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佛陀的圣弟子传》七、从杀人魔到圣者之路:盎古利马喇(3)


【第03节、生在圣者家族】

实语誓言助女人顺产

有一次,盎古利马喇在托钵时,看见一个女人难产。他的悲心油然而生,心想:「众生真苦!他们真苦!」他回到寺院向世尊报告此事,世尊对他说:「盎古利马喇!你进沙瓦提城(Savatthi)去对那个女人说:『姐妹!从我出生,回想起来,我从不曾蓄意杀生。藉由这个事实,愿你顺利,并愿你的婴儿平安!』」

但盎古利马喇质疑:「世尊!我如果那么说,岂不是妄语吗?因为我以前曾蓄意杀生。」

「那么盎古利马喇,对那个女人说:『姐妹!从我出生在圣者家族,回想起来,我从不曾蓄意杀生。藉由这个事实,愿你顺利,并且愿你的婴儿平安!』」

盎古利马喇之前对那个女人说过会再回来,因此人们在女人房间装上帘子,在帘子的另一边摆了张椅子要给比库坐。当盎古利马喇抵达那个女人家时,他作了佛陀所教的「实语誓言」。他的话确实是真的,因为当佛陀为他剃度时,成为比库的他就已在圣者家族出生,那是精神上的重生。这个心灵的转化使他有力量助人与治疗,这力量比他从前伤害与破坏的力量更强大。就这样,透过他誓言的力量,母子都很平安。

佛陀为何指导盎古利马喇使用实语力量?

通常,佛陀不会从事「起死回生」或「心灵治疗」,他知道那些重新活过来的人有一天还是会死。当他教导众生无死实相与获得它的方法时,他显示了更大的慈悲。但为何佛陀在盎古利马喇的例子中要破例,指导他为了治疗的目的而使用实语的力量呢?以下是古代老师们的反省,记载在《盎古利马喇经》的注释书中:

有些人可能会问:「世尊为何要让一个比库去做医生的工作呢?」对此我们回答:佛陀不是做那种事,如实行并非医疗行为,那是在反省过自己的德行后所作的。世尊知道盎古利马喇一直都无法乞得食物,因为人们害怕他,看见他就赶快跑开。

在那种情况下,为了说明他,他让盎古利马喇展现如实行。如此一来人们会想:「生起慈心之后,如今长老盎古利马喇藉由如实行,可以为人们带来平安。」他们不会再怕他。这样盎古利马喇才能乞得食物,才有能力去做比库的分内之事。

在此之前,盎古利马喇一直都无法将心专注在他基本的禅修主题上。虽然他日夜修行,但眼前总会出现过去在丛林中杀人的画面。他听到他们的哀号:「让我活下去,我的主人!我是个穷人,有许多小孩要抚养!」他看见他们因为害怕而手脚慌乱。当他面对这些记忆时,深切的自责紧紧抓住他,令他坐立难安。因此,世尊让他对自己的心灵重生展现这项如实行。他想要让盎古利马喇知道他「生」为比库后是一件非常特别的事,以便激励他,增强他的智见而达到阿拉汉果(arahant)。

事后证明此事对盎古利马喇帮助很大,而他也不负佛陀所托完成使命,以这个最佳方式表达对佛陀的感激:

不久以后,独居、退隐、精进与坚定,盎古利马喇尊者以观智亲自证悟,当下进入与安住于最高圣果上,由此完成圣弟子出家的目的。他自知:「此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皆办,不受后有。」盎古利马喇成为一位阿拉汉(arahant)。

承受因果业报

最后,他完全契合最早的名字阿辛萨迦——无害者。由于上次难产女人的事,多数人对他的内在转化已有信心,因此当他在沙瓦提城(Savatthi)托钵乞食时,已不乏支持者。然而,少数心怀怨恨者,仍无法忘记盎古利马喇大盗应为他们的亲人之死负责。由于无法透过法律来报复,他们遂私下在盎古利马喇行脚托钵时,以棍棒与石块攻击他。他们的袭击一定很粗暴,因为当他回到佛陀身边之时已遍体鳞伤,头上鲜血直流,钵被击碎,外衣也被撕破了。「忍耐,梵志①!忍耐,梵志!你如今所受的报应,原来可能得在地狱中被折磨数年、数百年或数千年。」

身为阿拉汉(arahant),盎古利马喇的心意坚定不动;但他的身体——往昔的业果与象征,仍受到先前恶行的影响。即使佛陀本人,由于前世的业报,手(译按:或是脚)也被邪恶的堂弟迭瓦达答(Devadatta)弄成轻伤。②两位大弟子的身体也被施暴:沙利子(Sariputta)的头被亚卡(yakkha)击打,而马哈摩嘎喇那(Mahamoggallana)则遭残忍谋杀。③如果连这三位大人物都无法免除身体的伤害,此世造了那么多恶业的盎古利马喇,又如何能逃脱这种命运呢?

然而,受打击的只是他的身体而非心,身为阿拉汉(arahant)的他,心依然安稳,无须他人的安慰或鼓励。因此,佛陀的话应理解为一种提醒,提醒他仍必须承受相续的因果业报,但他内心的转化将能大幅改善它。

【译注】

①梵志:是指志求生于梵天者、在家的婆罗门或一切外道出家人。有时佛陀借用也指阿拉汉(arahant),《增支部》中说:「无欲无恚者,去愚无有痴,漏尽阿拉汉(arahant),是谓名梵志。」

②迭瓦达答(Devadatta,古译:提婆达多)因为想作「新佛」、立「新教」,曾推石下山要压死佛陀,却被佛陀闪身躲过,只伤了脚。后来又在路上埋伏二头疯象杀害佛陀,但佛陀制伏了它们。经律上一致记载,迭瓦达答(Devadatta)造成憎团的分裂,命终堕入大地狱中。

沙利子(Sariputta,古译:舍利弗)有次坐在旷野中禅修,一个亚卡(yakkha,古译:夜叉)恶意地在他头上狠狠地打了一下,但由于他正进入深定中,所以并未感到痛苦。

马哈摩嘎喇那(Mahamoggallana,古译:大目健连)因度化很多信徒,而遭外道憎恨,唆使匪徒谋杀,这是源于他过去世曾杀害父母所造的可怕恶业。

详见巴利佛典[佛陀的圣弟子传](1)《佛法大将沙利子.神通大师马哈摩嘎喇那》,页115-117与页230-234。


分类:佛经 书名:《佛陀的圣弟子传》 作者:向智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