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七卷 临济宗三(3) 南岳下十二世(2)


【黄龙南禅师法嗣】

【11、云盖守智禅师】

潭州云盖守智禅师,剑州陈氏子。游方至豫章大宁,时法昌遇禅师韬藏西山,师闻其饱参,即之昌。问曰:「汝何所来?」

师曰:「大宁。」又问:「三门夜来倒,汝知么?」师愕然,曰:「不知。」昌曰:「吴中石佛,大有人不曾得见。」

师惘然,即展拜。昌使谒翠岩真禅师。虽久之无省,且不舍寸阴。及谒黄龙于积翠,始尽所疑。后首众石霜,遂开法道吾,徙云盖。

僧问:「有一无弦琴,不是世间木。今朝负上来,请师弹一曲。」师拊膝一下,僧曰:「金风飒飒和清韵,请师方便再垂音。」

师曰:「陕府出铁牛。」

上堂:「紧峭离水靴,踏破湖湘月。手把铁蒺藜,打碎龙虎穴,翻身倒上树,始见无生灭。却笑老瞿昙,弹指超弥勒。」

上堂:「昨日高山看钓鱼,步行骑马失却驴。有人拾得骆驼去,重赏千金一也无。若向这里荐得不著,还草鞋钱。」

上堂,举赵州问:「僧向甚么处去?」曰:「摘茶去。」州曰:「闲。」

师曰:「道著不著,何处摸索。背后龙鳞,面前驴脚。翻身筋斗,孤云野鹤。阿呵呵。」

示众:「不离当处常湛然,觅即知君不可见。虽然先圣恁么道,且作个模子搭却。若也出不得,只抱得古人底。若也出得,方有少分相应。云盖则不然,骑骏马,绕须弥,过山寻蚁迹,能有几人知?」

师居院之东堂,政和辛卯,死心谢事黄龙,由湖南入山奉觐,日已夕矣,侍僧通谒,师曳履,且行且语曰:「将烛来,看其面目何似?生而致名喧宇宙。」

死心亦绝叫:「把近前来,我要照是真师叔,是假师叔?」师即当胸驱一拳,死心曰:「却是真个。」

遂作礼,宾主相得欢甚。及死心复领黄龙,至政和甲午示寂时,师住开福得讣,上堂:「法门不幸法幢摧,五蕴山中化作灰。昨夜泥牛通一线,黄龙从此入轮回。」

【12、玄沙合文禅师】

福州玄沙合文明慧禅师,僧问:「如何是道?」

师曰:「私通车马。」僧进一步,师曰:「官不容针。」

【13、建隆昭庆禅师】

杨州建隆院昭庆禅师,上堂:「始见新岁倏忽,早是二月初一。天气和融,拟举个时节因缘与诸人商量,却被帝释梵王在门外柳眼中努出头来,先说偈言:褭褭飏轻絮,且逐风来去,相次走绵毬,休言道我絮。当时撞著阿修罗,把住云,任你絮,忽逢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一句作么生道?于是帝释缩头入柳眼中。」

良久曰:「参。」

【14、报本慧元禅师】

安吉州报本慧元禅师,潮州倪氏子。十九为大僧,遍历丛席。于黄龙三关语下悟入。住后,僧问:「诸佛不出世,达磨不西来,正当恁么时,未审来不来。」

师曰:「撞著你鼻孔。」

上堂:「白云消散,红日东升,仰面看天,低头觑地。东西南北,一任观光。达磨眼睛,斗量不尽。演若何曾认影,善财不往南方。衲僧鼻孔辽天,到此一时穿却。」

僧出礼拜,曰:「学人有一问,和尚还答否?」

师曰:「昨日答汝了也。」曰:「今日作么生?」

师曰:「明日来。」

上堂,僧问:「诸佛所说法,种种皆方便,是否?」

师曰:「是。」曰:「为甚么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

师曰:「且莫错会。」僧以坐具一画,师喝曰:「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今之学者,方见道不可以言宣,便拟绝虑忘缘,杜塞视听。如斯见解,未有自在分。诸人要会寂灭相么?出门不见一纤毫,满目白云与青嶂。」

师坐而不卧,余三十年。示寂,塔全身于岘山。

【15、隆庆庆闲禅师】

吉州仁山隆庆院庆闲禅师,福州卓氏子。母梦胡僧授以明珠,吞之而娠。及生,白光照室。幼不近酒胾。年十一弃俗,十七得度,二十遍参。后谒黄龙于黄檗。龙问:「甚处来?」

师曰:「百丈。」曰:「几时离彼?」

师曰:「正月十三。」龙曰:「脚跟好痛,与三十棒。」

师曰:「非但三十棒。」龙喝曰:「许多时行脚,无点气息。」

师曰:「百千诸佛,亦乃如是。」曰:「汝与么来,何曾有纤毫到诸佛境界?」

师曰:「诸佛未必到庆闲境界。」龙问:「如何是汝生缘处?」

师曰:「早晨吃白粥,如今又觉饥。」问:「我手何似佛手?」

师曰:「月下弄琵琶。」问:「我脚何似驴脚?」

师曰:「鹭鸶立雪非同色。」龙嗟咨而视曰:「汝剃除须发,当为何事?」

师曰:「只要无事。」曰:「与么则数声清磬是非外,一个闲人天地间也。」

师曰:「是何言欤?」曰:「灵利衲子。」

师曰:「也不消得。」龙曰:「此间有辩上座者,汝著精彩。」

师曰:「他有甚长处?」曰:「他拊汝背一下又如何?」

师曰:「作甚么?」曰:「他展两手。」

师曰:「甚处学这虚头来?」龙大笑。师却展两手,龙喝之。又问:「𢘙𢘙松松,两人共一碗作么生会?」

师曰:「百杂碎。」曰:「尽大地是个须弥山,撮来掌中。汝又作么生会?」

师曰:「两重公案。」曰:「这里从汝胡言汉语,若到同安,如何过得?」﹝时英邵武在同安作首座,师欲往见之。﹞

师曰:「渠也须到这个田地始得。」曰:「忽被渠指火炉曰:『这个是黑漆火炉,那个是黑漆香卓?甚处是不到处?』师曰:「庆闲面前,且从恁么说话,若是别人,笑和尚去。」

龙拍一拍,师便喝。明日同看僧堂,曰:「好僧堂。」

师曰:「极好工夫。」曰:「好在甚处?」

师曰:「一梁拄一柱。」曰:「此未是好处。」

师曰:「和尚又作么生?」龙以手指曰:「这柱得与么圆?那枋得与么匾?」

师曰:「人天大善知识,须是和尚始得。」即趋去。明日侍立,龙问:「得坐披衣,向后如何施设?」

师曰:「遇方即方,遇圆即圆。」曰:「汝与么说话,犹带唇齿在。」

师曰:「庆闲即与么,和尚作么生?」曰:「近前来,为汝说。」师拊掌曰:「三十年用底,今朝捉败。」龙大笑曰:「一等是精灵。」师拂袖而去。由是学者争归之。庐陵太守张公鉴请居隆庆。僧问:「铺席新开,不可放过。」

师曰:「记取话头。」曰:「请师高著眼。」

师曰:「蹉过了也。」室中垂问曰:「祖师心印,篆作何文?诸佛本源,深之多少?」

又曰:「十二时中,上来下去,开单展钵,此是五蕴败坏之身,那个是清净法身?」

又曰:「不用指东画西,实地上道将一句来。」

又曰:「十二时中,著衣吃饭,承甚么人恩力?」

又曰:「鱼行水浊,鸟飞毛落。亮座主一入西山,为甚么杳无消息?」

师居隆庆未期年,钟陵太守王公韶请居龙泉,不逾年以病求去。庐陵道俗,舟载而归,居隆庆之东堂,事之益笃。

元丰四年三月七日,将示寂,遗偈曰:「露质浮世,奄质浮灭。五十三岁,六七八月。南岳天台,松风涧雪。珍重知音,红炉优钵。」

泊然坐逝,俾画工就写其真,首忽自举,次日仍平视。阇维日,云起风作,飞瓦折木,烟气所至,东西南北四十里。凡草木沙砾之间,皆得舍利如金色,计其所获几数斛。

阅世五十五,坐夏三十六。初,苏子由欲为作记,而疑其事,方卧痁,梦有呵者曰:「闲师事何疑哉!疑即病矣。」

子由梦中作数百言,其铭略曰:「稽首三界尊,闲师不止此。悯世狭劣故,聊示其小者。」子由其知言哉。

【16、三祖法宗禅师】

舒州三祖山法宗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吃盐添得渴。」问:「如何是道?」

师曰:「十里双牌,五里单堠。」曰:「如何是道中人?」

师曰:「少避长,贱避贵。」问:「如何是善知识所为底心?」

师曰:「十字街头一片砖。」曰:「如何是十字街头一片砖?」

师曰:「不知。」曰:「既不知,却恁么说?」

师曰:「无人踏著。」

上堂:「五五二十五,时人尽解数。倒拈第二筹,茫茫者无据。为甚么无据,爱他一缕,失却一端?」

上堂:「明晃晃,活鱍鱍,十方世界一毫末,抛向面前知不知,莫向意根上拈掇。」拍一拍。

上堂:「架梯可以攀高,虽升而不能达河汉。铸锹可以掘凿,虽利而不能到风轮。其器者费功,其谋者益妄。不如归家坐,免使走尘壤。大众,那个是尘壤祖佛禅道?」

【17、泐潭洪英禅师】

隆兴府泐潭洪英禅师,邵武陈氏子。幼颖迈,一目五行。长弃儒得度,访道曹山,依雅禅师。久之,辞登云居,眷其胜绝,殆终于此山。因阅华严十明论,乃证宗要。即诣黄檗南禅师席,檗与语达旦。曰:「荷担大法,尽在尔躬,厚自爱。」

所至议论夺席。晚游西山,与胜首座栖双岭,后开法石门。久之迁泐潭。僧问:「逢场作戏时如何?」

师曰:「红炉爆出铁乌龟。」曰:「当轩布鼓师亲击,百尺竿头事若何?」

师曰:「山僧不作这活计。」僧拟议,师曰:「不唧𠺕汉。」又僧礼拜起,便垂下袈裟角,曰:「脱衣卸甲时如何?」

师曰:「喜得狼烟息,弓弰壁上悬。」僧却揽上袈裟,曰:「重整衣甲时如何?」

师曰:「不到乌江畔,知君未肯休。」僧便喝,师曰:「惊杀我!」僧拍一拍,师曰:「也是死中得活。」僧礼拜。师曰:「将谓是收燕破赵之才,元来是贩私盐贼。」

问:「临济栽松即不问,百丈开田事若何?」

师曰:「深著锄头。」曰:「古人犹在。」

师曰:「更添锄头。」僧礼拜,师扣禅床一下,乃曰:「问也无穷,答也无尽。问答去来,于道转远。何故?况为此事,直饶棒头荐得,不是丈夫。喝下承当,未为达士。那堪更向言中取则,句里驰求。语路尖新,机锋捷疾,如斯见解,尽是埋没宗旨,玷污先贤。于吾祖道,何曾梦见?只如我佛如来,临般涅槃,乃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嘱摩诃大迦叶。迦叶遂付阿难。暨商那和修优波鞠多。诸祖相继,至于达磨西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不立文字语言,岂不是先圣方便之道?自是当人不信,却自迷头认影,奔逐狂途,致使伶竮流浪生死。诸禅德,若能一念回光返照到自己脚跟下,褫剥究竟将来,可谓洞门豁开,楼阁重重,十方普现,海会齐彰。便乃凡圣贤愚,山河大地,以海印三昧,一印印定,更无纤毫透漏。山僧如是举唱,若是众中有本色衲僧闻之,实谓掩耳而归,笑破他口。大众且道,本色衲僧门下一句作么生道?」

良久曰:「天际雪埋千尺石,洞门冻折数株松。」

上堂:「释迦老子,当时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释迦老子,旁若无人。当时若遇个明眼衲僧,直教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然虽如是,也须是铜沙锣里满盛油始得。」

上堂,顾视大众曰:「青山重叠叠,绿水响潺潺。」遂拈拄杖曰:「未到悬崖处,抬头子细看。」卓一下。

上堂:「宝峰高士罕曾到,岩前雪压枯松倒。岭前岭后野猿啼,一条古路清风扫。禅德,虽然如是,且道山僧拄杖长多少?」

遂拈起曰:「长者随长使,短者随短用。」卓一下。上堂,顾视大众曰:「石门巇险铁关牢,举目重重万仞高。无角铁牛冲得破,毗卢海内作波涛。且道不涉波涛一句作么生道?」

良久曰:「一句不遑无著问,迄今犹作野盘僧。」师因知事纷争,止之不可,乃谓众曰:「领众不肃,正坐无德,吾有愧黄龙。」

叙行脚始末曰:「吾灭后火化,以骨石藏普同塔,明生死不离清众也。」言卒而逝。

【18、保宁圆玑法师】

金陵保宁寺圆玑禅师,福州林氏子。僧问:「生死到来,如何回避?」

师曰:「堂中瞌睡,寮里抽解。」曰:「便恁么时如何?」

师曰:「须知有转身一路。」曰:「如何是转身一路?」

师曰:「倾出你脑髓,拽脱你鼻孔。」曰:「便从今日无疑去也。」

师曰:「作么生会?」曰:「但知行好事,不用问前程。」

师曰:「须是恁么。」

上堂:「道源不远,性海非遥。但向己求,莫从他觅。古人与么说话,大似认奴作郎,指鹿为马。若是翠岩即不然,也不向己求,亦不从他觅,何故?双眉本来自横,鼻孔本来自直。直饶说得天花乱坠,顽石点头,算来多虚不如少实。且道如何是少实底事?」

良久曰:「冬瓜直儱侗,瓠子曲弯弯。」

上堂:「春雨微微,百事皆宜。禾苗发秀,蔬菜得时。阿难如合掌,迦叶亦攒眉。直饶灵山会上,拈花微笑,算来犹涉离微。争似三家村里,老翁深耕浅种,各知其时。有事当面便说,谁管瞬目扬眉。更有一般奇特事,末后一著更须知。」击拂子下座。

上堂:「广寻文义,镜里求形。息念观空,水中捉月。单传心印,特地多端。德山临济枉用工夫,石巩子湖翻成特地。若是保宁总不恁么,但自随缘饮啄,一切寻常。深遁白云,甘为无学之者。敢问诸人,保宁毕竟将何报答四恩三有?」

良久曰:「愁人莫向愁人说,说向愁人愁杀人。」师示寂,阇维,有终不坏者二,糁以五色舍利,塔于雨花台之左。

【19、雪峰道圆禅师】

南安军雪峰道圆禅师,南雄人也。依积翠日,宴坐下板。时二僧论野狐话。

一云:「不昧因果,也未脱得野狐身。」

一云:「不落因果,又何曾堕野狐来?」

师闻之悚然。因诣积翠庵,渡涧猛省,述偈曰:「不落不昧,僧俗本无忌讳。丈夫气宇如王,争受囊藏被盖。一条楖栗任纵横,野狐跳入金毛队。」

翠见为助喜。住后上堂,举风幡话,颂曰:「不是风兮不是幡,白云依旧覆青山。年来老大浑无力,偷得忙中些子闲。」

【20、四祖法演禅师】

蕲州四祖山法演禅师,桂州人也。僧问:「如何是心相?」

师曰:「山河大地。」曰:「如何是心体?」

师曰:「汝唤甚么作山河大地?」

上堂:「叶辞柯,秋已暮。参玄人,须警悟。莫谓来年更有春,等闲蹉了岩前路。且道作么生是岩前路?」

良久曰:「险。」

上堂:「主山吞却案山,寻常言论。拄杖子普该尘刹,未足为奇。光境两亡,复是何物?」

良久曰:「劫火洞然毫末尽,青山依旧白云中。」

上堂:「佛祖之道,壁立千仞。拟议驰求,还同点额。识不能识,智不能知。古圣到这里,垂一言半句,要你诸人有个入处。所以道,低头不见地,仰面不见天。欲识白牛处,但看髑髅前。如今头上是屋,脚下是地,面前是佛殿。且道白牛在甚么处?」乃召大众,众举头,师叱之。

【21、清隐清源禅师】

南康军清隐潜庵清源禅师,豫章邓氏子。

上堂:「寒风激水成冰,杲日照冰成水。冰水本自无情,各各应时而至。世间万物皆然,不用强生拟议。」

上堂:「先师初事栖贤諟泐潭澄历二十年,宗门奇奥,经论玄要,莫不贯穿。及因云峰指见慈明,则一字无用,遂设三关语以验学者;而学者如叶公画龙,龙现即怖。」

【22、兴国契雅禅师】

安州兴国院契雅禅师,僧问:「请师不于语默里答话。」师以拄杖卓一下,僧曰:「和尚莫草草忽忽。」

师曰:「西天斩头截臂。」僧礼拜,师曰:「堕也!堕也!」

上堂:「心如朗月连天静。」遂打一圆相曰:「寒山子聋!性似寒潭彻底清,是何境界?」

良久曰:「无价夜光人不识,识得又堪作甚么?凡夫虚度几千春。」乃呵呵大笑曰:「争如独坐明窗下,花落花开自有时。」下座。

【23、灵岩重确禅师】

齐州灵岩山重确正觉禅师,上堂:「祖师心印,状以铁牛之机,针挑不出,匙挑不上。过在阿谁?绿虽千种草,香只一株兰。」

上堂:「不方不圆,不上不下。驴鸣狗吠,十方无价。」拍禅床,下座。

【24、廉泉昙秀禅师】

虔州廉泉院昙秀禅师,僧问:「满口道不得时如何?」

师曰:「话堕也。」问:「不与万法为侣时如何?」

师曰:「自家肚皮自家画。」问:「如何是学人转身处?」

师曰:「扫地浇花。」曰:「如何是学人亲切处?」

师曰:「高枕枕头。」曰:「总不恁么时如何?」

师曰:「莺啼岭上,花发岩前。」问:「如何是衲僧口?」

师曰:「杀人不用刀。」

【25、高台宣明禅师】

南岳高台寺宣明佛印禅师,僧问:「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便请拈出。」师直上觑。僧曰:「恁么则人天有赖。」

师曰:「金屑虽贵。」

【26、三角慧泽禅师】

蕲州三角山慧泽禅师,僧问:「师登宝座,大众侧聆。」师卓拄杖一下。僧曰:「答即便答,又卓个甚么?」

师曰:「百杂碎。」

【27、法轮文昱禅师】

南岳法轮文昱禅师,上堂,以拄杖卓一卓,喝一喝曰:「雪上加霜,眼中添屑。若也不会,北郁单越。」

【28、灵鹫慧觉禅师】

信州灵鹫慧觉禅师,上堂:「大众百千三昧、无量妙义,尽在诸人脚跟下。各请自家回互取,会么?回互不回互,认取归家路。智慧为桥梁,柔和作依怙。居安则虑危,在乐须知苦。君不见,庞居士,黄金抛却如粪土。父子团圞头,共说无生语。无生语,仍记取。九夏雪花飞,三冬汗如雨。」

【29、积翠永庵主】

黄檗积翠永庵主,示众:「山僧住庵来,无禅可说,无法可传,亦无差珍异宝。秪收得续火柴头一个,留与后人,令他烟焰不绝,火光长明。」

遂掷下拂子。时有僧就地拈起,吹一吹。师便喝曰:「谁知续火柴头,从这汉边烟消火灭去。」乃拂袖归庵。僧吐舌而去。

【30、归宗志芝庵主】

庐山归宗志芝庵主,临江人也。壮为苾刍,依黄龙于归宗,遂领深旨。有偈曰:「未到应须到,到了令人笑。眉毛本无用,无渠底波俏。」

未几,龙引退,芝陆沉于众。一日普请罢,书偈曰:「茶芽蔍蓛初离焙,笋角狼忙又吐泥。山舍一年春事办,得闲谁管板头低。」由是衲子亲之。

师不怿,结茅绝顶,作偈曰:「千峰顶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昨夜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