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释迦牟尼传》五、涅槃


2.佛经的结集

佛灭度后,佛教界的第一件大事是王舍城关于佛藏的五百结集,这一结集决定了原始佛教的动向,也造成了佛教分化的必然趋势。所谓结集,其实就是对佛陀所说的经进行编辑,这个编辑建立在各位弟子记诵的基础上,即诸比丘集合在一起念诵出佛陀在世时讲法的内容,然后进行编辑,这是为了防止佛的遗教的散失,同时也是为了使僧团的发展准备有形的工具,使僧团四众有所归依,有所遵守。原始佛教就在这个结集中奠定了它的规模,决定了它的修行方式,指定了它将来的发展道路,它并未因佛陀的涅槃而走向消亡,而是更加发扬光大起来。

王舍城的结集是大迦叶发起的。大迦叶是有名的大德高僧,在僧团中以“头陀第一”而受到僧众的尊敬。释迦牟尼最后游行教化,到拘尸那入灭,大迦叶并没有随从。后来他知道了佛陀将要入灭,于是率领五百比丘,急忙赶去。在佛陀入灭的第七天,大迦叶赶到了拘尸那,并以上座的身份,主持了佛陀遗体的毗荼大典。也就在这时,他发起了结集法藏的会议,决定在当年的安居期中,在王舍城召开结集大会。

公元前485年四月十五日,大迦叶这样想道,“应当将佛的遗教收集起来,编辑成经书,使佛法长久传留下去,使佛的教诲得以永久保持。”于是,大迦叶在须弥山上召集比丘僧众,对他们说道:“佛陀的各位弟子,如果你们真心想念佛陀的话,你们应当报答佛陀的大恩,不要现在就进入涅槃。所有佛陀弟子中得到神通大力的,都要到这里集合开会,商量佛的遗教结集的事宜。”大迦叶的想法得到了各位比丘僧众的响应,因为在佛陀灭度后,各位比丘僧众顿时失去依靠,不知该如何进行将来的修为,如果有现成佛陀的遗教结集,对于将来僧众们的修行以及教化都将具有无可估量的价值和影响。因此当大迦叶提出要结集法藏,就有许许多多的比丘僧众站出来表示同意,而且他们都愿积极参加这个大会。

大迦叶从众多比丘僧众中挑选出五百位阿罗汉,除了阿难之外,来进行法藏的结集。并且请摩揭陀国国王阿阇世进行护法,供给饮食。具体地点是在王舍城竹林精舍西面大迦叶居住的地方毕钵罗窟,也即七叶窟。然而,号称多闻第一的阿难为什么被排除在结集的僧众团体之外呢?据说是阿难的修为只到须陀洹果,并未证得阿罗汉,因此不准与会,因为这一次的结集只有具备阿罗汉资格的大德高僧才能参加。

此前的三月初,在十五天说戒的过程中,大迦叶入定,用天眼观察到阿难的烦恼并未完全断除,因此在这次结集大会中,大迦叶亲手将阿难从五百阿罗汉中拽了出来,不准他参加结集大会。阿难大为惭愧,说:“照佛的规矩,已成阿罗汉果的僧众不能在佛陀身前身后服侍,因此之故,我才留存有一些残余的烦恼没有断绝而已。这须怪不得我。”大迦叶当即回答道:“你还有别的罪过。你劝佛陀让女人出家,使佛的正法减去了五百年寿命。”阿难说:“三世各佛都是有四部弟子的,女人出家并没有什么过错。”大迦叶又说:“佛陀要进入涅槃之时,背上疼痛,躺倒在地上,需要喝些水,可是你没有给佛陀喝水,这难道不是大罪过吗?”阿难说:“那时正好有五百辆车子,从河中横渡过去,搅得河水又黄又浊,因此才没有去取水。”大迦叶又说道:“佛陀问你,如果有人修到了四神足,就可以增加一劫的寿命吗?你应该回答说:‘佛陀应增加一劫的寿命。’可是佛陀三问,而你三不答,所以使世尊提前进入了涅槃。”阿难说:“那时是魔障蒙蔽了我的心田,所以我没有回答。”大迦叶又说道:“你给佛陀折叠僧伽梨衣时,用脚把僧伽梨衣踩在了地上。”阿难说:“当时大风吹来,将衣吹堕在地上,正好落在我的脚边,并不是我不恭敬。”大迦叶又说:“佛陀的阴藏相(佛的生殖器藏在腹中而不显现)在佛涅槃之后,给女人看见了,这行为是多么可耻啊!”阿难说:“我当时想女人见到了佛的阴藏相,内心会感到自己身为女人之形是十分羞耻的事,因此才会促使她们认识到在此世应当修行种种佛的德根,以图来世获得男身。我这是出于好意,不应当被看作破戒。”作为僧众上座的大迦叶不再听阿难的辩解,而是当即命令阿难到僧房中悔过。并说:“当你烦恼解除,证得阿罗汉果位之后,再到这里来。”

阿难是跟从在佛身边的弟子,可以说是佛陀的贴身秘书,佛陀几乎所有的传法过程以及传法内容只有阿难了解得最清楚,而且阿难博闻强记,佛所讲法他基本上都能记住,可以背诵。因此结集佛的法藏,缺少了这样一位多闻第一的阿难是很大的缺憾,甚至是无法得到结集成功的。据说,大迦叶为什么又以种种理由阻拦阿难加入结集大会,这是因为大迦叶是头陀第一,他本人既不好色,也不喜欢舒适的生活,平时修的是非常严格的苦行,因此他要求僧众也是以苦行为主,以守具足之戒为最重要之事,而在晚期的佛陀遗教中,却有着“小小戒可舍”的精神,这是与大迦叶的思想相抵触的,阿难亲闻佛陀遗教,并以较为宽容的精神要求僧众,这招致了大迦叶的不满,又由于阿难在僧团内属于较为年轻的一辈,因此自然受到了以持戒为第一要务的大迦叶所排斥。

但这次结集少了阿难是不行的。阿难也知道这次结集的重要性,因此他离开这大会场之后,就专心致志地思索种种佛法,希望尽快地断除烦恼,证得阿罗汉果。但由于缺乏定力,开始并未悟道,到后半夜时,因为太疲劳,就想躺在枕头上休息一下,当他的头一靠在枕头上,突然像得到了神力一般,犹如电光火石,当下即得到大彻大悟,进入金刚禅定之境,破除一切烦恼,证得阿罗汉果。于是阿难随即前往僧堂敲门。大迦叶对他说道:“你如果证得了阿罗汉果,就从大门的锁孔中钻进来。”阿难当即用巨大神力从锁孔中进入僧堂,然后向大迦叶礼拜,表示忏悔。大迦叶便对阿难说道:“希望你不要有嫌恨之心。你回到你的本座去吧。”阿难向各位僧众敬了一个礼,然后立即登上师子床。大迦叶告诉阿难:“佛所说法,一言一字,都不要遗漏。”于是,阿难遵旨将佛的遗教一五一十地念诵出来。

阿难一开口发声,第一句就是这样念的:“我闻如是,一时佛住所居处。”大迦叶及各位僧众听到这里,都不由得掉下了眼泪。“唉,唉!衰老、死亡,真是如梦如幻,昨日还能亲见佛的面颜,今天就已经称道‘我闻’了。”言下大为伤感。

阿难因为是佛的堂弟,他的相貌和佛极为相似,只是有三个指头比佛的要短一些。当他刚登上高座念诵时,僧众都一时为之糊涂,以为世尊重新出现,有的则以为是别处的佛来到这里,还有的怀疑是阿难已经成佛了,种种猜想,狐疑不定。但当阿难一开口念诵,说到“我闻”这一句时,僧众所有疑问全都扫除干净。阿难是在佛那一年成道时出生的,在佛初转法轮时,他并不知道佛所传的法,阿难通过展转听闻、佛后来亲口复述等通晓了初期释迦牟尼宣讲的佛法,当佛陀年事已高,需要阿难服侍之时,阿难便通过和佛陀的朝夕相处,亲耳听闻了佛所讲说的经典,并将它们默记心中。现在,由阿难将它们念诵出来,就像一个完整的瓶子,里面所有的水都点滴不漏地倒进了另一个瓶子,佛法就这样通过阿难通达无碍的念诵,因而完整地传承下来。

在这次结集的三藏中,阿难诵出的是经藏,大迦叶诵出的是论藏,优波离诵出的是律藏。号称三藏十二部。这就是后来所称的上座部。

当时,除了摩诃迦叶尊者、阿难尊者、优波离尊者等阿罗汉在毕钵罗窟里结集三藏法教外,还有许多比丘长老在跋波尊者的带领下,在摩揭陀国王舍城七叶窟外面不远的僧团里,进行会诵结集。这就出现了窟内、窟外两个部分的结集。这两个部分结集的法藏都属于小乘佛教的范围。

大乘三藏教法,据说是由文殊师利菩萨和弥勒菩萨,带领许多菩萨和阿难尊者等,在铁围山中结集的。铁围山据说是咸水海边的一座山。

三藏,佛教典籍的总称。藏字的意义是盛放东西的竹箧,佛教经、律、论三种经典能够把佛所讲的戒、定、慧三种无漏学的教法,统统放在一个三藏的“竹箧”中,收藏起来,因此便称为三藏。

释迦牟尼四十九年所说的佛法,总称为经、律、论三藏圣教。经,是佛所说永恒的道理;律,是僧团内部的戒律;论,是各位菩萨、论师等论学的内容。三藏所讲的就是戒、定、慧三种无漏学的道理,凡是佛门弟子能发心修行戒、定、慧三种过程的,就可以不漏落于生死轮回,经受种种烦恼痛苦,因此称为无漏学。


分类:佛经 书名:《释迦牟尼传》 作者:伍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