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五卷 云门宗上(7) 青原下十世上


【一、洞山聪禅师法嗣】

【1-01、云居晓舜禅师】

南康军云居晓舜禅师,瑞州人也。少年粗猛,忽悟浮幻,投师出家,乃修细行。参洞山。一日如武昌行乞,首谒刘公居士家。士高行,为时所敬,意所与夺,莫不从之。师时年少,不知其饱参,颇易之。

士曰:「老汉有一问,若相契即开疏,如不契即请还山。」遂问:「古镜未磨时如何?」

师曰:「黑似漆。」士曰:「磨后如何?」

师曰:「照天照地。」士长揖曰:「且请上人还山,拂袖入宅。」师懡㦬即还洞山,山问其故,师具言其事。山曰:「你问我,我与你道。」师理前问。

山曰:「此去汉阳不远。」师进后语,山曰:「黄鹤楼前鹦鹉洲。」师于言下大悟,机锋不可触。住后,僧问:「承师有言,不谈玄,不说妙,去此二途如何指示?」

师曰:「虾蟆赶鹞子。」曰:「全因此问也。」

师曰:「老鼠弄猢狲。」

上堂:「唯一坚密身,一切尘中现。虾蟆蚯蚓各有窟穴,乌鹊鸠鸽,亦有窠巢。正当与么时,为甚么人说法?」

良久曰:「方以类聚,物以群分。」

上堂:「三峡道无别,朝朝只么说。僧繇会写真,镇府出镔铁。」

上堂:「不长不短,不小不大。此个道理是谁境界?咄!」

上堂:「闻说佛法两字,早是污我耳目。诸人未跨云居门,脚跟下好与三十棒。虽然如是,也是为众竭力。」上堂举夹山道:「闹市门头识取天子,百草头上荐取老僧。云居即不然,妇摇机轧轧,儿弄口喎喎。」

上堂:「诸方有弄蛇头,拨虎尾,跳大海,剑刃里藏身。云居这里,寒天热水洗脚,夜间脱袜打睡,早朝旋打行缠,风吹篱倒,唤人夫劈篾缚起。」

上堂:「云居不会禅,洗脚上床眠。冬瓜直儱侗,瓠子曲弯弯。」

【1-02、大沩怀宥禅师】

潭州大沩怀宥禅师,僧问:「人将语试,金将火试。未审衲僧将甚么试?」

师曰:「拄杖子。」曰:「毕竟如何?」

师曰:「退后著。」僧应喏,师便打。曰:「教休不肯休,直待雨淋头。」

【1-03、佛日契嵩禅师】

杭州佛日契嵩禅师,藤州镡津李氏子。七岁出家,十三得度。十九游方,遍参知识。得法于洞山。师夜则顶戴观音像而诵其号,必满十万乃寝,以为常。自是世间经书章句,不学而能,作原教论十余万言,明儒释之道一贯,以抗宗韩排佛之说。读之者畏服。后居永安兰若,著禅门定祖图、传法正宗记、辅教编,上进仁宗皇帝,览之加叹,付传法院编次入藏。下诏褒宠,赐号明教。宰相韩琦、大参欧阳修皆延见而尊礼之。洎东还,熙宁四年六月四日,晨兴写偈曰:「后夜月初明,吾今喜独行。不学大梅老,贪随鼯鼠声。」至中夜而化。阇维不坏者五,曰顶、曰耳、曰舌、曰童真、曰数珠。其顶骨出舍利,红白品洁。道俗合诸不坏,葬于故居永安之左。后住净慈。北涧居简尝著五种不坏赞。师有文集二十卷,目曰镡津,盛行于世。

【1-04、太守许式郎中】

洪州太守许式,参洞山,得正法眼。一日,与泐潭澄上蓝溥坐次,潭问:「闻郎中道,夜坐连云石,春栽带雨松。当时答洞山甚么话?」公曰:「今日放衙早。」潭曰:「闻答泗州大圣在杨州出现底,是否?」公曰:「别点茶来。」潭曰:「名不虚传。」公曰:「和尚早晚回山?」潭曰:「今日被上蓝觑破。」蓝便喝,潭曰:「须是你始得。」公曰:「不奈船何,打破戽斗。」

【二、泐潭澄禅师法嗣】

【2-01、育王怀琏禅师】

明州育王山怀琏大觉禅师,漳州龙溪陈氏子。诞生之夕,梦僧伽降室,因小字泗州。既有异兆,佥知祥应。龆龀出家,丱角圆顶。笃志道学,寝食无废。一日洗面,泼水于地,微有省发。即慕参寻,远造泐潭法席,投机印可。师事之十余年,去游庐山,掌记于圆通讷禅师所。

皇祐中仁庙有诏,住净因禅院,召对化成殿。问佛法大意,奏对称旨,赐号大觉禅师。后遣中使问曰:「才去竖拂,人立难当。」

师即以颂回进曰:「有节非干竹,三星偃月宫。一人居日下,弗与众人同。」帝览大悦。又诏入对便殿,赐罗扇一把,题元寂颂于其上。与师问答诗颂,书以赐之,凡十有七篇。至和中乞归老山中,乃进颂曰:「六载皇都唱祖机,两曾金殿奉天威。青山隐去欣何得,满箧唯将御颂归。」

帝和颂不允,仍宣谕曰:「山即如如,体也将安归乎?再住京国,且兴佛法。」师再进颂谢曰:「中使宣传出禁围,再令臣住此禅扉。青山未许藏千拙,白发将何补万几?霄露恩辉方湛湛,林泉情味苦依依。尧仁况是如天阔,应任孤云自在飞。」既而遣使赐龙脑钵。师谢恩罢,捧钵曰:「吾法以坏色衣,以瓦铁食,此钵非法。」

遂焚之。中使回奏,上加叹不已。治平中上疏丐归,仍进颂曰:「千簇云山万壑流,闲身归老此峰头。余生愿祝无疆寿,一炷清香满石楼。」

英庙依所乞,赐手诏曰:「大觉禅师怀琏受先帝圣眷,累锡宸章。屡贡诚恳,乞归林下。今从所请,俾遂闲心。凡经过小可庵院,任性住持。或十方禅林,不得抑逼坚请。」

师既渡江,少留金山西湖,四明郡守以育王虚席,迎致九峰韶公作疏,劝请四明之人,相与出力,建大阁藏所赐诗颂,榜之曰宸奎。

翰林苏公轼知杭时,以书问师曰:「承要作宸奎阁碑,谨已撰成,衰朽废学,不知堪上石否?」

见参寥说。禅师出京日,英庙赐手诏,其略云:「任性住持者,不知果有否?如有,切请录示全文,欲添入此一节。」师终藏而不出。逮委顺后,获于箧笥。

开堂日,僧问:「诸佛出世,利济群生。猊座师登,将何拯济?」

师曰:「山高水阔。」曰:「华发无根树,鱼跳万仞峰。」

师曰:「新罗国里。」曰:「慈舟不桌清波上,剑峡徒劳放木鹅。」

师曰:「脱却衣裳卧荆棘。」曰:「人将语试。」

师曰:「惯得其便。」僧拊掌,师曰:「更勃跳。」问:「圣君御颂亲颁赐,和尚将何报此恩?」

师曰:「两手拓地。」曰:「恁么则一人有庆,兆民赖之。」

师曰:「半寻拄杖搅黄河。」问:「橹桌不停时如何?」

师曰:「清波箭急。」曰:「恁么则移舟谙水势,举桌别波澜。」

师曰:「济水过新罗。」曰:「古佛位中留不住,夜来依旧宿芦花。」

师曰:「儿童不识十字街。」问:「坐断毗卢顶,不禀释迦文,犹未是学人行业。如何是学人行业?」

师曰:「斫额望明月。」僧以手便拂,师曰:「作甚么?」僧茫然。师曰:「赚却一船人。」

师曰:「若论佛法两字,是加增之辞,廉纤之说。诸人向这里承当得,尽是二头三首,譬如金屑虽贵,眼里著不得。若是本分衲僧,才闻举著,一摆摆断,不受纤尘,独脱自在,最为亲的。然后便能在天同天,在人同人,在僧同僧,在俗同俗,在凡同凡,在圣同圣。一切处出没自在,并拘检他不得,名邈他不得,何也?为渠能建立一切法故。一切法要且不是渠,渠既无背面,第一不用妄与安排。但知十二时中,平常饮啄,快乐无忧。只此相期,更无别事。所以古人云,放旷长如痴兀人,他家自有通人爱。」

上堂:「文殊宝剑,得者为尊。」乃拈拄杖曰:「净因今日恁么,直得千圣路绝,虽然如是,犹是矛盾相攻,不犯锋铓,如何运用?」

良久曰:「野蒿自发空临水,江燕初归不见人。参!」

上堂:「太阳东升,烁破大千之暗。诸人若向明中立,犹是影响相驰。若向暗中立,也是藏头露影汉。到这里作么生吐露?」

良久曰:「逢人只可三分语,未可全抛一片心。参!」

上堂:「世法里面,迷却多少人?佛法里面,醉却多少人?只如不迷不醉,是甚么人分上事?」

上堂:「言锋才击,义海交深。若用径截一路,各请归堂。」

上堂:「应物现形,如水中月。」遂拈起拄杖曰:「这个不是物,即今现形也。且道月在甚么处?」

良久曰:「长空有路还须透,潭底无踪不用寻。」击香台,下座。

上堂:「白日东上,白日西落,急如投壶闪寥廓。神龙一举透无边,纤鳞犹向泥中跃。灵焰中,休凑泊,三岁孩童髽四角。参!」

上堂良久,举起拳头曰:「握拳则五岳倒卓,展手则五指参差。有时把定佛祖关,有时拓开千圣宅。今日这里相呈,且道作何使用?」指禅床曰:「向下文长,付在来日。」

【2-02、灵隐云知禅师】

临安府灵隐云知慈觉禅师,僧问:「一佛出世,各坐一华。和尚出世,有何祥瑞?」

师曰:「白云横谷口。」曰:「光前绝后去也。」

师曰:「错。」曰:「大众证明,学人礼谢。」

师曰:「点。」问:「如何是道?」

师曰:「甚么道!」曰:「大道。」

师曰:「欲行千里,一步为初。」曰:「如何是道中人?」

师曰:「西天驻泊,此地都监。」僧礼拜,师乃吽吽。

上堂:「日月云霞为天标,山川草木为地标,招贤纳士为德标,闲居趣寂为道标。」

拈拄杖曰:「且道这个是甚么标?会么?拈起则有文有彩,放下则粝粝磕磕。直得不拈不放,又作么生?」

良久曰:「扶过断桥水,伴归无月村。」卓一下,下座。

上堂:「秋风起,庭梧坠,衲子纷纷看祥瑞。张三李四卖嚣虚,拾得寒山争贱贵。觌面相逢,更无难易。四衢道中,棚栏瓦市。[逼-人]塞虚空,普天匝地。任是临济赤肉团上,雪峰南山鳖鼻,玄沙见虎,俱胝举指,一时拈来,当面布施。更若拟议,千山万水。」复曰:「过。」

【2-03、承天惟简禅师】

婺州承天惟简禅师,僧问:「佛与众生,是一是二?」

师曰:「花开满树红,花落万枝空。」曰:「毕竟是一是二?」

师曰:「唯余一朵在,明日恐随风。」问:「如何是吹毛剑?」

师曰:「星多不当月。」曰:「用者如何?」

师曰:「落。」曰:「落后如何?」

师曰:「观世音菩萨。」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理长即就。」曰:「如何领会?」

师曰:「绘雉不成鸡。」问:「开口即失,闭口即丧。未审如何说?」

师曰:「舌头无骨。」僧曰:「不会。」

师曰:「对牛弹琴。」

上堂:「夫遮那之境界,众妙之玄门,知识说之而莫穷,善财酌之而不竭,文殊体之而寂寂,普贤证之以重重。若也随其法性,如云收碧汉,本无一物。若也随其智用,如花开春谷,应用无边。虽说遍恒沙,乃同遵一道。且问诸人,作么生是一道?」

良久曰:「白云断处见明月,黄叶落时闻捣衣。参!」

上堂:「莫离盖缠,莫求佛祖,去此二途,以何依怙?江淹梦笔,天龙见虎,古老相传,月不跨五。参!」

上堂:「一刀两段,埋没宗风。师子翻身,拖泥带水。直饶坐断十方,不通凡圣,脚跟不好,与三十。」

上堂:「拈一放一,妙用纵横。去解除玄,收凡破圣。若望本分草料,大似磨砖作镜。衲僧家合作么生?」

良久曰:「寔。」

【2-04、九峰鉴韶禅师】

明州九峰鉴韶禅师,僧问:「承闻和尚是泐潭嫡子,是否?」

师曰:「是。」曰:「还记得当时得力句否?」

师曰:「记得。」曰:「请举看。」

师曰:「左手握拳,右手把笔。」

上堂:「山僧说禅,如蚝蜢吐油,捏著便出。若不捏著,一点也无。何故?只为不曾看读古今因缘,及预先排叠胜妙见知等侯。升堂便磨唇捋觜,将粥饭气熏炙诸人。凡有一问一答,盖不得已。岂独山僧,看他大通智胜如来,默坐十劫,无开口处。后因诸天、梵天及十六王子再三劝请,方始说之。却不是秘惜,只为不敢埋没诸人。山僧既不埋没诸人,不得道山僧会升座。参!」

【2-05、西塔显殊禅师】

婺州西塔显殊禅师,上堂:「黄梅席上数如麻,句里呈机事可嗟。直是本来无一物,青天白日被云遮。参!」

【2-06、崇善用良禅师】

天台崇善寺用良禅师,僧问:「三门与自己,是同是别?」

师曰:「八两移来作半斤。」曰:「恁么则秋水泛渔舟去也。」

师曰:「东家点灯,西家为甚么却觅油?」曰:「山高月上迟。」

师曰:「道甚么?」曰:「莫瞌睡。」

师曰:「入水见长人。」

【2-07、慧力有文禅师】

临江军慧力有文禅师,上堂:「建山寂寞,坐倚城郭。无味之谈,七零八落。」以柱杖敲香台,下座。

【2-08、雪峰象敦禅师】

福州雪峰象敦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把火照鱼行。」曰:「如何是法?」

师曰:「唐人译不出。」曰:「佛法已蒙师指示,未审毕竟事如何?」

师曰:「腊月三十日。」

【2-09、云居守亿禅师】

南康军云居守亿禅师,上堂:「马祖才升堂,雄峰便卷席。春风一阵来,满地花狼籍。」便下座。

【2-10、洞山永孚禅师】

瑞州洞山永孚禅师,上堂:「棒头排日月,木马夜嘶鸣。」拈拄杖曰:「云门木师来也。」卓一下,曰:「炊沙作饭,看井作裤。参!」

【2-11、令滔首座】

令滔首座,久参泐潭,潭因问:「祖师西来,单传心印,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子作么生会?」

师曰:「某甲不会。」潭曰:「子未出家时,作个甚么?」

师曰:「牧牛。」潭曰:「作么生牧?」

师曰:「早朝骑出去,晚后复骑归。」潭曰:「子大好不会。」师于言下大悟。遂成颂曰:「放却牛绳便出家,剃除须发著袈裟。有人问我西来意,拄杖横挑啰哩啰。」

【三、洞山宝禅师法嗣】

【3-01、洞山清辩禅师】

瑞州洞山清辩禅师,僧问:「百丈得大机,黄檗得大用。未审和尚得个甚么?」师便喝,僧亦喝。师便打,僧曰:「争奈大众眼何!」便归众。师嘘两嘘。

【四、北塔广禅师法嗣】

【4-01、玉泉承皓禅师】

荆门军玉泉承皓禅师,姓王氏,眉州丹棱人也。依大力院出家。登具后游方,参北塔,发明心要,得大自在三昧。制犊鼻裈,书历代祖师名字。乃曰:「唯有文殊普贤较些子。」且书于带上。故丛林目为皓布裈。

元丰间,首众于襄阳谷隐,有乡僧亦效之。师见而诟曰:「汝具何道理,敢以为戏事耶?呕血无及耳。」

寻于鹿门如所言而逝。张无尽奉使京西南路,就谒之。致开法于郢州大阳,时谷隐主者私为之喜。

师受请升座,曰:「某在谷隐十年,不曾饮谷隐一滴水,嚼谷隐一粒米,汝若不会,来大阳为汝说破。」

携拄杖下座,傲然而去。寻迁玉泉,有示众曰:「一夜雨滂烹,打倒蒲萄棚。知事头首,行者人力,拄底拄,撑底撑,撑撑拄拄到天明,依旧可怜生。」

自赞:「粥稀后坐,床窄先卧。耳聩爱高声,眼昏宜字大。」

冬至示众曰:「晷运推移,布裈赫赤。莫怪不洗,无来换替。」

僧入室次,狗子在室中,师叱一声,狗便出去。师曰:「狗却会,你却不会。」

师示疾,门人围绕,师笑曰:「吾年八十一,老死舁尸出。儿郎齐著力,一年三百六十日。」言毕而逝。

【五、四祖端禅师法嗣】

【5-01、广明常委禅师】

福州广明常委禅师,僧问:「知师久蕴囊中宝,今日当场略借看。」

师曰:「看。」曰:「恁么则谢师指示。」

师曰:「等闲垂一钓,容易上钩来。」

【六、云盖颙禅师法嗣】

【6-01、云居文庆禅师】

南康军云居文庆海印禅师,僧问:「如何是函盖乾坤句?」

师曰:「合。」曰:「如何是随波逐浪句?」

师曰:「阔。」曰:「如何是截断众流句?」

师曰:「窄。」

上堂:「道本无为,法非延促。一念万年,千古在目。月白风恬,山青水绿。法法现前,头头具足。祖意教意,非直非曲。要识庐陵米价,会取山前麦熟。」以拂子击禅床,下座。

【七、上方岳禅师法嗣】

【7-01、国庆顺宗禅师】

越州东山国庆顺宗禅师,上堂:「心生则种种法生,心灭则种种法灭。」

拈起拄杖曰:「此个是法,那个是灭底心?若人道得,许你顶门上具眼。其或未然,云暗不知天早晚,雪深难辨路高低。参!」

【八、金山新禅师法嗣】

【8-01、天圣守道禅师】

安吉州天圣守道禅师,上堂:「日月绕须弥,人间分昼夜。南阎浮提人,只被明暗色空留碍。」

且道:「不落明暗一句作么生道?」

良久曰:「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参!」

上堂:「不从一地至一地,寂灭性中宁有位。释迦稽首问然灯,仁者何名为受记?」便下座。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