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萨婆多论》第八卷(下)


九十事第五十四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无犯。边小房者。或言。诸房舍最是边外故言边。又言。房舍卑陋少诸卧具所须。于三品中最是下者。故名为边。与诸比丘结戒者。为佛法尊重故。为息诽谤故。与未受大戒一房过二宿波逸提。所以听二宿者。以若都不听。或有失命因缘。又若不听二宿。必有种种恼事因缘。以怜愍故。得共二宿。以护佛法故。不听三宿。未受大戒者。除比丘比丘尼。余一切人是。舍有四种。一者一切覆一切障。二者一切障不一切覆。三者一切覆半障。四者一切覆少障。是中犯者。若比丘与未受大戒人。四种舍中宿过二夜波逸提。起已还卧。得尔所波夜提。若通夜坐不犯。若共宿过二夜已。第三夜更共异人宿波逸提。以前人相续故。若共宿二夜已。移在余处。过一宿已还共同宿无过。若直有覆无障突吉罗。若但有障无覆突吉罗。若却入内闭户无犯。若大篱墙内无过。若黄门二根共宿一夜突吉罗。过二宿波逸提若一切覆三边障一边不障。突吉罗。

九十事第五十五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阿利吒比丘先是外道弟子。外道邪师遣入佛法中。倒乱佛法。其人聪明利根。不经少时通达三藏。即便倒说云。行障道法不能障道。尽其智辩不能令成。此戒体。先三软语约敕不止。次僧中白四羯磨约敕。若如法如律如佛教三谏不止波逸提。三众恶邪不除。亦三教不止。尽灭摈。

九十事第五十六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夜提。三众不犯。与诸比丘结戒者。为灭恶法故为佛法清净故。此戒体。若比丘知比丘如法作恶邪不除摈。便与共住同室宿波逸提。共事者。有二种事。一法事二财物事。共住者。共是人住。作白白二白四羯磨布萨说戒自恣差十四人羯磨。是中犯者。若比丘共摈人作法事。若教经法若羯磨波逸提。若经说。事事波逸提。若别句说。句句波逸提。若从摈人问义受经亦如是。共财者。若比丘与摈人衣钵乃至与终身药。皆波逸提。若从摈人取衣钵。乃至取终身药。皆波逸提。若四种舍中共卧取者波逸提。起已还卧。随起还卧。一一波逸提。若通夜坐不卧。突吉罗。

九十事第五十七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无犯。此戒体。若比丘知是灭摈沙弥。便畜营恤共事共宿波逸提。是中犯者。若比丘教摈沙弥经法若偈说。偈偈波逸提。若经说事事波夜提。若别句说。句句波逸提。若从摈沙弥受经读诵亦如是。若与衣钵乃至终身药。皆波逸提。若从取钵取衣乃至终身药。皆波逸提。若四种房中共宿波逸提。若起已还卧。随起还卧。随得尔所波逸提。若通夜坐不卧亦波逸提。若沙弥恶邪不除三教不止。与灭摈羯磨。若服俗作白衣。后还作沙弥。即先羯磨。若受具戒亦即先羯磨。若根变作沙弥尼。亦即先羯磨。三众共恶邪不除摈。共宿共事共住。突吉罗。共灭摈三众共宿共事。亦突吉罗。

九十事第五十八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不犯。若宝者。金银车磲马瑙琉璃真珠若金薄金像凡是宝器。捉者一切波逸提。若金像自捉举波逸提。若净人共举无犯。一切似宝若捉若举无犯。若以似宝作女人庄严具。捉者突吉罗。若以作男子庄严具。除矛槊弓箭刀杖。作鞍勒鞭带。一切捉者无犯。若捉铠一切乐器突吉罗。若自捉钱突吉罗。若比丘捉重宝波逸提。若使三众白衣捉无犯。除僧坊内若住处内若有人忘宝。应如是立心取。有主来索当还。是应尔。僧坊内者。墙堑篱障内。住处内者。随白衣舍安止比丘住处。是名住处内。此二处有人忘宝在中。若有净人教取看弆。若无净人应自取举。若有主来应问相。相应然后与。若不相应不应与。若僧篱墙外复白衣住处不应取。次第法如律文说。

九十事第五十九

此是共戒。尼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新衣者。不问新故。自以初得故名为新。色有五大色。黄赤青黑白。黄者。郁金根黄蓝染。赤者。羊草落沙染。青者。或言蓝黛。是或言其流。非即是也。是亦禁。余未识其本。凡此五大色。若自染突吉罗。若作衣不成受。若作应量衣不应量衣。一切不得着。若先得五大色衣。后更改作如法色。则成受持。若先作如法色。后以五大色后坏者。不成受持。虽不成受。若作三点净者。得一切处着。若绀黑青作衣不成受持。除三衣。余一切衣但作三点净着无过。若皂木兰作衣。一切得作亦成受持。若非纯青浅青及碧。作点净得作衣里。舍勒外若不现得着。若作现处衣尽不得着。赤黄白色。色不纯大者亦如是。除富罗革屣。余一切衣卧具物乃至腰带。尽应三点净。若不点净着用者。皆波逸提。一切不如法色衣不成受持。一切如法色衣则成受持。一切如法色衣不如法色衣。不作净著者。皆波逸提。若衣故点灭犹是净衣。不须更点净。若先点净衣。更以新物段补。设十处五处。但一处作一点净。不须一一净也。以皆却刺补故。若但直缝者应各各作点净。若却刺补衣若直缝补衣。设不作点净著者突吉罗。凡净法有三种。一者如法三点净衣。一切浆须作净者。比丘得自作。二者若果菜五种子。应沙弥白衣作净。三者若得二重以上革屣若得新靴。应令白衣着行五六七步。即是作净。如畜宝用种种宝贩卖物。此三种物尽白衣边作净。复有二种净。一故作净。如界采五种子淳浆。若火若刀若爪甲若水故作净。是名故作净。二者不故作净。如果菜五种子。若刀火自堕上。即名作净。鹦鹉亦尔。若雨堕浆中。即名为净。是名不故作净。凡坏色作点净三种。一青二皂三木兰。若如法色衣。以五大色作点著者突吉罗除五大色。有纯色黄蓝郁金落沙青黛及一切青。名纯色亦不得着。若黄赤白衣虽三点净着。突吉罗。若先衣财时作点净。后染作色成已。若更不点净无咎。以先净故。五纯色衣不成受持。若作三点净着。得突吉罗。若先纯色后以如法色坏。则成受持。紫草奈皮𦼧皮地黄红绯染色黄栌木。尽皆是不如法色。以如法色更染覆上。则成受持。若先如法色。后以不如法色。更染作点净得着。不成受持。

九十事第六十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是中犯者。若比丘未满十五日浴者波逸提。若满十五日若过不犯。除热时者。春残一月半夏初一月。是二月半名热时。律师云。天竺早热。是名天竺热时。如是随处热时早晚。数取二月半。于中浴无犯。病者。冷热风病洗浴得差名病时。风时。必有尘坌污身体。是名风时。雨时者。必使雨水湿衣污染身体。是名雨时。作时者。乃至扫僧坊地五六尺。名为作时。行路时者。乃至半由旬若来若去。是中犯者。若比丘昨日来今日浴波逸提。若明日去今日浴波逸提。若即日来去经半由旬浴者无犯。若无诸因缘。减半月浴者波逸提。若有因缘。不语余比丘辄浴者。突吉罗。

九十事第六十一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与诸比丘结戒者。为怜愍故。为断罪恶故。为长敬信心故。是中犯者。有一种夺畜生命波逸提。自夺教夺遣使。凡三事以成杀罪。一众生想。二杀众生意。三断命波逸提。自杀者。欲令死故。若手拳若以头脚若杖木瓦石刀槊弓箭等能杀众生物。以此打掷。若死者波逸提。若不即死后因是死波逸提。若不即死后不因是死突吉罗。若以毒药着眼中。若着身处分中。若着食中若着行处卧处。若死不死义如前说。若作弶机拨按腹堕胎。乃至母腹中初得二根。念欲令死不死义。如前说。若教杀若遣使杀。教使杀此乃杀彼突吉罗。教令来杀乃去时杀突吉罗。如是种种杀义。如波罗夷中说。正以人与畜生为异耳。

九十事第六十二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夜提。三众突吉罗。是中犯者。有六因缘。一生。二受具戒。三犯。四问。五物。六法。生者有二种。一问余比丘。汝何时生。问汝腋下何时毛生。口边何时生须。咽喉何时现。受具戒有四种。若比丘问余比丘。汝何时受具戒。二谁是汝和上阿阇梨。谁是汝教授师。三问汝于十众受具戒五众中受耶。四问汝于界外受具戒为界内受耶。犯者。有四种。一言犯僧残。二犯波逸提。三犯波罗提提舍尼。四犯突吉罗。问者。问他比丘。汝某聚落行某巷行。到某家坐。某处共某女人语。是恶名女人也。到某尼坊共某尼语耶。恶名尼也。是名问。物者。若比丘语余比丘。汝谁同心用钵乃至终身药。法者。若比丘语他比丘。莫多畜衣。莫数数食。莫别众食。莫他不请入他家。莫非时入聚落。莫不着僧伽梨入村邑。于前六事中。生者或得波逸提。或得突吉罗或无罪。若推其生时。年岁及三相久近。未应受具戒而受具戒。前人实不得戒。为慈愍好心语者无罪。若故欲令其疑悔突吉罗。若前人有戒欲恼令疑悔波逸提。若以后五事。欲令疑悔故语者。不问前比丘疑悔不疑悔。尽波逸提。除此六事。更以余事欲令疑悔故语者突吉罗。所谓语比丘言。汝多眠多食多语言等。是人非比丘非沙门非释子。若以此六事。令余人疑悔者突吉罗。所谓若比丘尼三众。在家无师僧本破戒。还俗后作比丘。越济人贼住灭摈人。六罪人五法人。狂心乱心病坏心。杀阿罗汉污比丘尼本不能男。尽突吉罗。若得戒沙弥盲瞎聋哑。不见摈不作摈恶邪不除摈。波利婆沙摩那埵依止等四羯磨人。尽波逸提。若以此六事。遣使教人突吉罗。

九十事第六十三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是中犯者。若比丘以一指击擽他比丘波逸提。若以二三乃至九指一一击擽。一一波逸提。若十指一时击擽。一波逸提若击擽比丘尼三众。六罪人五法人。狂心乱心病坏心。在家无师僧。如是等人尽突吉罗。盲瞎聋哑波利婆沙摩那埵得戒沙弥。不作不见恶邪不除依止等四羯磨人。尽波逸提。若以木击擽突吉罗。若教人击擽突吉罗。十七群击擽死者。是年少小比丘也。

九十事第六十四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与诸比丘结戒者。为佛法尊重故。为长敬信故。不废正业故。为修正念故。是中犯者。有八种。一者作喜。二者作乐。三者作笑。四者戏。五者弄水。六者令他喜。七者令他乐。八者令他笑。若比丘于八事中趣为一事。若拍水若倒没。若如鱼宛转。若一臂浮若两臂浮。若身涌若仰浮。如是等种种非威仪事。一一波逸提。乃至槃上有水。若坐床上以指画之突吉罗。不犯者。若为学浮若直渡者。不犯。

九十事第六十五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舍有四种。一切覆一切障。一切障不一切覆。一切覆不一切障。一切覆少障。是中犯者。若比丘是四种舍中。共女人畜生女宿波逸提。若起还卧。随起还卧。得尔所波逸提。不犯者。通夜不卧。乃至异舍有女人宿。孔容狸子入处。是舍中宿波逸提。若房中有一女人。一波逸提。有十女人。十波逸提。此戒亦身教成罪。亦人上成罪。一卧一波逸提。十卧十波逸提。是名身教成罪。若一卧有一女人一堕。若一卧时有十女人十堕。是名人上得罪。若舍一切覆无障突吉罗。若一切覆三边有障。一边无障。若乃至一边有障三边无障突吉罗。若四边有障不一切覆突吉罗。若一切覆一切障。不问大小。尽波逸提。若作都堂招提舍。同覆同障。设使堂舍中有诸小房。虽房房各异。以堂同故。是一房。必使堂四边有障。上覆亦同。若比丘在堂内小房中自闭房户。女人复在一小房中。以堂一覆故波逸提。若白衣舍内房舍各异。若比丘在一房中。女人在余房。若比丘不闭房户突吉罗。闭户无犯。若是房墙障相连。上复同覆而并户。出入处异。虽相连同覆。但比丘闭户无罪。若树下突吉罗。若女人是畜生女堪作淫欲者波逸提。若不堪任作淫欲者。如石女根坏鬼神女天女鸽雀等。突吉罗。

九十事第六十六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是中犯者。有六种色声香味触法。色者。若比丘作象色马色羊色水牛色。如是等可畏色。问此是常所见事。何以怖畏。答以非时故令人怖也。若能令人怖若不能。皆波逸提。是名色。声香味亦如是。以非时故令人怖也。味者。若比丘问他比丘。汝今日用何物啖食。答言。用酪鱼。又言。若用酪鱼啖饭者。是人得癞癣病。若众令怖若不怖皆波逸提。如是等名味。触者。若他先敷坚物用坐。欲令怖故去坚敷软。事相忽异。令惊怖也。去软着坚亦尔。如是等以种种异触怖他。名触也。法者。若比丘语余比丘。汝莫于生菜中大小便。当堕地狱饿鬼畜生。若能令怖若不能。皆波逸提。若比丘自以六事怖。若教他怖余比丘。若能令怖若不能。皆波逸提。除此六事。更以余事怖比丘者突吉罗。所谓若以多眠多食多言语。当堕地狱饿鬼畜生。如是比丘怖他者突吉罗。若怖比丘尼三众。六罪人五法人。狂心乱心病坏心。在家无师僧越济人。杀阿罗汉污比丘尼。本不能男一切外道出家人。一切在家人。尽突吉罗。得戒沙弥盲瞎聋哑。波利婆沙摩那埵。不见不作恶邪不除摈。依止等四羯磨人。尽波逸提。

九十事第六十七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是中犯者。若比丘藏他比丘衣钵户钩革屣。若觅不得波逸提。若觅得突吉罗。若藏石钵金钵银钵琉璃钵。如是一切诸宝钵。若觅得不得。尽突吉罗。若藏五大色衣驼毛牛毛羖羊毛杂羊毛衣尽突吉罗。若藏得戒沙弥波利婆沙摩那埵盲瞎聋哑依止等人不见不作恶邪不除摈人衣钵。尽波逸提。若藏六罪人五法人在家无师僧本比丘更出家越济人贼住人杀阿罗汉污比丘尼本不能男比丘尼三众如是等人衣钵。皆突吉罗。一切百一物藏。尽波逸提。若钵未熏亦波夜提。若钩钵键𨩲一切长衣钵作净畜者。乃至针筒藏者波逸提。若针筒有针波逸提。无针突吉罗。

九十事第六十八

此是共戒。比丘尼俱波逸提。三众突吉罗。此戒体。本与他衣作诳心与。欲使役故。令他作已有想。作已便夺波逸提。所以不与重者。不根本与故。是中犯者。若比丘与比丘比丘尼式叉摩尼沙弥沙弥尼衣。他不还便夺取者。波逸提。


分类:佛经 书名:萨婆多论 作者:佛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