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四分律》第四十八卷 第三分灭诤揵度法之余


尔时阿难。从坐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白佛言。觅诤以几灭灭。

佛告阿难。觅诤以四灭灭。现前毗尼。忆念毗尼。不痴毗尼。罪处所毗尼。阿难复问。颇有觅诤以二灭灭。不以不痴毗尼罪处所毗尼灭耶。

佛告阿难有。又问。何者是。

佛告阿难。若比丘不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诸比丘言犯波罗夷僧残偷兰遮。而诸比丘语言。汝忆犯波罗夷僧残偷兰遮不。彼不忆即答言。我不忆犯波罗夷乃至偷兰遮。长老。莫数难诘问我。而彼比丘故难诘不止。阿难僧应与此比丘忆念毗尼。白四羯磨如上。有三非法与忆念毗尼。若比丘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诸比丘言。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彼比丘语言。汝忆犯重罪波罗夷乃至偷兰遮不。答言。我不忆犯。长老。莫数难诘问我。而彼比丘故难诘不止。彼从僧乞忆念毗尼。僧若与作忆念毗尼者非法。若比丘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诸比丘亦言。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问言。汝忆犯重罪波罗夷乃至偷兰遮不。答言。我不忆犯重罪波罗夷乃至偷兰遮。我忆犯小罪当如法忏悔。诸长老。莫数难诘问我。而诸比丘故难诘不止。彼从僧乞忆念毗尼。僧若与忆念毗尼者非法。若比丘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诸比丘亦言。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问言。汝忆犯重罪不。答言。我不忆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我忆犯小罪已如法忏悔。诸长老。莫数难诘问我。而诸比丘故难诘不止。彼从僧乞忆念毗尼。若僧与忆念毗尼者非法。是为三种与非法忆念毗尼。有三种与如法忆念毗尼(即反上三句是如法与忆念毗尼)有五不如法与忆念毗尼。不现前。不自言。不清净。非法。别众。是为五非法与忆念毗尼。有五如法与忆念毗尼。现前自言清净法和合。是为五如法与忆念毗尼。若如是诤事灭。是为阿难觅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忆念毗尼。不用不痴毗尼罪处所。是中云何现前法毗尼人僧界如上是中云何忆念毗尼。彼比丘此罪更不应举不应作忆念。若比丘如法诤事灭已。后更发起者。得波逸提如上阿难复问。颇有觅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不痴毗尼。不用忆念毗尼罪处所耶。

佛告阿难有。问言。何者是。

佛告阿难。是中有比丘。癫狂心乱多犯众罪。后还得心。诸比丘皆言。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即问言。汝忆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不。彼不忆犯重罪。答言。我不犯重罪波罗夷乃至偷兰遮。我癫狂心乱时多犯众罪。此非故作。是我癫狂故耳。诸长老。莫数难诘问我。而诸比丘故难诘不止彼作如是念。我当云何。白诸比丘。诸比丘白佛。佛言。听僧与此比丘不痴毗尼。白四羯磨如上。有三非法与不痴毗尼。若比丘不痴。而诈作痴。多犯众罪非沙门法。诸比丘言。犯重罪波罗夷僧残偷兰遮。诸比丘即问言。汝忆犯重罪波罗夷乃至偷兰遮不。答言。我痴狂时多犯众罪非沙门法。非是我故作。是痴狂故耳。诸长老。莫数难诘问我。而诸比丘故难诘不止。彼从僧乞不痴毗尼。僧若与不痴毗尼。是为非法。(此是初句。次第二句亦同上。正以言我忆犯众罪如人梦中所作耳。次第三句亦同。正以言我忆犯众罪。如人从高山堕地揽捉少片物。我亦如是)是为三非法与不痴毗尼。有三如法与不痴毗尼。(即反三句是如法)有五非法与不痴毗尼。有五如法与不痴毗尼如上。若如是诤事灭者。是为阿难觅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不痴毗尼。不用忆念毗尼罪处所。是中现前如上。云何不痴毗尼。彼比丘此罪。更不应举不应作忆念者是。彼比丘如法诤事灭已。后更发起者。得波逸提如上。阿难又问。颇有觅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罪处所。不用忆念毗尼不痴毗尼耶。

佛言有。

问言。何者是。若比丘好论议。与外道论时得切难。便前后言语相违。若在众僧中问时。亦前后言语相违。众中故妄语。阿难。僧应与此比丘罪处所。白四羯磨如上有三非法与罪处所毗尼。不作举。不作忆念。不作自言。是为三。复有三。无犯。犯不可忏罪。若犯罪已忏。复有三。不举非法别众不作忆念非法别众不作自言非法别众不犯非法别众。犯不可忏罪非法别众。犯罪已忏非法别众。不现前非法别众。是为三非法与罪处所。复有三如法与罪处所(即反上事更不异。故不出是如法也)是为三如法与罪处所。有五非法与罪处所。不现前不作自言不清净非法别众。是为五非法与罪处所。(次有五句如法反上事是更无异故不出)若如是诤事灭。是为觅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罪处所。不用忆念毗尼不痴毗尼是中现前义如上。云何罪处所。彼比丘此罪。与作举作忆念者是。彼比丘若诤事如法灭已。后更发起。得波逸提如上。阿难复问犯诤以几灭灭。

佛告阿难。犯诤以三灭灭。现前毗尼。自言治。草覆地。阿难复问。颇有犯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自言治。不用草覆地耶。佛言有。问言。何者是。

佛告阿难。若比丘犯罪。若欲在一比丘前忏。应至一清净比丘所偏露右肩。若上座礼足右膝着地合掌说罪名说罪种作如是言。长老一心念。我某甲比丘犯某甲罪。今从长老忏悔。不敢覆藏。忏悔则安乐。不忏悔不安乐。忆念犯发露知而不覆藏。长老忆我清净戒身具足清净布萨如是第二第三说。彼应语言。自责汝心应生厌离。答言尔。若作如是诤事灭者。是为阿难犯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自言治。不用如草覆地。是中现前者。法毗尼如上。人现前者。受忏悔者是也。是中云何自言。说罪名说罪种忏悔者是。云何治。自责汝心生厌离也。若诤事灭已。后更发起者波逸提。除受欲已余者如上。若欲在二比丘边忏悔。应至彼二清净比丘所偏露右肩。若是上座。礼足已右膝着地合掌说罪名说罪种。作如是言。忏法如上。受忏者应先问彼第二比丘。若长老听我受某甲比丘忏者我当受。彼第二比丘应言可尔。若欲在三比丘边忏亦如是。若欲在僧中忏者。应往僧中偏露右肩脱革屣礼僧足已右膝着地合掌白如是言。大德僧听。我某甲比丘犯某甲罪。今从僧忏悔。如是三说。受忏者应作白然后受彼忏。应作如是白。大德僧听。彼某甲比丘犯某甲罪。今从僧忏悔。若僧时到僧忍听。我受某甲比丘忏。白如是。应作如是白已受忏。受忏者应语言。自责汝心。生厌离。彼应答言尔。若作如是诤事灭者。是为阿难犯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自言治。不用如草覆地。是中现前者。法毗尼乃至界如上。是中云何自言。说罪名说罪种。忏悔者是。云何治。自责汝心生厌离者是。如法诤事灭已。后更发起者如上。

阿难又问。大德。颇有犯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草覆地。不用自言治耶。

佛言有。

又问何者是。

答言。若比丘诤事。是中比丘。多犯众罪非沙门法。言无齐限。出入行来不顺威仪。彼作如是念。我等此诤事。多犯众罪非沙门法。言无齐限。出入行来不顺威仪。我等若自共寻究此事。恐令罪深重。不得如法如毗尼如佛所教诤事灭。令诸比丘住止不安乐。阿难。彼一众中有智慧堪能比丘。从座起偏露右肩右膝着地合掌作如是言。诸长老。我等此诤事。多犯众罪非沙门法。言无齐限。出入行来不顺威仪。若我等寻究此事。恐令罪深重。不得如法如毗尼如佛所教诤事灭。令诸比丘住止不安乐。若长老忍者。我今为诸长老作如草覆地忏悔此罪。第二众中亦如是说。阿难。彼诸比丘应作白如草覆地忏。如是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此诤事作草覆地忏悔。白如是。应作如是白已。作如草覆地忏悔。阿难。是一众中有智慧堪能者。从座起偏露右肩右膝着地合掌作如是白。诸长老。我今此诸诤事已所犯罪。除重罪遮不至白衣家羯磨。若诸长老听者。为诸长老及己。作草覆地忏悔。第二众亦应作如是说。若作如是诤事灭者。是为阿难犯诤以二灭灭。现前毗尼草覆地。不用自言治现前义如上。云何草覆地。不称说罪名罪种忏悔者是。若诤事灭已后更发起者如上。阿难又问。事诤以几灭灭。佛言。以一切灭灭。随所犯。尔时长老优波离。从坐起偏露右肩右膝着地白佛言。作自言治。一切如法不。佛语优波离。自言治不一切如法。是中比丘不犯波罗夷。彼不作举不作忆念。自言犯波罗夷。诸比丘即与作波罗夷罪治。优波离。是为非法自言治。优波离。是中比丘不犯波罗夷。彼不作举不作忆念。彼自言犯僧残。诸比丘即与作僧残罪治。优波离。是为非法与自言治。乃至自言犯恶说亦如是。优波离。是中比丘不犯僧残。彼不作举不作忆念。彼比丘自言犯波罗夷。诸比丘与作波罗夷罪治。优波离。是为非法自言治。优波离。是中比丘不犯僧残。诸比丘不作举不作忆念。彼比丘自言犯僧残。诸比丘与作僧残法治。是为非法与自言治。是中比丘不犯僧残。自言犯波逸提乃至恶说亦如是。是中比丘不犯波逸提。自言犯波罗夷乃至恶说亦如是。是中比丘不犯波罗提提舍尼。自言犯波罗夷乃至恶说亦如是。偷兰遮乃至恶说亦如是。突吉罗乃至恶说亦如是。恶说从自言犯波罗夷。还至恶说亦如是。优波离。是中比丘不犯波罗夷。彼作举作忆念。便自言犯波罗夷。诸比丘即与作波罗夷法治。是为非法作自言治。乃至自言犯恶说。七句互作头亦如上。优波离。是中比丘犯波罗夷。彼不作举不作忆念。自言犯僧残。诸比丘即与作僧残治。是为非法自言治。乃至自言犯恶说亦如是。是中比丘犯僧残。彼比丘不作举不作忆念。便自言犯波罗夷。诸比丘即与作波罗夷罪治。是为非法与自言治。是中比丘犯僧残。彼比丘不作举不作忆念。便自言犯波逸提。诸比丘即与作波逸提罪治。是为非法与自言治。乃至自言犯恶说。互作头亦如是。优波离。是中比丘犯波罗夷。彼比丘作举作忆念。便言犯僧残。诸比丘即与作僧残罪治。乃至恶说互作句亦如是。是为优波离非法与自言治。优波离复问。云何如法自言治。

佛言。若比丘犯波罗夷。彼不作举不作忆念。彼自言犯波罗夷。诸比丘即为作波罗夷罪治。是为如法与自言治。乃至恶说亦如是。优波离。是中比丘犯波罗夷彼作举作忆念。彼自言犯波罗夷。诸比丘即与作波罗夷治。是为如法与自言治。乃至恶说亦如是。优波离。是为如法与自言治。时有比丘。语余比丘言。我犯不净行欲休道。彼比丘语言。宜知是时。彼比丘去。优波离不远经行。优波离闻。至彼比丘所问言。何所论说彼言。我犯不净行欲休道。问言汝谁边犯。答言与故二俱。问言故二在何处。答言在忧禅国。问言汝往彼耶。答言不往。彼来耶。答言不来。问言汝云何犯。答言我于梦中犯。优波离言。汝去乃至不犯突吉罗。(灭诤揵度具足竟)。


分类:佛经 书名:《四分律》 作者:[姚秦]佛陀耶舍、竺佛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