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维摩经》译文、注释、经文对照 不思议品第六


不思议品第六

【原文】

尔时,长者维摩诘问文殊师利:仁者游于无量千万亿阿僧祇①国,何等佛土有好上妙功德成就师子之座?

(肇曰:文殊大士游化无疆,必见诸国殊胜之座。净名欲生时会敬信之情,故问而后取,示审其事也。)

文殊师利言:居士!东方度三十六恒河沙国有世界名须弥相,其佛号须弥灯王,今现在。彼佛身长八万四千由旬②。

其师子座高八万四千由旬,严饰第一。

于是,长者维摩诘现神通力,即时,彼佛遣三万二千师子座,高广严净,来入维摩诘室。

(肇曰:净名虽以神力往取,彼佛不遣,亦无由致。)

【注】

①阿僧祇:阿僧祇是一个很大的计数单位,等于1045。

②由旬:天竺里数名。上由旬六十里,中由旬五十里,下由旬四十里。

【白话解】

这时,长者维摩诘问文殊师利:仁者游历了无量千万亿阿僧祇个国土,哪个国土有最好最妙功德成就的师子座?

文殊师利说:居士!东方经过三十六恒河沙数的国土,有个名叫须弥相的世界。名号是须弥灯王的佛,今在那里现身。佛身长八万四千由旬,他的师子座高八万四千由旬,装饰得非常华丽。

于是,长者维摩诘显示神通力,即时,那须弥灯王派人送来了三万二千又高又大又华丽的师子座,送入维摩诘的居室。

【原文】

诸菩萨大弟子、释梵四天王等,昔所未见。其室广博,悉皆包容三万二千师子座,无所妨阂。于毗耶离城及阎浮提四天下,亦不迫迮,悉见如故。

尔时,维摩诘语文殊师利就师子座!与诸菩萨上人俱坐,当自立身如彼座像。

其得神通菩萨即自变形为四万二千由旬,坐师子座。诸新发意菩萨及大弟子皆不能升。

【白话解】

众位菩萨、大弟子、四大天王等,此前未见过维摩诘的居室有这么高大,容纳得下所有三万二千师子座,也不见拥挤,就是把毗耶离城及阎浮提、四天下全装进去,还绰绰有余。

这时,维摩诘对文殊师利说:请在师子座就坐!诸位菩萨上人都请坐!请各位自己立身同那座椅那样高大再坐上去。

那些得了神通的菩萨即时各以四万二千由旬的高大形象坐到师子座上,那些新发心的菩萨和大弟子却无法升上去。

【原文】

尔时,维摩诘语舍利弗就师子座。

舍利弗言:居士!此座高广,吾不能升。

维摩诘言:唯!舍利弗。为须弥灯王如来作礼,乃可得坐。

于是,新发意菩萨及大弟子即为须弥灯王如来作礼,便得坐师子座。

舍利弗言:居士!未曾有也!如是小室乃容受此高广之座,于毗耶离城无所妨阂。又于阎浮提聚落城邑及四天下诸天龙王鬼神宫殿,亦不迫迮。

【白话解】

这时,维摩诘请舍利弗在师子座就坐。

舍利弗说:居士!这座椅这么高大,我升不上去啊!

维摩诘说:喏!舍利弗。给须弥灯王如来行礼,就可以坐上去了。

于是,新发意菩萨及大弟子都向须弥灯王如来行礼,便都坐上了师子座。

舍利弗说:居士!未曾有啊!这小小居室,居然能容纳这么多如此高大的座椅。就是把毗耶离城装进来也无所所妨碍。又把阎浮提所有聚落、城邑及四天下诸天龙王鬼神宫殿,全装进来也不见得迫迮。

【原文】

维摩诘言:唯!舍利弗。诸佛菩萨有解脱,名不可思议。

(肇曰:夫有不思议之迹显于外,必有不思议之德著于内。覆寻其本,权智而已乎?何则?智无幽而不烛,权无德而不修。无幽不烛,故理无不极;无德不修,故功无不就。功就在于不就,故一以成之。理极存于不极,故虚以通之。所以智周万物而无照,权积众德而无功。冥冥无为而无所不为。此不思议之极也。巨细相容,殊形并应,此盖耳目之粗迹遽足以言乎?然则,因末以示本,托粗以表微,故因借座以略显其事耳。)

若菩萨住是解脱者,以须弥之高广内芥子中,无所增减,须弥山王本相如故。

(什曰:须弥,地之经也,此地大也。下说水火风地,其四大也,惑者谓四大有神,亦云最大,亦云有常。今制以道力,明不神也。内之纤芥,明不大也。巨细相容,物无定体,明不常也。此皆反其所封,拔其幽滞,以去其常习,令归宗有途焉。)

而四天王、忉利诸天,不觉不知,己之所入。唯应度者乃见须弥入芥子中,是名不可思议解脱法门。

又以四大海水入一毛孔,不娆鱼鳖、鼋鼍水性之属,而彼大海本相如故。

诸龙、鬼神、阿修罗等不觉不知,己之所入,于此众生亦无所娆。

【白话解】

维摩诘说:喏!舍利弗。诸佛菩萨有一种解脱,名叫不可思议。如果菩萨掌握了这种解脱,把无比高大的须弥山放入一粒芥子中,亦无有增减,须弥山王的本相依然照旧没有改变。

而四天王天、忉利天等欲界六天的天人,在不知不觉中已入其中。只有应机受度化的人能见到须弥山装入芥子中。这就叫做不可思议解脱法门。

亦可以把四大海水注入一毛孔中,不妨碍鱼鳖、鼋鼍等水族的生活活动,那大海的本相依然照旧没有改变。

那些龙王、鬼神、阿修罗等自己不知不觉己入其中,这些众生亦都不觉得有何异样。

【原文】

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断取三千大千世界如陶家轮,著右掌中,掷过恒河沙世界之外。其中众生不觉不知己之所往。又复还置本处,都不使人有往来想,而此世界本相如故。

又,舍利弗。或有众生乐久住世而可度者,菩萨即延七日以为一劫①,令彼众生谓之一劫。

(什曰:惑者亦云时为常法,令脩短改度,示不常也。)

或有众生不乐久住而可度者,菩萨即促一劫以为七日,令彼众生谓之七日。

【注】

①一劫:劫,是时间单位。一小劫约一百七十万年。

【白话解】

再说,舍利弗。住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像制陶工匠用轮绳断取泥团那样,随意断取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截,放在右掌中,掷过像恒河沙数那么多的世界之外,其中的众生不知不觉中已随着去了那边。又复将掷过去的放回原处,人们都没有往来的感觉。而这世界的本相依然照旧没有改变。

再说,舍利弗。或有众生乐于长久住于世间,沉醉于五欲乐,看其可受化度,菩萨即把七日延长为一劫,令那些众生觉得已经过了一劫。

或有众生不愿意长久住于世间,看其可受化度,菩萨即把一劫缩为七日,令那些众生觉得才过了七日。

【原文】

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以一切佛土严饰之事,集在一国,示于众生。

又,菩萨以一佛土众生置之右掌,飞到十方遍示一切,而不动本处。

又,舍利弗。十方众生供养诸佛之具,菩萨于一毛孔皆令得见。

又,十方国土所有日月星宿,于一毛孔普使见之。

又,舍利弗。十方世界所有诸风,菩萨悉能吸着口中而身无损,外诸树木亦不摧折。

【白话解】

再说,舍利弗。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能将一切佛土的庄严壮丽集于一国,让众生尽情享受。

菩萨又能将一佛土的众生置在右掌中,飞到十方遍观纷纭万象,而本处不动。

舍利弗,菩萨又能让众生于一毛孔中皆令得见十方众生供养诸佛的宝具。

菩萨又能让众生于一毛孔中得见十方国土所有的日月星宿。

还有,舍利弗。十方世界所有种种风,菩萨全都能吸在口中而自身不受损伤,而且身外种种树木也不会被摧折。

【原文】

又,十方世界劫尽烧时,以一切火内于腹中,火事如故而不为害。

又于下方过恒河沙等诸佛世界,取一佛土,举着上方,过恒河沙无数世界,如持针锋举一枣叶而无所娆。

又,舍利弗。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能以神通现作佛身,或现辟支佛身,或现声闻身,或现帝释身,或现梵王身,或现世主身,或现转轮王身。

又,十方世界所有众生,上中下音,皆能变之令作佛声,演出无常、苦、空、无我之音,及十方诸佛所说种种之法,皆于其中,普令得闻。

【白话解】

还有,十方世界劫尽受大火烧时,菩萨能把一切火吸纳于自己的腹中,火照样在腹中烧,而菩萨不受伤害。

菩萨又能在下方过恒河沙数诸佛世界,随意摘取一国的佛土,举着这佛土飞往上方,飞过恒河沙数无量世界,像拿针尖举着一张枣叶那样轻松。

还有,舍利弗。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能以神通力示现作佛身,或示现作辟支佛身,或示现作声闻身,或示现作帝释身,或示现做梵王身,或示现作世主身,或示现作转轮王身。

还能把十方世界所有的种种声,上中下音,都变作美妙的佛声,演出无常、苦、空、无我的法音,并且以这些声音,让众生都能闻到十方诸佛所说的种种微妙之法。

【原文】

舍利弗,我今略说菩萨不可思议解脱之力。若广说者,穷劫不尽。

是时,大迦叶闻说菩萨不可思议解脱法门,叹未曾有。

谓舍利弗:譬如有人于盲者前现众色像,非彼所见。一切声闻,闻是不可思议解脱法门,不能解了,为若此也。智者闻是,其谁不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我等何为永绝其根,于此大乘已如败种?一切声闻,闻是不可思议解脱法门,皆应号泣,声震三千大千世界。

(肇曰:所乖处重,故假言应号泣耳。二乘忧悲永除,尚无微泣,况震三千乎?)

一切菩萨,应大欣庆顶受此法。

(肇曰:迦叶将明大小之殊,抑扬时听,故非分者宜致绝望之泣。已分者宜怀顶受之欢也。)

若有菩萨信解不可思议解脱法门者,一切魔众无如之何。

(肇曰:但能信解,魔不能娆,何况行应者乎?)

大迦叶说是语时,三万二千天子皆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白话解】

舍利弗,我现在只是简略地说菩萨不可思议解脱的法力。如果详尽地说,永远说不完。

这时大迦叶听了菩萨不可思议解脱法门,赞叹说这前所未闻的法门。

大迦叶对舍利弗说:譬如盲人,无论别人在他面前展示什么色像,他都看不见。一切声闻人,听了这不可思议解脱法门,不能明白了解,跟盲人不见色像无异。智者听了这不可思议解脱法门,有谁不发无上正等正觉心啊?

我们为什么断绝了这条根,以至在大乘中成了腐败的种子?一切声闻,听闻了这不可思议解脱法门,都应当痛哭,让哭声震动三千大千世界才是。

一切菩萨应当大欣喜庆贺,顶受这个法门。

如果有菩萨信解了不可思议解脱法门,一切魔众都对他无可奈何了。

大迦叶说这话时,三万二千天子都发无上正等正觉心。

【原文】

尔时,维摩诘语大迦叶:仁者!十方无量阿僧祇世界中作魔王者,多是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以方便力教化众生现作魔王。

(肇曰:因珈叶云信解不可思议着,魔不能娆,而十方亦有信解菩萨为魔所娆者将明不思议大士所为自在,欲进始学,故现为魔王,非魔力之所能也。)

又,迦叶。十方无量菩萨,或有人从乞手、足、耳、鼻、头、目、髓、脑、血、肉、皮、骨、,聚落、城邑、妻子、奴婢,象、马、、车乘,金银、琉璃、车磲、马瑙、珊瑚、琥珀、真珠、珂贝、衣服、饮食。如此乞者,多是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以方便力而往试之,令其坚固。

(肇曰:凡试之兴,出于未分。不思议大士神通已备,逆覩人根,何试之有?然为坚固彼智,堵不须而索者,同魔试迹。故以试为言耳,岂待试而后知耶?)

所以者何?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有威德力故,现行逼迫,示诸众生如是难事。

凡夫下劣,无有力势,不能如是逼迫菩萨。

(肇曰:截人手足,离人妻子,强索国财,生其忧悲,虽有目前小苦,而致永劫大安,是有深观人根,轻重相权。见近不及违者,非其所能为也。)

譬如龙象蹴踏,非驴所堪。

(肇曰:象之上者,名龙象也。)

是名住不可思议解脱菩萨智慧方便之门。

(肇曰:智慧远通,方便近导,异迹所以形,众庶所以成,物无不由而莫之能测。故权智二门为不思议之本也。)

【白话解】

这时,维摩诘告诉大迦叶:仁者!在十方无量阿僧祇世界中作魔王的,多是住于不可思议的解脱菩萨,他们是以方便力教化众生而变作魔王的。

还有,迦叶。十方无量菩萨,或有人行乞,他向你乞手、足、耳、鼻、头、目、髓、脑、血、肉、皮、骨,乞聚落、城邑、妻子、奴婢、象、马、车乘,乞金银、琉璃、车磲、马瑙、珊瑚、琥珀、真珠、珂贝,乞衣服、饮食。如此等等乞者,多是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他们以方便力而试修行者的心,令这修行人坚固。

为什么呢?住于不可思议的解脱菩萨,有很大的威德力,所以能行使逼迫之法,以这等难行之事逼迫受度的众生。

凡夫下劣,无有这种力势,不能以这等方法逼迫菩萨。

譬如龙象和驴,驴是不堪龙象蹴踏的。

这叫做住于不可思议解脱的菩萨智慧方便法门。


分类:佛经 书名:《维摩经》 作者:(经文)鸠摩罗什(译) (白话)观辉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