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佛陀的圣弟子传》五、天眼第一:阿奴卢塔(2)


【第02节、努力证得阿拉汉果】

『天眼』是指看见超出肉眼范围之外的能力,就阿奴卢塔而言,他能延伸到一千个世界。这种能力的性质是世间的,我们底下会再详细讨论,拥有它者不必然巳觉悟『法』。阿奴卢塔获得天眼是在成为阿拉汉之前,为了攀上巅峰,他还得克服更多内在的障碍。藏经中有三处提到他的努力。

解脱十一种随烦恼

有一次,当阿奴卢塔尊者和两个朋友——堂兄难提(Nandiya)与释迦贵族金毗罗,住在东竹林时,佛陀去探望并询问他们进步的情形。u于是阿奴卢塔告诉佛陀自己在修习一个非常微妙禅定时,所遇到的困难。他感觉到内在的光明,并看见一个微妙的色相。v但那光明与影像很快就消失了,他不了解其中的缘由。

佛陀说,当自己尚在努力达到觉悟时,也遭遇过相同的问题,但他巳了解如何掌握它。他解释,要充分体验这些微细状态,并稳定地认知它们,人们得先解脱十一种随烦恼(upakkilesa)①。

首先是『疑惑』这些现象的真实性与光明想的重要性,那很容易就被视为一种感觉的幻相。

其次是『失念』,行者不再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光明想上,认为它不值得注意,或并不重要,而漠视它。

第三种随烦恼是『昏眠』②;第四种是『恐怖』,发生在突然受到来自潜意识的影像或想法惊吓时。当能控制住这些随烦恼时,『欢喜会生起,令身心兴奋,这种得意感通常是成功的习惯性反应。

当『欢喜』耗尽时,他可能会感到虚脱,并落入『粗重』,一种沉重的被动心态。为了克服它,他可能会勉强努力,造成『过度的精进』。觉知到过度时,他可能会放松,并再度落入『懈怠』。

在这种情况下,当正念微弱时,随着光明想的专注范围扩大,对于天界或人世可意的事物可能会生起『欲望』。『欲望』会触及多种事物,而引发『种种之想』,无论是在天界或人间的层面上。由于不满这种种的形色,他选择思惟其中一种,无论它本质上是可意或不可意的。强烈专注于这个选定的物件,将导致第十一种随烦恼——对诸色『过度地观察』。佛陀对阿奴卢塔与他的两个同伴,如此清晰地叙述在禅定净相中可能生起的这十一种随烦恼,并解释如何克服它们(MN128)。

断除慢、掉举、恶作三结

当阿奴卢塔对于禅定与微细的禅想愈来愈通达时,有一天他去找沙利子尊者,说:

沙利子吾友!我以超越世人的眼界的清净天眼,可以看见大千世界。我精进不懈,正念、正知且无疑惑:我的身体平静无忧扰,我的心专注于一处。然而。我的心却仍未从烦恼与贪着中解脱。

沙利子(Sariputta)回答:

阿奴卢塔吾友!当你想到你的天眼时,慢心就生起了;当你想到自己坚定的精进、正念、无忧扰的色身与专注一处的心时,掉举就产生了,当你想到你的心不能从烦恼解脱时,这就是恶作。④这将会对你有所助益,如果你能舍弃这三种心境,不再注意它们,就能将心引导到『不死界』——涅槃。

听完沙利子的建议之后,阿奴卢塔再次独自隐居起来,认真断除心中的这三结(AN3:128)。

心存八种思惟

之后,阿奴卢塔住在支提国的东竹林。于禅观中,他体悟到一个真实大丈夫(mahapurisavitakka)应该抱持的七种思惟:

这个『法』是给少欲者,而非多欲者;这个『法』是给知足者,而非不知足者;这个『法』是给乐远离者,而非乐群居者;这个『法』是给精进者,而非怠惰者;这个『法』是给正念者,而非混乱者;这个『法』是给专注者,而非不专注者;这个『法』是给智者,而非愚痴者。

当佛陀以自己的心感知阿奴卢塔心中生起的这些想法时,遂以『意生身』(manomaya-kaya)⑤出现在他面前,并称赞他:

很好,阿奴卢塔,很好!你巳考虑到大丈夫的七种思惟。如今你可以考虑大丈夫的第八种思惟:『这个『法』是给倾向于无戏论w者,爱好无戏论者,而非给倾向于世俗戏论与爱好此道者。』

佛陀接着说,当阿奴卢塔心存这八种思惟之时,他就能达到四种禅定⑥,不再受世间法的影响,而会视比库的四种资具——三衣、乞食、住处与医药——如同在家人享受奢华一般。这种简单的生活,会让他的心喜悦与平静,因而有助于达到涅槃。

证得阿拉汉果

离开时,阿奴卢塔依照佛陀的建议而留在东竹林,就在这个雨季安居期间,他终于达到努力的目标——阿拉汉果,无漏心解脱(AN 8:30)。在成就的时刻,阿奴卢塔说出以下的偈(gatha),对大师协助他完成心灵任务,表达感激之意:

了解吾心意,世间无上师,
藉由意生身,以神通出现。
吾心思惟时,彼教我增上,
佛乐无戏论,彼教我离戏。
了解彼之法,吾乐往法上。
巳达三智明,完成佛教法。(AN 8:30;Thag.901-903)

【原注】

u 难提在Thag.25有首偈(gatha),金毗罗则在Thqg.118。另外请见AN 5:201,6:40,7:56,SN54:10。

v光明想(obhasa-sanna)是『光明遍作』(Comy.:parikammobhasa)的前行。而『色的见』(rupanam dassana)则是以天眼见色。

w 『无戏论』(nippapanca):或译『无障碍』、『无妄想』,即指涅槃——从庞大复杂的万法中究竟解脱。由此可知,『戏论』(papanca)即意味存在的庞杂面向。

【译注】

①随烦恼(upakkilesa):具破坏性的障碍,属于较小的烦恼。

②昏眠:昏眠是指昏沉与睡眠。昏沉是心的软弱或沉重,睡眠是心所沉滞的状态,因为两者都源于懒惰与昏昏欲睡,皆有使心、心所软弱与无力的作用,故合为昏眠。

③佛陀告诉阿奴卢塔(Anuruddha)以修定来解脱十一种随烦恼:『阿奴卢塔(Anuruddha)!我修有寻有伺定,亦修无寻唯伺定,亦修无寻无伺定,亦 修有喜定,亦修无喜定,亦修舍俱定故,而于我更生智见。』

『我解脱不动,此是最后生,今亦无后有之事。』

④ 慢与掉举是在阿拉汉(arahant)果才被断除的五上分结之二,而恶则是在不来(anagami)(不来)果时就巳断除。

⑤ 意生身(manomaya-kaya):或译『意成身』,『意』有无疑、迅速、遍到的三种作用。阿拉汉(arahant)、独觉(pacceka)佛、大力菩萨等三种圣人可得这种微妙身,如我们的意识,不受时空的限疑而迅速一样,随意所成,所以称为『意生身』。

⑥ 四种禅定:初禅至第四禅,是属于色界的禅定。


分类:佛经 书名:《佛陀的圣弟子传》 作者:向智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