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六卷 青原派二(7)青原下七世(2)


【六、未详法嗣】

【6-01、实性大师】

实性大师,因同参芙蓉训禅师至,上堂,以右手拈拄杖,倚放左边。良久曰:「此事若不是芙蓉师兄,也大难委悉。」便下座。

【6-02、茶陵郁山主】

茶陵郁山主,不曾行脚,因庐山有化士至,论及宗门中事,教令看。僧问法灯:「百尺竿头,如何进步?」灯云:「恶。」凡三年。一日乘驴度桥,一踏桥板而堕,忽然大悟。遂有颂云:「我有神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因兹更不游方。师乃白云端和尚得度师。云有赞曰:「百尺竿头曾进步,溪桥一踏没山河。从兹不出茶川上,吟啸无非啰哩啰。」

【6-03、僧肇法师】

僧肇法师,遭秦主难,临就刑说偈曰:「四大元无主,五阴本来空。将头临白刃,犹似斩春风。」

﹝玄妙云:「大小肇法师,临死犹寱语。」﹞

【6-04、禅月贯休禅师】

禅月贯休禅师,有诗曰:「禅客相逢只弹指,此心能有几人知?」大随和尚举问曰:「如何是此心?」师无对。

﹝归宗柔代云:「能有几人知?」﹞

【6-05、先净照禅师】

先净照禅师,问楞岩大师:「经中道:『若能转物,即同如来。若被物转,即名凡夫。』只如升元阁作么生转?」严无对。

﹝汾阳代云:「彼此老大。」﹞

【6-06、公期和尚】

公期和尚,因往罗汉路,逢一骑牛公子,师问:「罗汉路向甚么处去?」公拍牛曰:「道,道。」师喝曰:「这畜生!」公曰:「罗汉路向甚么处去?」师却拍牛曰:「道,道。」公曰:「直饶恁么,犹少蹄角在。」师便打。公拍牛便走。

【6-07、唐朝因禅师】

唐朝因禅师,微时,尝运槌击土次,见一大块,戏槌猛击之,应碎。豁然大悟。

﹝后有老宿闻云:「尽山河大地,被因禅师一击百杂碎。」﹞

【6-08、东山云顶禅师】

福州东山云顶禅师,泉州人。﹝遗其氏。﹞以再下春闱,往云台大吼寺剃染具戒,即谒大愚、芝神、鼎諲。后见罗汉下尊宿,始彻已事,道学有闻丛林,称为顶三教。僧问:「如何是和尚日用事?」

师曰:「我吃饭,汝受饥。」曰:「法法不相到,又作么生?」

师曰:「汝作罪,我皆知。」问:「如何是和尚一枝拂?」

师曰:「打破修行窟。」曰:「恁么则本来无一物也。」

师曰:「知无者是谁?」曰:「学人罪过。」

师曰:「再思可矣!」居士问洞山道:「有一物上拄天,下拄地,未审是甚么物?」

师曰:「担铁枷,吃铁棒。」曰:「天地黑,山河走。」

师曰:「阎老殿前添一鬼,北邙山下卧千年。」士叫:「快活!快活!」

师曰:「也是野狐吞老鼠。」九龙观道士并三士人,请上堂:「儒门画八卦,造契书,不救六道轮回。道门朝九皇,炼真气,不达三祇劫数。我释迦世尊,洞三祇劫数,救六道轮回,以大愿摄人天,如风轮持日月,以大智破生死,若劫火焚秋毫。入得我门者,自然转变天地,幽察鬼神,使须弥、铁围、大地、大海入一毛孔中,一切众生,不觉不知。我说此法门,如虚空俱含万象,一为无量,无量为一。若人得一,即万事毕。珍重!」

【6-09、云幽重恽禅师】

婺州云幽重恽禅师,﹝今曰法云。﹞初谒雪峰,次依石霜,乃开悟。旋里隐居,蔽形唯一衲。住后,上堂:「云幽一只箭,虚空无背面。射去遍十方,要且无人见。」时有僧问:「如何是和尚一只箭?」

师曰:「尽大地人无髑髅。」

【6-10、布衲如禅师】

双溪布衲如禅师,因嵩禅师戏,以诗悼之曰:「继祖当吾代,生缘行可规,终身常在道,识病懒寻医。貌古笔难写,情高世莫知。慈云布何处,孤月自相宜。」师读罢举笔答曰:「道契平生更有谁,闲卿于我最心知,当初未欲成相别,恐误同参一首诗。」投笔坐亡。于六十年后,塔户自启,其真容俨然。

【6-11、投子通禅师】

舒州投子通禅师,僧问:「达磨未来时如何?」

师曰:「两岸唱渔歌。」曰:「来后如何?」

师曰:「大海涌风波。」问:「如何是孤峰顶上节操长松?」

师曰:「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问:「如何是和尚这里佛法?」

师曰:「东壁打西壁。」

【6-12、法海立禅师】

处州法海立禅师,因朝廷有旨,革本寺为神霄宫。师升座谓众曰:「都缘未彻,所以说是说非。盖为不真,便乃分彼分此。我身尚且不有,身外乌足道哉!正眼观来,一场笑具。今则圣君垂旨,更僧寺作神霄,佛头上添个冠儿,算来有何不可。山僧今日不免横担拄杖,高挂钵囊,向无缝塔中安身立命,于无根树下啸月吟风。一任乘云仙客,驾鹤高人,来此咒水书符,叩牙作法。他年成道,白日上升,堪报不报之恩,以助无为之化,只恐不是玉,是玉也大奇。然虽如是,且道山僧转身一句作么生道,还委悉么?」掷下拂子,竟尔趋寂。郡守具奏其事,奉旨改其寺曰真身。

【6-13、天宁明禅师】

汝州天宁明禅师,改德士日,师登座谢恩毕,乃曰:「木简信手拈来,坐具乘时放下。云散水流去,寂然天地空。」即敛目而逝。

【6-14、仁王钦禅师】

蜀中仁王钦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闻名不如见面。」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闹市里弄猢狲。」曰:「如何是道?」曰:「大虫看水磨。」

【6-15、金陵铁索山主】

金陵铁索山主,﹝遗其名。﹞僧问:「久向铁索,未审作何面目?」主打露柱。僧曰:「谢见示。」主曰:「你据个甚么便恁么道?」僧却打露柱。主曰:「且道索在甚么处?」僧作量势。主曰:「今日遇个同参。」

【6-16、楼子和尚 】

楼子和尚,不知何许人也,遗其名氏。一日偶经游街市间,于酒楼下整袜带次,闻楼上人唱曲云:「你既无心我也休。」忽然大悟,因号楼子焉。

【6-17、神照本如法师】

神照本如法师,尝以经王请益四明尊者。者震声曰:「汝名本如。」师即领悟。作偈曰:「处处逢归路,头头达故乡。本来成现事,何必待思量。」

【6-18、天竺证悟法师】

临安府上竺圆智证悟法师,台州林氏子,依白莲仙法师,问具变之道。

莲指行灯曰:「如此灯者,离性绝非,本自空寂,理则具矣。六凡四圣,所见不同,变则在焉。」

师不契,后因扫地诵法华经,至「知法常无性,佛种从缘起」,始谕旨。告莲,莲然之。师领徒以来,尝患本宗学者囿于名相,胶于笔录,至以天台之传为文字之学,南宗鄙之。乃谒护国此庵元禅师,夜语次,师举东坡宿东林偈,且曰:「也不易到此田地。」

庵曰:「尚未见路径,何言到耶?」

曰:「只如他道,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若不到此田地,如何有这个消息?」

庵曰:「是门外汉耳。」

曰:「和尚不吝,可为说破?」

庵曰:「却只从这里猛著精彩觑捕看。若觑捕得他破,则亦知本命元辰落著处。」

师通夕不寐,及晓钟鸣,去其秘畜,以前偈别曰:「东坡居士太饶舌,声色关中欲透身。溪若是声山是色,无山无水好愁人。」

特以告此庵。庵曰:「向汝道是门外汉。」师礼谢。未几,有化马祖殿瓦者,求语发扬。师书曰:「寄语江西老古锥,从教日炙与风吹。儿孙不是无料理,要见冰消瓦解时。」此庵见之,笑曰:「须是这阇黎始得!」

【6-19、本嵩律师】

本嵩律师,因无为居士杨杰请,问:「宣律师所讲毗尼性体。」师以偈答曰:「情智何尝异,犬吠蛇自行。终南的的意,日午打三更。」

【6-20、亡名古宿】

昔有一老宿,一夏不为师僧说话。有僧叹曰:「我只恁么空过一夏,不敢望和尚说佛法,得闻『正因』两字也得。」老宿闻,乃曰:「阇黎莫𧬜速,若论正因,一字也无。」道了叩齿云:「适来无端,不合与么道。」邻壁有一老宿闻曰:「好一釜羹,被一颗鼠粪污却。」

﹝雪窦代云:「谁家釜里无一两颗。」﹞

昔有一僧,在经堂内不看经,每日打坐。藏主曰:「何不看经?」

僧曰:「某甲不识字。」主曰:「何不问人?」僧近前,叉手鞠躬曰:「这个是甚么字?」主无对。

﹝大通本代云:「人道不识。」﹞

昔有一老宿,住庵于门上书心字,于窗上书心字,于壁上书心字。

﹝法眼云:「门上但书门字,窗上但书窗字,壁上但书壁字。」玄觉云:「门上不要书门字,窗上不要书窗字,壁上不要书壁字。何故?字义炳然。」﹞

昔有二庵主,住庵,旬日不相见,忽相会。上庵主问下庵主:「多时不相见,向甚么处去?」下庵主曰:「在庵中造个无缝塔。」上庵主曰:「某甲也要造一个,就兄借取塔样子。」下庵主曰:「何不早说,恰被人借去了也!」法眼云:「且道是借他样,不借他样?」

昔有一庵主,见僧来竖起火筒曰:「会么?」曰:「不会。」主曰:「三十年用不尽底。」僧却问:「三十年前用个甚么?」主无对。

﹝归宗柔代云:「也要知。」﹞

昔有一老宿,因江南国主问:「予有一头水牯牛,万里无寸草,未审向甚么处放。」宿无对。

﹝归宗柔代云:「向处放。」﹞

昔有一老宿,问僧:「甚么处来?」

僧曰:牛头山礼拜祖师来。」宿曰:「还见祖师么?」僧无对。

﹝归宗柔代云:「大似不相信。」﹞

昔有一老宿,有偈曰:「五蕴山头一段空,同门出入不相逢。无量劫来赁屋住,到头不识主人公。」

﹝有老宿云:「既不识他,当初问甚么人赁。」﹞

僧问老宿:「如何是密室中人?」老宿曰:「有客不答话。」

﹝玄沙云:「何曾密?」归宗柔别老宿云:「你因甚么得见。」﹞

昔有一老宿,因僧问:「魂兮归去来,食我家园葚。如何是家园葚?」

﹝玄觉代云:「是亦食不得。」法灯云:「污却你口。」﹞

昔有一老宿,曰:「祖师九年面壁,为访知音,若恁么会得,吃铁棒有日在。」又一老宿曰:「祖师九年面壁,何不惭惶?若恁么会得,更买草鞋行脚三十年。」

﹝琅玡觉云:「既不然,且道祖师面壁意作么生?」良久云:「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

昔有一老宿,因僧问:「师子捉兔亦全其力,捉象亦全其力,未审全个甚么力?」老宿曰:「不欺之力。」

﹝法眼别云:「不会古人语。」﹞

昔有一老宿,曰:「这一片田地分付来多时也,我立地待汝构去。」

﹝法眼云:「山僧如今坐地,待汝构去,还有道理也无?那个亲,那个疏,试裁断看。」﹞

昔有老宿,畜一童子,并不知轨则。有一行脚僧到,乃教童子礼仪。晚间见老宿外归,遂去问讯。老宿怪讶,遂问童子曰:「阿谁教你?」童曰:「堂中某上座。」老宿唤其僧来,问:「上座傍家行脚,是甚么心行?这童子养来二三年了,幸自可怜生,谁教上座教坏伊。快束装起去。」黄昏雨淋淋地,被趁出。

﹝法眼云:「古人恁么显露些子家风,甚怪。且道意在于何?」﹞

昔有僧到曹溪,时守衣钵僧提起衣曰:「此是大庾岭头提不起底。」

僧曰:「为甚么在上座手里?」僧无对。

﹝云门云:「彼此不了。」又云:「将谓是师子儿。」﹞

昔有僧因看法华经至「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忽疑不决,行住坐卧,每自体究,都无所得。忽春月闻莺声,顿然开悟。遂续前偈曰:「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春至百花开,黄莺啼柳上。」

昔有老宿问一座主:「疏钞解义,广略如何?」主曰:「钞解疏,疏解经。」宿曰:「经解甚么?」主无对。

昔高丽国,来钱唐刻观音圣像,及舁上船,竟不能动,因请入明州开元寺供养。后有设问:「无刹不现身圣像,为甚不去高丽国?」长庆棱云:「现身虽普,睹相生偏。」

﹝法眼别云:「识得观音未?」﹞

泗州塔前,一僧礼拜。有人问:「上座日日礼拜,还见大圣么?」

﹝法眼代云:「汝道礼拜是甚么义?」﹞

泗州塔头侍者,及时锁门。有人问:「既是三界大师,为甚么被弟子锁?」侍者无对。

﹝法眼代云:「弟子锁,大师锁。」法灯代云:「还我锁匙来。」又老宿代云:「吉州锁,虔州锁。」﹞

圣僧像被屋漏滴,有人问:「僧既是圣僧,为甚么有漏?」僧无对。

﹝韶国师代云:「无漏不是圣僧。」﹞

有人问:「僧点甚么灯?」

僧曰:「长明灯。」曰:「甚么时点?」曰:「去年点。」曰:「长明何在?」僧无语。

﹝长庆棱代云:「若不如此,知公不受人谩。」法眼别云:「利动君子。」﹞

有座主念弥陀名号次,小师唤和尚,及回顾,小师不对。如是数四,和尚叱曰:「三度四度唤,有甚么事?」小师曰:「和尚几年唤他即得,某甲才唤便发业。」

﹝法灯代云:「咄叱!﹞」

有僧与童子上经了,令持经著函内。童子曰:「某甲念底,著向那里?」

﹝法灯代云:「汝念甚么经?」﹞

一僧注道德经,人问曰:「久向大德注道德经。」

僧曰:「不敢。」曰:「何如明皇?」

﹝法灯代云:「是弟子。」﹞

有僧入冥见地藏菩萨。藏问:「你平生修何业?」

僧曰:「念法华经。」曰:「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为是说是不说?」僧无对。

﹝归宗柔代云:「此回归去,敢为流通。」﹞

盐官会下有一主事僧,忽见一鬼使来追。僧告曰:「某甲身为主事,未暇修行,乞容七日得否?」使曰:「待为白王,若许即七日后来。不然,须臾便至。」

言讫不见。至七日后,复来。觅其僧,了不可得。」后有人举问一僧:「若被觅著时,如何抵拟他?」

﹝洞山代云:「被他觅得也。」﹞

台州六通院僧欲渡船。有人问:「既是六通,为甚么假船?」僧无对。

﹝天台韶国师代云:「不欲惊众。」﹞

【6-21、亡名官宰】

洪州太守宋令公,一日大宁寺僧陈,乞请第二座开堂。公曰:「何不请第一座?」众无语。

﹝法眼代云:「不劳如此。」﹞

江南相冯延己与数僧游钟山,至一人泉。问:「一人泉许多人争得足?」一僧对曰:「不教欠少。」延己不肯。乃别曰:「谁人欠少!」

﹝法眼别云:「谁是不足者。」﹞

官人问:「僧名甚么?」曰:「无拣。」官人曰:「忽然将一碗沙与上座,又作么生?」曰:「谢官人供养。」

﹝法眼别云:「此犹是拣底。」﹞

广南有僧住庵,国主出猎,左右报庵主,大王来,请起。主曰:「非但大王来,佛来亦不起。」王问:佛岂不是汝师?」主曰:「是。」王曰:「见师为甚么不起?」

﹝法眼代云:「未足酬恩。」﹞

福州洪塘桥上有僧列坐,官人问:「此中还有佛么?「僧无对。

﹝法眼代云:「汝是甚么人?」﹞

昔有官人入镇州天王院,睹神像,因问院主曰:「此是甚么功德?」曰:「护国天王。」曰:「只护此国,遍护余国?」曰:「在秦为秦,在楚为楚。」曰:「腊月二十九日打破镇州城,天王向甚处去?」主无对。

昔有官人作无鬼论,中夜挥毫次,忽见一鬼出云:「汝道无我,聋!

﹝」五祖演云:「老僧当时若见,但以手作鹁鸠觜,向伊道:谷呱呱。」﹞

【6-22、亡名行者】

昔有道流,在佛殿前背佛而坐。僧曰:「道士莫背佛。」道流曰:「大德,本教中道,佛身充满于法界,向甚么处坐得。」僧无对。

﹝法眼代云:「识得汝。」﹞

有一行者,随法师入佛殿。行者向佛而唾。师曰:「行者少去就,何以唾佛?」者曰:「将无佛处来与某甲唾。」师无对。

﹝沩山云:「仁者却不仁者,不仁者却仁者。」仰山代法师云:「但唾行者。」又云:「行者若有语,即向伊道:还我无行者处来。」﹞

死鱼浮于水上,有人问僧:「鱼岂不是以水为命?」

僧曰:「是。」曰:「为甚么却向水中死?」僧无对。

﹝杭州天龙机和尚代云:「是伊为甚么不去岸上死。」﹞

鹞子趁鸽子,飞向佛殿栏干上颤。有人问僧:「一切众生,在佛影中常安常乐,鸽子见佛为甚么却颤?」僧无对。

﹝法灯代云:「怕佛。」﹞

昔有一僧去覆船路,逢一卖盐翁。僧问:「覆船路向甚么处去?」翁良久。僧再问,翁曰:「你患聋那!」

僧曰:「你向我道甚么?」翁曰:「向你道覆船路。」

僧曰:「翁莫会禅么?」翁曰:「莫道会禅,佛法也会尽。」

僧曰:「你试说看。」翁挑起盐篮。僧曰:「难。」翁曰:「你唤这个作甚么?」

僧曰:「盐。」翁曰:「有甚么交涉?」

僧曰:「你唤作甚么?」曰:「不可更向你道是盐。」

【6-23、亡名道婆】

昔有婆子供养一庵主,经二十年,当令一二八女子送饭给侍。一日,令女子抱定,曰:「正恁么时如何?」主曰:「枯木倚寒岩,三冬无暖气。」女子举似婆。婆曰:「我二十年只供养得个俗汉!」遂遣出,烧却庵。

昔有一僧参米胡路,逢一婆住庵。僧问:「婆有眷属否?」曰:「有。」

僧曰:「在甚么处?」曰:「山河大地,若草若木,皆是我眷属。」

僧曰:「婆莫作师姑来否?」曰:「汝见我是甚么?」

僧曰:「俗人。」婆曰:「汝不可是僧?」

僧曰:「婆莫混滥佛法好!」婆曰:「我不混滥佛法。」

僧曰:「汝恁么,岂不是混滥佛法?」婆曰:「你是男子,我是女人。岂曾混滥。」

庞行婆,入鹿门寺设斋,维那请意旨。婆拈梳子插向髻后曰:「回向了也。」便出去。

温州陈道婆,尝遍扣诸方名宿,后于长老山净和尚语下发明。有偈曰:「高坡平顶上,尽是采樵翁,人人尽怀刀斧意,不见山花映水红。」

昔有施主妇人入院,行众僧随年钱。僧曰:「圣僧前著一分。」妇人曰:「圣僧年多少?」僧无对。

﹝法眼代云:「心期满处即知。」﹞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