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白话《维摩经》观众生品第七


第七章 天女

那时文殊师利,那位法王子,对维摩诘长者说:「善大人,菩萨应该如何关心一切众生?」

维摩诘回答:「文殊师利,菩萨看一切众生应该像聪明人看水中月影,或像魔术师看由魔法里变出来的假人一样。他应该看他们像镜子里的脸,像海市蜃楼里的水,像回声之音,像空中一片云,像皂泡的前一刻,像水泡的出现与消失,像芭蕉茎的心,像电的闪光,像第五大元素,像第七识,像在无色界里出现的色,像朽烂种子的芽,像龟毛做的外套,像一个求死之人在游戏里的快乐,像入流的自我观,像一往来的第三次再世,像不来的投胎于子宫,像圣人还有贪、瞋、痴的存在,像已得法忍的菩萨的贪、毁、恚、禁的念头,像如来的烦恼结习,像生来眼盲的人对颜色的感知,像专注于灭定的苦行者的呼吸,像空中鸟迹,像阉人的勃起,像不能生育妇女的怀孕,像如来应化身未生出的烦恼,像醒后看见的梦中景象,像毫无概念能力的人的烦恼,像没有燃料的燃烧中的火,像已得究竟解脱的人的再世。一点不差的,文殊师利,体验毕竟无我的菩萨会这样看待一切众生。」

文殊师利进一步问:「贵大人,如果菩萨这样看待一切众生,他如何会对他们产生大慈?」

维摩诘回答:「文殊师利,菩萨这样看待一切众生时,他会想:『现在我已经体验了佛法,我应该将它教给众生。』因此他产生的大慈是给一切众生的避难所;大慈是平和安静的,因为没有执取;不是狂热的,因为没有冲动烦恼;是与实相吻合的,因为在三世里都平静;是不冲突的,因为没有激情的暴力;是非二元的,因为既不陷于身外的,也不陷于心内的;是不可扰动的,因为它全然究竟。

因此他产生的慈是坚固的,其深心像钻石一样坚不可破;

是纯净的,在它的自性里净化;

是均等的,它的各种愿望是相等的;而阿罗汉的慈是已经剔除敌人的;

菩萨的慈是不断开导众生;如来的慈是理解实相;佛的慈是导引众生从睡梦中醒来;

是自发的,因为它是自发地全然觉悟;

是觉悟,因为它是经验的归一;

是没有假设,因为它已经去除了执着和嫌恶;

是大悲,因为它把光辉注入大乘;

是永耗不尽的,因为它知晓空和无我;

是布施,因为它赠送佛法礼物而没有凶恶老师的拳头;

是持戒,因为它改进不守戒众生;

是忍辱,因为它保护自己和别人;

是精进,因为它负起对一切众生责任;

是禅定,因为它禁止沉溺于五欲味;

是智慧,因为它在适当的时机令人得悟;

是解脱方法,因为它到处展示佛道;

是不讲形式的,因为它动机纯净;

是没有偏差的,因为它出于坚定的动机而动;

是深心的,因为它无烦恼;

是没有欺僞的,因为它不是人造的;

是安乐的,因为它引导众生至佛的安乐。

这个,文殊师利,就是菩萨的大慈。」

文殊师利:「菩萨的大悲是什么?」

维摩诘:「是将所累积的功德全部布施一切众生。」

文殊师利:「菩萨的大喜是什么?」

维摩诘:「是布施的时候要快乐且无悔。」

文殊师利:「菩萨的大舍是什么?」

维摩诘:「是利益自己和别人。」

文殊师利:「因害怕生死而恐惧的菩萨应该求助于什么?」

维摩诘:「文殊师利,因害怕生死而恐惧的菩萨应该求助于佛的心地高尚、度量宽大。」

文殊师利:「祈望求助于佛的心地高尚、度量宽大的菩萨的应该采取什么立场?」

维摩诘:「应该立于对一切众生的舍。」

文殊师利:「祈望对一切众生立于舍的菩萨又该采取什么态度?」

维摩诘:「应该为一切众生的解脱而活。」

文殊师利:「祈望解脱一切众生的菩萨应该做些什么?」

维摩诘:「应该把他们从他们的烦恼里解脱出来。」

文殊师利:「祈望灭除烦恼的菩萨应该如何努力?」

维摩诘:「应该正确地努力。」

文殊师利:「他该如何致力于正确地努力?」

维摩诘:「应致力于无生无灭。」

文殊师利:「不产生什么?不消灭什么?」

维摩诘:「不生恶,不灭善。」

文殊师利:「善恶之根是什么?」

维摩诘:「善恶之根为肉身。」

文殊师利:「肉身之根是什么?」

维摩诘:「肉身之根为欲望。」

文殊师利:「欲望和执着之根是什么?」

维摩诘:「欲望之根为不实的解读。」

文殊师利:「不实解读之根是什么?」

维摩诘:「错误的慨念是其根。」

文殊师利:「错误慨念之根是什么?」

维摩诘:「无根据。」

文殊师利:「无根据之根又是什么?」

维摩诘:「文殊师利,无根据的东西怎么可能有根?因此,万法皆立于毫无根据的根上。」

此时,一位住在这房子里的天女,听了这关于大雄菩萨的佛法开示,欢欣、高兴、过于快乐,便显现肉身,更以天界之花如雨般下在这些大雄、菩萨和大声闻身上。花朵落到菩萨身上的时候,它们跌落到地上。但是落到大声闻身上的时候,却黏住他们而不落下。大声闻摇动这些花,甚至还用了他们的神力,可是这些花朵仍然不落下。

那时那位天女就问舍立弗长老:「舍立弗长老,你为什么要抖落这些花?」

舍立弗回答:「天女,这些花朵对宗教人士不得体,所以我们想要把它们抖落。」

天女说:「不要这么说,舍立弗长老。为什么?这些花实在是很得体的。为什么?这些花既没有分别心也没有歧视。然而你舍立弗前辈两者都有。舍立弗长老,以一位为了正确佛法而弃世的弟子而言,不得体的就是分别心和歧视,然而前辈你充满这些妄念。没有这些妄念的人永远都是得体的。

舍立弗长老,看看这些花朵怎么不黏在这些大雄和菩萨的身上!这是因为他们已经灭除了分别心和歧视。举例说,邪灵有能力控制害怕的人,却不能干扰不畏惧的。同样,那些因畏惧世间而受到威胁的人会被色、声、香、味和触这五欲所控制,而这五欲却不会干扰那些从有为世界所遗留的畏惧烦恼里解脱的人。因此,这些花朵会黏在没有去尽烦恼结习的人的身上,而不会黏在已经去尽结习的人身上。所以这些花朵不会黏在这些已经去尽一切结习的菩萨身上。」

于是舍立弗长老对天女说:「天女,你在这里住多久了?」

天女回答:「我住在这里和那位前辈进入解脱以后的时间一样久。」

舍立弗说:「那么,你在这房子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天女说:「那位前辈已经进入解脱很长一段时间了吗?」

对这问题,舍立弗默而不语。那天女接着说;「前辈,你是智慧第一的人!为何不说话?现在轮着你,你却不回答问题。」

舍立弗:「因为解脱是不可表明的,天女,我不知该说什么。」

天女:「那位前辈刚才所说的一切话语都有解脱的性质。为什么?解脱既不是内部的,也不是外部的,也不能离开它们而领悟。同样,音节既不是内部的,也不是外部的,也不能在任何其它地方领悟。所以,舍立弗长老,不要用放弃说话来指示解脱!为什么?神圣的解脱就是万法的平等!」

舍立弗:「天女,解脱不是脱离贪、瞋、痴吗?」

天女:「『解脱就是要脱离贪、瞋、痴』是为极度傲慢之人所教的。而对没有傲慢的人就教他们:贪、瞋、痴的一切性质本身就是解脱。」

舍立弗:「太好了!太好了,天女!哇,你已经得成什么了?已经体验什么了?使你有这样的辩才。」

天女:「我没有得成什么,舍立弗长老。我没有体验什么,所以我有这样的辩才。凡是认为『我已经得成了!我已经体验了!』的人在彻底教导的佛法戒律里都属于过于傲慢。」

舍立弗:「天女,你属于声闻乘,辟支佛乘,还是大乘?」

天女:「面对那些需要声闻法的人教声闻法的时候,我属于声闻乘。面对那些需要十二因缘法的人教因缘法的时候,我属于辟支佛乘。而又由于我从未放弃大悲,因为一切众生需要那些教导才得究竟解脱,我属于大乘。然而,正像一个人在木兰林里只闻到木兰花香而闻不到蓖麻,舍立弗长老,住在这有各种佛性功德香香味的房子里,一个人也闻不到声闻和辟支佛的功德香。舍立弗长老,那些住在这房子里的帝释、梵天、天王、天神、龙、夜叉、干达婆、阿修罗、迦楼啰、紧那罗以及摩睺罗伽等等,从这位圣人的口里听到这佛法,被各种佛性功德香香味所诱导,都前去发佛觉心。舍立弗长老,我在这房子里已经十二年,我没听过关于声闻和辟支佛的开示,只有听到关于大慈、大悲和不可思议佛性的开示。

舍立弗长老,八件奇怪又奥妙的事经常在这房子里发生。是哪八件?

金色之光常照这里。非常亮,亮到不容易分出当时是白天还是夜晚,与日月光照无异。这是这房子的第一奥妙。

还有,舍立弗长老,无论谁进入这房子,从进入的瞬间开始,就不再为烦恼所苦。这是第二件奇怪又奥妙的事。

还有,舍立弗长老,这房子从未被帝释、梵天、天王以及从其它佛土来的菩萨所遗弃。这是第三件奇怪又奥妙的事。

还有,舍立弗长老,这房子里从未缺乏大法之音、对六度开示之音以及不退转*轮开示之音。这是第四件奇怪又奥妙的事。

还有,舍立弗长老,在这房子里常听到天神和人的诗、歌和音乐。而由这些音乐,无限佛法之音不断回响。这是第五件奇怪又奥妙的事。

还有,舍立弗长老,在这房子里一直有四个用之不尽的宝库,充满各种珠宝,虽然所有贫贱之人尽取其需也不会减少。这是第六件奇怪又奥妙的事。

还有,舍立弗长老,应现这位善人的祈愿,十方无数如来来到这房子,例如:释迦牟尼、阿弥陀、阿閦、宝德、宝炎、宝月、宝严、难胜、师子响、一切利成等等诸佛。在他们来的时候,他们教导『诸如来的秘密』法门,然后离去。这是第七件奇怪又奥妙的事。

还有,舍立弗长老,一切佛土和天神所居土的壮丽光辉照耀这房子。这是第八件奇怪又奥妙的事。

舍立弗长老,这八件奇怪又奥妙的事出现在这房子里。那么,见了这种不可思议之事的人有谁愿意相信声闻法?」

舍立弗:「天女,是什么不让妳将妳自己从妳的女人相转变出来?」

天女:「虽然我已经寻找我的女人相十二年了,我还没找到。舍立弗长老,如果一位魔术师以魔法赋以幻人一女人形体,你会不会问她:『是什么不让妳将妳自己从妳的女人相转变出来?』」

舍立弗:「不会!这样的女人不会真的存在,还有什么可去转变的?」

天女:「正是这样,舍立弗长老,万物都不真的存在。现在,你还会想『是什么不让一个魔法幻人将她自己从她的女人相转变出来?』」

此时,天女运用她的神力使舍立弗前辈以她的样子出现,而她自己则以他的样子出现。天女,这时已转变成舍立弗,对转变成天女的舍立弗说:「舍立弗长老,是什么不让妳将妳自己从妳的女人相转变出来?」

变成天女的舍立弗说:「我不再是以男人身出现!我的身体已经变成了女人身!我不知道要转变什么!」

天女接着说:「如果前辈能转出女人相,那么所有女人都能转出女人相。所有的女人以女人身出现,就正似前辈以女人身出现。虽然就实相来说她们不是女人,但是她们以女人身出现。有这样的觉悟,佛才说:『在万物里,既无男性也无女性。』」

这时,天女解去她的神力,各人回复原来的样子。她就对他说:「舍立弗长老,你用你的女人身做了些什么?」

舍立弗:「它不是我做出来的,我也没有改变它。」

天女:「就是如此,万物都不是做出来的,也不受改变。『他们不是做出来的,也不受改变。』这句话是佛的教导。」

舍立弗:「天女,死后再轮回时,你会在哪里出生?」

天女:「我会在所有如来神奇应化身出生的地方出生。」

舍立弗:「可是如来的应化身并不轮回,也不出生。」

天女:「万物及众生和这完全一样;他们不轮回,也不出生!」

舍立弗:「天女,你多快会得到佛位的圆满觉悟?」

天女:「前辈,就在下一次你再赋有凡夫性的时候,那时我将得成佛位的圆满觉悟。」

舍立弗:「天女,说我再一次得有凡夫性,这是不可能的。」

天女:「一模一样,舍立弗长老,说我将得成佛位的圆满觉悟,这也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因为圆满觉悟是于理不通的。因为它于理不通,没有人能得成佛觉。」

舍立弗:「可是我们的如来曾经说过:『那些如来,已经得了圆满佛位的,正要得圆满佛位的,还有将要得圆满佛位的,像恒河沙数一样多。』」

天女:「舍立弗长老,『过去、现在、未来诸佛』这个表示法是以一些文字所组成的形式上的表示法。诸佛不是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未来。他们的觉悟超越三世!请告诉我,前辈,你已得了阿罗汉果位?」

舍立弗:「得了它的,因为没有得。」

天女:「一模一样,是有圆满觉悟,因为没有得到圆满觉悟。」

这时维摩诘长者对舍立弗长老前辈说:「舍立弗长老,这位天女已经侍奉过九十二千万亿佛。她能玩弄神通。她已完成了她所有的誓愿。她已得了万物无生忍。她其实已得了不退转。她能以她的誓愿力住在任何她想住的地方去开导众生。」


分类:佛经 书名:《维摩经》 作者: 邱纪良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