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七卷 临济宗三(1) 南岳下十一世


【石霜圆禅师法嗣】

【黄龙慧南禅师】

隆兴府黄龙慧南禅师,信州章氏子。依泐潭澄禅师,分座接物,名振诸方。偶同云峰悦禅师游西山,夜话云门法道。

峰曰:「澄公虽是云门之后,法道异矣。」

师诘其所以异,峰曰:「云门如九转丹砂,点铁成金。澄公药汞银徒可玩,入锻则流去。」

师怒,以枕投之。明日,峰谢过。又曰:「云门气宇如王,甘死语下乎?澄公有法授人,死语也。死语,其能活人乎?」

即背去。师挽之曰:「若如是,则谁可汝意?」峰曰:「石霜圆手段出诸方,子宜见之,不可后也。」

师默计之曰:「悦师翠岩,使我见石霜,于悦何有哉!」

即造石霜。中途闻慈明不事事,忽丛林。遂登衡岳,乃谒福严贤,贤命掌书记。

俄贤卒,郡守以慈明补之。既至,目其贬剥诸方,件件数为邪解,师为之气索,遂造其室。

明曰:「书记领徒游方,借使有疑,可坐而商略。」师哀恳愈切。

明曰:「公学云门禅,必善其旨。如云放洞山三顿棒,是有吃棒分、无吃棒分?」

师曰:「有吃棒分。」明色庄曰:「从朝至暮,鹊噪鸦鸣,皆应吃棒。」

明即端坐,受师炷香作礼。明复问:「赵州道:台山婆子,我为汝勘破了也。且那里是他勘破婆子处?」

师汗下不能加答。次日又诣,明诟骂不已。师曰:「骂岂慈悲法施邪?」

明曰:「你作骂会那!」师于言下大悟。

作颂曰:「杰出丛林是赵州,老婆勘破有来由。而今四海清如镜,行人莫与路为仇。」

呈慈明,明颔之。后开法同安。

初受请日,泐潭遣僧来审,师提唱之语,有曰:「智海无性,因觉妄而成凡。觉妄元虚,即凡心而见佛。便尔休去,将谓同安无折合,随汝颠倒所欲?南斗七,北斗八。」

僧归,举似澄,澄不怿。自是泐潭旧好绝矣。问:「侬家自有同风事,如何是同风事?」

师良久,僧曰:「恁么则起动和尚去也。」

师曰:「灵利人难得!」僧礼拜。示众曰:「江南之地,春寒秋热。近日已来,滴水滴冻。」僧问:「滴水滴冻时如何?」

师曰:「未是衲僧分上事。」曰:「如何是衲僧分上事?」

师曰:「滴水滴冻。」问:「牛头未见四祖时,为甚么百鸟衔花献?」

师曰:「钉根桑树,阔角水牛。」曰:「见后为甚么不衔花?」

师曰:「裈无裆,裤无口。」问:「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未审过在甚么处?」

师曰:「一字入公门,九牛曳不出。」曰:「学人未晓,乞师方便。」

师曰:「大庾岭头,笑却成哭。」问:「一不去,二不住。请师道。」

师曰:「高祖殿前樊哙怒。」曰:「恁么则今日得遇和尚也。」

师曰:「仰面看天不见天。」问:「德山棒,临济喝,直至如今,少人拈掇。请师拈掇。」

师曰:「千钧之弩,不为鼷鼠而发机。」曰:「作家宗师,今朝有在。」师便喝,僧礼拜。

师曰:「五湖衲子,一锡禅人,未到同安,不妨疑著。」

上堂:「横吞巨海,倒卓须弥。衲僧面前,也是寻常茶饭。行脚人须是荆棘林内,坐大道场。向和泥合水处,认取本来面目。且作么生见得?」

遂拈拄杖曰:「直饶见得,未免山僧拄杖。」上堂:「圣凡情尽,体露真常。」

拈起拂子,曰:「拂子勃跳上三十三天,扭脱帝释鼻孔。驴唇先生拊掌大笑道,尽十方世界觅个识好恶底人,万中无一。」击禅床,下座。

上堂:「说妙谈玄,乃太平之奸贼。行棒行喝,为乱世之英雄。英雄奸贼,棒喝玄妙,皆为长物。黄檗门下总用不著。且道黄檗门下寻常用个甚么?」喝一喝。

上堂:「撞钟钟鸣,击鼓鼓响。大众殷勤问讯,同安端然合掌。这个是世法,那个是佛法?咄!」

上堂:「有一人朝看华严,暮观般若,昼夜精勤,无有暂暇。有一人不参禅,不论义,把个破席日里睡。于是二人同到黄龙,一人有为,一人无为。安下那一个即是?」

良久曰:「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上堂:「心王不妄动,六国一时通。罢拈三尺剑,休弄一张弓。」击禅床,下座。上堂:「道远乎哉?触事而真。圣远乎哉?体之即神。」

乃拈拄杖曰:「道之与圣,总在归宗拄杖头上。汝等诸人,何不识取?若也识得,十方刹上,不行而至。百千三昧,无作而成。若也未识,有寒暑兮促君寿,有鬼神兮妒君福。」

上堂:「半夜捉乌鸡,惊起梵王睡。毗岚风忽起,吹倒须弥山。官路无人行,私酒多人吃。当此之时,临济德山开得口,张得眼,有棒有喝用不得。汝等诸人各自寻取祖业契书,莫认驴鞍桥作阿爷下颔。」

上堂,举大珠和尚道:「身口意清净,是名佛出世;身口意不净,是名佛灭度,也好个消息。古人一期方便,与你诸人讨个入路,既得个入路,又须得个出路。登山须到顶,入海须到底。登山不到顶,不知宇宙之宽广;入海不到底,不知沧溟之浅深。既知宽广,又知浅深。一踏踏翻四大海,一掴掴倒须弥山。撒手到家人不识,鹊噪鸦鸣柏树间。」

上堂:「千般说,万般喻,只要教君早回去。去何处?」

良久云:「夜来风起满庭香,吹落桃花三五树。」

因化主归,上堂:「世间有五种不易:一化者不易,二施者不易,三变生为熟者不易,四端坐吃者不易,更有一种不易是甚么人?」良久云:「聋!」便下座。

﹝时翠岩真为首座,藏主问云:「适来和尚道,第五种不易,是甚么人?」真曰:「脑后见腮,莫与往来。」﹞

上堂,拈拄杖曰:「横拈倒用,拨开弥勒眼睛;明去暗来,敲落祖师鼻孔。当是时也,目连鹙子饮气吞声,临济德山呵呵大笑。且道笑个甚么?咄!」

师室中常问僧曰:「人人尽有生缘,上座生缘在何处?」正当问答交锋,却复伸手曰:「我手何似佛手?」又问:「诸方参请,宗师所得?」却复垂脚曰:「我脚何似驴脚?」

三十余年,示此三问,学者莫有契其旨。脱有酬者,师未尝可否。丛林目之为黄龙三关。

师自颂曰:「生缘有语人皆识,水母何曾离得虾?但见日头东畔上,谁能更吃赵州茶。我手佛手兼举,禅人直下荐取。不动干戈道出,当处超佛越祖。我脚驴脚并行,步步踏著无生。会得云收日卷,方知此道纵横。」

总颂曰:「生缘断处伸驴脚,驴脚伸时佛手开。为报五湖参学者,三关一一透将来。」熙宁己酉三月十六日,四祖演长老通嗣法书。

上堂:「山僧才轻德薄,岂堪人师。盖不昧本心,不欺诸圣,未免生死,今免生死。未出轮回,今出轮回。未得解脱,今得解脱。未得自在,今得自在。所以大觉世尊于然灯佛所无一法可得。六祖夜半于黄梅又传个甚么?」

乃说偈曰:「得不得,传不传,归根得旨复何言?忆得首山曾漏泄,新妇骑驴阿家牵。」

翌日午时,端坐示寂。阇维得五色舍利,塔于前山,谥普觉禅师。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