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萨婆多论》第六卷(下)


九十事第七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若为利养故向具戒人说者亦波逸提。与比丘结戒者。为大人法故。若称德行覆藏过罪。是小人法为平等法故若自称圣德则贤愚各异前人于众僧无平等心。颇有向未受具戒人说过人法无犯耶。答曰有。若向知识同心无外。不为名利而为说者无犯。若遇贼难畏失夭命故语言。汝若杀我得大重罪若为病故。无人看视得语前人若看我者得大福德。如是等因缘说则无罪以人身难得故。是故无过。未受大戒人者。除比丘比丘尼余一切人。是实有者。实有过人法。若比丘实得四向四果。向未受具戒人说者波逸提。若实得四禅四无量心四无色定五神通不净观阿那波那。向他人说波逸提。

问曰。不净观阿那波那。是近小法。何以名过人法。

答曰。此是入甘露初门。一切贤圣莫不由之。是故名过人法。乃至为名利故。言我清净持戒。突吉罗。若说天龙鬼神来至我所。为名利故波逸提。若言旋风土鬼来至我所。为名利故突吉罗。若实诵三藏。为名利故向人说者突吉罗随所诵经随所解义随能问答。为名利故。向人说者突吉罗。

九十事第八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不犯。与诸比丘结戒者。为大护佛法故。若向白衣说比丘罪恶。则前人于佛法中无信敬心。宁破塔坏像。不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过恶。若说过罪则破法身故。除僧羯磨者。凡羯磨者二种。如律文说。若向未受具戒人。说比丘粗罪者。波罗夷僧残。向未受具戒人。说二篇罪名。波逸提。说罪事突吉罗。若说下三篇罪名突吉罗。说罪事亦突吉罗。不问前比丘有罪无罪。向未受具戒人说其粗罪。尽波逸提。若说四众罪突吉罗。若遣使书信印信亦突吉罗。若说出佛身血坏僧轮。对首偷兰遮。若说四事边十三事边。一切偷兰遮突吉罗。若说四众粗罪突吉罗。若比丘见余比丘犯波罗夷者。见比丘与女人说过人法。谓为波罗夷。云何波罗夷谓僧残邪。见比丘与女人说过人法。谓与女人作恶语。是名于波罗夷谓僧残。云何谓波逸提。见比丘与女人说过人法。谓与女人过五六语。云何谓波罗提提舍尼。见比丘与女人说过人法。谓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云何谓突吉罗。见比丘与女人说过人法。谓语女人汝盲汝瞎。若比丘见余比丘与女人恶口语。是名僧残。云何于僧残谓波逸提。见比丘与女人恶口语。谓过五六语。是谓于僧残谓波逸提。云何谓波罗提提舍尼。见比丘与女人恶口语。谓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云何谓突吉罗。见比丘与女人恶口语。谓语女人汝盲汝瞎。云何谓波罗夷。见比丘与女人恶口语。谓说过人法。若比丘见比丘与女人过五六语。是谓波逸提。云何谓波罗提提舍尼。若见比丘与女人过五六语。谓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云何谓突吉罗若比丘与女人过五六语。谓语女人此黑此白。云何谓波罗夷。若与女人过五六语。谓说过人法。云何谓僧残。若见比丘与女人过五六语。谓与女人恶口语。若见比丘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是名波罗提提舍尼。云何谓突吉罗。见比丘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谓语女人此盲此瞎。云何谓波罗夷。见比丘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谓说过人法。云何谓僧残。见比丘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谓与女人作恶口语。云何谓波逸提。见比丘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谓与女人过五六语。若见比丘语女人此白此黑。是谓突吉罗。云何谓波罗夷。见比丘语女人此盲此瞎。谓说过人法。云何谓僧残见比丘语女人此盲此瞎。谓与女人作恶语。云何谓波逸提。见比丘语女人此盲此瞎。谓与女人过五六语。云何谓波罗提提舍尼。见比丘语女人此盲此瞎。谓从女人精舍内受饮食。若比丘见余比丘犯波罗夷生疑。为波罗夷为非波罗夷。如见比丘共女人作淫。谓为故出精。谓为石女。后便断疑。于波罗夷中定生波罗夷想。

问曰。何由断疑。

答曰。遇善知识故断疑。遇善知识。能断不善法。能灭邪法。能断不定法。若见比丘犯僧残生疑。见与女人赤体相抱。疑为赤体为合衣。为石女为非石女。若比丘犯与女人过五六语。疑为过五六语为不过。为石女为非石女。若比丘见比丘学家中取食。疑为作羯磨。若未作羯磨。若比丘见余比丘语女人此盲此瞎生疑。为言此盲此瞎。为说余事。

九十事第九

与诸比丘结戒者。为灭斗诤故。为灭苦恼故。为得安乐行道故。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此戒体。若僧和合作羯磨不作羯磨。与知事执劳苦人。若僧祈物若自恣物。和合与已后便呵言。随亲厚与波逸提。凡众僧中。若为僧执劳苦人。若大德及贫匮者。若僧和合与。尽得与之。若与欲和合后呵者波逸提。若在外来呵者突吉罗。此戒不必言随亲厚与。但言不应与尽犯。

九十事第十

此是共戒。三众不犯。阐那者。是佛异母弟。优填王妹儿。俱舍毗国是阐那所生处。白净王安处宫室也。拘舍弥国安一宫室也。阐那母常在此中。有一姝亦适此国。以是因缘阐那多住此国。又以此中利益众生多故。多住此国。与诸比丘结戒者。为尊重波罗提木叉故。为长养戒故。为灭恶法故。阐那以十二年前佛常说一偈。今说五篇名为杂碎。是中犯者。若说四波罗夷呵者。若说一戒呵言。何用说是淫戒为。得一波逸提。若呵事者四波逸提。若四通呵者一波逸提。若说戒序时呵者得一波逸提。

问曰。戒序非戒何以得罪耶。

答曰。戒序说二百五十戒义。若呵戒序即是呵一切戒。是故得罪。如是次第十三事二不定三十事九十事四悔过众学法有百八事。若一一呵百八波逸提。若通呵一波逸提。七灭诤亦尔。若说随律经呵者亦波逸提。若凡经中有随律经时说呵者。尽波逸提。除随律经。说余经时随多随少呵者。尽突吉罗。问曰何以说呵戒。随律经等罪重。余经罪轻。

答曰。戒是佛法之平地万善由之生。又戒一切佛弟子皆依而往。若无戒者则无所依。一切众生由戒而有。又戒入佛法之初门。若无戒者则无由入泥洹城也。又戒是佛法之璎珞。庄严佛法。是故罪重。

九十事第十一

此戒二缘合结一戒。初缘拔寺中草。第二缘斫大卑跋罗树破鬼神村。是树神后夜时。往诣佛所头面礼佛足一面立。

问曰。鬼神何以夜至佛所。

答曰。佛在世时。夜时多为天龙鬼神说法。昼多为人说法。所以尔者。人若见诸鬼神则生怖畏。是以昼夜各异。一面立者。诸神于佛爱敬心重故有所请求故。有为诸神多乐清净。地不净故。以是种种因缘。所以不坐。冬八夜时寒风破竹。炎天竺冬末八夜春初八夜。是盛冬时。所以尔者。寒势将尽必先盛后衰。又云。以日下近地故。热势微少。是故寒甚。所以独言破竹者。以竹最坚尚破。况余木耶。又云。竹性法热冬夏常青。寒甚故破。何况余木。与诸比丘结戒者。为不恼众生故。为止诽谤故。为大护佛法故。凡有三戒。大利益佛法在余诵。一不得担。二不杀草木。三不掘地。若不制三戒。一切国王当使比丘种种作役。有此三戒。帝主国王一切息心。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是净人故不犯。有五种子。根种子。茎种子。节种子。自落种子。实种子。根种子者。谓故萝卜芜菁根。如是等根生者。茎种子者。谓安石榴葡萄杨柳。如是等茎生者。节种子者。甘蔗粗竹细竹。如是等节生者。自落种子者。谓蓼蓝罗勒胡荽橘梨。如是等自落生者。实种子者。稻麻麦大豆小豆粟𢇲等此。皆是实种子。若比丘五种子中。自断教断自破教破自烧教烧。皆波逸提。教他者。教比丘比丘尼得波逸提。若教三众突吉罗。若一时烧五种子者。一波逸提。若一一烧随所多少。一一波逸提。若摘树叶若一一摘。一一波逸提。若一下断树。一波逸提。如是等比。以类可解。凡净生果生菜。若合子食。是五种子者一切火净。若不合子食。设果菜非五种子。但刀爪净一切得食。律师云。一切果若合子食应火净。若不合子食。一切时得食。不须刀爪净而食。佛自说。生果菜不问有种子无种子。要须净而食。不净果若合子吞咽突吉罗。若啮破波逸提。

九十事第十二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此戒体。僧先差十四人。嗔讥是人者波逸提。凡差十四人。若羯磨若不羯磨。二俱无过。若十四人未舍羯磨。嗔讥是人者波逸提。若舍羯磨嗔讥是人突吉罗。乃至别房乃同事差作知食人。嗔讥是人突吉罗。遥嗔讥十四人。若闻者波逸提。不闻者突吉罗。遥嗔讥者。不在面前言音足相关了。若遣使书信突吉罗。

九十事第十三

此是共戒。此戒有二忆识羯磨。不随问答恼他。作忆识羯磨。作忆识羯磨已。不随问答恼他波逸提。未作羯磨不随问答恼他突吉罗。二默然恼他故作忆识羯磨。作忆识羯磨已默然恼他波逸提。未作羯磨默然恼他突吉罗。五篇戒中有三戒。二结已合作一戒。如四事中淫戒。一以共人行淫结戒。二以共畜生行淫结戒。此九十事中有二戒。二结合作一戒。如前嗔讥戒。初以嗔讥陀骠差会故。是一结也。后不现前嗔讥。便遥嗔讥。复更结戒。是二结也。虽前后二结。故是一嗔讥戒。此不随问答戒亦二结也。初以不随问答。因以结戒。是一也。二以默然恼他。是二结也。虽是二结。故是一不随问答恼他戒也。忆识法者。一切五众尽与忆识。

问曰。此忆识者。是现前不现前。

答曰。比丘比丘尼现前。三众不现前。要在界内。如学家羯磨亦在界内。覆钵羯磨不现前。三众亦尔不现前。作羯磨已。若舍戒沙弥即先羯磨。若返戒还俗后作比丘。即本羯磨。若根变作尼即本羯磨。若尼根变亦如是。亦得作布萨自恣。百一羯磨一切尽得作。僧祈自恣面门腊一切尽同。得授他经法。亦得从他受经法。尽无碍也。不得作和上依止畜沙弥。不舍羯磨得受具戒。不随问答戒体。必是比丘共说波罗提木叉。为恼故不随问答波逸提。若尼三众问戒中事。不随问答突吉罗。若问余经法事。不随问答突吉罗。若出所犯罪。得解羯磨。六法尼根变作沙弥。沙弥尼根变作沙弥。

九十事第十四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与诸比丘结戒。为行道安乐故。为长养信敬。为令檀越善根成就故。僧卧具者。粗细绳床木床种种被褥枕。露地者。无覆障处。是中犯者。凡有二时。一地了时。二日没时。若比丘初夜初分。露地敷僧卧具。在中若坐若卧。去时不自举不教人举。至地了时波夜提。乃至地了时敷僧卧具。不自举不教人举。至地了竟波逸提。地了时若露地敷僧卧具。在中若坐若卧。去入室休息。至日没时波逸提。若日没时露地敷僧卧具。入室休息。至日没竟波逸提。若露地数僧卧具已。出寺过四十九步地了波逸提。若露地敷僧卧具已。不嘱人游行诸房突吉罗。若自卧具者不随时举突吉罗。若敷露地所以时举者。一畏雨湿。二畏日曝。三畏风吹。以守护故应举覆处。若露地敷僧卧具。不问出寺不出寺。至地了时波逸提。若虽有覆障。而日雨所及皆波逸提。若敷僧卧具出寺外不问远近。至地未了日未没突吉罗。

九十事第十五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是中犯者。若客比丘房中敷僧卧具出界去波逸提。若旧比丘房中敷僧卧具出界去。作是念。即当还。有急因缘不得即还。出界至地了时突吉罗。卧具者。粗细绳床木床被褥毡。敷者。若房内敷僧卧具。出寺若近若远皆应付嘱。若不付嘱。应自卷亵举之。付嘱次第法尽在律文。好持戒大沙弥亦得付嘱之。若客比丘房内敷卧具出界。期还至地了时突吉罗。若不期还。出界至地了时波逸提。若旧比丘敷卧具竟出界。不期还。至地了时波逸提。

九十事第十六

此是共戒。三众突吉罗。与诸比丘结戒者。为不苦恼众生故。为灭斗诤故。是中犯者。若比丘嗔不喜。手自牵出从床上至地。波逸提。乃至从土埵上至地。亦波逸提。要必力能牵者波逸提。力不能者突吉罗。若使他牵者。比丘比丘尼式叉摩尼沙弥沙弥尼。乃至白衣牵比丘者波逸提。若使比丘能牵者。二俱波逸提。不能者二俱突吉罗。教余能牵者波逸提。若不能突吉罗。若牵比丘尼三众突吉罗。若牵聋盲瞎哑得戒沙弥波利婆沙摩那埵波逸提。在家无师僧本破戒比丘还出家受戒越济人六罪人五法人突吉罗。白衣无罪。除因缘者。若房坏诸难房中牵出。不犯波罗夷。先作杀心强牵出死者波罗夷。不死者偷兰遮。若牵比丘尼淫乱心牵摩捉者僧残。若嗔恨心牵比丘尼能者波逸提。不能突吉罗。若尼牵比丘波逸提。若比丘在僧祈房中。若在尼房中牵尼突吉罗。若尼在僧祈房中牵比丘者波逸提。若尼房中牵比丘突吉罗。

九十事第十七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是中犯者。若比丘知比丘房中先敷卧具竟。后来于坐床前若卧床前。若房内房外行处高处土埵前。如是一一处。若自敷若使人敷。能敷者波逸提不能敷者突吉罗。此戒体。正戒不得强违前人意有所为作。若为恼他故。闭户开户闭向开向。然火灭火然灯灭灯。若呗咒愿读经说法问难。随他所不乐事作。一一波逸提。必以恼他心故成罪。

九十事第十八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是中犯者。若卧床若坐禅床。若一脚尖三脚不尖。若二脚尖二脚不尖。若三脚尖一脚不尖。若四脚尖。在重阁上随用力坐卧。一一波逸提。若用一切软物搘床脚不犯。若用塼石瓦等物。能伤人者用。以搘床脚波逸提。若重阁上安床处牢厚不穿漏者不犯。若床脚不尖者不犯。设尖不用力坐卧不犯。此戒体。必是重阁尖脚坐床。安床处底薄用力坐卧波逸提。凡比丘坐卧法。一切审详。不审详必有所伤。兼坏威仪突吉罗。

九十事第十九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凡杀生有三种。有贪毛角皮肉而杀众生。有怨憎恚害而杀众生。有无所贪利有无嗔害而杀众生。是名愚痴而杀众生。如阐那用有虫水。是谓痴杀众生。此杀生戒凡有四戒。于四戒中。此戒最是先结。既结不得用有虫水浇草土和泥。便取有虫水饮。既不得用一切有虫水。便故夺畜生命。既制不得夺畜生命。便夺人命。凡夺物命有四结戒。以事异故尽名先作。是中犯者。若比丘取有虫水浇草上和泥。随用水多少。用用波逸提。若欲作住止处。法先应看水。用上细叠一肘作漉水囊。令持戒审悉者漉水竟。着器中向日谛看。若故有虫者。应二重作漉水囊。若三重作漉水囊。故有虫者。此处不应住。


分类:佛经 书名:萨婆多论 作者:佛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