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四分律》第四十三卷 第三分拘睒弥揵度法


尔时世尊在拘睒弥。时有比丘犯戒。是中或有言犯戒。或有言不犯。是中见犯比丘。语不见犯比丘言。此比丘实犯。非是不犯。彼不见犯比丘意解。即言如是。是比丘实犯戒。非是不犯。彼即和合举罪。犯罪比丘言。我不犯。不成举非法。举我羯磨不成。彼即往人间觅朋党。语余比丘言。我不犯。不成举非法举我羯磨不成。彼比丘见如是。此比丘不犯。不成举非法举羯磨不成。犯罪比丘。即将余部党随举比丘。来至先言不见犯比丘所语言。长老。此比丘不犯戒。不成举。非法举他。羯磨不成。彼比丘还见不犯便言。彼不犯。不成举非法举羯磨不成彼被举随举比丘。与见犯比丘别部说戒羯磨。时举罪比丘。往世尊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白佛言。此被举随举比丘。与我等别部说戒羯磨。

佛言。此痴人破僧。若彼如我所说羯磨说戒者。羯磨成就不犯。汝等若如我所说羯磨说戒亦成就不犯。何以故。有二不同住处。何等二。彼比丘自作不同住。若僧与作不同住。云何比丘自作不同住。若比丘僧破求外朋党。是为比丘自作不同住。云何僧与作不同住。僧与作不见犯羯磨不忏悔羯磨恶见不舍羯磨。是为僧与作不同住。是为二种不同住有二种同住处。是比丘自作同住处。若僧与作同住处。云何自作同住。此比丘僧破自部党求外善部党。此比丘自作同住。云何僧与作同住。众僧和合。先与作不见羯磨不忏悔羯磨恶见不舍羯磨后和合僧还解。是为僧与作同住。是为二种同住处。彼被举比丘随举比丘。与此举比丘斗诤共相骂詈诽谤互求长短。时众多比丘。往世尊所。头面作礼却坐一面。白世尊言。大德。彼被举比丘随举比丘。与此举比丘斗诤共相骂詈诽谤互求长短。我等当云何。

佛言。听众僧破非法和合。应在如是处坐令身口不出恶。众僧破如法和合。应隔一人坐。尔时世尊。往被举比丘所。作如是言。汝曹莫犯罪。而言不犯不忏悔。何以故。若比丘犯罪。余比丘言。长老犯罪自见不。答言不见。彼比丘多闻知阿含持法。持律知摩夷。多得伴党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大臣种种沙门外道。彼犯罪比丘作是念。彼比丘多闻知阿含持法持律知摩夷。多有伴党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大臣种种沙门外道。我今若不见罪。此比丘今即当为我作不见罪羯磨不忏悔羯磨恶见不舍羯磨。若彼比丘与我作不见罪羯磨不忏悔羯磨恶见不舍羯磨者。彼比丘不复与我共羯磨说戒。不共我自恣同一屋住一处坐一床一板在前食后食。亦不随岁数大小恭敬礼拜执手迎逆。若彼比丘不与我同一羯磨共说戒。乃至不执手迎逆者。众僧便有斗诤事生。共相骂詈诽谤伺求长短。僧便当破。令僧尘垢。令僧别异住。若比丘重此破僧事者。应如彼言有罪应如法忏悔。止止比丘莫共斗诤骂詈共相诽谤伺求长短。汝等一切当共和合齐集同一师学如水乳合。利益佛法安乐住。尔时世尊。告被举比丘随举比丘。如是言已。便往至举他比丘所语言。汝等莫数举他比丘事。何以故。是中比丘犯事。彼比丘问言。长老。自见犯罪不。彼言不见彼比丘若多闻知阿含持法持律知摩夷。多朋党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大臣种种沙门外道。彼比丘作如是念。彼比丘多闻知阿含持法持律知摩夷。多朋党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大臣种种沙门外道。若彼言不见罪。我等今即便当举作。不见罪羯磨不忏悔羯磨恶见不舍羯磨。我等若与作不见罪羯磨不忏悔羯磨恶见不舍羯磨。我等便不与彼共一羯磨说戒。不共自恣。乃至不执手迎逆。我等不共一羯磨说戒。乃至不执手迎逆者。众僧便当斗诤共相骂詈诽谤伺求长短。令僧破令僧尘垢令僧别住。若比丘重此破僧事者。不应举彼比丘罪。止止比丘莫斗诤共相骂詈诽谤伺求长短。汝等一切当共齐集同一师学如水乳合利益佛法安乐住。尔时世尊语彼比丘已此夜过明旦着衣持钵。入拘睒弥乞食已还至僧伽蓝中。以此因缘集比丘僧告言。乃往过去世。有伽奢国王梵施拘萨罗王长生。父祖怨仇。梵施王兵众威力勇健财宝复多。长生王兵众威力不如财宝复少。后异时梵施王。与四部兵来至拘萨罗国罚长生王。夺得一切国土兵众库藏珍宝。时王长生。与第一夫人逃走。至波罗奈国。假作螺髻婆罗门。夫妇在陶师家住。后异时长生王第一夫人心生如是念。欲得其地平整四交道头日初出时见四部兵共斗洗刀汁饮。即至王所白言。王欲知不。我今如是念欲。得其地平整四交道头日初出时见四部兵共斗洗刀汁饮。王言汝今何由得从如是愿。梵施王与我父祖怨仇。夺我国土兵众库藏珍宝无有遗余。夫人言。我若不得从如是愿者便当死时。梵施王。有大臣字富卢醯侈是长生王伴。长生王语妇言。须我语伴令知。时长生王。即至富卢醯侈所语如是言。伴今知不。我第一夫人生如是念。欲得其地平整于四交道头日初出时见四部兵斗洗刀汁饮。念已即来白我说如是事。我语言。汝今何由得从如是愿。梵施王与我父祖怨仇。夺我一切国土兵众库藏财宝都尽。夫人即言。我若不得从如是愿者便当死。我即语言。须我以此因缘语伴令知。富卢醯侈言。小止。须我瞻其腹内。时富卢醯侈。往瞻长生王第一夫人腹内已。即偏露右肩长跪执手三反称言。拘萨罗王在腹内。语夫人言。当得其地平整于四交道头日初出时见四部兵共斗洗刀汁饮。在某处住。时富卢醯侈。往梵施王所白如是言。王欲知不。有如是星出。时应清旦。日初出时在四交道头四部兵共斗洗刀刃。王言。富卢醯侈今正是时。时富卢醯侈。即集四部兵于四交道头共斗洗刀刃。时长生王夫人。得其地平整于四交道头日初出时见四部兵共斗洗刀刃。时夫人得洗刀汁饮已胞胎成足。遂便生男儿。颜貌端正。即字为长。其年长大。王长生甚爱念之。时王梵施。闻拘萨罗王长生与第一夫人逃走作螺髻婆罗门在陶师家住。即敕傍人言。汝往陶师家。收取长生王及第一夫人。坚牢执持将来。并打恶声鼓为现死相。从右门出破为七分着尖标头。时王长生。闻梵施王作如是教敕。即唤儿长语言。汝今知不。伽奢国王梵施。是我父祖怨仇。彼夺我一切国土兵众。财宝都尽。并敕傍人令杀我等。汝可逃走。勿为梵施王所杀。时王子长即逃走。时梵施王。使人即收王长生及第一夫人执缚。并打恶声鼓现死相。众人聚集。时长生王子微服。寻父母后啼泣流泪。时王长生。顾见其子作如是言。怨无轻重。皆不足报。以怨报怨怨终不除。唯有无怨而除怨耳。如是再三言。时众人作如是念。拘萨罗王颠狂心乱。今日方教长摩纳。今谁是长摩纳也。时众人亦如是三言。时梵施王。使人即将长生王从右门出分为七分着尖标头。时长生王子长。从彼还入波罗奈城。学种种技术。学书学瞻相星宿秘谶算数及画诸形像音乐戏笑。在于众中最为第一。尔时梵施王妓女所住处。去边不远有调象师。时王子长。往象师所语言。我欲学调象。答言可学。时长摩纳。夜时过半弹琴歌戏出美音声。时王梵施。于夜闻弹琴歌戏声。其音调美。闻已即问傍人言。谁于夜过半弹琴歌戏。其音调好。

答言。王今知不。去王妓女不远有调象师住。彼有弟子字长摩纳。是彼于夜过半弹琴歌戏声。其音调好。闻已即言。唤来我欲见之。即受教往唤来。头面礼王足已一面住。王问言。汝实于夜过半弹琴歌戏出美音声耶。答言尔。王言。汝今于我前可弹琴歌戏出美音声。时即于王前弹琴歌戏出美音声。王闻之极大欢喜。王言。住此当与汝食。答言尔。时王梵施第一夫人住屋无人得入者。唯王夫人及长摩纳。后异时夫人失摩尼珠。夫人至王所白言。王知不。我失摩尼珠。王言有谁入者。夫人言。更无人入。唯有王及我长摩纳。时王即唤长摩纳问言。我第一夫人失珠。汝取耶。彼作如是念。王夫人屋更无人入。唯有王夫人及我。若我言不取。恐王必当治我。我且由来习乐不堪苦毒。即报王言。我取。王言共谁取。答言共王大子。更复有谁。

答言。复共第一有智慧大臣。更复有谁。

答言。与王国中第一大长者。更复共谁。答言共第一淫女。时王即收长摩纳太子大臣长者第一淫女系之。王太子语长摩纳言。汝知我实不取珠。而虚言我取耶。长摩纳言。汝实不取我亦不取。汝是王第一太子。王所爱重。必不为珠故断汝命。以是故相引耳。第一有智慧大臣。语长摩纳言。汝实知我不取珠。而虚言我取耶。长摩纳言。汝实不取我亦不取。汝是有智慧大臣能觅得珠。是故相引耳。大长者语长摩纳言。汝实知我不取珠。而虚言我取耶。长摩纳答言。汝实不取我亦不取。汝是国之大长者。大富财宝无数。若王须珠汝能与之。以是故相引耳。第一淫女语长摩纳言。汝知我不取珠。而虚言我取耶。

答言。汝实不取我亦不取。汝是第一淫女。多人系意在汝。未得汝者必求觅得珠。以是故相引耳。时波罗奈国白贼。闻王第一夫人失珠王收系摩纳太子大臣大长者淫女。即来至长摩纳所问言。王夫人实失珠不。答言失珠。问言谁入夫人屋。

答言。唯王夫人及我。问言谁在中行。答言有猕猴在中行。彼言。长摩纳今珠可得耳。时贼即往梵施王所白王言。王今知不。今珠可得。王可出女人庄严具。王即出种种庄严具璎珞。集众猕猴令着璎珞置在宫中。时彼先在内猕猴。见诸猕猴皆着璎珞。便出所偷夫人珠。以自严身。时贼即四方围绕捕取猕猴。以白王言。王今知不。我已得珠。时王梵施。即唤长摩纳来语言。汝不取珠。何故言取耶。即答王言。我作如是念夫人屋无人入者。唯王夫人及我。我若言不取。恐王治我苦毒。而我不堪苦毒。故言取之耳。汝复何故引太子耶。

答言。我作是念。太子王甚爱念。必不以珠故而断其命。以是故引太子耳。汝何故引第一大臣。

答言。我作是念。大臣多知。必能作方便还求得珠。以是故引耳。汝复何故引大长者。

答言。我作是念。王若须宝。长者大富。足能与王珠。是故引耳。汝复何故引淫女。

答言。我作是念。国中人及与众贼。系心在彼淫女。其未得者。必能为淫女故。还觅得珠。是故引耳。王言未曾有。长摩纳。有如是智慧。王即用长摩纳作一切处尊。后于异时。梵施王严四部兵出行游猎。时王及四部兵。各各众乱逐鹿。时天热疲极。时长摩纳。即将王车至屏处止息。王下车在车阴中。枕长摩纳膝上眠。时长摩纳作如是念。此王是我父祖怨仇。破我国土。夺我父祖四部兵众及库藏宝物。一切皆尽。杀我父母。断拘萨罗王种。念昔日怨故。即时拔剑欲断王头。念父往言。怨无轻重。皆不足报。以怨除怨怨无已时。唯有无怨而怨自除耳。即还内剑。时梵施王惊觉。长摩纳问王言。何故惊耶。王言。拘萨罗王有儿。字长摩纳。拔剑欲断我命。即答王言。今此何处有长生王子长摩纳。唯有王及我耳。王但安眠。王第二眠亦如是。乃至第三眠。长摩纳如前思惟复拔剑。王即惊觉。时长摩纳即撮王头。王言汝欲杀我耶。答言尔。以何事故答言。我是长生王子长摩纳。王是我父祖怨仇。破我国土。夺我父一切兵众库藏宝物都尽。杀我父母。断拘萨罗王种。念此怨仇故。是故欲杀王耳。王即语言。今还汝父祖兵众国土一切珍宝。莫得杀我。答言当活王命。王亦莫杀我。王答言亦赦汝命。时彼共除父祖时怨。即共和合犹若父子。共同一乘还波罗[打-丁+柰]国。时王梵施。集诸大臣告如是言。若见长生王子长摩纳者当取云何。或有言治令如贝。或有言以刀杀之。或有言车掉之。或有言高悬其头。或有言然令如炬。或有言热油煎之。或有言刬其身。或有言利钩钩肉。或有言以蜜煮之。或有言缠身放火。或有言衣裹烧之。或有言截手截脚截耳截鼻。或言生贯着尖标头。或言截头。王即示诸臣言。此是长生王子长摩纳。自今已去一切众人不得论说。何以故。彼活我命我活彼命。时王即还其父时兵众及一切国土库藏珍宝。即庄严其女与之。汝等诸比丘。彼执刀剑长摩纳。有父祖怨仇。还共和合。犹若父子。汝等出家为道。同一师同一学。如水乳合。利益佛法安乐住止。止诸比丘。莫共斗诤共相骂詈诽谤互求长短。和合莫共诤。同一师学如水乳合。利益佛法安乐住。中有异比丘白佛言。世尊。但自安住。如来是法主。诸比丘斗诤事自当知。尔时世尊。第二第三语拘睒弥比丘。止止莫共斗诤骂詈诽谤互求长短。和合共住同一师学如水乳合。利益佛法安乐住。彼比丘如是言。世尊。但自安住如来是法主。比丘斗诤事自当知。尔时世尊。为拘睒弥比丘。说此偈言。

众恶声流布  不求尊上法
破于众僧时  亦不以余事
断骨害生命  盗取牛马财
国土斗诤乱  亦有还和合
汝曹可无有  种种骂詈者
其有如是者  彼怨终不除
种种恶骂詈  终不还加报
其能忍默者  彼怨自得除
以怨除怨仇  怨仇终不除
无怨怨自息  其法勇健乐
亦不教他作  己身亦不为
能行如是者  如雨淹众尘
无坚说坚牢  坚牢不见坚
彼不解坚牢  堕邪忆念中
坚牢知坚牢  不坚知不坚
彼解坚牢法  入于正念中
犹如人执箭  执缓自伤手
沙门不善良  增益于地狱
若能善执箭  执急不伤手
沙门善自良  便得生善道
虽有袈裟服  坏抱于结使
不能除怨害  彼不应袈裟
结使已除灭  持戒自庄严
调伏于怨仇  彼则应袈裟
处处遍求伴  无有称己者
宁独坚其心  不与愚者同
若处处求伴  不得如己者
宁独自行善  不与愚恶伴
独行莫作恶  如山顶野象
若审得善伴  共行住勇健
游处在诸众  其心常欢喜
若不得善伴  独行常勇健
舍于郡国邑  无事如野象

尔时世尊。以拘睒弥比丘斗诤共相诽谤骂詈众僧恼乱。世尊不喜。不语众僧及供养人。自举卧具着本处。执持衣钵以神足力。从拘睒弥还舍卫国。时拘睒弥诸优婆塞。闻世尊以诸比丘斗诤共相诽谤骂詈众僧恼乱。世尊不喜不语众僧及供养人。自举卧具着本处执持衣钵。以神足力从拘睒弥国还舍卫国。时诸优婆塞。自共作制限。我等众人。都不应见拘睒弥比丘起迎恭敬礼拜问讯语言及供养衣服饮食病瘦医药。彼诸比丘如似被举住。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国王大臣种种沙门外道。尽皆远离无有与语者。彼诸斗诤比丘遂无有利养。作如是念。我等可于世尊所灭此斗诤事。即往舍卫国。时舍利弗。闻拘睒弥比丘斗诤共相诽谤骂詈口如刀剑从拘睒弥来舍卫国。即与五百比丘往佛所。头面礼足却住一面。白世尊言。此拘睒弥比丘斗诤共。相诽谤骂詈口如刀剑。从拘睒弥来至舍卫国。我曹当云何。佛告舍利弗。应听二部所说。若有比丘如法语者。则应受彼语。称誉长养与为伴党。舍利弗复白佛言。云何知彼比丘是法语非法语。佛告舍利弗有十八事破僧。法非法毗尼非毗尼犯不犯轻言重有余无余粗恶不粗恶以应行不应行制不制说不说。佛告舍利弗。汝观此事。则知彼比丘如法语非法语。复白佛言。云何与拘睒弥比丘房舍卧具。佛言应持屏处房舍卧具与。若无屏处应作屏处与。如众僧分卧具法等与。舍利弗白佛言。众僧衣物。云何与拘睒弥比丘分。

佛言。随上座次到应与。舍利弗白佛言。拘睒弥比丘若小食与粥时。当云何坐。佛告舍利弗。我先不作如是语耶。众僧破非法和合。应在身口不生恶处坐。众僧破如法和合事已灭应间阙一人坐处坐。尔时摩诃波阇波提比丘尼。闻拘睒弥比丘斗诤诽谤共相骂詈互求长短。从拘睒弥来至舍卫国。即与五百比丘尼俱诣世尊所。头面礼足却住一面。白佛言。大德。此拘睒弥比丘斗诤诽谤共相骂詈互求长短从拘睒弥来至舍卫国。我等当云何。佛告瞿昙弥。应听二部语。若有比丘如法语者。则应受彼语称誉长养与为伴党。复白佛言。云何知彼比丘是法语非法语。佛告瞿昙弥。有十八事破僧。法非法乃至说不说如上。汝观此事。则知彼比丘如法语非法语。瞿昙弥比丘尼。应从众僧乞教授在如法比丘部中求。尔时阿难邠坻。闻拘睒弥比丘斗诤诽谤共相骂詈互求长短口如刀剑从拘睒弥来舍卫国。与五百优婆塞俱诣世尊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白佛言。拘睒弥比丘斗诤诽谤共相骂詈互求长短口如刀剑从拘睒弥来至舍卫国。我等当云何。

佛言。应听二部语如上。若有檀越布施。应分作二分。此亦是僧。彼亦是僧。居士如破金杖为二分。二俱是金。如是居士布施物。应分为二分。此亦是僧彼亦是僧。尔时毗舍佉无夷罗母。闻拘睒弥比丘斗诤诽谤共相骂詈互求长短口如刀剑从拘睒弥来至舍卫国。与五百优婆私俱诣世尊所。头面礼足却住一面白佛言。拘睒弥比丘斗诤诽谤共相骂詈互求长短口如刀剑从拘睒弥来至舍卫国。我等当云何。

佛言。应听彼二部所说如上。若有布施衣物。应分为二分。此亦是僧彼亦是僧。如破金杖为二分。彼此是金。若有布施衣物。应分为二分。此亦是僧彼亦是僧。尔时被举比丘道路行静处。心自念言。我此诤事。应当引修多罗毗尼阿毗昙检校佛法是举非举。为是如法举羯磨成就。为是不如法举羯磨不成就耶。时即看修多罗毗尼阿毗昙检校佛法律作是念。是犯非为不犯。是举非为不举。如法举羯磨成就。非为不如法举羯磨不成就。彼即至随举比丘所。作如是言。我在道路行在静处思惟作是念。我今此斗诤事。是犯非犯耶。即看修多罗毗尼阿毗昙检校佛法律。是犯非为不犯。是举非为不举。如法举羯磨成就。非为不如法举羯磨不成就。时随举比丘。即将被举比丘。至举罪比丘所白言。此被举比丘。语我如是言。在道路行在静处思惟心自念言。如上所说。尔时举罪比丘。即将随举比丘被举比丘。诣世尊所头面礼足已。却坐一面。白佛言。此随举比丘。将被举比丘来至我所。以被举比丘因缘具向我说。今即复以此因缘具白世尊。世尊告诸比丘。是犯非不犯。是举非不举。如法举此比丘羯磨成就。若彼比丘。顺从众僧忏悔改过。求索解不见举羯磨者。即应白四羯磨解。应如是解。彼比丘。应至僧中偏露右肩脱革屣礼僧足。已右膝着地合掌白如是言。大德僧听。我某甲比丘。僧举我作不见举羯磨。我今顺从众僧改过忏悔。乞解不见举羯磨。愿僧慈愍故为我解。如是第二第三说。是中应差堪能作羯磨者。若上座若次坐。若诵律若不诵律。能羯磨者如是白。大德僧听。此某甲比丘。僧作不见举羯磨。今顺从众僧改过忏悔。乞解不见举羯磨。若僧时到僧忍听。某甲比丘。僧与解不见举羯磨。白如是。大德僧听。某甲比丘。僧与作不见举羯磨。彼顺从众僧改过忏悔。今求僧乞解不见举羯磨。谁诸长老忍。僧解彼某甲比丘不见举羯磨者默然。谁不忍者说。是第一羯磨。如是第二第三说。僧已忍。与某甲比丘解不见举羯磨竟。僧忍默然故。是事如是持。

佛言。听作白羯磨和合。应如是白。大德僧听。所因事令僧斗诤诽谤共相骂詈互求长短。彼人犯事被举。今已还解已灭僧尘垢。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作和合白如是。应作如是白和合。时优波离。从坐起偏露右肩脱革屣右膝着地合掌白世尊言。所因事令僧斗诤诽谤骂詈互求长短令僧破令僧别异住令僧尘垢。彼事未料理未处分未灭僧尘垢。颇得如法和合不。

佛言。不得如法和合。优波离。彼所因诤事。令僧斗诤诽谤骂詈互求长短。令僧破令僧别住令僧尘垢。彼诤事已料理。已分处。已灭僧尘垢。得如法和合。

佛言。自今已去听作白羯磨和合布萨。应作如是白。大德僧听。彼所因事。令僧斗诤诽谤骂詈互求长短。令僧破令僧别住令僧尘垢。彼人僧为作举罪。已还为解。已灭僧尘垢。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作和合布萨白如是。应如是白已和合布萨。尔时佛告优波离。有五种犯罪人。何等五。比丘如是犯罪。余比丘语言。汝犯罪见不。答言不见。彼语此比丘言。若见此罪应忏悔。此是第一犯罪人。比丘如是犯罪。余比丘语言。汝犯罪见不。答言不见。彼比丘言。汝若见罪。应僧中忏悔。是第二犯罪人。比丘如是犯罪。余比丘语言。汝犯罪见不。答言不见。彼比丘言。汝若见罪。当于此僧中忏悔。是第三犯罪人。比丘如是犯罪。余比丘语言。汝犯罪见不。答言不见。众僧应舍弃莫问。语如是言。汝今不见罪。汝所往之处彼亦当举汝罪为汝作自言。不听汝作阿㝹婆陀。不听布萨自恣。如调马师。恶马难调。即合所系杙弃之。汝比丘不自见罪。亦复如是一切舍弃。汝所往之处。乃至不听汝布萨自恣。如是人不应从求听如是此即是听。此是第四犯罪人比丘如是犯罪。余比丘语言。汝犯罪见不。答言不见。彼应众僧中作不见举白四羯磨。此是第五犯罪人。时长老优波离。从坐起偏露右肩脱革屣右膝着地合掌白佛言。有几法应得作料理事人。

佛言。有五法应料理。何等五。欲作事比丘。应观察此事实不实。或有事不实。彼比丘若知此事不实。不应作。彼比丘若知此事实。应更观察此事有利益无利益。或有事无利益。彼比丘若知此事无利益。不应作。若比丘知此事有利益。应更观察此事时作非时作。或有事非时作。彼比丘若知是事非时作。不应作。彼比丘若知此事是事作。应更重观察。若作此事。令僧斗诤诽谤骂言。令僧破令僧别住令僧尘垢。为不令僧斗诤。乃至不令僧尘垢。彼比丘若知作事令僧斗诤乃至令僧尘垢不应作。若比丘作事不令僧斗诤乃至不令僧尘垢。彼比丘应重更观察。若比丘作事为得伴党不得伴党。或作事不得比丘伴党。彼比丘若知作事不得比丘伴党。不应作。彼比丘若知得比丘伴党。应知时好心善念应作。优波离。比丘知此五法。应得作料理事人。尔时优波离。即从坐起偏露右肩右膝着地合掌向佛。而说偈言。

为僧说此语  义利决定故
云何得知胜  比丘得坚持

尔时世尊。说偈答优波离言。

第一持戒不毁坏  比丘威仪自端身
怨家不能如法呵  彼能得是他无语
彼住如是清净戒  得无畏说无疑难
在众不怖无变异  不失于义随问答
如是众中而问义  卒答不思无忧虑
随时问义皆能答  应答诸问心无异
恭敬长老诸比丘  上座中座及下座
能说因本善分别  解诸怨家欺诈语
怨家不能得其胜  亦能调伏于多人
常为师教而不亏  庄严智慧众所可

若犯如是事  不犯得罪除
此垢二俱知  知垢忏悔除
不悔众所遣  若悔众不驱
如是人应劝  分别如是知
有信则能受  为僧故而遣
众遣能用语  能作不自高
恭敬于长老  上中及下座
智慧多利益  是人能护法

(拘睒弥揵度具足竟)。


分类:佛经 书名:《四分律》 作者:[姚秦]佛陀耶舍、竺佛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