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维摩经》译文、注释、经文对照 弟子品第三


第十章 维摩诘跟须菩提说诸法平等不著文字

【原文】

佛告须菩提:汝行诣维摩诘问疾。

(什曰:须菩提,秦言善业,解空第一。维摩以善业自为深入而乖于平等堵此章言切而旨深也。诸声闻体非兼备,则各有偏能,因其偏能,谓之第一,五百弟子爵称第一也。)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诣彼问疾。

所以者何?忆念我昔入其舍从乞食,时,维摩诘取我钵盛满饭,谓我言:唯,须菩提,若能于食等者诸法亦等,诸法等者于食亦等。如是行乞,乃可取食。

若须菩提,不断淫怒痴亦不与俱。

(肇曰:断淫怒痴,声闻也;淫怒痴俱,凡夫也;大士观淫怒痴即是涅槃,故不断不俱。若能如是者,乃可取食也。)

不坏于身而随一相。

(肇曰:万物齐旨,是非同观,一相也。然则身即一相,岂待坏身灭体然后谓之一相乎?身,五阴身也。)

不灭痴爱起于明脱。

(肇曰:声闻以痴噎智,故痴灭而明;以爱系心,故爱解而脱。故不灭痴爱而起明脱。)

以五逆相1而得解脱。亦不解不缚。

(肇曰:五逆真相即是解脱,岂有缚解之异耶?五逆罪之尤者,解脱道之胜者。若能即五逆相而得解脱者,乃可取人之食也。)

【注】

1五逆相 弑父,杀母,破和合僧,害阿罗汉,恶心出佛身血。这五种恶行是最严重的叛逆恶行,是难以解脱的重罪,是要入无间地狱的重罪。

【白话解】

佛对弟子须菩提说:你去探望维摩诘的病,向他问候。

须菩提回佛的话:世尊!我不够格去向维摩诘问疾哩!

怎说呢?回想以前我入他屋舍乞事食,当时,维摩诘取我的钵盛满饭,对我说:喏,须菩提,如果能平等看待种种食,就能平等看待种种法。若认为种种法平等,就应知种种食亦平等。以这样的心行乞,便可食这钵饭。

须菩提,如果不断除淫怒痴,又不同流合污。

无须破坏五阴身,心念不住妄相而随入一相三昧。

无须灭痴心而智慧常明,无须除爱念而已得解脱。

以五逆相得解脱,无解亦无缚。便可以取别人施与之食了。

【原文】

不见四谛①、非不见谛。

(肇曰:真见谛者,非如有心之见,非如无心之不见也。)

非得果,非不得果。

(道生曰:于缚得解是见谛之功,非不见谛是得果矣。)

非凡夫,非离凡夫法。

(肇曰:果,诸道果也。不见四谛,故非得果;非不见谛,故非凡夫。虽非凡夫而不离凡夫法,此乃平等之道也。)

非圣人、非不圣人。

(不离凡夫法,非圣人也。道过三界,非不圣人也。)

虽成就一切法而离诸法相,乃可取食。

(肇曰:不舍恶法而从善,则一切诸法于何不成?诸法虽成而离其相,以离其相故,则美恶斯成矣。)

【注】

①四谛 四谛法基本内容是:知苦、断集、证灭、修道。

【白话解】

不是以有心见,所以不见四谛;亦不是无心不见,所以非不见谛。

本来无缚无解,所以非得果;非不见谛,所以亦非不得果。

非不见谛,所以非凡夫;非凡夫亦不离凡夫法,才是平等之道。

不离凡夫法,所以非圣人;所行之道超过三界,所以非不圣人。

不舍恶法而从善,离诸法相,则一切美法恶法都成就涅槃。具备如是等等功德,就可以取而食之了。

【原文】

若须菩提,不见佛不闻法。

(肇曰:犹诲以平等也。夫若能齐是非,一好丑者,虽复上同如来不以为尊,下等六师不以为卑。何则?天地一旨,万物一观;邪正虽殊,其性不二;岂有如来独尊、六师独卑乎?)

彼外道六师①,富兰那迦叶、末伽梨拘赊梨子、删阇夜毗罗胝子、阿耆多翅舍钦婆罗、迦罗鸠驮迦旃延、尼犍陀若提子等,是汝之师。

(什曰:此六师尽起邪见,自称一切智。)

因其出家,彼师所堕,汝亦随堕,乃可取食。

(道生曰:既不见佛闻法,是受道于邪见之师,因其出家,是邪出家也。既已师彼,彼堕三恶道,不得不随其堕也。顺在若师六师之理为出家者,虽处三恶道而不乖堕也。什曰:因其见异,故诲令等观也。若能不见佛胜于六师而从其出家,以之为一,不坏异相者,乃可取食也。)

【注】

①外道六师:佛教经典中把不是佛教的教派都称为外道。

在佛教初创时期,婆罗门教是最大的外道,此外,还有著名的外道六师,他门是富兰那迦叶、末伽梨拘赊梨子、删阇夜毗罗胝子、阿耆多翅舍钦婆罗、迦罗鸠驮迦旃延、尼犍陀若提子。

富兰那迦叶,这派人说无因果,说一切法断灭性空,怀疑伦理学的价值,说无君臣父子忠孝之道。

末伽梨拘赊梨子是邪命外道的代表,说无因论,众生罪垢无因无缘,否定业报轮回。

删阇夜毗罗胝子是舍利弗、目犍连先前的老师,对形而上学的问题不作定论。主张久经生死然后自尽苦际。

阿耆多翅舍钦婆罗是顺世派的先驱,主张人由地、水、火、风四大元素合成,死后断灭,否认有不灭的灵魂。在修行方面以诸苦行为道。

迦罗鸠驮迦旃延,认为人身由地、水、火、风、空、见、识七大元素合成,如果七大分离了,人便死亡了。认为诸法亦有相亦无相。若有人问有吗?就答有;若有人问无吗?就答无。

尼乾子认为人生贵贱苦乐都是因前世所作之业决定的,主张修苦行以赎前世罪业,便可求得解脱。

【白话解】

假如须菩提你不见佛不闻佛法。

而外道六师富兰那迦叶、末伽梨拘赊梨子、删阇夜毗罗胝子、阿耆多翅舍钦婆罗、迦罗鸠驮迦旃延、尼犍陀若提子等,是你的老师。

你跟随他们出家,那外道六师堕入恶道,无疑你亦随之堕入恶道。你能上同如来不以为尊,下等六师不以为卑,便可取而食之。

【原文】

若须菩提,入诸邪见不到彼岸。

(肇曰:彼岸,实相岸也。惑者以邪见为邪、彼岸为正,故舍此邪见适彼岸耳。邪见、彼岸,本性不殊,曷为舍邪而欣彼岸乎?)

住于八难不得无难。

(肇曰:夫见难为难者,必舍难而求无难也;若能不以难为难,故能住于难;不以无难为无难,故不得于无难也。)

同于烦恼,离清净法。

(肇曰:夫能悟恼非恼,则虽恼而净;若以净为净,则虽净而恼。是以同恼而离净者,乃所以常净也。)

汝得无诤三昧,一切众生亦得是定。

(什曰:无诤有二:一、以三昧力将护众生,令不起诤心;二、随顺法性,无违无诤。善业常自谓深达空法,无所违诤。今不顺平等而云无诤者,则与众生无差也。肇曰:须菩提之与众生,性常自一,曷为须菩提独得而群生不得乎?)

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养汝者,堕三恶道。

(肇曰:我受彼施,令彼获大福,故名福田耳。犹大观之,彼我不异,谁为福者?谁为田者?五逆之损,供养之益,大观正齐,未觉其异。若五逆可堕,供养亦可堕也。)

为与众魔共一手作诸劳侣,汝与众魔及诸尘劳等无有异。

(肇曰:众魔,阴魔、天魔、死魔、烦恼魔也。众为诸尘劳之党侣也。既为其侣,安得有异?道生曰:既得正见,不异于众魔所作劳侣也。)

于一切众生而有怨心。

(肇曰:怨亲之心,毁誉之意,美恶一致,孰云其异?苟曰不异,亦曷何为不同焉?)

谤诸佛,毁于法。不入众数,终不得灭度。

(道生曰:为害之由,由于谤佛毁法,斯人则为不入四众数矣。顺在亲友之义,以叹佛誉法为体,亦不异谤。)

汝若如是,乃可取食。

(肇曰:犯重罪者,不得入贤圣众数,终不得灭度。若能备如上恶,乃可取食也。何者?夫舍恶从善,人之常情耳。然则是非经心,犹未免于累。是以等观者,以存善为患,故舍善以求宗;以舍恶为累,故即恶以反本。然则,即恶有忘累之功,舍善有无染之勋。故知同善未为得,同恶未为失。净名言意,假在此乎?)

时我,世尊!闻此语茫然,不识是何言。

(道生曰:若以语言之,我则不然。就意而取,已所不及,故竟不识是何言。)

不知以何答,便置钵欲出其舍。

(肇曰:净名言逆而理顺,须菩提似未思其言,故不识是何说。便舍钵而欲出也。)

【白话解】

假如须菩提不舍邪见,接受种种邪见,不到离生灭的彼岸。

住于八难之地,不得无难。

与众生同烦恼, 舍离清净法。

你得无诤三昧(对善恶邪正都平等观之,也就一切无诤了),一切众生亦得这三昧。

施舍给你,不叫福田,

供养于你,堕三恶道。

你与四魔携手充当其尘劳伴侣,你与众魔及种种尘劳毫无差别。

你怨艾一切众生。

言行谤佛毁法。不入四众,终生不得灭度。

你如果是这样的,具备上面所说的种种恶法,便可取而食之了。

(白云按:维摩诘说如是恶法,目的在于让须菩提得真平等法。佛法真实义离文字相,不为文字所束缚,便得诸法平等、诸法无二的实相。)

这时,世尊!我听到这一席话,茫然不知其所云。

不识怎样对答,钵也不想要了,转身就想出屋。

【原文】

维摩诘言:唯,须菩提,取钵勿惧。

(道生曰:惧无答而置钵,即复著言相矣。欲解此滞使得取钵,故先言取钵勿惧也。)

于意云何?如来所作化人,若以是事诘,宁有惧不?

(肇曰:净名欲须菩提弘平等之道,无心以听,美恶斯顺。而须菩提不思其言,迷其所说,故复引喻以明也。)

我言:不也。

维摩诘言:一切诸法如幻化相,汝今不应有所惧也。

(肇曰:若于弟子中解空第一,既知化之无心,亦知法之如化,以此而听,曷为而惧?)

所以者何?一切言说不离是相。

(肇曰:是相即幻相也。言说如化,听亦如化,以化听化,岂容有惧?)

至于智者不著文字,故无所惧。何以故?文字性离。

(肇曰:夫文字之相在于惑取。法无可取,则文相自离。虚妄假名,智者不著。)

无有文字,是则解脱。

(肇曰:解脱。谓无为真解脱也。夫名生于不足,足则无名。故无有文字是真解脱。)

解脱相者,则诸法也。

(肇曰:名生于法,法生于名。名既解脱,故诸法同解也。)

维摩诘说是法时,二百天子得法眼净。

故我不任诣彼问疾。

【白话解】

维摩诘叫住我,说:喏,须菩提,把这钵饭拿去。不要怕!

怕什么?你想想看,如来化度人,以这些事诘问所化的人,会有畏惧心吗?

我说:不会。

维摩诘说:一切种种法,都如幻化相,如今你不用怕什么啊!

为什么说不用怕呢?一切言说都不离幻化相。

是智者,不会著文字相而离文字相,所以无所畏惧。诸法本来无可取,自然离了文字相。离言绝相,便得真解脱。

得真解脱相,即是不受束缚的诸法相,这就是诸法的实相。

维摩诘这次说法时,两百天子得法眼净。平等观察一切法,无善无恶,无秽无净。

所以我不够格去向他问疾。


分类:佛经 书名:《维摩经》 作者:(经文)鸠摩罗什(译) (白话)观辉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