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三卷 曹洞宗上(7)青原下六世(3)


【四、青林虔禅师法嗣】

【04-01、广德延禅师】

襄州万铜山广德延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山前人不住,山后人更忙。」问:「如何是透法身句?」

师曰:「无力登山水,茅户绝知音。」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始嗟黄叶落,又见柳条青。」问:「尽大地是个死尸,向甚么处葬?」

师曰:「北邙山下,千丘万丘。」师不安,僧问:「和尚患个甚么?」

师曰:「无私不坠的。」曰:「恁么则已知和尚病源也。」

师曰:「你道老僧患甚么?」曰:「和尚忌口好!」师便打。问:「如何是佛?」

师曰:「画戟门开见坠仙。」僧后问悟空:「画戟门开见坠仙,意旨如何?」空曰:「直饶亲见释迦来,智者咸言不是佛。」

【04-02、石门献蕴禅师】

襄州石门献蕴禅师,京兆人也。初问青林:「如何用心,得齐于诸圣?」林仰面良久曰:「会么?」

师曰:「不会。」林曰:「去,无子用心处。」师礼拜,乃契悟,更不他游,遂作园头。一日归侍立次,林曰:「子今日作甚么来?」

师曰:「种菜来。」林曰:「遍界是佛身,子向甚处种,」

师曰:「金锄不动土,灵苗在处生。」林欣然。来日入园,唤:「蕴阇黎!」师应喏。林曰:「剩栽无影树,留与后人看。」

师曰:「若是无影树,岂受栽邪?」林曰:「不受栽且止,你曾见他枝叶么?」

师曰:「不曾见。」林曰:「既不曾见,争知不受栽?」

师曰:「只为不曾见,所以不受栽。」林曰:「如是!如是!」林将顺寂,召师,师应诺。林曰:「日转西山后,不须取次安。」

师曰:「雪满金檀树,灵枝万古春。」林曰:「或有人问你金针线囊事,子道甚么?」

师曰:「若是毛羽相似者,某甲终不敢造次。」初住南岳兰若,未几迁夹山。道由潭州时,楚王马氏出城延接。便问:「如何是祖师西来大道?」

师曰:「好大哥,御驾六龙千古秀,玉街排仗出金门。」王大喜,延入天册府,供养数日,方至夹山。开堂,僧问:「今日一会,何异灵山?」

师曰:「天垂宝盖重重异,地涌金莲叶叶新。」曰:「未审将何法示人?」

师曰:「无弦琴韵流沙界,清音普应大千机。」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一曲宫商才品弄,辨宝还他碧眼胡。」曰:「恁么则清流分洞下,满月照青林去也。」

师曰:「多子塔前分的意,至今异世度洪音。」问:「何如是夹山正主?」

师曰:「好手须知栾布作,韩光虚妄立功勋。」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玉玺不离天子手,金箱岂许外人知。」问:「不落机关,请师便道。」

师曰:「湛月迅机无可比,君今曾问几人来?」曰:「即今问和尚。」

师曰:「好大哥,云绽不须藏九尾,恕君残寿速归丘。」师以蛮夷作乱,遂离夹山至襄州,创石门寺,再振玄风。

上堂:「琉璃殿上光辉,而日日无私。七宝山中晃耀,而头头有据。泥牛运步,木马嘶声。野老讴歌,樵人舞袖。太阳路上,古曲玄音。林下相逢,更有何事?」僧问:「月生云际时如何?」

师曰:「三个孩儿抱华鼓,好大哥,莫来拦我毬门路。」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常骑骏马骤高楼,铁鞭指尽胡人路。」问:「如何是石门境?」

师曰:「遍界黄金无异色,往来游子罢追寻。」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无相不居凡圣位,经行鸟道没踪由。」问:「猛虎当轩时如何?」

师曰:「性命不存。」曰:「恁么则遭他毒手。」

师曰:「一任咬嚼。」问:「如何是净土中人?」

师曰:「披毛游火聚,戴角混尘泥。」问:「道界无穷际,通身绝点痕时如何?」

师曰:「渺渺白云漫雪岳,转身玄路莫迟迟。」曰:「未审转身路在甚么处?」

师曰:「石人举手分明记,万年枯骨笑时看。」问:「如如不动时如何?」

师曰:「有甚么了日?」曰:「如何即是?」

师曰:「石户非关锁。」般若寺遭焚,有人问曰:「既是般若,为甚么被火烧?」

师曰:「万里一条铁。」师应机多云「好大哥」,时称大哥和尚。

【04-03、龙光諲禅师】

韶州龙光諲禅师,僧问:「人王与法王,相见时如何?」

师曰:「越国君王曾按剑,龙光一句不曾亏。」上堂,良久曰:「不烦珍重。」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胡风一扇,汉地成规。」问:「拨尘见佛时如何?」师拊掌顾视。问:「如何是龙光一句?」

师曰:「不空罥索。」曰:「学人不会。」

师曰:「唵。」问:「如何是极则为人处?」

师曰:「殷勤嘱付后来人。」问:「宾头卢一身,为甚么赴四天下供?」

师曰:「千江同一月,万户尽逢春。」遂有偈曰:「龙光山顶宝月轮,照耀乾坤烁暗云。尊者不移元一质,千家影现万家春。」

【04-04、郢州芭蕉和尚】

郢州芭蕉和尚,僧问:「十二时中如何用心?」

师曰:「茏葱一木盆。」问:「如何是道?」

师曰:「或横三,或竖五。」曰:「如何是道中人?」

师曰:「罢举云中信,半夜太阳辉。」

【04-05、石藏慧炬禅师】

定州石藏慧炬禅师,僧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树带沧浪色,山横一抹青。」问:「如何是伽蓝?」

师曰:「只这是。」曰:「如何是伽蓝中人?」

师曰:「作么!作么!」曰:「忽遇客来,将何只待?」

师曰:「吃茶去。」

【五、白水仁禅师法嗣】

【05-01、重云智晖禅师】

京兆府重云智晖禅师,咸秦高氏子。总角之岁,好游佛宇,誓志出家,父母不能止。

礼圭峰温禅师,剃度后谒白水,独领微言,潜通秘键。寻回洛卜于中滩,创温室院,常施水给药为事。有比丘患白癞,众恶之,唯师与之摩洗如常。俄有神光异香,既而讶之,遂失所在。遗疮痂,馨香酷烈,遂聚而塑观音像以藏之。师后忽欲归终南圭峰旧居,一日闲步岩岫间,如常寝处,倏睹摩衲数珠,铜瓶棕笠,触之即坏。

谓侍者曰:「此吾前身道具耳。就兹建寺,以酬宿因。」

当剃草间,有祥云蔽日,屯于峰顶,久而不散,因目为重云山,猛兽皆自引去。及塞龙潭以通径,龙亦他徙。后唐明宗赐额曰长兴,学侣臻萃。上堂,僧问:「如何是归根得旨?」

师曰:「早是忘却,不忆尘生。」曰:「如何是随照失宗?」

师曰:「家遭劫贼。」问:「不忆尘生,如何是进身一路?」

师曰:「足下已生草,前程万丈坑。」问:「要路坦然,如何践履?」

师曰:「我若指汝,则东西南北去也。」问:「如何是重云秤?」

师曰:「任将天下勘。」问:「如何是截铁之言?」

师曰:「宁死不犯。」问:「如何是迦叶亲闻底事?」

师曰:「重云记不得。」问:「如何是重云境?」

师曰:「四时花蔟蔟,三冬异草青。」师阐法四十余年,节度使王彦超微时常从师游,欲为沙门。师熟视曰:「汝世缘深,当为我家垣墙。」王公后果镇永兴,申弟子礼。师将顺世,先与王公言别,嘱护法门。王公泣曰:「师忍弃弟子乎?」师笑曰:「借千年亦一别耳。」及归,书偈示众曰:「我有一间舍,父母为修盖。住来八十年,近来觉损坏。早拟移别处,事涉有憎爱。待他摧毁时,彼此无妨碍。」乃跏趺而逝,塔于本山。

【05-02、瑞龙幼璋禅师】

杭州瑞龙院幼璋禅师,唐相国夏侯孜之犹子也。大中初,伯父司空出镇广陵,师方七岁,游慧照寺,闻诵法华,志求出家。伯父初不允,因师绝饮食,不得已而许之。

师慧远禅师,后游诸禅会,薯山白水,咸受心诀。咸通十三年至江陵,腾腾和尚嘱之曰:「汝往天台寻静而栖,遇安即止。」

已而又值憨憨和尚抚而记曰:「汝却后四十年,有巾子山下菩萨,王于江南,当此时吾道昌矣。」

寻抵天台山,于静安乡创福唐院,乃契腾腾之言。又住隐龙院。中和四年,浙东饥疫,师于温台明三郡收瘗遗骸,时谓悲增大士。

雪峰尝往见之,遗棕榈拂子而去。天祐三年,钱尚父遣使童建赍衣服香药,入山致请,至府庭,署志德大师,馆于功臣堂,日亲问法。师请每年于天台山建金光明道场,诸郡黑白大会,逾月而散﹝光明大会始于师也。﹞将辞归山,王加恋慕,于府城建瑞龙院,﹝文穆王改为宝山院。﹞延请开法。时禅门兴盛,斯则憨憨县记应矣。

上堂:「老僧顷年游历江外、岭南、荆湖,但有知识丛林,无不参问来。盖为今日与诸人聚会,各要知个去处。然诸方终无异说,只教当人歇却狂心,休从他觅。但随方任真,亦无真可任。随时受用,亦无时可用。设垂慈苦口,且不可呼昼作夜。更饶善巧,终不能指东为西。脱或能尔,自是神通作怪,非干我事。若是学语之流,不自省己知非,直欲向空里采花,波中取月,还著得心力么?汝今各且退思,忽然肯去,始知瑞龙老汉事不获已,迂回太甚。还肯么?」

时有僧问:「如何是瑞龙境?」

师曰:「道汝不见得么?」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后生可畏。」问:「廓然无云,如何是中秋月?」

师曰:「最好是无云。」曰:「恁么则一轮高挂,万国同观去也。」

师曰:「捏目之子难与言。」天成二年丁亥四月,乞坟塔于尚父。父命陆仁璋于西关选胜地,建塔创院,改天台隐龙为隐迹。塔毕,师入府庭辞尚父,嘱以护法。克期顺寂。尚父悲悼,遣僧正集在城宿德,迎引入塔。

【六、白马儒禅师法嗣】

【06-、青剉如观禅师】

兴元府青剉山如观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无底篮子拾生菜。」问:「如何是青剉境?」

师曰:「三冬华木秀,九夏雪霜飞。」

【七、龙牙遁禅师法嗣】

【07-01、报慈藏屿禅师】

潭州报慈藏屿匡化禅师,僧问:「心眼相见时如何?」

师曰:「向汝道甚么?」问:「如何是实见处?」

师曰:「丝毫不隔。」曰:「恁么则见也。」

师曰:「南泉甚好去处。」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昨夜三更送过江。」问:「临机便用时如何?」

师曰:「海东有果树头心。」问:「如何是真如佛性?」

师曰:「阿谁无?」问:「如何是向上一路?」

师曰:「郴连道永。」问:「和尚年多少?」

师曰:「秋来黄叶落,春到便开花。」问僧:「甚处来?」曰:「卧龙来。」

师曰:「在彼多少时?」曰:「经冬过夏。」

师曰:「龙门无宿客,为甚么在彼许多时?」曰:「师子窟中无异兽。」

师曰:「汝试作师子吼看。」曰:「某甲若作师子吼,即无和尚。」

师曰:「念汝新到,放汝三十棒。」问:「如何是湖南境?」

师曰:「艛船战桌。」曰:「还许学人游玩也无?」

师曰:「一任阇黎打坞。」问:「和尚百年后,有人问如何只对?」

师曰:「分明记取。」问:「情生智隔,想变体殊。只如情未生时如何?」

师曰:「隔。」曰:「情未生时,隔个甚么?」

师曰:「这个梢郎子未遇人在。」问:「如何是龙牙山?」

师曰:「益阳那边。」曰:「如何即是?」

师曰:「不拟。」曰:「如何是不拟去?」

师曰:「恁么则不是。」问:「古人面壁,意旨如何?」师良久却召僧,僧应诺。师曰:「你去,别时来。」上堂:「一句遍大地,一句才问便道,一句问亦不道。」僧问:「如何是遍大地句?」

师曰:「无空缺。」曰:「如何是才问便道句?」

师曰:「低声,低声。」曰:「如何是问亦不道句?」

师曰:「便合知时。」

【07-02、含珠审哲禅师】

襄州含珠山审哲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深深处?」

师曰:「寸钉才入木,九牛拽不出。」问:「如何是正法眼?」

师曰:「门前神树子。」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贫儿抱子渡,恩爱竞随流。」问僧:「有亦不是,无亦不是,不有不无亦不是。汝本来名个甚么?」曰:「学人已具名了。」

师曰:「具名即不无,毕竟名个甚么?」曰:「只这莫便是否?」

师曰:「且喜没交涉。」曰:「如何即是?」

师曰:「亲切处更请一问?」曰:「学人道不得,请和尚道。」

师曰:「别日来与汝道。」曰:「即今为甚么不道?」

师曰:「觅个领话人不可得。」又问僧:「张王李赵不是汝本来姓,汝本来姓个甚么?」曰:「与和尚同姓。」

师曰:「同姓即且从汝,本来姓个甚么?」曰:「待汉水逆流,却向和尚道。」

师曰:「即今为甚么不道?」曰:「汉水逆流也未?」师休去。问:「随缘认得时如何?」

师曰:「是甚么?」问:「如何是无位真人?」

师曰:「别安排,又争得。」曰:「不安排时如何?」

师曰:「无位真人。」问:「如何是真经?」

师曰:「阿弥陀。」

【07-03、西川存禅师】

西川存禅师,僧问:「学人解问淆讹句,请师举起讶人机。」

师曰:「巢父不牵牛,许由不洗耳。」问:「具足底人来,师还接否?」师便打。

【八、华严静禅师法嗣】

【08-01、紫陵匡一禅师】

凤翔府紫陵匡一定觉禅师,初到蟠龙,见僧问:「碧潭清似镜,蟠龙何处安?」龙曰:「沈沙不见底,浮浪足巑岏。」

师不肯。龙请师道,师曰:「金龙迥透青霄外,潭中岂滞玉轮机。」龙肯之。住后,僧问:「未作人身已前,作甚么来?」

师曰:「石牛步步火中行,返顾休衔日中草。」问:「智识路绝,思议并忘时如何?」

师曰:「停囚长智,养病丧躯。」

【九、九峰满禅师法嗣】

【09-01、同安威禅师】

洪州同安院威禅师,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路边神树子,见者尽擎拳。」曰:「见后如何?」

师曰:「室内无灵床,浑家不著孝。」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

师曰:「玉兔不曾知晓意,金乌争肯夜头明。」问:「如何是同安一曲?」

师曰:「灵琴不别人间韵,知音岂度伯牙门。」曰:「未审何人和得?」

师曰:「木马嘶时从彼听,石人拊掌阿谁闻。」曰:「或遇知音时如何?」

师曰:「知音不度耳,达者岂同闻。」师一日游山,大众随后。师曰:「阶前翠竹,砌下黄花,古人道真如般若,同安即不然。」有僧曰:「古人也好和尚。」

师曰:「不贪香饵味,可谓碧潭龙。」曰:「诸方眼目,不怪渊明。」

师曰:「阇黎闭目中秋坐,却笑月无光。」曰:「阶前翠竹,砌下黄花,又作么生?」

师曰:「安南未伏,塞北那降?」僧礼拜,师曰:「名称普闻。」师问僧:「寅晡饮啄,无处藏身。你道有此道理么?」

曰:「和尚作么生?」师打一拂子,僧曰:「扑手征人,徒夸好手。」

师曰:「握鞭侧帽,岂是阇黎。」曰:「今古之道,何处藏身?」

师曰:「阇黎作么生?」僧珍重,便出。师曰:「未在。」

【十、北院通禅师法嗣】

【10-01、京兆香城和尚】

京兆府香城和尚,初参北院,问曰:「一似两个时如何?」院曰:「一个赚汝。」师乃有省。僧问:「三光景色谢照烛事如何?」

师曰:「朝邑峰前卓五彩。」曰:「不涉文彩事作么生?」

师曰:「如今特地过江来。」问:「向上一路,请师举唱。」

师曰:「钓丝钩不出。」问:「牛头还得四祖意否?」

师曰:「沙书下点落千字。」曰:「下点后如何?」

师曰:「别将一撮俵人天。」曰:「恁么则人人有也。」

师曰:「汝又作么生?」问:「囊无系蚁之丝,厨绝聚蝇之糁时如何?」

师曰:「日舍不求,思从妄得。」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