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四卷 曹洞宗下(1) 青原下七世


【一、洞山延禅师法嗣】

【1-01、上蓝庆禅师】

瑞州上蓝院庆禅师,初游方,问雪峰:「如何是雪峰的的意?」峰以杖子敲师头,师应诺。峰大笑。师后承洞山印解,开法上蓝。僧问:「如何是上蓝无刃剑?」

师曰:「无。」

曰:「为甚么无?」

师曰:「阇黎,诸方自有。」

【1-02、同安慧敏禅师】

洪州同安慧敏禅师,初参洞山,问:「诸圣以何为命?」山曰:「以不间断。」

师曰:「还有向上事也无?」山曰:「有。」

师曰:「如何是向上事?」山曰:「不从间断。」师于言下有省。住后,僧问:「请师一句。」

师曰:「好记取。」

【二、金峰志禅师法嗣】

【2-01、天池智隆禅师】

庐山天池智隆禅师,在金峰普请般柴次,峰问:「般柴人过水否?」

师曰:「有一人,不过水。」

曰:「不过水还般柴否?」

师曰:「虽不般柴,也不得动著他。」

【三、鹿门真禅师法嗣】

【3-01、谷隐智静禅师】

襄州谷隐智静悟空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转身处?」

师曰:「卧单子下。」

问:「如何是道?」

师曰:「凤林关。」

曰:「学人不会。」

师曰:「直至荆南。」

问:「如何是指归之路?」

师曰:「莫用伊。」

曰:「还使学人到也无?」

师曰:「甚么处著得汝。」

问:「灵山一会,何异今时?」

师曰:「不异如今。」

曰:「不异底事作么生?」

师曰:「如来密旨,迦叶不闻。」

问:「古涧寒泉,甚么人得饮?」

师曰:「绝饥渴者。」

曰:「绝饥渴者如何得饮?」

师曰:「东畎东流,西畎西流。」

【3-02、益州崇真禅师】

益州崇真禅师,僧问:「如何是禅?」

师曰:「澄潭钓玉兔。」

曰:「如何是道?」

师曰:「拍手笑清风。」

问:「如何是大人相?」

师曰:「泥捏三官土地堂。」

【3-03、鹿门谭禅师】

襄州鹿门志行谭禅师,僧问:「如何是实际理地?」

师曰:「南赡部洲,北郁单越。」

曰:「恁么则事同一家也。」

师曰:「隔须弥在。」

问:「远远投师,请师一接。」

师曰:「从甚么处来?」

曰:「江北来。」

师曰:「南堂里安下。」

问:「如何是清净法身?」

师曰:「戌亥年生。」

【3-04、佛手岩因禅师】

庐山佛手岩行因禅师,雁门人也。首谒鹿门,师资契会。寻抵庐山,山之北,有岩如五指,下有石窟,可三丈余。师宴处其中,因号佛手岩和尚。

江南李主三召不起,坚请就栖贤,开堂不逾月,潜归岩室。

僧问:「如何是对现色身?」师竖一指。﹝法眼别云:「还有也未?」﹞后示微疾,谓侍僧曰:「日午吾去矣。」

及期,僧报日午也。师下床,行数步,屹然立化。李主备香薪,荼毗,塔于岩之阴。

【四、曹山霞禅师法嗣】

【4-01、嘉州东汀和尚】

嘉州东汀和尚,僧问:「如何是向去底人?」

师曰:「石女纺麻缕。」

曰:「如何是却来底人?」

师曰:「扇车关棙断。」

问:「遍界是佛身,教某甲甚么处立?」

师曰:「孤峰顶上木人叫,红焰辉中石马嘶。」

【五、草庵义禅师法嗣】

【5-01、龟洋慧忠禅师】

泉州龟洋慧忠禅师,本州陈氏子。谒草庵,庵问:「何方来?」

师曰:「六眸峰。」庵曰:「还见六眸否?」

师曰:「患非重瞳。」庵然之。师寻回故山,属唐武宗废教,例民其衣。

暨宣宗中兴,师曰:「古人有言,上升道士不受箓,成佛沙弥不具戒。」

只为白衣,过中不食。不宇而禅,迹不出山者三十年。

述三偈以自见曰:「雪后始知松柏操,云收方见济河分。不因世主教还俗,那辨鸡群与鹤群!多年尘事谩腾腾,虽著方袍未是僧。今日修行依善慧,满头留发候然灯。形仪虽变道常存,混俗心源亦不昏。试读善财巡礼偈,当时岂例作沙门。」

谓门弟子曰:「众生不能解脱者,情累尔。悟道易,明道难。」

僧问:「如何得明道去。」

师曰:「但脱情见,其道自明矣。夫明之为言,信也。如禁蛇人,信其咒力药力,以蛇绾弄揣怀袖中无难,未知咒药等力者怖骇弃去。但谛见自心,情见便破。今千疑万虑不得用者,未见自心者也。」

忽索香焚罢,安然而化。全身葬于无了禅师塔之东。后数年,塔忽坼裂,连阶丈余。主僧将发视之,是夜宴寂中见无了曰:「不必更发也。」

今为沈陈二真身。无了姓沈,见马祖。

【六、同安丕禅师法嗣】

【6-01、同安志禅师】

洪州同安志禅师,先同安将示寂,上堂曰:「多子塔前宗子秀,五老峰前事若何?」

如是三举,未有对者。末后师出曰:「夜明帘外排班立,万里歌谣道太平。」

安曰:「须是这驴汉始得。」住后,僧问:「二机不到处,如何举唱?」

师曰:「遍处不逢,玄中不失。」

问:「凡有言句,尽落今时。学人上来,请师直指。」

师曰:「目前不现,句后不迷。」

曰:「向上事如何?」

师曰:「迥然不换,标的即乖。」

【6-02、袁州仰山和尚】

袁州仰山和尚,僧问:「如何是仰山境?」

师曰:「白云峰下猿啼早,碧嶂岩前虎起迟。」僧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寒来火畔坐,热向涧边行。」

【七、归宗恽禅师法嗣】

【7-01、归宗弘章禅师】

庐山归宗弘章禅师,僧问:「学人有疑时如何?」

师曰:「疑来多少时也?」

问:「小船渡大海时如何?」

师曰:「较些子。」

曰:「如何得渡?」

师曰:「不过来。」

问:「枯木生华时如何?」

师曰:「把一朵来。」

问:「混然觅不得时如何?」

师曰:「是甚么?」

【八、嵇山章禅师法嗣】

【8-01、双泉道虔禅师】

随州双泉山道虔禅师,僧问:「洪钟未击时如何?」

师曰:「绝音响。」

曰:「击后如何?」

师曰:「绝音响。」

问:「如何是在道底人?」

师曰:「无异念。」

问:「如何是希有底事?」

师曰:「白莲华向半天开。」

【九、云居岳禅师法嗣】

【9-01、丰化令崇禅师】

扬州丰化院令崇禅师,舒州人也。僧问:「如何是敌国一著棋?」

师曰:「下将来。」

问:「一棒打破虚空时如何?」

师曰:「把将一片来看。」

【9-02、药山忠彦禅师】

沣州药山忠彦禅师,僧问:「教中道,诸佛放光明,助发实相义。光明即不问,如何是实相义?」

师曰:「会么?」

曰:「莫便是否?」

师曰:「是甚么?」

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云岭龙昌月,神风洞上泉。」

【9-03、梓州龙泉和尚】

梓州龙泉和尚,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不在阇黎分上。」

问:「学人欲跳万丈洪崖时如何?」

师曰:「扑杀。」

【十、护国澄禅师法嗣】

【10-01、护国知远禅师】

随州护国知远演化禅师,僧问:「举子入门时如何?」

师曰:「缘情体物事作么生?」

问:「乾坤休驻意,宇宙不留心时如何?」

师曰:「总是战争收拾得,却因歌舞破除休。」

【10-02、智门守钦禅师】

随州智门寺守钦圆照禅师,僧问:「两镜相照,为甚么中间无像?」

师曰:「自己亦须隐。」

曰:「镜破台亡时如何?」师竖起拳。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额上不贴榜。」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把火烧天徒自疲。」

【10-03、大安能禅师】

安州大安山崇教能禅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打动南山鼓,唱起北山歌。」

问:「如何是三冬境?」

师曰:「千山添翠色,万树锁银华。」

【10-04、荐福思禅师】

颖州荐福院思禅师,僧问:「古殿无佛时如何?」

师曰:「梵音何来?」

曰:「不假修证,如何得成?」

师曰:「修证即不成。」

【10-05、护国志朗禅师】

随州护国志朗圆明禅师,僧问:「如何是万法之源?」

师曰:「空中收不得,护国岂能该。」

【十一、灵泉仁禅师法嗣】

【11-01、大阳慧坚禅师】

郢州大阳慧坚禅师,初在灵泉,入室次,泉问:「甚么处来?」

师曰:「僧堂里来。」泉曰:「为甚么不筑著露柱。」师于言下有省。住后,僧问:「如何是玄旨?」

师曰:「壁上挂钱财。」

问:「如何是法王剑?」

师曰:「脑后看。」

问:「如何是无相道场?」

师曰:「佛殿里悬幡。」

问:「不借时机用,如何话祖宗?」

师曰:「老鼠咬腰带。」僧请益法身,师示偈曰:「扶桑出日头,黄河辊底流。六六三十六,陕府灌铁牛。」

【十二、五峰遇禅师法嗣】

【12-01、五峰绍禅师】

瑞州五峰绍禅师,僧问:「如何是第一义?」师拍禅床云:「若不是仙陀,千里万里。」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迢迢十万余。」

【十三、广德延禅师法嗣】

【13-01、广德义禅师】

襄州广德义禅师,谒先广德,作礼问曰:「如何是和尚密密处?」德曰:「隐身不必须岩谷,阛阓堆堆睹者稀。」

师曰:「恁么则酌水献华去也。」德曰:「忽然云雾霭,阇黎作么生?」

师曰:「采汲不虚施。」广德忻然曰:「大众看取第二代广德。」师次踵住持,聚徒开法。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披蓑倒骑牛,草深不露角。」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鱼跃无源水,莺啼枯木花。」

问:「如何是常在底人?」

师曰:「腊月死蛇当大路,触著伤人不柰何。」

问:「如何是学人相契处?」

师曰:「方木逗圆孔。」

问:「如何是大寂灭海?」

师曰:「闹市走马,不触一人。」

曰:「如何是大通智胜佛?」

师曰:「孤轮罢照妙峰顶,汝报巴猿莫断肠。」

问:「如何是作无间业底人?」

师曰:「猛火然铛煮佛喋。」师因事示偈曰:「才到洪山便跺根,四方八面不言论。他家自有眠云志,芦管横吹宇宙喧。」

问:「如何是古佛心?」

师曰:「多年历日虽无用,犯著应须总灭门。」

曰:「或遇新历日,又作么生?」

师曰:「运动修营无滞碍,何劳入市问孙膑?」

问:「时人有病医王医,医王有病甚人医?」师展手曰:「与我诊候看。」

曰:「不会。」

师曰:「须弥徒作药,四海谩为汤。」

问:「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和尚还传也无?」

师曰:「铁丸蓦口塞,难得解吞人。」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雪寒向火,日暖隈阳。」

问:「如何是宾中宾?」

师曰:「荡子无家计,飘蓬不自知。」

曰:「如何是宾中主?」

师曰:「茅户挂珠帘。」

曰:「如何是主中宾?」

师曰:「龙楼铺草坐。」

曰:「如何是主中主?」

师曰:「东宫虽至嫡,不面圣尧颜。」

问:「有一室女,未曾嫁娉,生得一子,姓个甚么?」

师曰:「偶然衫子破,阃外没人缝。」

问:「如何是不落阶级底人?」

师曰:「胎中童子眉如雪。」

问:「如何是不睡底眼?」

师曰:「昨夜三更擘不开。」

问:「谛信底人信个甚么?」

师曰:「莫道冰无火,斯须红焰生。」

问:「如何是密室?」

师曰:「茅茨当大道,历劫没人敲。」

问:「如何是异日已前人?」

师曰:「万年枯木鸟衔来。」

问:「悬崖峭峻,还具得失也无?」

师曰:「忻逢良便,好与一推。」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鲊瓮乍开蝇咂咂。」

曰:「见后如何?」

师曰:「底穿荡尽冷湫湫。」

【13-02、广德周禅师】

襄州广德周禅师,僧问:「鱼向深潭难避网,龙居浅水却难寻时如何?」

师曰:「遍体昆仑黑,通身一点霜。」

问:「贫子归家时如何?」

师曰:「入门不见面,处处故园春。」

问:「命尽禄绝时如何?」

师曰:「死。」

曰:「此人落归何道?」

师曰:「薰薰弥宇宙,烂坏莫能拈。」

问:「闻话不觉时如何?」

师曰:「遍界没聋人,谁是知音者?」

曰:「如何是知音者?」

师曰:「断弦续不得,历劫响泠泠。」

问:「教中道,阿逸多不断烦恼,不修禅定,佛记此人成佛无疑。此理如何?」

师曰:「盐又尽,炭又无。」

曰:「盐尽炭无时如何?」

师曰:「愁人莫向愁人说,说向愁人愁杀人。」

问:「如何得念念相应去?」

师曰:「惊水鱼龙散。」

曰:「念念相应后如何?」

师曰:「海北天南各自行,不劳鱼雁通消息。」

【十四、石门蕴禅师法嗣】

【14-01、石门慧彻禅师】

襄州石门慧彻禅师,僧问:「金乌出海光天地,与此光阴事若何?」

师曰:「龙出洞兮风雨至,海岳倾时日月明。」

问:「从上诸圣向甚么处去也?」

师曰:「露柱挂灯笼。」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解接无根树,能挑海底灯。」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少林澄九鼎,浪动百花新。」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三门外松树子,见生见长。」

问:「三身中那身是正?」

师曰:「报化路头横鸟道,石人眼里不栽花。」

问:「云光作牛,意旨如何?」

师曰:「陋巷不骑金色马,回途却著破烂衫。」

问:「年穷岁尽时如何?」

师曰:「东村王老夜烧钱。」

问:「一毫未发时如何?」

师曰:「后羿不调弓,箭透三江口。」

问:「如何是佛?」

师曰:「樵子度荒郊,骑牛草不露。」

曰:「如何是骑牛草不露?」

师曰:「遮掩不得。」

问:「如何是灵利底物?」

师曰:「古墓毒蛇头戴角。」又曰:「维摩不离方丈室,文殊未到却先知。」又曰:「垢腻汗衫皂角洗。」

因令初上座领众来参,师问:「万仞峰头石牛吼,穿云渡水意如何?」初无对。师曰:「山僧住持事大,参堂去。」

师后令僧下语,或云「久向和尚,」或云「访道寻师明的旨,觉了根源显异机。」

师曰:「当时初上座若下得这语,不将他作参学人。」

上堂:「一切众生,本源佛性。譬如朗月常空,只为浮云翳障,不得显现。为明为照,为道为路,为舟为楫,为依为止,一切众生,本源佛性,亦复如是。」

时汾阳昭和尚在众,出问:「朗月海云遮不得,舒光直透水晶宫时如何?」

师曰:「石壁山河非障碍,阎浮界外任升腾。」阳曰:「恁么则千圣共传无底钵,时人皆唱太平歌。」

师曰:「太平曲子如何唱?」阳曰:「不堕五音,非关六律。」

师曰:「还有人和得么?」阳曰:「请和尚不吝慈悲。」

师曰:「仁者善自保任!」

【十五、含珠哲禅师法嗣】

【15-01、龙穴山和尚】

洋州龙穴山和尚,僧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骑虎唱巴歌。」

问:「既是善知识,为甚么却与土地烧钱?」

师曰:「彼上人者难为酬对。」

【15-02、大乘山和尚】

唐州大乘山和尚,僧问:「枯树逢春时如何?」

师曰:「世间希有。」

问:「如何是四方八面事?」

师曰:「升子里勃跳,斗子内转身。」

【15-03、延庆归晓禅师】

襄州延庆院归晓慧广禅师,僧问:「言语道断时如何?」

师曰:「两重公案。」

曰:「如何领会?」

师曰:「分明举似。」

问:「如何是凤山境?」

师曰:「好生看取。」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识么?」

【15-04、含珠山真禅师】

襄州含珠山真禅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含珠密意,同道者知。」

曰:「恁么则不假羽翼,便登霄汉去也。」

师曰:「钝。」

问:「古镜未磨时如何?」

师曰:「昧不得。」

曰:「磨后如何?」

师曰:「黑如漆。」

【十六、紫陵一禅师法嗣】

【16-01、广福道隐禅师】

并州广福道隐禅师,僧问:「如何是指南一路?」

师曰:「妙引灵机事,澄波显异轮。」

问:「三家同到请,未审赴谁家?」

师曰:「月印千江水,门门尽有僧。」

【16-02、紫陵微禅师】

紫陵微禅师,初到夹山,山问:「近离甚处?」

师曰:「向北山。」

曰:「是何宗徒?」

师曰:「昔日老胡师子吼,顶门一裂至如今。」住后,僧问:「如何是紫陵境?」

师曰:「寂照灯光夜已深。」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猿啼虎啸。」

问:「宝剑未出匣时如何?」

师曰:「磐陀石上栽松柏。」

问:「如何是大猛烈底人?」

师曰:「石牛步步火中行,返顾休衔日中草。」

曰:「如何是五逆底人?」

师曰:「放火夜烧无相宅,天明戴帽入长安。」

曰:「如何是孝顺底人?」

师曰:「步步手提无米饭,敛手堂前不举头。」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红炉焰上碧波流。」

【16-03、兴元大浪和尚】

兴元府大浪和尚,僧问:「既是喝河神,为甚么被水推却?」

师曰:「随流始得妙,住岸却成迷。」

【16-04、洪州东禅和尚】

洪州东禅和尚,僧问:「如何是密室?」

师曰:「江水深七尺。」

曰:「如何是密室中人?」

师曰:「此去江南三十步。」僧问:「如何是新吴剑?」师作拔剑势。

【十七、同安威禅师法嗣】

【17-01、陈州石镜和尚】

陈州石镜和尚,僧问:「石镜未磨,还鉴照否?」

师曰:「前生是因,今生是果。」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