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四卷 南岳派二(9)南岳下四世 --其他禅师法嗣


【一、长沙岑禅师法嗣】

【1-01、雪窦常通禅师】

明州雪窦常通禅师,邢州李氏子。参长沙,沙问:「何处人?」

师曰:「邢州人。」沙曰:「我道汝不从彼来?」

师曰:「和尚还曾住此否?」沙然之,乃容入室。住后,僧问:「如何是密室?」

师曰:「不通风信。」

曰:「如何是密室中人?」

师曰:「诸圣求睹不见。」僧作礼。

师曰:「千圣不能思,万圣不能议。乾坤坏不坏,虚空包不包?一切无比伦,三世唱不起。」问:「如何是三世诸佛出身处?」

师曰:「伊不肯知有汝三世。」僧良久,师曰:「荐否?不然者且向著佛不得处体取。时中常在,识尽功亡,瞥然而起,即是伤他,而况言句乎!」天祐二年七月示寂,塔于寺西南隅。

【二、茱萸和尚法嗣】

【2-01、石梯和尚】

石梯和尚,因侍者请浴,师曰:「既不洗尘,亦不洗体。汝作么生?」者曰:「和尚先去,某甲将皂角来。」师呵呵大笑。有新到于师前立,少顷便出去。

师曰:「有甚么辨白处?」僧再回。

师曰:「辨得也?」

曰:「辨后作么生?」

师曰:「埋却得也。」

曰:「苍天!苍天!」

师曰:「适来却恁么,如今还不当。」僧乃出去。一日见侍者拓钵赴堂,乃唤侍者,者应诺。

师曰:「甚处去。」者曰:「上堂斋去。」

师曰:「我岂不知汝上堂斋去。」者曰:「除此外别道个甚么?」

师曰:「我秖问汝本分事。」者曰:「和尚若问本分事,某甲实是上堂斋去。」

师曰:「汝不谬为吾侍者。」

【三、子湖踪禅师法嗣】

【3-01、台州胜光和尚】

台州胜光和尚,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福州荔枝,泉州刺桐。」问:「如何是佛法两字?」

师曰:「要道即道。」

曰:「请师道。」

师曰:「穿耳胡僧笑点头。」龙华照和尚来,师把住曰:「作么生?」照曰:「莫错。」师乃放手。照曰:「久向胜光。」师默然。照乃辞,师门送曰:「自此一别,甚么处相见?」照呵呵而去。

【3-02、漳州浮石和尚】

漳州浮石和尚,上堂:「山僧开个卜铺,能断人贫富,定人生死。」

僧问:「离却生死贫富,不落五行,请师直道。

师曰:「金木水火土。」

【3-03、紫桐和尚】

紫桐和尚,僧问:「如何是紫桐境?」

师曰:「汝眼里著沙得么?」

曰:「大好紫桐境也不识。」

师曰:「老僧不讳此事。」其僧拟出去,师下禅床擒住曰:「今日好个公案,老僧未得分文入手。」

曰:「赖遇某甲是僧。」师拓开曰:「祸不单行。」

【3-04、日容远和尚】

日容远和尚,因[大/岁]上座参,师拊掌三下,曰:「猛虎当轩,谁是敌者」[大/岁]曰:「俊鹞冲天,阿谁捉得?」

师曰:「彼此难当。」[大/岁]曰:「且休,未要断这公案。」师将拄杖舞归方丈。[大/岁]无语,师曰:「死却这汉也!」

【四、关南常禅师法嗣】

【4-01、关南道吾和尚】

襄州关南道吾和尚,始经村墅,闻巫者乐神云「识神无」,忽然省悟。后参常禅师,印其所解,复游德山之门,法味弥著。住后,凡上堂,戴莲华笠,披襕执简,击鼓吹笛,口称鲁三郎神:「识神不识神,神从空里来,却往空里去。」便下座。有时曰:「打动关南鼓,唱起德山歌。」

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以简揖曰:「喏!」有时执木剑,横肩上作舞。僧问:「手中剑甚处得来?」师掷于地。僧却置师手中。

师曰:「甚处得来?」僧无对。

师曰:「容汝三日内,下取一转语。」其僧亦无对。师自代拈剑横肩上,作舞曰:「须恁么始得。」赵州访师,师乃著豹皮裈,执吉獠棒,在三门下翘一足等候,才见州便高声唱喏而立。州曰:「小心袛候著!」师又唱喏一声而去。问:「如何是和尚家风?」师下禅床作女人拜曰:「谢子远来,无可袛待。」问灌溪:「作么生?」溪曰:「无位。」

师曰:「莫同虚空么?」溪曰:「这屠儿!」

师曰:「有生可杀即不倦。」

【4-02、漳州罗汉和尚】

漳州罗汉和尚,初参关南,问:「如何是大道之源?」南打师一拳,师遂有省,乃为歌曰:「咸通七载初参道,到处逢言不识言。心里疑团若栲栳,三春不乐止林泉。忽遇法王毡上坐,便陈疑恳向师前。师从毡上那伽起,袒膊当胸打一拳。骇散疑团獦狟落,举头看见日初圆。从兹蹬蹬以碣碣,直至如今常快活。只闻肚里饱膨脝。更不东西去持钵。」又述偈曰:「宇内为闲客,人中作野僧。任从他笑我,随处自腾腾。」

【五、高安大愚禅师法嗣】

【5-01、末山尼了然禅师】

瑞州末山尼了然禅师,因灌溪闲和尚到,曰:「若相当即住,不然即推倒禅床。」便入堂内。师遣侍者问:「上座游山来?为佛法来?」溪曰:「为佛法来。」师乃升座。溪上参。师问:「上座今日离何处?」

曰:「路口。」

师曰:「何不盖却。」溪无对。﹝禾山代云:「争得到这里。」﹞始礼拜,问:「如何是末山?」

师曰:「不露顶。」

曰:「如何是末山主?」

师曰:「非男女相。」溪乃喝曰:「何不变去!」

师曰:「不是神,不是鬼,变个甚么?」溪于是伏膺,作园头三载。僧到参,师曰:「太鉴缕生!」

曰:「虽然如此,且是师子儿。」

师曰:「既是师子儿,为甚么被文殊骑?」僧无对。问:「如何是古佛心?」

师曰:「世界倾坏。」

曰:「世界为甚么倾坏?」

师曰:「宁无我身。」

【六、杭州天龙和尚法嗣】

【6-01、金华俱胝和尚】

婺州金华山俱胝和尚,初住庵时,有尼名实际来,戴笠子执锡绕师三匝,曰:「道得即下笠子。」如是三问,师皆无对,尼便去。

师曰:「日势稍晚,何不且住。」尼曰:「道得即住。」师又无对。尼去后,师叹曰:「我虽处丈夫之形,而无丈夫之气。不如弃庵,往诸方参寻知识去。」其夜山神告曰:「不须离此,将有肉身菩萨来为和尚说法也。」逾旬,果天龙和尚到庵,师乃迎礼,具陈前事。龙竖一指示之,师当下大悟。自此凡有学者参问,师唯举一指,无别提唱。

有一供过童子,每见人问事,亦竖指只对。人谓师曰:「和尚,童子亦会佛法,凡有问皆如和尚竖指。」师一日潜袖刀子,问童曰:「闻你会佛法,是否?」童曰:「是。」

师曰:「如何是佛?」童竖起指头,师以刀断其指,童叫唤走出。师召童子,童回首。

师曰:「如何是佛?」童举手不见指头,豁然大悟。师将顺世,谓众曰:「吾得天龙一指头禅,一生用不尽。」言讫,示灭。

﹝长庆代众云:「美食不中饱人吃。」玄沙云:「我当时若见拗折指头。」玄觉云:「且道玄沙恁么道,意作么生?」云居锡云:「秪如玄沙恁么道,肯伊不肯伊。若肯,何言拗折指头;若不肯,俱胝过在甚么处?」先曹山云:「俱胝承当处卤莽,秖认得一机一境,一等是拍手拊掌,是他西园奇怪」。玄觉又云:「且道俱胝还悟也无?若悟,为甚么道承当处卤莽;若不悟,又道用一指头禅不尽。且道曹山意在甚么处?」﹞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