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五卷 云门宗上(3) 青原下七世(2)


【云门偃禅师法嗣】

【07、泐潭道谦禅师】

洪州泐潭道谦禅师,僧问:「如何是泐潭家风?」

师曰:「阇黎到来几日也?」问:「但有纤毫即是尘,不有时作么生?」师以手掩两目。问:「当阳举唱,谁是闻者?」

师曰:「老僧不患耳聋。」问:「悟本无门,如何得入?」

师曰:「阿谁教汝恁么问?」

【08、奉先深禅师】

金陵奉先深禅师,江南主请开堂,才升座,维那白槌曰:「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师便曰:「果然不识,钝置杀人。」时有僧出,问:「如何是第一义?」

师曰:「赖遇适来道了也。」曰:「如何领会?」

师曰:「速礼三拜。」复曰:「大众且道,钝置落在阿谁分上?」

师同明和尚在众时,闻僧问法眼:「如何是色眼?」竖起拂子。或曰「鸡冠花」,或曰「贴肉汗衫」,二人特往请益。问曰:「承闻和尚有三种色语,是否?」眼曰:「是。」

师曰:「鹞子过新罗。」便归众。时李王在座下,不肯,乃白法眼曰:「寡人来日致茶筵,请二人重新问话。」

明日茶罢,备彩一箱,剑一口,谓二师曰:「上座若问话得是,奉赏杂彩一箱。若问不是,只赐一剑。」

法眼升座,师复出问:「今日奉敕问话,师还许也无?」眼曰:「许。」曰:「鹞子过新罗。」

捧彩便行。大众一时散去。时法灯作维那,乃鸣钟集众,僧堂前勘。师众集,灯问:「承闻二上座久在云门,有甚奇特因缘?举一两则来商量看。」

师曰:「古人道:『白鹭下田千点雪,黄莺上树一枝花。』维那作么生商量?」灯拟议,师打一座具便归众。师同明和尚到淮河,见人牵网,有鱼从网透出。

师曰:「明兄俊哉!一似个衲僧相似。」明曰:「虽然如此,争如当初不撞入网罗好!」

师曰:「明兄你欠悟在。」明至中夜,方省。

【09、双泉郁禅师】

随州双泉郁禅师,僧问:「如何是第一句?」

师曰:「回头终不顾。」曰:「如何是第二句?」

师曰:「未语先分付。」曰:「如何是第三句?」

师曰:「连根犹带苦。」

上堂:「初祖不虚传,二祖不虚受。彼彼大丈夫,因甚么到恁么地?」便下座。后住舒州海会,僧问:「如何是舒州境?」

师曰:「浣水逆流山露骨。」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地有毒蛇沙有虱。」

【10、披云智寂禅师】

韶州披云智寂禅师,僧问:「如何是披云境?」

师曰:「白日没闲人。」问:「如何是不迁义?」

师曰:「山高不碍白云飞。」问:「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审是甚么字?」

师曰:「听老僧一偈:以字不是八不成。森罗万象此中明。直饶巧说千般妙,不是讴阿不是经。」问:「如何是色空?」

师曰:「拾取落花生旧枝。」问:「如何是一尘?」

师曰:「满目是青山。」问:「如何是毗卢藏中有大经卷?」

师曰:「拈不得。」曰:「为甚拈不得?」

师曰:「特地却成愁。」

【11、舜峰义韶禅师】

韶州舜峰义韶禅师,僧问:「正法无言时如何?」

师曰:「言。」曰:「学人不会,乞师端的。」

师曰:「两重公案。」曰:「岂无方便?」

师曰:「无礼难容。」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

师曰:「日出东方月落西。」僧正到方丈,曰:「方丈得恁么黑!」

师曰:「老鼠窟。」正曰:「放猫儿入好。」

师曰:「试放看。」正无对。师拊掌笑。师与老宿渡江次,师取钱与渡子,宿曰:「囊中若有青铜片。」师揖曰:「长老莫笑。」

【12、般若启柔禅师】

南岳般若寺启柔禅师,僧问:「西天以蜡人为验,此土如何?」

师曰:「新罗人草鞋。」问:「如何是千圣同归底道理?」

师曰:「未达苦空境,无人不叹嗟。」上堂,众闻板声集。师因示偈曰:「妙哉三下板,知识尽来参。既善分时节,吾今不再三。」便下座。

【13、妙胜臻禅师】

潞府妙胜臻禅师,僧问:「金粟如来为甚么却降释迦会里?」

师曰:「香山南,雪山北。」曰:「南赡部洲事又作么生?」

师曰:「黄河水急浪花粗。」问:「如何是向上一路?」

师曰:「一条济水贯新罗。」

【14、荐福承古禅师】

饶州荐福承古禅师,操行高洁,禀性虚明。参大光敬玄禅师,乃曰:「只是个草里汉。」

遂参福严雅和尚,又曰:「只是个脱洒衲僧。」由是终日默然,深究先德洪规。

一日览云门语,忽然发悟。自此韬藏,不求名闻。栖止云居弘觉禅师塔所,四方学者奔凑,因称古塔主也。景祐四年,范公仲淹出守鄱阳,闻师道德,请居荐福,开阐宗风。僧问:「大善知识,将何为人?」

师曰:「莫。」曰:「恁么则有问有答去也。」

师曰:「莫。」问:「青青翠竹,尽是真如;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如何是般若?」

师曰:「黄泉无老少。」曰:「春来草自青。」

师曰:「声名不朽。」曰:「若然者,碧眼胡僧也皱眉。」

师曰:「退后三步。」僧曰:「苦。」师乃「吽吽」!问:「临济举拂,学人举拳,是同是别?」

师曰:「讹言乱众。」曰:「恁么则依令而行也。」

师曰:「天涯海角。」问:「一喝分宾主,照用一时行,此意如何?」

师曰:「干柴湿茭。」僧便喝。师曰:「红焰炎天。」

上堂:「夫出家者为无为法,无为法中无利益,无功德。近来出家人,贪著福慧,与道全乖。若为福慧,须至明心;若要达道,无汝用心处。所以常劝诸人,莫学佛法,但自休心。利根者画时解脱,钝根者或三五年,远不过十年。若不悟去,老僧与你入拔舌地狱。参!」

【15、清凉智明禅师】

金陵清凉智明禅师,江南主请师上堂,小长老问:「凡有言句,尽落方便。不落方便,请师速道。」

师曰:「国主在此,不敢无礼。」

【16、南台道遵禅师】

潭州南台道遵法云禅师,上堂:「从上宗乘,合作么生提纲?合作么生言论?佛法两字当得么?真如解脱当得么?虽然如是,细不通风,大通车马。若约理化门中,一言才启,震动乾坤。山河大地,海晏河清。三世诸佛,说法现前。于此明得古佛殿前,同登彼岸。无事,珍重!」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下坡不走。」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著衣吃饭。」曰:「见后如何?」

师曰:「钵盂挂壁上。」问:「如何是真如含一切?」

师曰:「分明。」曰:「为甚么有利钝?」

师曰:「四天打鼓,楼上击钟。」问:「如何是南台境?」

师曰:「金刚手指天。」问:「如何是色空?」

师曰:「道士著真红。」问:「十二时中,时时不离时如何?」

师曰:「谛。」

【17、双峰竟钦禅师】

韶州双峰竟钦禅师,益州人也。开堂日,云门和尚躬临证明。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日出方知天下朗,无油那点佛前灯。」问:「如何是双峰境?」

师曰:「夜听水流庵后竹,昼看云起面前山。」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

师曰:「因风吹火。」

上堂:「进一步则迷理,退一步则失事,饶你一向兀然去,又同无情。」僧问:「如何得不同无情去?」

师曰:「动转施为。」曰:「如何得不迷理失事去?」

师曰:「进一步,退一步。」僧作礼。师曰:「向来有人恁么会?老僧不肯伊。」曰:「请师直指。」师便打出。问:「如何是正法眼?」

师曰:「山河大地。」问:「如何是法王剑?」

师曰:「铅刀徒逞,不若龙泉。」曰:「用者如何?」

师曰:「藏锋犹不许,露刃更何堪!」问:「宾头卢应供四天下,还得遍也无?」

师曰:「如月入水。」问:「如何是用而不杂?」

师曰:「明月堂前垂玉露,水晶殿里璨真珠。」有行者问:「某甲遇贼来时,若杀即违佛教,不杀又违王敕。未审师意如何?」

师曰:「官不容针,私通车马。」广主尝亲问法要,锡慧真广悟号。将示寂,告门人曰:「吾不久去世,汝可就山顶预修坟塔。」

洎工毕,以闻。师曰:「后日子时行矣。」及期,会云门爽和尚等七人夜话。侍者报三更也。师索香焚之,合掌而逝。

【18、资福诠禅师】

韶州资福诠禅师,僧问:「不问宗乘,请师心印。」

师曰:「不答这话。」曰:「为甚么不答?」

师曰:「不副前言。」问:「觌面难逢处,如何顾鉴咦。乞师垂半偈,免使后人疑。」

师曰:「锋前一句超调御,拟问如何历劫违。」曰:「恁么则东山西岭时人知有,未审资福庭前谁家风月?」

师曰:「且领前话。」

【19、黄云元禅师】

广州黄云元禅师,初开堂日,以手拊绳床曰:「诸人还识广大须弥之座也无?若不识,老僧升座去也。」师便坐。僧问:「如何是大汉国境?」

师曰:「歌谣满路。」

上堂:「古人道,触目未曾无,临机何不道?山僧即不然,触目未曾无,临机道甚么?珍重!」

【20、龙境伦禅师】

广州龙境伦禅师,开堂升座,提起拂子曰:「还会么?若会,头上更增头,若不会,断头取活。」僧问:「如何是龙境家风?」

师曰:「豺狼虎豹。」问:「如何是佛?」

师曰:「勤耕田。」曰:「学人不会。」

师曰:「早收禾。」问僧:「甚么处来?」曰:「黄云来。」

师曰:「作么生是黄云郎当媚痴抹跶为人一句?」僧无对。示众曰:「作么生是长连床上取性一句?道将来!」

【21、云门爽禅师】

韶州云门山爽禅师,上堂,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圣躬万岁。」问:「如何是透法身句?」

师曰:「银香台上生萝卜。」

【22、白云闻禅师】

韶州白云闻禅师,上堂良久,僧出问:「白云一路,全因今日。」

师曰:「不是!不是!」曰:「和尚又如何?」

师曰:「白云一路,草深一丈。」便下座。问:「拟伸一问,师还答否?」

师曰:「皂荚树头悬,风吹曲不成。」问:「受施主供养,将何报答?」

师曰:「作牛作马。」

【23、净法章禅师】

韶州净法禅想章禅师,广主问:「如何是禅?」师乃良久。主罔测,因署其号。僧问:「日月重明时如何?」

师曰:「日月虽明,不鉴覆盆之下。」问:「既是金山,为甚么凿石?」

师曰:「金山凿石。」问:「如何是道?」

师曰:「迢迢十万余。」

【24、温门满禅师】

韶州温门山满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胸题卍字。」曰:「如何是祖?」

师曰:「不游西土。」有人指壁上画问:「既是千尺松,为甚么却在屋下?」

师曰:「芥子纳须弥作么生?」问:「隔墙见角,便知是牛时如何?」师便打。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汝曾读书么?」问:「太子初生为甚么不识父母?」

师曰:「迥然尊贵。」

【25、大容諲禅师】

黄州大容諲禅师,僧问:「如何是大容水?」

师曰:「还我一滴来。」问:「当来弥勒下生时如何?」

师曰:「慈氏宫中三春草。」问:「如何是真空?」

师曰:「拈却拒阳著。」曰:「如何是妙用?」师乃握拳。僧曰:「真空妙用,相去几何?」师以手拨之。问:「长蛇偃月即不问,匹马单枪时如何?」

师曰:「麻江桥下,会么?」曰:「不会。」

师曰:「圣寿寺前。」问:「既是大容,为甚么趁出僧?」

师曰:「大海不容尘,小溪多搕鲣。」问:「如何是古佛一路?」师指地,僧曰:「不问这个。」

师曰:「去。」师与一老宿相期他往,偶因事不去。宿曰:「佛无二言。」

师曰:「法无一向。」

【26、罗山崇禅师】

广州罗山崇禅师,僧问:「如何是大汉国境?」

师曰:「玉狗吠时天未晓,金鸡啼处五更初。」问:「丹霞访居士,女子不携篮时如何?」

师曰:「也要到这里一转。」问:「如何是罗山境?」

师曰:「布水千寻。」

【27、云门常实禅师】

韶州云门常实禅师,上堂:「至道无难,唯嫌拣择。还有拣择者么?」时有僧问:「十方国土中,唯有一乘法。如何是一乘法?」

师曰:「日月分明。」曰:「学人不会。」

师曰:「清风满路。」

【28、林溪竟脱禅师】

郢州林溪竟脱禅师,僧问:「如何是法身?」

师曰:「四海五湖宾。」曰:「如何是透法身句?」

师曰:「明眼人笑汝。」问:「如何是本来人?」

师曰:「风吹满面尘。」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富贵多宾客。」曰:「见后如何?」

师曰:「贫穷绝往还。」问:「如何是佛?」

师曰:「十字路头?」曰:「如何是法师?」曰:「三家村里。」曰:「佛之与法,是一是二?」

师曰:「露柱渡三江,犹怀感恨长。」问:「如何是无缝塔?」

师曰:「复州城。」曰:「如何是塔中人?」

师曰:「龙兴寺。」

【29、韶州广悟禅师】

韶州广悟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

师曰:「因风吹火。」

【30、华严慧禅师】

广州华严慧禅师,僧问:「承古有言,妄心无处即菩提。正当妄时,还有菩提也无?」

师曰:「来音已照。」曰:「不会。」

师曰:「妄心无处即菩提。」

【31、长乐政禅师】

韶州长乐山政禅师,僧问:「祖师心印,何人提掇?」

师曰:「石人妙手在。」曰:「学人还有分也无?」

师曰:「木人整不齐。」

【32、英州观音和尚】

英州观音和尚,因穿井次,僧问:「井深多少?」

师曰:「没汝鼻孔。」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英州观音。」曰:「见后如何?」

师曰:「英州观音。」问:「如何是观音妙智力?」

师曰:「风射破窗鸣。」

【33、韶州林泉和尚】

韶州林泉和尚,僧问:「如何是林泉主?」

师曰:「岩下白石。」曰:「如何是林泉家风?」

师曰:「迎宾待客。」问:「如何是道?」

师曰:「迢迢。」曰:「便恁么领会时如何?」

师曰:「久久忘缘者,宁怀去住情。」

【34、云门煦禅师】

韶州云门煦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即今是甚么意?」僧曰:「恰是。」师便喝。

【35、黄檗法济禅师】

瑞州黄檗法济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与天下人作榜样。」问:「如何是佛?」

师曰:「眉粗眼大。」上堂,良久曰:「若识得黄檗帐子,平生行脚事毕。珍重!」

【36、康国耀禅师】

信州康国耀禅师,僧问:「文殊与维摩对谈何事?」

师曰:「汝向髑髅后会,始得。」曰:「古人道,髑髅里荐取又如何?」

师曰:「汝还荐得么?」曰:「恁么则远人得遇于师去也。」

师曰:「莫谩语。」

【37、谷山丰禅师】

潭州谷山丰禅师,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雪岭梅花绽,云洞老僧惊。」

上堂:「骏马机前异,游人肘后悬。既参云外客,试为老僧看。」时有僧才出,师便打。曰:「何不早出头来!」便下座。

【38、罗汉匡果禅师】

颖州罗汉匡果禅师,僧问:「如何是吹毛剑?」

师曰:「了。」问:「和尚百年后,忽有人问向甚么处去,如何酬对?」

师曰:「久后遇作家,分明举似。」曰:「谁是知音者?」

师曰:「知音者即不恁么问。」问:「凿壁偷光时如何?」

师曰:「错。」曰:「争奈苦志专心。」

师曰:「错!错!」

【39、沧溪璘禅师】

鼎州沧溪璘禅师,僧问:「是法住法位,世间相常住,云门和尚向甚么处去也?」

师曰:「见么?」曰:「错。」

师曰:「错!错!」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不错。」师因事示颂曰:「天地之前径,时人莫强移。个中生解会,眉上更安眉。」

【40、洞山清禀禅师】

瑞州洞山清禀禅师,泉州李氏子。参云门,门问:「今日离甚处?」曰:「慧林。」

门举拄杖曰:「慧林大师恁么去,汝见么?」曰:「深领此问。」

门顾左右微笑而已。师自此入室印悟。金陵主请居光睦,未几命入澄心堂,集诸方语要,经十稔迎住洞山。开堂日,维那白槌曰:「法筵龙象众,当观第一义。」

师曰:「好个消息,只恐错会。」时有僧问:「云门一曲师亲唱,今日新丰事若何?」

师曰:「也要道却。」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