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四分律》第五十四卷 第四分七百结集毗尼法


尔时世尊般涅槃后百岁。毗舍离跋阇子比丘。行十事言。是法清净。佛所听应两指抄食。得聚落间。得寺内。后听可。得常法。得和。得与盐共宿。得饮阇楼罗酒。得畜不截坐具。得受金银。彼于布萨日。檀越布施金银。而共分之。时有耶舍迦那子。闻毗舍离比丘行如是事。即往跋阇子比丘所。见劝檀越布萨时布施众僧金银。僧中唱令。与伽那子比丘。即言我不受。何以故。沙门释子不应受取金银。沙门释子舍弃珠宝不着饰好。彼于余日作分已。送与伽那子比丘。伽那子比丘言。我不须。我先言。沙门释子。舍弃珠宝不着饰好。彼即言。毗舍离优婆塞嗔。汝往教化令喜。时即差使共往。耶舍伽那子比丘。至毗舍离优婆塞所。语如是言。汝实嗔我语耶。我言。沙门释子不受取金银。弃舍珍宝不着饰好。语优婆塞言。世尊在王舍城时。王宫中王群臣集。说如是语。沙门释子应得受取金银。不舍珍宝非不着饰好。时彼众中。有大长者字珠髻。语诸大臣言。勿作是言。沙门释子受取金银。不舍珠宝。非不着饰好。何以故。沙门释子不应受取金银。弃舍珠宝不着饰好。时珠髻长者。为诸大臣解说各令得解欢喜。珠髻长者。后于异时。往世尊所。头面礼足却坐一面。以先因缘具白世尊言。我即为解说。各令欢喜。世尊。我说是言。将无违失圣旨不如法教耶。佛言。长者。如汝所说。如法如实。不违世尊教法何以故。沙门释子不应受取金银。除舍珠宝不着饰好。其有受取金银者。则受五欲若受五欲。则非沙门释子法。长者。汝若见沙门释子捉持金银。决定应知非沙门法。我作是说。听为竹𥯤草木故求乞金银。终不应自受取金银。是故离奢。以此因缘。沙门释子不应受取金银。弃舍珠宝不着饰好离奢。复于异时。世尊在只桓中。告诸比丘。有四事故。令日月不明。何等为四。阿修罗烟云尘雾是。为四事令日月不明。如是沙门婆罗门。亦有四事。污染尘秽。令沙门婆罗门无有光显。何等四。或有沙门婆罗门。饮酒不能除断。此是第一尘秽。或有沙门婆罗门。行爱欲法不能舍离。此是第二尘秽。或有沙门婆罗门。受取金银不舍饰好。此是第三尘秽。或有沙门婆罗门。以邪命自活不能除断。此是第四尘秽。是为四事。以此四事故。令沙门婆罗门污秽不明无有光显。世尊尔时。即说偈言。

贪欲垢所污  沙门婆罗门
愚痴所覆盖  爱着于好色
饮酒散乱心  复行爱欲法
受取金宝璎  此为无智者
沙门婆罗门  邪命以自活
佛说此为结  如日出云翳
无光显威耀  不净纯垢污
盲冥闇所闭  爱奴之所使
造恶不善业  痴何能行道
怨憎甚增益  更受未来身

是故离奢。以此因缘故。汝等当知。沙门释子。不应受取金银。除去饰好。我说是语。汝以此事不信我耶。彼离奢言。我非为不信。我有信乐于汝。汝可住此毗舍离。我当供给衣服饮食医药所须之物。时伽那子比丘。与诸离奢解说。令得欢喜已。与彼使比丘俱。还婆阇子比丘所。遥见伽那子比丘来。即问使比丘言。伽那子比丘。已解喻诸离奢得信耶。答言尔。即言。彼已信乐伽那子。持我等作非沙门释子。婆阇子比丘问言。何故耶。即具说先因缘。彼毗舍离比丘。语伽那子比丘言。汝先骂众僧。见罪不。

答言。我不骂众僧。彼即和合与作举。伽那子比丘作是念。我此诤事。若得长老离婆多与我作伴者。便可得如法灭。彼即问余人言。离婆多在何处。彼即答言。闻在婆呵河边。即往婆呵河边离婆多不在。彼即问。离婆多在何处。彼即答言。闻在伽那慰阇国。即往彼国。既至。离婆多复不在。复问。离婆多在何处。

答言。在阿伽楼罗国。即往彼国。而复不在。即问。离婆多在何处。

答言。在僧伽赊国。即复往彼国。见离婆多值众僧集。问离婆多供养弟子言。汝大德长老离婆多。往众僧中不。答言当往。时离婆多。往集僧中听说法已。夜半后捉尼师坛还屋。时耶舍伽那子。亦在僧中。集听法已。夜半后捉尼师坛。往离婆多所。彼作是念。今正是时。当具说先因缘令其得闻。彼即问离婆多言。大德上座。得二指抄食不。彼还问言。云何二指抄食。

答言。大德长老。足食已舍威仪不作余食法得二指抄食食不。离婆多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舍卫国不作余食法食。以是故制。复问言。大德长老。得村间不。彼还问言。云何得村间。答言大德长老。足食已舍威仪不作余食法往村中间得食。离婆多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舍卫国不作余食法食以是故制。彼问言。大德长老。得寺内不。彼还问言。云何得寺内。

答言。大德长老。在寺内得别众羯磨。离婆多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王舍城布萨犍度中制。大德长老。得后听可不还问言。云何得后听可。

答言。大德长老。在界内别众羯磨已后听可。离婆多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王舍城布萨犍度中制。复问。得常法不。还问言。云何得常法。

答言。大德长老。此作是已言是本来所作。彼答言。比丘知不。应观修多罗毗尼检校法律。若不观毗尼不检校法律。而违反于法。若已作不应作。未作亦不应作。若观修多罗毗尼检校法律。与修多罗相应。与法律相应。不违本法。若已作若未作应作。复问言。大德长老。得和不。彼还问言。云何得和。

答言。大德长老。足食已舍威仪以酥油蜜生酥石蜜酪和一处得食不。

答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舍卫国不作余食法食。以是故制。复问。大德长老。得与盐共宿不。彼还问言。云何得与盐共宿。

答言。大德长老。得用共宿盐着食中食。答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舍卫国药犍度中制。复问言。大德长老。得饮阇楼罗酒不。

答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拘睒弥国因长老娑伽陀比丘制。复问。大德长老。得畜不割截坐具不。答言不应畜。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舍卫国因六群比丘制复问。大德长老。得受取金银不。答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王舍城因跋难陀释子制。彼言大德长老。毗舍离婆阇子比丘。行此十事言。清净如法是佛所听。彼劝檀越。于布萨时施众僧金银。令分物人分。彼言。汝莫语余人。何以故。恐诸比丘所见不同。而不与和合比丘。汝可往阿吁恒河山中。彼处有三浮陀比丘。是我同和上。与六十波罗离子比丘共住。彼皆勇猛精进度无所畏。以此因缘。具为彼说已共期。婆呵河边我亦当往。时耶舍伽那子比丘。即往彼山中。至三浮陀所。以此因缘具向彼说之。期婆呵河边。大德离婆多亦当来。时毗舍离婆阇子比丘。闻耶舍伽那子比丘往人间求索伴党。彼即大持毗舍离好衣。往离婆多弟子所语言。我为大德离婆多故。持此好衣来与。今止不复与。即回与汝可取。彼言止止我不受。彼复勤勤逼令受。彼遂便受。既受已。作是言。长老。彼波夷那波梨二国比丘共诤。世尊出在波夷那国。善哉长老。能为我白大德上座。波夷那波梨二国比丘共诤。世尊出在波夷那国。善哉大德。当助波夷那比丘。彼即答言。大德长老离婆多尊重。我难不敢言。彼即强逼之不已。便往离婆多所。白如是言。大德。彼波夷那波梨二国比丘共诤。世尊出在波夷那。愿大德。助波夷那比丘。彼即答言。汝痴人。持我在不净部中。汝去。不复须汝。彼得遣已。便往毗舍离婆阇子比丘所。语如是言。长老我先语汝。大德离婆多尊重。难可为言。我不能语。今大见责。彼问言说何等。彼言已遣我。复问言汝几腊。答言十二岁。问言汝十二岁。犹故怖畏遣耶。

答言。不受我供养云何不畏。时彼离婆多及诸比丘如是语。我等今当往诤所起处。即乘船从恒水中往。时天热疲极。住船在岸边荫下息。时婆搜村有长老在道行。作如是念。我今此诤事。当观修多罗毗尼知谁法语谁非法语。彼即观修多罗毗尼捡校法律。便知波梨国比丘是法语波夷那比丘非法语。时有天不现身而赞言。善哉善男子。如汝所观。波梨比丘如法语。波夷那比丘非法语。时诸长老。即共往毗舍离。毗舍离有长老。字一切去。是阎浮提中最上座。时三浮陀语离婆多言。今往一切去上座屋中宿。具说此事。令其得闻。时二人即共相随。往至彼屋。时一切去长老。夜坐禅思惟夜已久。离婆多作是念。此上座年已老气力羸劣。而久坐如是。况我当不作如是坐。时离婆多即便坐思惟至夜久。一切去长老作是念。此客比丘远来疲极。犹故坐禅思惟如是。况我而不久坐。时彼长老。即复久坐思惟。夜已过多。语离婆多言。长老。汝此夜思惟何法。

答言。我先白衣时尝习慈心。此夜思惟入慈三昧。彼即言。汝此夜入小定。何以故。慈心三昧是小定。即复问言。大德一切去。此夜思惟何法。

答言。我先白衣时习空法。我此夜多入空三昧。彼言。大德此夜思惟大人之法。何以故。大人之法入空三昧。彼作是念。今正是时。可说先因缘令其得知。彼问言。大德长老。得二指抄食不。问言。云何得二指抄食。答言大德。足食已舍威仪不作余食法得二指抄食食。答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舍卫国不作余食法食。以是故制。如是一一说。乃至布萨时受取金银。令分物人分如上说。彼即言。勿语余人。恐人心不同。不得和合。一切去上座为第一上座。三浮陀第二上座。离婆多第三上座。婆搜村是第四上座。阿难皆为其和尚。时长老一切去。知僧事时。上座即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今僧论法毗尼。白如是。时波夷那比丘。语波梨比丘言。汝等今可出平当人。彼即言。上座一切去离婆多耶舍。苏曼那。是平当人。波梨比丘。语波夷那比丘言。汝等亦应出平当人。彼即言。长老三浮陀婆搜村长老沙留不阇苏摩。是平当人。是中有阿夷头比丘。堪任劝化。彼诸比丘言。持此比丘在数中。何以故。彼在所处。当为我等劝化。即着数中。彼诸上座作是念。我等若在众中问此事。恐更生余诤事。不知谁语是谁语非。我等今宁可差次在别处共平论耶。彼诸长老作是念。我等于何别处而平宜此事。即言。当于婆梨林中。时一切去长老即作白。大德僧听。如此为僧所举比丘。若僧时到僧忍听。于婆梨林中论法毗尼。余比丘不在中。白如是。如是作白已。应羯磨差二三比丘。取余比丘。欲至婆梨林中。时一切去上座。以此因缘集比丘僧。如是诸上座皆集。时一切去上座即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今僧论法毗尼。白如是。时离婆多即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问一切去上座法毗尼。白如是。时上座一切去即复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令离婆多问我答法毗尼。白如是。离婆多问言。大德上座。得二指净不。即还问言。云何二指净。

答言。大德长老。足食已舍威仪得二指抄食食。答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舍卫国不作余食法食。以是故制。此是第一事。非法非毗尼非佛所教。别处平宜已。下一舍罗。如是一一检校。乃至十事。非法非毗尼非佛所教。皆下舍罗。彼诸长老作是语。如我等。今于别处。平宜此事已。今复欲于僧中如是检校。何以故。令众人皆知故。彼诸长老。皆往毗舍离。时一切去上座。即集比丘僧已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论法毗尼。白如是。长老离婆多即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问一切去上座法毗尼。白如是。时一切去上座即作白。大德僧听。若僧时到僧忍听。僧今令离婆多问法毗尼我答。白如是。离婆多即问言。大德长老。得二指净不。彼问言。云何得二指净。

答言。大德长老。足食已舍威仪不作余食法得二指抄食食。答言不应尔。问言在何处制。

答言。在舍卫国不作余食法食是故制。此是第一事非法非毗尼非佛所教。于僧中检校已。下一舍罗。如是一一检校乃至十事。非法非毗尼非佛所教。于僧中检校已。皆下舍罗。在毗舍离。七百阿罗汉集论法毗尼。故名七百集法毗尼。


分类:佛经 书名:《四分律》 作者:[姚秦]佛陀耶舍、竺佛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