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四卷 曹洞宗下(2) 青原下八世


【一、谷隐静禅师法嗣】

【1-01、谷隐知俨禅师】

襄州谷隐知俨宗教禅师,登州人也。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白云南,伞盖北。」问:「如何是迦叶亲闻底事?」

师曰:「速须吐却。」问:「如何是诸佛照不著处?」

师曰:「问这山鬼窟,作么?」曰:「照著后如何?」

师曰:「咄精怪。」问:「千山万水,如何登涉?」

师曰:「举步便千里万里。」曰:「不举步时如何?」

师曰:「亦千里万里。」

【1-02、普宁法显禅师】

襄州普宁院法显禅师,僧问:「曩劫共住,为甚么不识亲疏?」

师曰:「谁?」曰:「更待某甲道!」

师曰:「将谓不领话。」问:「千山万水,如何登涉?」

师曰:「青霄无间路,到者不迷机。」

【二、同安志禅师法嗣】

【2-01、梁山缘观禅师】

鼎州梁山缘观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益阳水急鱼行涩,白鹿松高鸟泊难。」

问:「家贼难防时如何?」师曰「识得不为冤。」

曰:「识得后如何?」

师曰:「贬向无生国里。」曰:「莫是他安身立命处也无?」

师曰:「死水不藏龙。」曰:「如何是活水龙?」

师曰:「兴波不作浪。」曰:「忽然倾湫倒嶽时如何?」师下座把住曰:「莫教湿却老僧袈裟角。」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龙生龙子,凤生凤儿。」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葱岭不传唐土印,胡人谩唱太平歌。」问:「如何是从上传来底事?」

师曰:「渡水胡僧无膝裤,背驼梵夹不持经。」问:「如何是正法眼?」

师曰:「南华里。」曰:「为甚在南华里?」

师曰:「为汝问正法眼。」问:「如何是学人自己?」

师曰:「寰中天子,塞外将军。」曰:「便恁么去时如何?」

师曰:「朗月悬空,室中暗坐。」问:「如何是衲衣下事?」

师曰:「密。」师与瑞长老坐次,僧问:「二尊不并化,为甚两人居方丈?」

师曰:「一亦非。」有偈曰:「梁山一曲歌,格外人难和。十载访知音,未尝逢一个。」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

师曰:「亡僧几时迁化?」曰:「争柰相送何!」

师曰:「红炉焰上绦丝缕,叆叇云中不点头。」

上堂:「垂钩四海,只钓狞龙。格外玄机,为寻知己。」

上堂:「垂丝千尺,意在深潭。一句横空,白云自异。孤舟独桌,不犯清波。海上横行,罕逢明鉴。」问:「如何是衲衣下事?」

师曰:「众圣莫显。」师后示偈曰:「红焰藏吾身,何须塔庙新。有人相肯重,灰里邈全真。」

【三、归宗章禅师法嗣】

【3-01、普净常觉禅师】

东京普净院常觉禅师,陈留李氏子。初访归宗,闻法省悟,遂求出家。未几,归宗将顺寂,召师抚之曰:「汝于法有缘,他后济众人,莫测其量也。」

仍以披剃事,嘱诸门人。师至唐乾化二年落发,明年纳戒于东林寺甘露坛。

寻游五台山,还上都,于丽景门外独居二载。间有比邻信士张生者,请师供养。

张素探玄理,因叩师垂诲。师乃随宜开诱,张生于言下悟入。设榻留宿,至深夜,与妻窃窥之。见师体遍一榻,头足俱出。及令婢仆视之,即如常,倍加钦慕。

曰:「弟子夫妇垂老,今愿割宅之前堂,以裨丈室。」

师欣然受之。至后唐天成三年,遂成大院,赐额曰普净。师以时机浅昧,难任极旨。苟启之非器,令彼招谤讟之咎,我宁不务开法。每月三八施浴,僧道万计。师尝谓诸徒曰:「但得慧门无壅,则福何滞哉?」

一日,给事中陶谷入院,致礼而问曰:「经云,离一切相则名诸佛。今目前诸相纷然,如何离得?」

师曰:「给事见个甚么?」陶欣然仰重。自是王公大人,屡荐章服师号,皆却而不受。以开宝四年十二月二日示疾,十一日告众。嘱付讫,右胁而化。

【四、护国远禅师法嗣】

【4-01、云顶德敷禅师】

怀安军云顶德敷禅师,初参护国,问曰:「直截根源佛所印,摘叶寻枝我不能时如何?」

国曰:「罢攀云树三秋果,休弄碧潭孤月轮。」师乃顿释所疑。

住后,成都帅请就衙升座。有乐营将出,礼拜起,回顾下马台,曰:「一口吸尽西江水即不问,请师吞却阶前下马台。」师展两手唱曰:「细抹将来。」营将猛省。

【五、大阳坚禅师法嗣】

【5-01、石门聪禅师】

襄州石门聪禅师,僧问:「大阳迁化向甚么处去?」

师曰:「骑牛不戴帽,正坐不偏行。」

【5-02、北禅契念禅师】

潭州北禅契念禅师,僧问:「如何是大道之源?」

师曰:「众流混不得。」曰:「独脱事如何?」

师曰:「穿云透石。」问:「如何是不坠古今句?」

师曰:「十五十六,日月相逐。」

【六、石门彻禅师法嗣】

【6-01、石门绍远禅师】

襄州石门绍远禅师,初在石门作田头。门问:「如何是田头水牯牛?」

师曰:「角转轰天地,朝阳处处春。」他日门又问:「水牯牛安乐否?」

师曰:「水草不曾亏。」曰:「田中事作么生?」

师曰:「深耕浅种。」曰:「如法著。」

师曰:「某甲不曾取次。」住后,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十方无异路,揭觉凤林前。」问:「先师已归雁塔去,当阳一句请师宣。」

师曰:「修罗掌内擎日月,夜叉足下蹋泥龙。」问:「金龙不吐凡间雾,请师举唱凤凰机。」

师曰:「白眉不展手,长安路坦平。」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布袋盛乌龟。」问:「如何是石门境?」

师曰:「孤峰对凤岭。」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岩中残雪,处处分辉。」问:「如何是和尚密作用?」

师曰:「滴沥非旨趣,千山不露身。」问:「四方八面来时如何?」

师曰:「赤脚波斯鼻嗅天。」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

师曰:「灰飞烟灭,白骨连天。」师与病僧灸次,僧问:「正当与么时如何?」

师曰:「通玄一脉,大似流星。」问:「如何是古佛心?」

师曰:「白牛露地卧青溪。」问:「生死之河,如何过得?」

师曰:「风吹荷叶浮萍草。」问:「如何是教外别传一句?」

师曰:「羊头车子入长安。」问:「生死浪前如何话道?」

师曰:「毛袋横身绝饮啄,青溪常卧太阳春。」问:「如何是道?」

师曰:「山深水冷。」曰:「如何是道中人?」

师曰:「金槌击金鼓。」问:「天阴日不出,光辉何处去?」

师曰:「铁蛇横大路,通身黑似烟。」问:「如何是宗乘中一句?」

师曰:「石火夜烧山,大地齐合掌。」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石牛拦古路,木马骤高楼。」

【6-02、北禅怀感禅师】

潭州北禅怀感禅师,僧问:「如何是诸圣为人底句?」

师曰:「红轮当万户,光烛本无心。」问:「师唱谁家曲?」

师曰:「石户不留心,洞玄通妙的。」问:「如何是佛?」

师曰:「尺短寸长。」

【6-03、灵竹守珍禅师】

鄂州灵竹守珍禅师,僧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锡带胡天雪,瓶添汉地泉。」问:「迷悟不入诸境时如何?」

师曰:「境从何来?」曰:「恁么则无诸境去也。」

师曰:「龙头蛇尾汉。」

【6-04、四面津禅师 】

舒州四面山津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王字不著点。」曰:「学人不会。」

师曰:「点。」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山寒水冷。」师有拄杖颂曰:「四面一条杖,当机验龙象。头角稍低昂,电光临背上。」

【6-05、承天义勤禅师】

嘉州承天义勤禅师,僧问:「如何是承天境。」

师曰:「两江夹却青盲汉,一带山藏赤脚蛮。」问:「如何是谛实之言。」

师曰:「措大巾子黑。」

【6-06、青峰义诚禅师】

凤翔府青峰义诚禅师,僧问:「三际不生,是何人境界?」

师曰:「白云连雪岳,明月混鱼钩。」曰:「未审向上更有事也无?」

师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

师曰:「灵光烁破琉璃色,大地明来绝点痕。」问:「如何是青峰家风?」

师曰:「向火吃甜瓜。」

【6-07、广德智端禅师】

襄州广德山智端禅师,僧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著衣吃饭。」曰:「见后如何?」

师曰:「著衣吃饭。」问:「如何是广德山?」

师曰:「当阳花易发,背阴雪难消。」曰:「如何是山中人?」

师曰:「朝霞不出门,暮霞行千里。」

【6-08、石门筠首座】

筠首座者,太原人也。自至石门逾三十年,丛林慕之。有僧请吃茶次,问:「如何是首座为人一著子?」

师曰:「适来犹记得。」曰:「即今又如何?」

师曰:「好生点茶来!」一日荷锄入园,僧问:「三身中那一身去作务?」师拄锄而立。僧曰:「莫便当也无?」师携锄便行。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