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四卷 南岳派二(8)


南岳下四世 --赵州谂禅师法嗣

【01、严阳善信尊者】

洪州新兴严阳尊者,讳善信。初参赵州,问:「一物不将来时如何?」州曰:「放下著。」

师曰:「既是一物不将来,放下个甚么?」州曰:「放不下,担取去。」师于言下大悟。住后,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土块。」

曰:「如何是法?」

师曰:「地动也。」

曰:「如何是僧?」

师曰:「吃粥吃饭。」问:「如何是新兴水?」

师曰:「面前江里。」问:「如何是应物现形?」

师曰:「与我拈床子过来。」师常有一蛇一虎,随从手中与食。

【02、光孝慧觉禅师】

扬州光孝院慧觉禅师,僧问:「觉华才绽,遍满娑婆。祖印西来,合谈何事?」

师曰:「情生智隔。」

曰:「此是教意?」

师曰:「汝披甚么衣服?」问:「一棒打破虚空时如何?」

师曰:「困即歇去。」师问相国宋齐止曰:「还会道么?」宋曰:「若是道也著不得。」

师曰:「是有著不得,是无著不得?」宋曰:「总不恁么。」

师曰:「著不得底聋!」宋无对。师领众出,见露柱,乃合掌曰:「不审世尊。」僧曰:「和尚是露柱。」

师曰:「啼得血流无用处,不如缄口过残春。」问:「远远投师,师意如何?」

师曰:「官家严切,不许安排。」

曰:「岂无方便?」

师曰:「且向火仓里一宿。」师到崇寿,法眼问:「近离甚处?」

师曰:「赵州。」眼曰:「承闻赵州有『庭前柏树子』话,是否?」

师曰:「无。」眼曰:「往来皆谓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州曰:『庭前柏树子。』上座何得言无?」

师曰:「先师实无此语。和尚莫谤先师好。」张居士问:「争柰老何?」

师曰:「年多少?」张曰:「八十也。」

师曰:「可谓老也。」

曰:「究竟如何?」

师曰:「直至千岁也未在。」俗士问:「某甲平生杀牛,还有罪否?」

师曰:「无罪。」

曰:「为甚么无罪?」

师曰:「杀一个,还一个。」

【03、国清院奉禅师】

陇州国清院奉禅师,僧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

师曰:「雨滋三草秀,春风不裹头。」

曰:「毕竟是一是二?」

师曰:「祥云竞起,岩洞不亏。」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台盘倚子,火炉窗牖。」问:「如何是出家人?」

师曰:「铜头铁额,鸟觜鹿身。」

曰:「如何是出家人本分事?」

师曰:「早起不审,夜间珍重。」问:「牛头未见四祖时,为甚么百鸟衔花?」

师曰:「如陕府人送钱财与铁牛。」

曰:「见后为甚么不衔花?」

师曰:「木马投明行八百。」问:「十二时中如何降伏其心?」

师曰:「敲冰求火,论劫不逢。」问:「十二分教是止啼之义。离却止啼,请师一句。」

师曰:「孤峰顶上双角女。」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释迦是牛头狱卒,祖师是马面阿旁。」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东壁打西壁。」问:「如何是扑不破底句?」

师曰:「不隔毫牦,时人远向。」

【04、木陈从朗禅师】

婺州木陈从朗禅师,僧问:「放鹤出笼和雪去时如何?」

师曰:「我道不一色。」因金刚倒。僧问:「既是金刚不坏身,为甚么却倒地?」师敲禅床曰:「行住坐卧。」

师将归寂,有偈曰:「三十年来住木陈,时中无一假功成。有人问我西来意,展似眉毛作么生。」

【05、婺州新建禅师】

婺州新建禅师,不度小师,有僧问:「和尚年老,何不畜一童子侍奉?」

师曰:「有瞽瞆者为吾讨来。」僧辞,师问:「甚处去?」

曰:「府下开元寺去。」

师曰:「我有一信附与了寺主,汝将去得否?」

曰:「便请。」

师曰:「想汝也不柰何。」

【06、杭州多福和尚】

杭州多福和尚,僧问:「如何是多福一丛竹?」

师曰:「一茎两茎斜。」

曰:「学人不会。」

师曰:「三茎四茎曲。」问:「如何是衲衣下事?」

师曰:「大有人疑著在。」

曰:「为甚么如是?」

师曰:「月里藏头。」

【07、益州西睦和尚】

益州西睦和尚,上堂,有俗士举手曰:「和尚便是一头驴。」

师曰:「老僧被汝骑。」士无语,去后三日再来。白言:「某甲三日前著贼。」师拈杖趁出。师有时蓦唤侍者,者应诺。

师曰:「更深夜静,共伊商量。」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