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维摩经》译文、注释、经文对照 文殊师利问疾品第五


第二十一章 众生有病则菩萨有病

【原文】

尔时佛告文殊师利:汝行诣维摩诘问疾。

(肇曰:文殊师利,秦言妙德。曾成佛,名曰龙种尊也。)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彼上人者,难为詶对。

(肇曰:三万二千何必不任?文殊师利何必独最?意谓至人无方,隐显殊迹,故迭为脩短,应物之情耳。孰敢定其优劣,辩其得失乎?文殊将适群心而奉使命,故先叹净名之德,以生众会难遭之想也。其人道尊,难为酬对,为当奉佛圣旨行问疾耳。)

深达实相,善说法要。

(肇曰:实相难得,而能深达。善以约言而举多义,美其善得说法之要趣也。)

辩才无滞,智慧无碍。

(肇曰:辞辩圆应而无滞,智慧周遍而无阂。)

一切菩萨法式悉知。

(什曰:谓神通变化诸威仪也。)

诸佛秘藏无不得入。

(近知菩萨之仪式,远入诸佛之秘藏。为身口意之秘藏。)

降伏众魔,游戏神通。

(什曰:神通变化,为迹引物,于我非真,故名戏也。复次,神通虽大,能者易之,于我无难,犹如戏也。又云:于神通中,善能入住出,自在无碍。)

其慧方便,皆已得度。

(肇曰:穷智用,尽权道,故称度也。)

【白话解】

佛对法王子文殊师利说:你去向维摩诘问疾吧!

文殊师利回佛的话:维摩诘这个上人,超群拔粹,难与他酬对。

他深入通达诸法实相,又善于演说,讲述诸法要旨。

他辞辩圆应而无滞,智慧周遍而无阂。

所有菩萨法式,他都知晓。三世诸佛秘藏,无不能入。

降伏种种魔障。神通变化,犹如游戏。能入住出,自在无碍。

以其智慧方便力化度众生,都得超度。

【原文】

虽然,当承佛圣旨诣彼问疾。

于是,众中诸菩萨大弟子释梵四天王等咸作是念:今二大士文殊师利维摩诘共谈,必说妙法。

即时,八千菩萨、五百声闻、百千天人,皆欲随从。

(什曰:余声闻专以离苦为心,不求深法,故不同举耳。五白弟子智慧深入,乐闻深法,所以俱行也。)

于是,文殊师利与诸菩萨大弟子众及诸天人,恭敬围绕,入毗耶离大城。

尔时,长者维摩诘心念:今文殊师利与大众俱来。即以神力空其室内,除去所有及诸侍者,唯置一床以疾而卧。

(肇曰:现病之兴,事在今也。空室去伺,以生言端,事证于后。唯置一床,借座之所以由也。)

【白话解】

虽然如此,我当乘佛圣旨,去向他问疾。

于是,会中的菩萨、大弟子,以及帝释、梵天王等等二十八天的天人都在想:现今两位大士文殊师利、维摩诘会面谈论,必定说玄妙深法。即时,八千菩萨、五百声闻、百千天人都想随从前往。

于是众位菩萨、众大弟子以及众天人簇拥着文殊师利,恭敬前往,入毗耶离大城。

这时,长者维摩诘心知,文殊师利同大众来了,即施神力,使室内变得空无所有。除去了一切设备和侍奉人等,只留一张床,自己作出病态躺在床上。

【原文】

文殊师利既入其舍,见其室空,无诸所有,独寝一床。

时,维摩诘言:善来!文殊师利。

(什曰:赞言善来者,欲明宾来得逞会,主亦虚受也。)

不来相而来,不见相而见。

(肇曰:将明法身大士举动进止不违实相。实相不来以之而来,实相无见以之相见。不来而能来,联见而能见,法身若此,何善如之?)

文殊师利言:如是!居士。若来已更不来,若去已更不去。

所以者何?来者无所从来,去者无所至,所可见者更不可见。

(肇曰:明无来去相,成净名之所善也。夫去来相见,皆因缘假称也。未来移非来,来已不更来。舍来已、未来,复于何有来去?见亦然耳。)

且置是事。

(肇曰:虽贪微言,而使命未宣,故且止其论而问疾矣。)

【白话解】

文殊师利入到他的住舍,一看,室内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只有维摩诘独自躺在一张床上。

这时,维摩诘开声了:欢迎啊!文殊师利。

你实相不来,却已来了。实相不见,却又见了。

文殊师利说:是啊!居士。如果现形来了,不会再来。如果形灭去了,不会再去。

为什么呢?来,不是从什么地方来。去,也没有去到什么地方。(法界本住,不来不去)。所可见的,不再可见。(离见不见,入无为法)。

这些暂且按下。

【原文】

居士!是疾宁可忍不?疗治有损不至增乎?世尊殷勤致问无量。

居士!是疾何所因起?其生久如?当云何灭?

(肇曰:使命既宣,故复问疾之所由生也。是病何因而起?起来久近?云何而得灭乎?)

维摩诘言:从痴有爱,则我病生。

(肇曰:答久近也。菩萨何疾?悲彼而生疾耳。群生之疾,痴爱为本;菩萨之疾,大悲为源。夫高由下起,是因非生。所以悲疾之兴,出于痴爱。而痴爱无绪,莫识其源。吾疾久近,与之同根此言悲疾之始。不必就己而言也。)

以一切众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众生病灭,则我病灭。

(肇曰:答灭也。大士之病因彼生耳。彼病既灭,吾复何患?然以众生无边,痴爱无际,大悲所被,以之齐量。故前悲无穷,以痴爱为际;后悲无极,与群生俱灭。此因悲所及以名悲灭之不近也。)

所以者何?菩萨为众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则有病。若众生得离病者,则菩萨无复病。

(肇曰:夫法身无生,况复无形?既无有形,病何由起?然为彼受生,不得无形。既有形也,不得无患。随其久近,与之同疾。若彼离病,菩萨无复病也。)

【白话解】

居士!你的病能够忍受吗?经治疗减轻了吗?不至于增重吧?世尊无量关心,殷勤致意问候。

居士!这病是怎么起的?生这病多长时间了?要怎样才能病除?

维摩诘说:由痴心而起爱欲,我的病从此生。

因一切众生病,所以我病。如果一切众生的病灭除了,我的病便灭除了。

为什么呢?菩萨已得无生法忍,为了化度众生才不入涅槃而入生死,有生死则有病。如果众生能够离病,菩萨便无病了。

【原文】

譬如长者唯有一子,其子得病,父母亦病。若子病愈,父母亦愈。

菩萨如是,于诸众生,爱之若子。众生病则菩萨病,众生病愈菩萨亦愈。

又言,是疾何所因起?菩萨病者以大悲起。

(肇曰:菩萨之疾,以大悲为根,因之而起。答初问也。)

文殊师利言:居士!此室何以空无侍者?

(肇曰:空室之兴,事在于此,问室何空又无侍者。无侍者后别答。)

维摩诘言:诸佛国土,亦复皆空。

(肇曰:平等之道,理无二迹。十方国土,无不空者,曷为独问一室空耶“)

【白话解】

譬如一位长者,只有一个儿子,儿子得了病,父母心不安乐,也就病了。儿子的病痊愈了,父母的病也就痊愈了。

菩萨也是这样,爱众生像爱自己的儿子一样。众生有病,菩萨亦有病。众生的病痊愈了,菩萨的病也就痊愈了。

再说,这病因何而起?菩萨的病因大悲而起。

文殊师利问:居士!这室内为何这样空?侍者也无一个?

维摩诘说:所有佛国净土都是空的啊!。

【原文】

又问:以何为空?

(肇曰:室以无物为空,佛土以何为空?将辩毕竟空义也。)

答曰:以空空。

(肇曰:夫有由心生,心因有起。是非之域,妄想所存。故有无殊论,纷然交兢者也。若能空虚其怀,冥心真境,妙存境中,有无一观者,虽复智周万物,未始为有,幽鉴无照,未始为无。故能齐天地为一旨而不乖其实。镜群有以玄通而物我俱一。物我俱一,故智无照功;不乖其实,故物物自同。故经曰:圣智无知,以虚空为相;诸法无为,        与之齐量也。故以空智而空于有者,即有而自空矣。)

又问:空何用空?

答曰:以无分别,空故空。

(肇曰:智之生也,起于分别,而诸法无相,故智无分别。智无分别,即智空也;诸法无相,即法空也。以智不分别于法,即知法空已矣。岂别有智空假之以空法乎?然则,智不分别法时,尔时,智法俱同一空,无复异空。故曰:以无分别为智空,故知法空矣,不别有智空以空法也。)

又问:空可分别耶?

(肇曰:问智空、法空可分别耶?智法俱空,故单言一空则满足矣。)

答曰:分别亦空。

【白话解】

问:怎样是空?室内以无物为空,佛土以什么为空?

答:以我的心智观法空,还有个我的心智不空。观法空的心智也空了,物我俱一,就毕竟空了。

问:空何用空?依后文所答,这句问的意思是这个空怎么能空?

答:以无分别智观空,从而知一切法空,观空的智也空了。

问:智空与法空可以分别吗?

答:一切法无分别,连分别也空掉。

【原文】

又问:空当于何求?

(肇曰:上因正智明空,恐惑者将谓空义在正不在邪,故问空义之所在。以明邪正之不殊也。)

答曰:当于六十二见中求。

(肇曰:夫邪因正生,正因邪起。本其为性,性无有二。故欲求正主之空者,当于邪见中求。)

又问:六十二见当于何求?

答曰:当于诸佛解脱中求。

(肇曰:舍邪见名解脱,背解脱名名邪见。然则,邪解相靡,孰为其原?为其原者,一而已矣。故求之邪见,当本之解脱也。解脱者,解脱结缚也。若存相不邪,不可去矣。)

又问:诸佛解脱当于何求?

答曰:当于一切众生心行中求。

(肇曰:众生心行,即缚行也,缚行即解脱之所由生也。又,邪正同根,解缚一门,本其真性,未尝有异。故求佛解脱,当于众生心行也。)

又,仁所问何无侍者,一切众魔及诸外道皆吾侍也。

(肇曰:世之侍者,唯恭己顺命,给侍所须,谓之侍者。菩萨侍者,以慢己违命违道者,同其大乖,和以冥顺,侍养法身,谓之侍者。所以众魔异学为给侍之先也。)

所以者何?众魔者,乐生死,菩萨于生死而不舍。

外道者,乐诸见,菩萨于诸见而不动。

(肇曰:魔乐者,五欲,不求出世,故系以生死。异学虽求出世,而执着己道,故系以邪见。大士观生死同涅槃,故能不舍。观邪见同正见,故能不动。不动不舍,故能即之为侍也。)

【白话解】

问:应从哪里求空法?

答:应从六十二种有见中去求空法。

问:怎样从六十二种有见中求得空法?

答:应当在诸佛走过的解脱之路去求。

问:如何求得诸佛走过的解脱之路?

答:众生心行中有结缚,应当于众生的结缚中求得佛走过的解脱之路。

维摩诘接着说:又,你问为什么没有侍者。一切众魔和所有外道都是我的侍者。

为什么呢?众魔醉于生死,菩萨亦不舍生死。菩萨与众魔同于生死,化魔入圣。

外道乐于自己的所见,执着所知邪见而生妄想。菩萨亦见外道所见,即此见而自心如如不动。

【原文】

文殊师利言:居士所疾,为何等相?

(肇曰:既知病之所由,复问由生之疾相也。大悲之疾,以何为相乎?将明无相大悲,应物生病者,虽终日现疾,终日无相也。)

维摩诘言:我病无形不可见。

(肇曰:大悲无缘而无所不缘,无所不缘故能应物生疾。应物生疾病,则于我未尝疾也。未尝疾故能同众疾之相,而不违无相之道。何者?大悲无缘,无缘则无相,以此生疾,疾也无相。故曰:我病无形不可见也。)

又问:此病身合耶?心合耶?

(肇曰:或者闻病不可见,将谓心病无形故不可见。或谓身病微细故不可见。为之生问也。病于身心,与何事合而云不可见乎?)

答曰:非身合,身相离故。亦非心合,心如幻故。

(肇曰:身相离则非身,心如幻则非心。身心既无,病与谁合?无合故无病,无病故不可见也。)

又问:地大、水大、火大、风大,于此四大,何大之病?

(肇曰:身之生也,四大所成。上总推身,今别推四大,曲寻其本也。)

答曰:是病非地大,亦不离地大。水火风大,亦复如是。

(肇曰:四大本性,自无患也。众缘既会,增损相克,患以之生耳。欲言有病本性自无;欲言无病,相假而有。故病非地,亦不离地,余大类尔也。)

而众生病从四大起,以其有病,是故我病。

(肇曰:四大本无,病亦不有。而众生虚假之疾,从四大起。故我以虚假之疾应彼疾耳。逆寻其本,彼我无实。而欲观其形相,当何有耶?)

【白话解】

文殊师利问:居士所患的疾病,是什么形相?

维摩诘说:我患的疾病,没有形相,见不到。

问:这病是身与邪合的的抑或是心与邪合的?

答:不是与身合,因为此身离相。也不是与心合,因为此心如幻。

问:地大、水大、火大、风大,于此四大中,是哪个大种出了毛病?

答:这病不是地大而又不离地大,水大、火大、风大,都是如此,既不是,也不离。

众生的病都因四大而起,因为众生有病,所以我有病。


分类:佛经 书名:《维摩经》 作者:(经文)鸠摩罗什(译) (白话)观辉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