利故。为诸比丘制戒。乃至已闻者当重闻。若比丘嗔恨不喜故。于清净无罪比丘。以无根波罗夷法谤。欲令破彼比丘净行。彼于后时。若捡挍若不捡挍。便作是言。是事无根。我住嗔恨故。作是语者。僧伽婆尸沙。比丘者。如上说。嗔者。九恼及非处起嗔。第十恨者。凡夫及学人有不喜者。乃至阿罗汉有无根者。事根不现。又不见彼事。不闻彼事。不疑彼事。波罗夷者。四波罗夷中一一也。谤者。无事横说过也。欲破彼净行者。欲令彼非比丘非沙门非释种子。欲令作沙弥作俗人作园民作外道。彼于后时。若捡挍若不捡挍。捡挍者。问言。汝见何事淫耶。盗五钱耶。故杀人耶。不实称过人法耶。云何见何因见何处见是为捡挍。若不如是问者。是名不捡挍也。是事无根住嗔恨故。说作是语者。僧伽婆尸沙。僧伽婆尸沙者。如上说。若比丘嗔恨谤二相似者。不净者。清净者。清净者。言见我犯。何等罪。四事中。若一若二耶。十三事中。若一若二耶。若不见不闻不疑不决了。便谤若屏处。若众多人中。若众僧中。我见彼犯波罗夷。我闻彼犯波罗夷。我疑彼犯波罗夷。见不实见根本不实。闻不实闻根本不实。疑不实疑根本不实。本曾见妄闻妄疑妄见。不尔闻不尔疑不尔对面。四目谤语。语僧伽婆尸沙。是比丘于四波罗夷中。一一谤犯僧伽婆尸沙。以十三僧伽婆尸沙中一一谤。犯波夜提。以波夜提罪一一谤。得越比尼罪。波罗提提舍尼众学法。及威仪法谤者。犯越比尼。心悔若谤比丘尼八波罗夷。十九僧伽婆尸沙。若一一谤。波夜提。三十尼萨耆。百四十一波夜提。若一一谤犯越比尼罪。八波罗提提舍尼。众学及威仪。一一谤犯越比尼心悔学戒尼十八事。若一一谤言。当更与学戒犯偷兰罪。沙弥沙弥尼十戒。若一一谤言。当更与出家犯越比尼罪。下至俗人五戒。若一一谤犯越比尼心悔。是故说若比丘嗔恨不喜故。乃至作是语者。僧伽婆尸沙。


分类:佛经 书名:《摩诃僧祇律》 作者:佛陀跋陀罗、法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