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六卷 青原派二(6)青原下七世(1)


【一、藤霞禅师法嗣】

【1-1、澧州药山禅师】

澧州药山禅师,上堂:「夫学般若菩萨,不惧得失,有事近前。」时有僧问:「药山祖裔,请师举唱。」

师曰:「万机挑不出。」

曰:「为甚么万机挑不出?」

师曰:「他缘岸谷。」

问:「如何是药山家风?」

师曰:「叶落不如初。」

问:「法雷哮吼时如何?」

师曰:「宇宙不曾震。」

曰:「为甚么不曾震?」

师曰:「遍地娑婆,未尝哮吼。」

曰:「不哮吼底事如何?」

师曰:「阖国无人知。」

【二、云盖景禅师法嗣】

【2-1、南台寺藏禅师】

衡岳南台寺藏禅师,僧问:「远远投师,请师一接。」

师曰:「不隔户。」

问:「如何是南台境?」

师曰:「松韵拂时石不点,孤峰山下垒难齐。」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岩前栽野果,接待往来宾。」

曰:「恁么则谢师供养。」

师曰:「怎生滋味?」

问:「如何是法堂?」

师曰:「无壁落。」

问:「不顾诸缘时如何?」师良久。

【2-2、云盖证觉禅师】

潭州云盖山证觉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四海不曾通。」

问:「如何是一尘含法界?」

师曰:「通身体不圆。」

曰:「如何是九世刹那分?」

师曰:「繁兴不布彩。」

问:「如何是宗门中的的意?」

师曰:「万里胡僧,不入波澜。」

【三、乌牙宾禅师法嗣】

【3-1、大安兴古禅师】

安州大安山兴古禅师,僧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也?」

师曰:「昨夜三更拜南郊。」

问:「维摩默然,意旨如何?」

师曰:「黯黑石牛儿,超然不出户。」

问:「如何是那边事?」

师曰:「黑漆牧童不展手,银笼鹤畔野云飞。」

【3-2、乌牙行朗禅师】

蕲州乌牙山行朗禅师,僧问:「未作人身已前作甚么来?」

师曰:「海上石牛歌三拍,一条红线掌间分。」

问:「迦叶上行衣,何人合得披?」

师曰:「天然无相子,不挂出尘衣。」

【四、青峰楚禅师法嗣】

【4-1、西川灵龛禅师】

西川灵龛禅师,僧问:「如何是诸佛出身处?」

师曰:「出处非干佛,春来草自青。」

问:「碌碌地时如何?」

师曰:「试进一步看。」

【4-2、紫阁端己禅师】

京兆府紫阁山端己禅师,僧问:「四相俱尽,立甚么为真?」

师曰:「你甚么处去来?」

问:「渭水正东流时如何?」

师曰:「从来无间断。」

【4-3、开山怀昼禅师】

房州开山怀昼禅师,僧问:「作何行业,即得不违于千圣?」

师曰:「妙行无伦匹,情玄体自殊。」

问:「有耳不临清水洗,无心谁为白云幽时如何?」

师曰:「无木挂千金。」

曰:「挂后如何?」

师曰:「杳杳人难辨。」

问:「如何是尘中师?」

师曰:「荆棘林中随处到,旃檀林里任纵横。」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月隐澄潭,金辉正午。」

【4-4、幽州传法禅师】

幽州传法禅师,僧问:「教意祖意,是同是别?」

师曰:「华开金线秀,古洞白云深。」

问:「别人为甚么徒弟多,师为甚么无徒弟?」

师曰:「海岛龙多隐,茅茨凤不栖。」

【4-5、净众归信禅师】

益州净众寺归信禅师,僧问:「莲华未出水时如何?」

师曰:「菡萏满池流。」

曰:「出水后如何?」

师曰:「叶落不知秋。」

问:「不假浮囊,便登巨海时如何?」

师曰:「红觜飞超三界外,绿毛也解道煎茶。」

问:「如何是自在底人?」

师曰:「剑树霜林去便行。」

曰:「如何是不自在底人?」

师曰:「释迦在阇黎后。」

【4-6、青峰清勉禅师】

青峰山清勉禅师,僧问:「久醒蒲萄酒,今日为谁开?」

师曰:「饮者方知。」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耨池无一滴,四海自滔滔。」

【五、大宋玉音】

【5-1、宋太宗皇帝】

太宗皇帝一日幸相国寺,见僧看经,问曰:「是甚么经?」僧曰:「仁王经。」

帝曰:「既是寡人经,因甚却在卿手里?」僧无对。

﹝雪窦代云:「皇天无亲,唯德是辅﹞幸开宝塔,问僧:「卿是甚人?」对曰:「塔主。」

帝曰:「朕之塔为甚么卿作主?」僧无对。

﹝雪窦代曰:「合国咸知。」﹞

一日,因僧朝见,帝问:「甚处来?对曰:「庐山卧云庵。」

帝曰:「朕闻卧云深处不朝天,为甚到此?」僧无对。

﹝雪窦代云:「难逃至化。」﹞

僧入对次,奏曰:「陛下还记得么?」

帝曰:「甚处相见来?」奏曰:「灵山一别,直至如今。」

帝曰:「卿以何为验?」僧无对。

﹝雪窦代曰:「贫道得得而来。」﹞京寺回禄,藏经悉为煨烬。僧欲乞宣赐,召问:「昔日摩腾不烧,如今为甚却烧?」僧无对。

﹝雪窦代云:「陛下不忘付嘱。」﹞

帝尝梦神人报曰:「请陛下发菩提心。」因早朝宣问左右街:「菩提心作么生发?」街无对。

﹝雪窦代云:「实谓今古罕闻。」﹞

智寂大师进三界图,帝问:「朕在那一界中?」寂无对。

﹝保宁勇代曰:「陛下何处不称尊?」﹞

一日朝罢,帝擎钵问丞相王随曰:「既是大庾岭头提不起,为甚么却在朕手里?」随无对。

【5-2、宋徽宗皇帝】

徽宗皇帝,政和三年,嘉州巡捕官奏:本部路傍有大古树,因风摧折,中有一僧禅定,须发被体,指爪绕身。帝降旨,令肩舆入京,命西天总持三藏以金磬出其定。遂问:「何代僧?」

曰:「我乃东林远法师之弟,名慧持,因游峨嵋,入定于树。」

「远法师无恙否?」

藏曰:「远法师晋人也,化去七百年矣。」

持不复语。藏问:「师既至此,欲归何所?」

持曰:「陈留县。」复入定。

帝制三偈,令绘像颁行。偈曰:「七百年来老古锥,定中消息许谁知?争如只履西归去,生死何劳木作皮。藏山于泽亦藏身,天下无藏道可亲。寄语庄周休拟议,树中不是负趍人。有情身不是无情,彼此人人定里身。会得菩提本无树,不须辛苦问卢能。」

【5-3、宋孝宗皇帝】

孝宗皇帝宣问灵隐佛照光禅师,曰:「释迦佛入山修道,六年而成,所成者何事?请师明说。」对曰:「将谓陛下忘却!」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