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八卷 临济宗四(2) 南岳下十四世(1)


【一、黄龙新禅师法嗣】

【1-01、禾山慧方禅师】

吉州禾山超宗慧方禅师,上堂举拂子曰:「看!看!只这个,在临济、则照用齐行,在云门则理事俱备,在曹洞则偏正叶通,在沩山则暗机圆合,在法眼则何止唯心?然五家宗派,门庭施设则不无,直饶辨得倜傥分明去,犹是光影边事。若要抵敌生死,则霄壤有隔。且超越生死一句作么生道?」良久曰:「洎合错下注脚。」

【1-02、崇觉空禅师】

临安府崇觉空禅师,姑孰人也。

上堂:「十方无壁落,四面亦无门。净裸裸,赤洒洒,没可把。」遂举拂子曰:「灌溪老汉向十字街头,逞风流,卖惺惺,道我解穿真珠,解玉版,濄乱丝,卷筒绢。淫坊酒肆,瓦合舆台,虎穴魔宫,那吒忿怒,遇文王兴礼乐,逢桀纣逞干戈。今日被崇觉觑见,一场懡[mǒ]㦬。」师颂野狐话曰:「含血噀人,先污其口。百丈野狐,失头狂走。蓦地唤回,打个筋斗。」

【、上封祖秀禅师】

潭州上封祖秀禅师,常德府何氏子。

上堂:「枯木岩前夜放华,铁牛依旧卧烟沙。侬家鞭影重拈出,」击拂子曰:「一念回心便到家。」遂喝一喝,下座。

【1-03、九顶惠泉禅师】

嘉定府九顶寂惺惠泉禅师,僧问:「心迷法华转,心悟转法华。未审意旨如何?」

师曰:「风暖鸟声碎,日高华影重。」

上堂:「昔日云门有三句,谓函盖乾坤句,截断众流句,随波逐浪句。九顶今日亦有三句,所谓饥来吃饭句,寒即向火句,困来打睡句。若以佛法而论,则九顶望云门,直立下风。若以世谛而论,则云门望九顶,直立下风。二语相违,且如何是九顶为人处?」

【1-04、性空妙普庵主】

嘉兴府华亭性空妙普庵主,汉州人。久依死心获证,乃抵秀水,追船子遗风。结茅青龙之野,吹铁笛以自娱。多赋咏,得之者必珍藏。

其山居曰:「心法双忘犹隔妄,色尘不二尚余尘。百鸟不来春又过,不知谁是住庵人?」

又警众曰:「学道犹如守禁城,昼防六贼夜惺惺。中军主将能行令,不动干戈致太平。」

又曰:「不耕而食不蚕衣,物外清闲适圣时。未透祖师关棙子,也须存意著便宜。」

又曰:「十二时中莫住工,穷来穷去到无穷。直须洞彻无穷底,踏倒须弥第一峰。」

建炎初,徐明叛,道经乌镇,肆杀戮,民多逃亡。师独荷策而往,贼见其伟异,疑必诡伏者。问其来,师曰:「吾禅者,欲抵密印寺。」贼怒,欲斩之。

师曰:「大丈夫要头便斫取,奚以怒为!吾死必矣,愿得一饭以为送终。」

﹝一,原作「二」,据清藏本、续藏本改﹞

贼奉肉食,师如常斋。出生毕,乃曰:「孰当为我文之以祭?」

贼笑而不答。师索笔大书曰;「呜呼!惟灵劳我以生,则大块之过。役我以寿,则阴阳之失。乏我以贫,则五行不正。因我以命,则时日不吉。吁哉!至哉!赖有出尘之道,悟我之性,与其妙心,则其妙心,孰与为邻?上同诸佛之真化,下合凡夫之无明。纤尘不动,本自圆成。妙矣哉!妙矣哉!日月未足以为明,乾坤未足以为大。磊磊落落,无挂无碍。六十余年,和光混俗。四十二腊,逍遥自在。逢人则喜,见佛不拜。笑矣乎!笑矣乎!可惜少年郎,风流太光彩。坦然归去付春风,体似虚空终不坏。尚享!」

遂举箸饫餐,贼徒大笑。食罢,复曰:「劫数既遭离乱,我是快活烈汉。如今正好乘时,便请一刀两段。」乃大呼:「斩!斩!」

贼方骇异,稽首谢过令卫而出。乌镇之庐舍免焚,实师之惠也。道俗闻之愈敬。

有僧睹师见佛不拜歌,逆问曰:「既见佛,为甚么不拜?」师掌之,曰:「会么?」云:「不会。」师又掌曰:「家无二主。」

绍兴庚申冬,造大盆,穴而塞之。修书寄雪窦持禅师曰:「吾将水葬矣。」

壬戌岁,持至,见其尚存,作偈嘲之曰:「咄哉老性空,刚要馁鱼鳖。去不索性去,只管向人说。」

师阅偈,笑曰:「待兄来证明耳。」

令遍告四众,众集,师为说法要,仍说偈曰:「坐脱立亡,不若水葬。一省柴烧,二省开圹。撒手便行,不妨快畅。谁是知音?船子和尚。高风难继百千年,一曲渔歌少人唱。」

遂盘坐盆中,顺潮而下。众皆随至海滨,望欲断目。师取塞,戽水而回。众拥观,水无所入。复乘流而往,唱曰:「船子当年返故乡,没踪迹处妙难量。真风遍寄知音者,铁笛横吹作散场。」

其笛声呜咽。顷于苍茫间,见以笛掷空而没。众号慕,图像事之。后三日,于沙上趺坐如生,道俗争往迎归。留五日,阇维,设利大如菽者莫计。二鹤徘徊空中,火尽始去。众奉设利灵骨,建塔于青龙。

【1-05、钟山道隆首座】

严州钟山道隆首座,桐庐董氏子。于钟山寺得度,自游方所至,耆衲皆推重。晚抵黄龙,死心延为座元。心顺世,遂归隐钟山,慕陈尊宿高世之风,掩关不事事,日鬻数唜自适,人无识者。

手常穿一袜,凡有禅者至,提以示之曰:「老僧这袜,著三十年了也。」有寺僧戏问:「如何是无诤三昧?」师便掌。

【1-06、杨州齐谧首座】

杨州齐谧首座,本郡人也。死心称为饱参。诸儒屡以名山致之,不可。后示化于潭之谷山,异迹颇众。

门人尝绘其像,请赞,为书曰:「个汉灰头土面,寻常不欲露现。而今写出人前,大似虚空著箭。怨怨!可惜人间三尺绢。」

【1-07、空室智通道人】

空室道人智通者,龙图范珣女也。幼聪慧,长归丞相苏颂之孙悌,未几厌世相,还家求祝发。父难之,遂清修。因看法界观,顿有省,连作二偈见意。

一曰:「浩浩尘中体一如,纵横交互印毗卢。全波是水波非水,全水成波水自殊。」

次曰:「物我元无异,森罗镜像同。明明超主伴,了了彻真空。一体含多法,交参帝网中。重重无尽处,动静悉圆通。」

后父母俱亡,兄涓领分宁尉,通偕行,闻死心名重,往谒之。心见知其所得,便问:「常啼菩萨卖却心肝,教谁学般若?」

通曰:「你若无心我也休。」又问:「一雨所滋,根苗有异。无阴阳地上生个甚么?」通曰:「一华五叶。」

复问:「十二时中向甚么处安身立命?」通曰:「和尚惜取眉毛好!」心打曰:「这妇女乱作次第。」

通礼拜,心然之。于是道声籍甚。

政和间居金陵,尝设浴于保宁,揭榜于门曰:「一物也无,洗个甚么?纤尘若有,起自何来?道取一句子玄,乃可大家入浴。古灵只解揩背,开士何曾明心?欲证离垢地时,须是通身汗出。尽道水能洗垢,焉知水亦是尘。直饶水垢顿除,到此亦须洗却。」

后为尼,名惟久,挂锡姑苏之西竺。缁白日夕师问,得其道者颇众。俄示疾书偈,趺坐而终。有明心录行于世。

【二、黄龙清禅师法嗣】

【2-01、上封本才禅师】

潭州上封佛心才禅师,福州姚氏子。幼得度受具,游方至大中,依海印隆禅师。见老宿达道者看经,至「一毛头师子,百亿毛头一时现。」师指问曰:「一毛头师子作么生得百亿毛头一时现?」达曰:「汝乍入丛林,岂可便理会许事?」师因疑之,遂发心领净头职。

一夕泛扫次,印适夜参,至则遇结座,掷拄杖曰:「了即毛端吞巨海,始知大地一微尘。」

师豁然有省。及出闽,造豫章黄龙山,与死心机不契,乃参灵源。

凡入室,出必挥泪,自讼曰:「此事我见得甚分明,只是临机吐不出,若为奈何?」

灵源知师勤笃,告以「须是大彻,方得自在也。」

未几,窃观邻案僧读曹洞广录,至「药山采薪归,有僧问:『甚么处来?』山曰:『讨柴来。』僧指腰下刀曰:『鸣剥剥,是个甚么?』山拔刀作斫势。」

师忽欣然,掴邻案僧一掌。揭帘趋出,冲口说偈曰:「彻!彻!大海干枯,虚空迸裂。四方八面绝遮拦,万象森罗齐漏泄。」

后分座于真乘,应上封之命,屡迁名刹。

住乾元日,开堂示众曰:「百千三昧门,无量福德藏。放行也,如开武库,错落交辉。把住也,似雪覆芦花,通身莫辨。使见之者撩起便行,闻之者单刀直入。个个具顶门正眼,人人悬肘后灵符。扫佛祖见知,作丛林殃害。忆得宝寿开堂日,三圣推出一僧,宝寿便打三圣云,与么为人,瞎却镇州一城人眼去在。且如乾元今日开堂,或有僧出来,山僧亦打。不唯此话大行,且要开却福州一城人眼去。何也?剑为不平离宝匣,药因救病出金瓶。」

上堂:「达磨未来东土已前,人人怀媚水之珠,个个抱荆山之璞,可谓壁立千仞。及乎二祖礼却三拜之后,一一南询诸友,北礼文殊,好不丈夫!或有一个半个,不求诸圣,不重已灵,疋马单枪,投虚置刃,不妨庆快平生,如今有么?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

上堂:「宗乘提唱,妙绝名言。一句该通,乾坤函盖,直似首罗正眼,竖亚面门。又如圆∴三点,横该法界。」

乃卓拄杖曰:「向这一点下明得,出身犹可易,脱体道应难。」又卓拄杖曰:「向第二点下明得,纵横三界外,隐显十方身。」

又卓拄杖曰:「向第三点下明得,鱼龙锁户,佛祖潜踪。不然,放过一著,随分有春色,一枝三四花。」

上堂:「一法有形该动植,百川湍激竞朝宗。昭琴不鼓云天淡,想像毗耶老病翁。维摩病则上封病,上封病则拄杖子病。拄杖子病,则森罗万象病。森罗万象病,则凡之与圣病。诸人还觉病本起处么?若也觉去,情与无情同一体,处处皆同真法界。其或未然,甜瓜彻蒂甜,苦瓠连根苦。」

【2-02、黄龙德逢禅师】

隆兴府黄龙德逢通照禅师,郡之靖安胡氏子。生有厖眉。年十七,从上蓝晋禅师落发,往依灵源,即明深旨。上堂,举夹山境话。

师曰:「法眼徒有此语,殊不知夹山老汉被这僧轻轻拶著,直得脚前脚后。设使不作境话会,未免犹在半途。」

【2-03、法轮应端禅师】

潭州法轮应端禅师,南昌徐氏子。少依化度善月,圆颅登具。谒真净文禅师,机不谐。至云居,会灵源分座,为众激昂。师扣其旨。然以妙入诸经自负,源尝痛札之。师乃援马祖百丈机语,及华严宗旨为表。

源笑曰:「马祖百丈固错矣,而华严宗旨与个事喜没交涉。」师愤然欲他往。因请辞。及揭帘,忽大悟,汗流浃背。

源见乃曰:「是子识好恶矣。马祖、百丈、文殊、普贤几被汝带累。」由此誉望四驰,名士夫争挽应世,皆不就。政和末,太师张公司成以百丈坚命开法,师不得已,始从。

上堂,举大隋劫火洞然话,遂曰:「六合倾翻劈面来,暂披麻缕混尘埃。因风吹火浑闲事,引得游人不肯回。坏不坏,随不随,徒将闻见强针锥。太湖三万六千顷,月在波心说向谁?」僧问:「如何是宾中宾?」

师曰:「芒鞋竹杖走红尘。」曰:「如何是宾中主?」

师曰:「十字街头逢上祖。」曰:「如何是主中宾?」

师曰:「御马金鞭混四民。」曰:「如何是主中主?」

师曰:「金门谁敢抬眸觑?」曰:「宾主已蒙师指示,向上宗乘又若何?」

师曰:「昨夜霜风刮地寒,老猿岭上啼残月。」

【2-04、长灵守卓禅师】

东京天宁长灵守卓禅师,泉州庄氏子。上堂曰:「三千剑客,独许庄周。为甚么跳不出?良医之门多病人,因甚么不消一札?已透关者,再请辨看。」

上堂:「譬如眼根不自见,眼性自平等。无平等者,便恁么去。无孔铁锤,聊且安置。直得入林不动草,入水不动波,也是一期方便。若也篱内竹抽篱外笋,涧东华发涧西红,更待勘过了,打。」

僧问:「丹霞烧木佛,院主为甚么眉须堕落?」

师曰:「猫儿会上树。」曰:「早知如是,终不如是。」

师曰:「惜取眉毛。」问:「如何是衲衣下事?」

师曰:「天旱为民愁。」问:「佛未出世时如何?」

师曰:「绝毫绝厘。」﹝厘,原作「牦」,据续藏本改。﹞曰「出世后如何?」

师曰:「填沟塞壑。」曰:「出与未出,相去几何?」

师曰:「人平不语,水平不流。」

上堂:「平高就下,勾贼破家。截铁斩钉,狐狸恋窟。总不恁么,合作么生?所以道,万仞崖头亲撒手,须是其人。只如香积国中持钵一句,作么生道?」良久曰:「切忌风吹别调中。」

上堂:「释迦掩室,过犯弥天。毗耶杜词,自救不了。如何如何,口门太小。」

宣和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奄然示寂。阇维日,皇帝遣中使赐香,持金盘求设利。爇香罢,盘中铿然。视之五色者数颗,大如豆。﹝如,原作「加」,据清藏本、续藏本改。﹞使者持还,上见大悦。

【2-05、博山子经禅师】

信州博山无隐子经禅师,岁旦,上堂:「和气生枯蘖,寒云散远郊。木人占吉兆,夜半露龟爻。诸禅德,龟爻露处,文彩已彰,便见一年十二月,月月如然;一日十二时,时时相似。到这里直似黄金之黄,白玉之白。自从旷大劫来,未尝异色。还见么?其或未然,且徇张三通节序,从教李四鬓苍浪。」

【2-06、百丈以栖禅师】

隆兴府百丈以栖禅师,兴化人也。

上堂:「摩腾入汉,达磨来梁,途辙既成,后代儿孙开眼迷路。若是个惺惺底,终不向空里采华,波中捉月。谩劳心力,毕竟何为?山僧今日已是平地起骨堆,诸人行时,各自著精彩看。」

【2-07、光孝昙清禅师】

邵州光孝昙清禅师,上堂:「杀父杀母,佛前忏悔。杀佛杀祖,不消忏悔。为甚么不消忏悔?且得冤家解脱。」

【2-08、光孝德周禅师】

温州光孝德周禅师,信州璩氏子。于景德尊胜院染削,问道有年。后至黄龙,闻举少林面壁顿悟,述二偈以呈。龙许之,自尔名流江浙。上堂曰:「举体露堂堂,十方无挂碍。千圣不能传,万灵咸顶戴。拟欲共商量,开口百杂碎。只如未开口已前,作么生?咄!」

上堂:「回互不回互,觑见没可睹。透出祖师关,踏断人天路。阿呵呵!悟不悟,落花流水知何处。」

【2-09、寺丞戴道纯居士】

寺丞戴道纯居士,字孚中。咨扣灵源,一日有省,乃呈偈曰:「杳冥源底全机处,一片心花露印纹。知是几生曾供养,时时微笑动香云。」

【三、泐潭清禅师法嗣】

【3-01、黄龙道震禅师】

隆兴府黄龙山堂道震禅师,金陵赵氏子。少依觉印英禅师为童子,英移居泗之普照,适淑妃择度童行,师得圆具。久之,辞谒丹霞淳禅师。

一日,与论洞上宗旨。师呈偈曰:「白云深覆古寒岩,异草灵花彩凤衔。夜半天明日当午,骑牛背面著靴衫。」

淳器之。师自以为碍,弃依草堂,一见契合。日取藏经读之。一夕,闻晚参鼓,步出经堂,举头见月,遂大悟。亟趋方丈,堂望见,即为印可。

初住曹山,次迁广寿黄龙。上堂曰:「举个古人因缘问阇黎,阇黎不得作古会。若作古会,失却当面眼。举个即今因缘问阇黎,阇黎不得作今会,若作今会,障却阇黎本来眼。假饶不失不障,非古非今,犹是药病相治止啼之说。只如透脱一句,阇黎还道得也无?若道不得,直待罗汉峰深谈实相,即向汝道。」

上堂:「少林冷坐,门人各说异端,大似众盲摸象。神光礼三拜,依位而立。达磨云:汝得吾髓。这黑面婆罗门,脚跟也未点地在。」

上堂:「石人问枯桩,何时汝发华?枯桩怒石人,何得口吧吧?石人呵呵笑,枯桩吐异葩。红霞辉玉象,白玉碾金沙。借问通玄士,何人不到家?」

【3-02、万年法一禅师】

台州万年雪巢法一禅师,太师襄阳郡王李公遵勉之玄孙也。世居开封祥符县。母梦一老僧至而产。年十七,试上庠。从祖仕淮南,欲官之,不就。将弃家事长芦慈觉赜禅师,祖弗许。母曰:「此必宿世沙门,愿勿夺其志。」未几,慈觉没。

大观改元,礼灵岩通照愿禅师,祝发登具。依愿十年,迷闷不能入。谒圆悟于蒋山,悟曰:「此法器也。」

悟奉诏徙京师天宁,师侍行。靖康末,谒草堂于疏山,一语之及,大法顿明。绍兴七年,泉守宝文刘公彦修请君延福,后四迁巨刹。

上堂,拈拄杖曰:「拄杖子有时作出水蛟龙,万里云烟不断。有时作踞地师子,百年妖怪潜踪。有时心法两忘,照体独立。有时照用同时,主宾互用。」

以拄杖画曰:「延福门下,总用不著。且道延福寻常用个甚么?」卓拄杖,喝一喝,下座。

上堂:「仰面不见天,低头不见地。古剑髑髅前,大海波涛沸。」退长芦,归天台万年观音院,忽示微疾,书偈曰:「今年七十五,归作庵中主。珍重观世音,泥蛇吞石虎。」入龛趺坐而逝。

【3-03、雪峰慧空禅师】

福州雪峰东山慧空禅师,本郡陈氏子。十四圆顶,即游诸方。遍谒诸老,晚契悟于草堂。绍兴癸酉,开法雪峰。

受请日,上堂曰:「俊快底点著便行,痴钝底推挽不动。便行则人人欢喜,不动则个个生嫌。山僧而今转此痴钝为俊快去也。」

弹指一下,曰:「从前推挽不出而今出,从前有院不住而今住,从前嫌佛不做而今做,从前嫌法不说而今说。出不出、住不住即且置,敢问诸人做底是甚么佛?空王佛邪?然灯佛邪?释迦佛邪?弥勒佛邪?说底又是甚么法?根本法邪?无生法邪?世间法邪?出世间法邪?众中莫有道得底么?若道得,山僧出世事毕。如或未然,逢人不得错举。」

喝一喝,下座。上堂,举云门示众云:「只这个带累杀人。」

师曰:「云门寻常气宇如王,作恁么说话,大似贫恨一身多。山僧即不然,只这个快活杀人。何故?大雨方归屋里坐,业风吹又绕山行。然虽如是,也是乞儿见小利。且不伤物义一句作么生道?」

上堂:「一拳拳倒黄鹤楼,一趯趯翻鹦鹉洲。有意气时添意气,不风流处也风流。俊哉俊哉!快活快活!一似十七八岁状元相似,谁管你天,谁管你地。心王不妄动,六国一时通。罢拈三尺剑,休弄一张弓。自在自在!快活快活!恰似七八十老人作宰相相似,风以时,雨以时,五谷植,万民安。」

竖起拄杖曰:「大众,这两个并山僧拄杖子,共作得一个。衲僧到雪峰门下,但知随例餐锝子,也得三文买草鞋。」

喝一喝,卓拄杖,下座。僧问:「和尚未见草堂时如何?」

师曰:「江南有。」曰:「见后如何?」

师曰:「江北无。」

【3-04、育王普崇禅师】

庆元府育王野堂普崇禅师,本郡人也。示众,举:「巴陵和尚道,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不是风幡,又向甚么处著?有人为祖师出气,出来与巴陵相见。雪窦和尚道,风动幡动,既是风幡,又向甚么处著?有人为巴陵出气,出来与雪窦相见。」

师曰:「非风非幡无处著,是幡是风无著处。辽天俊鹘悉迷踪,踞地金毛还失措。呵呵呵,悟不悟。令人转忆谢三郎,一丝独钓寒江雨。」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