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四卷 南岳派二(7)


南岳下四世 --长庆安禅师法嗣

【01、大随法真禅师】

益州大随法真禅师,梓州王氏子。妙龄夙悟,决志寻师,于慧义寺出家。圆具后南游,初见药山、道吾、云岩、洞山,次至岭外大沩会下,数载食不至充,卧不求暖,清苦炼行,操履不群,沩深器之。一日问曰:「阇黎在老僧此间,不曾问一转话?」

师曰:「教某甲向甚么处下口?」

沩曰:「何不道如何是佛?」师便作手势掩沩口。沩叹曰:「子真得其髓。」从此名传四海。

尔后还蜀,寄锡天彭堋口山龙怀寺,于路旁煎茶普施三年。因往后山,见一古院号大随,群峰矗秀,涧水清泠。中有一树,围四丈余。南开一门,中空无碍,不假斤斧,自然一庵。时目为木禅庵,师乃居之十余载。影不出山,声闻于外。四方玄学,千里趋风。

蜀主钦尚,遣使屡征,师皆辞以老病,署神照大师。

上堂:「此性本来清净,具足万德,但以染净二缘,而有差别。故诸圣悟之,一向净用,而成觉道。凡夫迷之,一向染用,没溺轮回。其体不二,故般若云:『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

僧问:「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未审这个坏不坏?」

师曰:「坏。」

曰:「恁么则随他去也。」

师曰:「随他去。」僧不肯。后到投子,举前话。子遂装香遥礼曰:「西川古佛出世。谓其僧曰:「汝速回去忏悔。」僧回,大随师已殁。僧再至投子,子亦迁化。问:「如何是大人相?」

师曰:「肚上不贴榜。」问:「僧甚处去?」

曰:「西山住庵去。」

师曰:「我向东山头唤汝,汝便来得么?」

曰:「不然。」

师曰:「汝住庵未得。」问:生死到来时如何?」

师曰:「遇茶吃茶,遇饭吃饭。」

曰:「谁受供养?」

师曰:「合取钵盂。」庵侧有一龟,僧问:「一切众生皮裹骨,这个众生为甚骨裹皮?」师拈草履覆龟背上。僧无语。问:「如何是诸佛法要?」师举拂子曰:「会么?」

曰:「不会。」

师曰:「麈尾拂子。」问:「如何是学人自己?」

师曰:「是我自己。」

曰:「为甚么却是和尚自己?」

师曰:「是汝自己?」问:「如何是大随一面事?」

师曰:「东西南北。」问:「佛法遍在一切处,教学人向甚么处驻足?」

师曰:「大海从鱼跃,长空任鸟飞。」问:「父子至亲,歧路各别时如何?」

师曰:「为有父子。」问:「如何是无缝塔?」

师曰:「高五尺。」

曰:「学人不会。」

师曰:「鹘仑砖。」问:「和尚百年后法付何人?」

师曰:「露柱火炉。」

曰:「还受也无?」

师曰:「火炉露柱。」行者领众参,师问:「参得底人唤东作甚么?」

曰:「不可唤作东。」师咄曰:「臭驴汉!不唤作东唤作甚么?」者无语。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赤土画簸箕。」

曰:「未审此理如何?」

师曰:「簸箕有唇,米跳不出。」问:「僧讲甚么教法?」

曰:「百法论。」师拈杖曰:「从何而起?」

曰:「从缘而起。」

师曰:「苦哉!苦哉!」问:「僧甚处去?」

曰:「峨嵋礼普贤去。」师举拂子曰:「文殊、普贤总在这里。」僧作圆相抛向后,乃礼拜。师唤侍者取一贴茶与这僧。

众僧参次,师以口作患风势,曰:「还有人医得吾口么?」众僧竞送药以至,俗士闻之,亦多送药。师并不受。七日后,师自掴口令正。乃曰:「如许多时鼓这两片皮,至今无人医得。」即端坐而逝。

【02、灵树如敏禅师】

韶州灵树如敏禅师,闽人也。广主刘氏奕世钦重,署知圣大师。僧问:「佛法至理如何?」师展手而已。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千年田、八百主。」

曰:「如何是千年田、八百主?」

师曰:「郎当屋舍没人修。」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童子莫徭儿。」

曰:「乞师指示。」

师曰:「汝从虔州来。」问:「是甚么得恁么难会?」

师曰:「火官头上风车子。」有尼送瓷钵与师,师拓起问曰:「这个出在甚处?」

曰:「出在定州。」﹝法灯别云:「不远此间。」﹞师乃扑破,尼无对。﹝保福代云:「欺敌者亡。」﹞问:「和尚年多少?」

师曰:「今日生,来朝死。」又问:「和尚生缘甚么处?」

师曰:「日出东,月落西。」师四十余年化被岭表,颇有异迹。广主将兴兵,躬入院请师决臧否?师已先知,怡然坐化。主怒知事曰:「和尚何时得疾?」对曰:「不曾有疾。适封一函子,令呈大王。」主开函得一帖子云:「人天眼目,堂中上座。」主悟师旨,遂寝兵。乃召第一座开堂说法。﹝即云门也。﹞龛塔葬仪,广主具办。谥灵树禅师。真身塔焉。

【03、灵云志勤禅师】

福州灵云志勤禅师,本州长溪人也。初在沩山,因见桃华悟道。有偈曰:「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华后,直至如今更不疑。」沩览偈,诘其所悟,与之符契。沩曰:「从缘悟达,永无退失。善自护持。」

﹝有僧举似玄沙,沙云:「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在。」众疑此语。沙问地藏:「我恁么道,汝作么生会?」藏云:「不是桂琛,即走杀天下人。」)

住后,上堂:「诸仁者所有长短,尽至不常。且观四时草木,叶落华开,何况尘劫来,天人七趣,地水火风,成坏轮转,因果将尽,三恶道苦,毛发不曾添减,唯根蒂神识常存。上根者遇善友伸明,常处解脱,便是道场。中下痴愚,不能觉照,沉迷三界,流转生死。释尊为伊天上人间,设教证明,显发智道,汝等还会么?」

僧问:「如何得出离生老病死?」

师曰:「青山元不动,浮云任去来。」问:「君王出阵时如何?」

师曰:「春明门外,不问长安。」

曰:「如何得觐天子?」

师曰:「盲鹤下清池,鱼从脚底过。」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驴事未去,马事到来。」

曰:「学人不会。」

师曰:「彩气夜常动,精灵日少逢。」雪峰有偈送双峰,末句云:「雷罢不停声。」师别云:「雷震不闻声。」峰闻乃曰:「灵云山头古月现。」峰后问曰:「古人道,前三三后三三,意旨如何?」

师曰:「水中鱼,天上鸟。」峰曰:「意作么生?」

师曰:「高可射兮深可钓。」

僧问:「诸方悉皆杂食,未审和尚如何?」

师曰:「独有闽中异,雄雄镇海涯。」问:「久战沙场,为甚么功名不就?」

师曰:「君王有道三边静,何劳万里筑长城。」

曰:「罢却干戈,束手归朝时如何?」

师曰:「慈云普润无边刹,枯树无华,争奈何长生?」问:「混沌未分时含生何来?」

师曰:「如露柱怀胎。」

曰:「分后如何?」

师曰:「如片云点太清。」

曰:「未审太清还受点也无?」师不答。曰:「恁么则含生不来也。」师亦不答。曰:「直得纯清绝点时如何?」

师曰:「犹是真常流注。」

曰:「如何是真常流注?」

师曰:「似镜长明。」

曰:「向上更有事也无?」

师曰:「有。」

曰:「如何是向上事?」

师曰:「打破镜来,与汝相见。」

僧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井底种林檎。」

曰:「学人不会。」

师曰:「今年桃李贵,一颗直千金。」问:「摩尼珠不随众色,未审作何色?」

师曰:「白色。」

曰:「恁么则随众色也。」

师曰:「赵璧本无瑕,相如诳秦主。」问:「僧甚处去?」

曰:「雪峰去。」

师曰:「我有一信寄雪峰,得么?」

曰:「便请。」师脱只履抛向面前,僧便去。至雪峰,峰问:「甚处来?」

曰:「灵云来。」峰曰:「灵云安否?」

曰:「有一信相寄。」峰曰:「在那里?」僧脱只履,抛向峰面前。峰休去。

【04、寿山师解禅师】

福州寿山师解禅师,尝参洞山。山问:「阇黎生缘何处?」

师曰:「和尚若实问,某甲即是闽中人。」山曰:「汝父名甚么?」

师曰:「今日蒙和尚致此一问,直得忘前失后。」

住后,上堂:「诸上座幸有真实言语相劝,诸兄弟合各自体悉,凡圣情尽,体露真常。但一时卸却从前虚妄,攀缘尘垢,心如虚空相似。他时后日,合识得些子好恶。」

闽帅问:「寿山年多少?」

师曰:「与虚空齐年。」

曰:「虚空年多少?」

师曰:「与寿山齐年。」

【05、饶州峣山和尚】

饶州峣山和尚,僧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仲冬严寒。」问:「如何是和尚深深处?」

师曰:「待汝舌头落地,即向汝道。」问:「如何是丈六金身?」

师曰:「判官断案相公改。」长庆问:「从上宗乘,此间如何言论?」

师曰:「有愿不负先圣。」庆曰:「不负先圣作么生?」

师曰:「不露。」庆曰:「恁么则请师领话。」

师曰:「甚么处去来?」庆曰:「秖守甚么处去来。」

【06、国欢文矩禅师】

泉州国欢崇福院文矩慧日禅师,福州黄氏子。生而有异,及长为县狱卒,每每弃役,往神光观和尚及西院安禅师所,吏不能禁。后谒万岁塔谭空禅师落发,不披袈裟,不受具戒,唯以杂彩为挂子。

复至神光,光曰:「我非汝师,汝礼西院去。」

师携一小青竹杖,入西院法堂,院遥见笑曰:「入涅槃堂去。」师应诺,轮竹杖而入。

时有五百许僧染时疾,师以杖次第点之,各随点而起。闽王礼重,创院以居之。厥后颇多灵迹。唐乾宁中示灭。

【07、台州浮江和尚】

台州浮江和尚,雪峰领众到,问:「即今有二百人寄此过夏,得么?」师将拄杖画一画:「著不得即道。」峰休去。

【08、潞州渌水和尚】

潞州渌水和尚,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还见庭前华药栏么?」僧无语。

【09、文殊圆明禅师】

广州文殊院圆明禅师,福州陈氏子。参大沩得旨后,造雪峰请益,法无异味。尝游五台山,睹文殊化现,乃随方建院,以文殊为额。

开宝中枢密使李崇矩巡护南方,因入院睹地藏菩萨像,问僧:「地藏何以展手?」僧曰:「手中珠被贼偷却也。」

李却问师:「既是地藏,为甚么遭贼?」

师曰:「今日捉下也。」李礼谢之。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