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白话《维摩经》不思议品第六


第六章 不可思议的解脱

此时,长老舍利弗心里想:「这房子里连一张椅子都没有,这些声闻和菩萨要坐哪里?」

维摩诘长者知晓舍利弗长老的念头,说:「舍利弗长老,你来这里的目的是求法还是求一张椅子?」

舍利弗回答:「我是为求法来,不为椅子。」

维摩诘说:「舍利弗长老,对法有意的人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不会放在心上,对椅子更不会了。

舍利弗长老,对法有意的人对色、受、想、行、识没有兴趣。对五蕴、四大和六根没有兴趣。对法有意的人对欲界、色界、无色界没有兴趣。对法有意的人对依附佛、依附法、依附僧没有兴趣。舍利弗长老,对法有意的人对认识苦、消除集、体会灭和实修道没有兴趣。为何?

法里毕竟没有条规,也没有言辞。若有人说:『应当认识苦、消除集、体会灭、实修道』,这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言辞感兴趣。

舍利弗长老,法是寂静平和的。想要产生什么、消灭什么的人不是对法有意,不是对孤寂有意,而是对产生和消灭感兴趣。

还有,舍利弗长老,法是没有污秽和邪恶的。若有人执着于任何东西,甚至是对解脱的执着,此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欲望污垢感兴趣。

法不是一个对象。追求对象的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对象感兴趣。

法里没有受或不受。抓住东西的人和舍下东西的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取、舍感兴趣。

法不是一个安全避难所。享受安全避难所的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安全避难所感兴趣。

法里没有相。以心识求相的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各种相感兴趣。

法不是一个社团。寻求与法结交的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结社感兴趣。

法不是一个景像、声音、类别或想法。陷于景像、声音、类别和想法的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景像、声音、类别和想法感兴趣。

舍利弗长老,法里没有有为法或无为法。坚执有为法或无为法的人不是对法有意,而是对对有为法或无为法的坚执有兴趣。

所以,舍利弗长老,如果你是对法有意,你应该对任何事物都不起兴趣。」

说完这些道理的时候,五百天人得了能观察一切事物的法眼净。

然后,维摩诘长老对文殊师利法王子说:「文殊师利,你曾走遍十方世界的成千上万无数的佛土。在哪个佛土里你见到质量最高的最佳狮子座?」

文殊师利回答:「贵大人,如果向东越过比三十二条恒河之沙还要多的佛土,就会发现一个叫做须弥相的世界。那里住了一位名叫须弥灯王的如来。他的身体有八百四十万由旬高,而且他的宝座高六百八十万由旬。那里的菩萨高四百二十万由旬,他们的宝座高三百四十万由旬。贵大人,最精致、最宏伟的宝座在须弥相世界,须弥灯王如来的佛土。」

那时,已经专心入定的维摩诘长老做了个神奇的演示,使须弥相世界的须弥灯王世尊如来送了三百二十万宝座来此世界。这些宝座如此高广美丽,是菩萨、大声闻、帝释、梵天、护法天王和天人都未曾见过类似的。这些宝座由天空降下,停在维摩诘长老的房子里。这三百二十万宝座自己排好,不拥挤。而房子好像也依情况把自己变大。那毗耶离大城并没有变得朦胧不明,瞻部洲也没有,四大洲也没有。每样东西看起来都和刚才一样。

这时,维摩诘长老对年轻的文殊师利王子说:「文殊师利,请菩萨将身体转变成适当大小之后,坐上这些宝座!」于是那些已得神通的菩萨把他们的身体变成四百二十万由旬高,坐上了宝座。但是那些新发意菩萨不能转变自己去坐上宝座。这时,维摩诘长老对那些新发意菩萨讲解了一些东西,使他们能得到五通。得了五通之后,他们把自己的身体变成四百二十万由旬高,坐上了宝座。可是那些大声闻仍然不能坐上宝座。

维摩诘长者对舍利弗长老说:「舍利弗长老,坐上你的宝座。」

他答道:「善知识大人,这些宝座太大太高,我坐不上去。」

维摩诘长者说:「舍利弗长老,向须弥灯王如来稽首行礼,你就能坐上宝座。」

于是这些大声闻都向须弥灯王如来稽首行礼,他们都上了宝座。

这时,舍利弗长老对维摩诘长者说:「贵大人,这数百万宝座,这么高大,竟然进得了这么小的一间房子,而且,毗耶离大城,其它村庄,城市,王国,瞻部洲的大都市,其它三大洲,那些天人、龙、夜叉、干达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以及摩睺罗迦的居土,这些全都能出现而没有任何障碍,就像以前一样!真是令人惊异!」

维摩诘长者回答:「舍利弗长老,诸佛及诸菩萨有一种解脱叫做不可思议。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能将众山之王,那个那么高大、那么神圣、那么巍峨的须弥山,纳于一粒芥菜子之内。他能做这样的演示而无需将芥菜子放大或将须弥山缩小。而且四天王和忉利诸天中众神甚至不知道他们自己在那里。只有那些注定要用奇迹教化的众生才看见并明白把众山之王须弥山纳入芥菜子内之事。舍利弗长老,这是进入菩萨不可思议解脱领域的一个法门。

还有,舍利弗长老,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能将全部四大洋的水倒入他皮肤上的一个毛孔内而不伤到水生动物,像是鱼、龟、鳄鱼、青蛙,以及其它生物。也不让龙、夜叉、干达婆和阿修罗警觉他们在哪里。整个动作明显地对那里的任何众生都没有伤害或打扰。这样的菩萨能用他的右手将这三千大千世界捡起,好像它是一个承胚板,把它旋转,丢到恒河沙数世界之外,而里面的众生都不会知道他们的移动或是移动的原因。菩萨又能接住它,放回原处,众生都不会怀疑他们有来去,虽然这整个动作是明显的。

还有,舍利弗长老,有些众生要经过无量时间的开化才能教化,有些众生经过短时期开化即得教化。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为了教化那些要经过无量时间开化才能教化的众生,能使过一星期好像过一劫之久。为了教化那些只需短时期开化即得教化的众生,又能使过一劫好像只过一星期。那些要经过无量时间开化才教化的众生真的觉得一星期好像一劫之久。那些只需短时期开化即得教化的众生真的觉得一劫好像只是一星期。

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能在一个佛土之内显示所有佛土功德的壮丽光辉。他能将一切众生放在他右手掌心,不用离开他自己的佛土,以思想的超自然速度将所有的佛土显露给他们。他能在一个毛孔里展示过去供奉十方一切诸佛的供品,以及十方一切日月星宿。他能将十方宇宙风层里所有的飓风吸入口内而不让自己的身体受伤,也不让各佛土内的森林草木遭到夷平。他能将终可烧光一切佛土里全部世界的所有超级新星的一切火团吞入肚内而不干扰它们的功能。已经向下经过了恒河沙数佛土的他,如果接纳了一个佛土,他能穿过恒河沙数佛土向上而起,将那个佛土放在高处,就像一个强壮的人捡起一片针尖上的枣树叶那么轻易。

像这样,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能神妙地把任何种类的众生转变成世界君主、护法天王、帝释、梵天、声闻、辟支佛、菩萨,甚至一位佛。菩萨能神妙地把十方一切众生的全部喊闹声,很好的、普通的、不好的,都转变成佛的声音,配上佛、法、僧的字句,让他们呼喊:『无常!苦!空!无我!』他能让他们覆诵十方一切佛教过的所有内容文字和声音。

舍利弗长老,我已经告诉了你一小部份法门,它通往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的领域。舍利弗长老,若想将通往住于不可思议解脱菩萨的领域的全部法门向你解释清楚,那需要超过一劫,甚至更长的时间。」

那时,元老大迦叶听到关于菩萨的不可思议解脱的这样教导,感到惊异,就对舍利弗长老说:「舍利弗长老,如果有人对天生盲人显示各种东西,盲人还是不能看见任何一见东西。同样的,舍利弗长老,在这不可思议解脱法门教给大家的时候,所有的声闻和辟支佛,就像那天生盲人一样都无视觉,也不能理解甚至一点点那不可思议解脱的原因。在聪明人里,听到这不可思议解脱有谁不发佛觉心?至于我们,根性变坏,像烧过的腐朽的种子。如果我们不变成能接受这大乘,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所有声闻和辟支佛,听到这个法的教导,应该发出撼动三千大千世界的悔恨之叹!至于菩萨,他们听到这不可思议解脱的时候,应当像年轻法王子得到王冠、接受涂油一样快乐。他们应该竭力加强对这不可思议解脱的投入。真的,那整群魔王又能对献身于这不可思议解脱的人做些什么呢?」

在大迦叶元老说了这些道理的时候,三万二千天人发了佛觉心。

那时,维摩诘长者对元老大迦叶说:「大迦叶长老,在十方无数世界里玩弄邪恶的那些魔王都是住于不可思议解脱里的菩萨。他们玩弄邪恶是要用他们解脱方法里的技巧去度化众生。大迦叶长老,所有那些可怜的乞丐,向十方无数世界的菩萨乞讨手掌、脚掌、耳朵、鼻子、血、肉、骨头、骨髓、眼睛、躯干、头颅、四肢、肢体、王位、王国、国家、妻子、儿子、女儿、奴仆、女奴、马、象、战车、二轮马车、金、银、各类宝石、珍珠、砗磲、水晶、珊瑚、绿宝石、宝物、食物、饮料、万灵药和衣服,这些很敢要求的乞丐通常都是住于不可思议解脱里的菩萨,他们用解脱方法里的技巧,想要去测试并显示菩萨的坚定深心。怎么说?大迦叶长老,菩萨都以极端严峻的方式显示其坚定。而凡夫没有能力成为这么敢向菩萨要求的,除非给予他们机会。没有无限地给予机会,他们没有那样的杀夺能力。

大迦叶长老,正如萤火虫不能掩遮太阳之光,大迦叶长老,没有特别的容许,凡夫像这样去攻击抢夺菩萨是不可能的。大迦叶长老,正如一匹驴不能统领对野象的攻击。即使能,大迦叶长老,一个不是菩萨的人也不能侵扰菩萨。只有是菩萨的才能侵扰另一位菩萨,也只有菩萨才能忍受另一位菩萨的侵扰。大迦叶长老,这只是对住于不可思议解脱菩萨的解脱方法知识的威能的一些简介而已。」


分类:佛经 书名:《维摩经》 作者: 邱纪良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