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白话《维摩经》佛道品第八


第八章 如来家族

那时,文殊师利法王子对维摩诘长者说:「贵大人,菩萨应该如何走上那可得佛性的道路?」

维摩诘回答:「文殊师利,菩萨走上错误道路的时候,他就是走上那可得佛性之道。」

文殊师利继续:「菩萨在错误的道上怎么走?」

维摩诘回答:「就算他犯了五种死罪的事,他也不觉得恶毒、暴力、或嗔恨。就算他进入地狱,他仍保持不受烦恼污染。就算他进入畜生道,他仍保持免于黑暗和无知。当他进入阿修罗道,他还保持免于骄傲、自负和傲慢。当他进入鬼道,他会累积福慧资粮。当他进入非色界和无动界,他不会在那里消失。

他可能走上贪欲之道,可是他一直不念着欲望的乐趣。

他可能走上瞋恨之道,可是他对任何众生都不觉得忿怒。

他可能走上愚痴之道,可是他因高度理解的智慧而更有头脑。

他可能走上贪财之道,可是他布施所有家里的、家外的东西,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不考虑。

他可能走上毁禁之道,可是见着了最最轻微踰越的悲惨,他过着苦行者的修行和禁欲的生活。

他可能走上邪恶和瞋怒之道,可是保持绝对没有恶意,还以慈过日。

他可能走上懈怠之道,可是当努力培养善根的时候,他的精进是绵绵不绝的。

他可能走上乱意之道,然而,是自然入定的,他的禅定不会消散。

他可能走上错误智慧之道,然而,已得了超觉智慧,他是一切世间和出世间学术知识的专家。

他可能展现诡辩争论之道,可是永远知道毕竟义,而且已经在解脱方法的施用上一切都圆满。

他可能展露骄傲之道,可是他像桥梁和梯子一样地为一切民众服务。

他可能展露烦恼之道,可是他是全然冷静又是天生纯净。

他可能展露众魔之道,可是对佛性知识不会真的接受众魔的影响。

他可能展示声闻之道,可是他让众生去听从来没听过的教导。

他可能展示辟支佛之道,可是为了开导一切众生,会被大悲所感动。

他可能走上穷人之道,可是他手中握有用不尽财富的宝贝。

他可能走上跛者之道,可是他漂亮又有各种身相和好相。

他可能走上出生低贱者之道,可是经由功德智慧的累积,他出生于如来家族。

他可能走上衰弱者、丑陋者、下劣者之道,可是他看上去美丽,而且身体像那罗延的一般。

他可能对众生显示生病者、不乐者之道,可是已经完全战胜并超越了对死亡的害怕。

他可能走上富者之道,可是不贪得,又常常考虑无常的观念。

他可能让人看到他与女眷跳舞,然而他已越过欲望泥沼,慎于独居。

他可能走上愚笨者、无逻辑者之道,然而他已得咒语能力,有各种辩才。

他走上外道而从不成为外道。

他走上所有世界之道,可是他反转一切有的状态。

他走上解脱之道,但绝不放弃对世间的度化。

文殊师利,就是这样,菩萨借着走上错误的道路以走上佛性之道。」

维摩诘长者接着问文殊师利法王子:「文殊师利,什么是众如来家族?」

文殊师利回答:「贵大人,如来家族里有所有基本我见、无明和渴望存在、贪瞋痴、四颠倒、五盖、六入、七识处、八邪法、九恼处和十不善道。这就是如来家族。简言之,贵大人,六十二见组成了众如来家族!」

维摩诘:「文殊师利,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文殊师利:「贵大人,一个坚心憧憬不他生的人不可能发佛觉心。然而生活于他生的万物中、陷在烦恼坑里、见不到真理的人才真的有能力发佛觉心。贵大人,花儿,像是蓝荷花、红荷花、白荷花、水莲和睡莲,不在野外旱地生长,而是在湿地和泥岸生长。同样,佛性不在那些必然注定不他生的众生里发展,反而会在那些像烦恼沼泽和泥岸的众生里发展。同样,好像种子不会在空中生长,必须在地上生长,佛性不在那些必定纯净的众生里发展,反而会在那些已经产生了像须弥山样的我见之后才发佛觉心的众生里发展。

贵大人,通过这些看法可以了解所有各类烦恼组成了如来家族。譬如说,贵大人,不入大海就不可能得到珍贵无价的珍珠;同样的,不入烦恼大海就不可能得到一切智。」

这时,大迦叶鼓掌赞许文殊师利法王子:「好!好!文殊师利!说得实在好!对!确实是烦恼组成了如来家族。像我们这些声闻弟子如何能发佛觉心,或者对佛性有完全的觉悟?只有那些犯了五逆罪的人才能发佛觉心并且得到佛位,也就是佛性的完全实现!举例说,就如同五尘对被夺去了五根的人没有影响效果,所有的佛性对放弃一切牵挂的声闻也没有影响效果。因此,声闻弟子永远不能理解这些佛性。所以,文殊师利,就如来而言,凡夫是受欢迎的,而声闻弟子不是。为什么?凡夫学了佛的德行之后,为了确保三宝流传不断,会发佛觉心。可是声闻弟子,虽然终身听闻佛的性质、威能和无畏,却没有能力发佛觉心。」

那时,普现色身菩萨也在大众里,他对维摩诘长者说:「居士,你的父母、孩子、妻子、仆人、俾女、工人和随侍都在哪儿?你的朋友、亲戚、同侪都在哪儿?你的马僮、马、象、车、卫士和工人都在哪儿?」

这样被问到了,维摩诘长者对普现色身菩萨说了下面诗句:

「真正的菩萨 智慧的超绝是其母

解脱方法技巧是其父 如此父母生者是其师

法喜是其妻 慈悲是其女

佛法真理是其子 深思空义是其屋

一切烦恼如其弟子 随意皆调伏

三二道品做其友朋 由是得正觉

永远相随的同伴就是那六度

其同事是四摄法 其音乐是佛法教导

咒语成其园 盛开觉悟因子花

还有佛法大财树 解脱智慧果

八种解脱成浴池 定力之水注其中

七净莲花浮水面 在此浴者成无垢

六种神通是工人 无比大乘是其车

觉悟之心为驾驶 八种寂静是其道

吉相再加八十好 都是其装饰

功德热望是花鬘 良心体恤是衣裳

圣法是资财 教学是事业

净行是大利 全部回向无上觉

四禅是其床 净命是床罩

修息与禅坐 得慧令醒觉

教诲甘露是食物 解脱美汁作饮料

纯净热望为沐浴 涂香软膏即守戒

已消灭了烦恼贼 他们是无敌英豪

已折服了四魔头 在道场立起旗幡

自愿显示下生 然而他们不下生 亦无缘起

其光芒耀照遍佛土 就像那升空的大太阳

虽然已经用了一切可想到的供品供养过千万位佛

诸佛与自己的些微差别 他们从来不去想

为了带给众生利益 他们游遍一切佛土

然而见土犹见虚空 不带一点『众生』概念

一切众生的行为态度、形像和声音

无畏菩萨都能显示 全部只在一瞬间

虽然他们觉知众魔之行为 但即使与波旬亦能相处

因为解脱方法圆满成就者也会显示这些特殊行为

他们玩弄虚幻的表相形式 是为了开导众生

他们示现自己衰老和生病 甚至自己的死亡

他们演示地球在世界末日毁灭之火内的燃烧

为的是对有常观念的众生展示无常

受到同一国家里百千众生的邀请 菩萨分享所有家庭的供品

为了觉悟又全部奉献出来

精通各种秘传学识和许多不同工艺

他们能带给一切众生的快乐

为世上一切奇异宗派 他们献身为僧侣

开导所有那些执着于宗派观点的人

他们可以化成太阳、月亮、帝释、梵天 或是万物之主

他们也可化成地、水、火、风

在短暂的疾疫年代里 他们化成最佳圣药

使众生健康快乐 还令他们解脱

在短暂的饥馑年代里 他们化成食物和饮料

先减轻众生的干渴和饥饿 再教他们佛法

在短暂争战年代里 他们念及大慈

教给亿万众生无诤和非暴力

对大战中的双方 他们保持不偏倚

因为有大力量的菩萨在调停争端里才得欢喜

为了帮助众生 他们自愿降生

降入一切不可思议佛土的地狱

在动物世界里 将自己的生命示现为一切动物

到处教导佛法 所以称为『王』

对世俗之人显示追求感官快乐 对入定之人显露禅定

他们完全征服众魔头 不留下任何占优势的机会

就像能说明莲花不能存在于大火的中心

也能说明快乐和狂喜的毕竟不真实

故意变成高等妓女 要引诱男士过去

以欲钩钓住之后 再以佛智慧成就他们

为了帮助众生 经常变成酋长、船长、祭司和大臣

甚至国师和宰相

为了贫穷可怜的人 他们成为取之不尽的宝藏

使受施的人因此而发觉悟心

为了骄傲自负的人 他们变成无敌斗士

首先降服一切高傲 再使他们开始探寻觉悟

他们永远站在因恐惧而害怕的人的前面

首先施以无畏 再开导他们走向觉悟

以纯净的节欲和各种神通 他们变成伟大圣人

以此引导众生来持忍辱、慈悲与纪律之戒

在这世界上他们无畏地看着那些需要服侍的大人

就变成大人的奴仆 或是以弟子身分来服侍

解脱方法练得很好

只要可能是能使众生喜欢佛法的方法

无论什么他们全都能示范

他们的修行无限 他们的影响范围无限

圆满了无限的智慧 他们解脱的众生亦无限

就连诸佛自己 用百万劫的时间 甚至百百万劫

也很难说尽他们的功德

除了一些完全没有任何智力的下劣众生

在听了这个教导之后

有哪一个有一点点辨识力的会不渴望无上觉悟?」


分类:佛经 书名:《维摩经》 作者: 邱纪良 (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