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八卷 青原派四(1)青原下七世(1)


【一、瑞岩彦禅师法嗣】

【1-01、南岳横龙和尚】

南岳横龙和尚,初住金轮。僧问:「如何是金轮第一句?」

师曰:「钝汉。」

问:「如何是金轮一只箭?」

师曰:「过也。」

问:「如何是祖师灯?」

师曰:「八风吹不灭。」

曰:「恁么则暗冥不生也。」

师曰:「白日没闲人。」

【1-02、瑞峰神禄禅师】

温州瑞峰院神禄禅师,福州人也。久为瑞岩侍者,后开山创院,学侣依附。

师有偈曰:「萧然独处意沉吟,谁信无弦发妙音。终日法堂唯静坐,更无人问本来心。」

时有朋彦上座问曰:「如何是本来心?」师召朋彦,彦应诺。

师曰:「与老僧点茶来。」彦于是信入。

【二、玄泉彦禅师法嗣】

【2-01、黄龙诲机禅师】

鄂州黄龙山诲机超慧禅师,清河张氏子。

初参岩头,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头曰:「你还解救粢么?」

师曰:「解。」头曰:「且救粢去。」

后到玄泉,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泉拈起一茎皂角曰:「会么?」

师曰:「不会。」泉放下皂角,作洗衣势。师便礼拜曰:「信知佛法无别。」泉曰:「你见甚么道理?」

师曰:「某甲曾问岩头,头曰:『你还解救粢么?』救粢也只是解粘。和尚提起皂角,亦是解粘,所以道无别。」泉呵呵大笑,师遂有省。

住后,僧问:「不问祖佛边事,如何是平常之事?」

师曰:「我住山得十五年也。」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琉璃钵盂无底。」

问:「如何是君王剑?」

师曰:「不伤万类。」

曰:「佩者如何?」

师曰:「血溅梵天。」

曰:「大好不伤万类。」师便打。问:「佛在日为众生说法,佛灭后有人说法否?」

师曰:「惭愧佛。」

问:「毛吞巨海,芥纳须弥,不是学人本分事。如何是学人本分事?」

师曰:「封了合盘市里揭。」

问:「急切相投,请师通信。」

师曰:「火烧裙带香。」

问:「如何是大疑底人?」

师曰:「对坐盘中弓落盏。」

曰:「如何是不疑底人?」

师曰:「再坐盘中弓落盏。」

问:「风恬浪静时如何?」

师曰:「百尺竿头五两垂。」师将顺世,僧问:「百年后,钵囊子甚么人将去?」

师曰:「一任将去。」

曰:「里面事如何?」

师曰:「线绽方知。」

曰:「甚么人得?」

师曰:「待海燕雷声,即向汝道。」言讫而寂。

【2-02、洛京柏谷和尚】

洛京柏谷和尚,僧问:「普滋法雨时如何?」

师曰:「有道传天位,不汲凤凰池。」

问:「九旬禁足三月事如何?」

师曰:「不坠蜡人机。」

【2-03、玄泉二世和尚】

怀州玄泉二世和尚,僧问:「辞穷理尽时如何?」

师曰:「不入理岂同尽。」

问:「妙有玄珠,如何取得?」

师曰:「不似摩尼绝影艳,碧眼胡人岂能见?」

曰:「有口道不得时如何?」

师曰:「三寸不能齐鼓韵,哑人解唱木人歌。」

【2-04、妙胜玄密禅师】

潞府妙胜玄密禅师,僧问:「四山相逼时如何?」

师曰:「红日不垂影,暗地莫知音。」

曰:「学人不会。」

师曰:「鹤透群峰,何伸向背?」

问:「雪峰一曲千人唱,月里挑灯谁最明?」

师曰:「无音和不齐,明暗岂能收!」

【三、罗山闲禅师法嗣】

【3-01、明招德谦禅师】

婺州明招德谦禅师,受罗山印记,靡滞于一隅,激扬玄旨,诸老宿皆畏其敏捷,后学鲜敢当其锋者。尝到招庆,指壁画问僧:「那个是甚么神?」

曰:「护法善神。」

师曰:「会昌沙汰时,向甚么处去来?」僧无对。师令僧问演侍者,演曰:「汝甚么劫中遭此难来?」僧回举似师,师曰:「直饶演上座,他后聚一千众,有甚么用处?」僧礼拜,请别语。

师曰:「甚么处去也!」

次到坦长老处,坦曰:「夫参学,一人所在亦须到,半人所在亦须到。」

师便问:「一人所在即不问,作么生是半人所在?」坦无对。后令小师问师,师曰:「汝欲识半人所在么,也只是弄泥团汉。」

清八路举仰山插锹话问师:「古人意在叉手处,插锹处?」师召清,清应诺。

师曰:「还梦见仰山么?」清曰:「不要上座下语,只要商量。」

师曰:「若要商量,堂头自有一千五百人老师在。」

又到双岩,岩请吃茶次,曰:「某甲致一问,若道得,便舍院与阇黎住。若道不得,即不舍院。」遂举金刚经云:「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且道此经是何人说?」

师曰:「说与不说,拈向这边著,只如和尚决定,唤甚么作此经?」岩无对。

师又曰:「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则以无为法为极则,凭何而有差别?只如差别,是过不是过?若是过,一切贤圣悉皆是过。若不是过,决定唤甚么作差别?」岩亦无语。

师曰:「噫!雪峰道底。」师访保宁,于中路相遇,便问:「兄是道伴中人?」乃点鼻头曰:「这个碍塞我不彻,与我拈却少时得么?」宁曰:「和尚有来多少时?」

师曰:「噫!洎赚我踏破一緉草鞋便回。」国泰代曰:「非但某甲,诸佛亦不柰何!」

师曰:「因甚么以己方人?」

师在婺州智者寺,居第一座,寻常不受净水。主事嗔曰:「上座不识触净,为甚么不受净水?」

师跳下床,提起净瓶曰:「这个是触是净?」事无语,师乃扑破。自尔道声遐播,众请居明招山开法,四来禅者盈于堂室。

上堂:「金锋敌胜,罕遇知音。同死同生,万中无一。寻言逐句,其数河沙。举古举今,灭胡种族。向上一路,啐啄犹乖。儒士相逢,握鞭回首。沙门所见,诚实苦哉。抛却真金,随队撮土。报诸稚子,莫谩波波。解得他玄,犹兼瓦砾。不如一掷,腾过太虚。只者灵锋,阿谁敢近?任君来箭,方称丈夫。拟欲吞声,不消一攫。」

僧问:「师子未出窟时如何?」

师曰:「俊鹞趁不及。」

曰:「出窟后如何?」

师曰:「万里正纷纷。」

曰:「欲出不出时如何?」

师曰:「险。」

曰:「向去事如何?」

师曰:「札。」

问:「如何是透法身外一句子?」

师曰:「北斗后翻身。」

问:「十二时中如何趣向?」

师曰:「抛向金刚地上著。」

问:「文殊与维摩对谭何事?」

师曰:「葛巾纱帽,已拈向这边著也。」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咬得著是好手。」

问:「放鹤出笼和烟去时如何?」

师曰:「争柰头上一点何!」

问:「无烟之火,是甚么人向得?」

师曰:「不惜眉毛底。」

曰:「和尚还向得么?」

师曰:「汝道我有多少茎眉毛在?」新到参,才上法堂,师举拂子却掷下,其僧珍重,便下去。

师曰:「作家!作家!」

问:「全身佩剑时如何?」

师曰:「忽遇正恁么时又作么生?」僧无对。】

一日天寒,上堂,众才集,师曰:「风头稍硬,不是汝安身立命处,且归暖室商量。」便归方丈,大众随至立定。

师又曰:「才到暖室,便见瞌睡。」以拄杖一时趁下。师问国泰:「古人道俱胝趁念三行咒,便得名超一切人。作么生与他拈却三行咒,便得名超一切人?」泰竖起一指。

师曰:「不因今日,争识得瓜洲客。」

师有师叔在廨院不安,附书来问曰:「某甲有此大病,如今正受疼痛,一切处安置伊不得,还有人救得么?」

师回信曰:「顶门上中,此金刚箭透过那边去也。」会下有僧去,住庵一年后却来,礼拜曰:「古人道三日不相见,莫作旧时看。」

师拨开胸曰:「汝道我有几茎盖胆毛?」僧无对。师却问:「汝甚么时离庵?」

曰:「今朝。」

师曰:「来时折脚铛子,分付与阿谁?」僧又无语。师乃喝出。问:「承师有言,我住明招顶,兴传古佛心。如何是明招顶?」

师曰:「换却眼。」

曰:「如何是古佛心?」

师曰:「汝还气急么?」

问:「学人拏云护浪,上来请师展钵。」

师曰:「拶破汝顶。」

曰:「也须仙陀去。」师便打,趁出。师有颂示众曰:「「明招一拍和人稀,此是真宗上妙机。石火瞥然何处去,朝生之子合应知。」

临迁化,上堂告众,嘱付讫,僧问:「和尚百年后向甚么处去?」师抬起一足曰:「足下看取。」

中夜问侍者:「昔日灵山会上,释迦如来展开双足,放百宝光。」遂展足曰:「吾今放多少?」

者曰:「昔日世尊,今宵和尚。」师以手拨眉曰:「莫孤负么?」

乃说偈曰:「蓦刀丛里逞全威,汝等诸人善护持。火里铁牛生犊子,临歧谁解凑吾机?」

偈毕,端坐而逝,塔院存焉。

【3-02、大宁隐微禅师】

洪州大宁院隐微觉寂禅师,豫章新淦杨氏子。诞夕有光明贯室。年七岁,依本邑石头院道坚禅师出家受具,历参宗匠。至罗山,山导以「师子在窟出窟」之要,因而省悟。后回江表,会龙泉宰李孟俊请居十善道场,阐扬宗旨。

上堂:「还有腾空底么?出来!」众无出者。师说偈曰:「腾空正是时,应须眨上眉。从兹出伦去,莫待白头儿。」

僧问:「如何是十善桥?」

师曰:「险。」

曰:「过者如何?」

师曰:「丧。」

问:「资福和尚迁化向甚么处去?」

师曰:「草鞋破。」

问:「如何是黄梅一句?」

师曰:「即今作么生?」

曰:「如何通信?」

师曰:「九江路绝。」

问:「初心后学,如何是学?」

师曰:「头戴天。」

曰:「毕竟如何?」

师曰:「脚踏地。」

问:「如何是法王剑?」

师曰:「露。」

曰:「还杀人也无?」

师曰:「作么!」

问:「如何是龙泉剑?」

师曰:「不出匣。」

曰:「便请出匣。」

师曰:「星辰失位。」

问:「国界安宁,为甚么珠不现?」

师曰:「落在甚么处?」

【3-03、华光院范禅师】

衡州华光范禅师,僧问:「灵台不立,还有出身处也无?」

师曰:「有。」

曰:「如何是出身处?」

师曰:「出。」

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道。」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验。」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自由自在。」

曰:「见后如何?」

师曰:「自由自在。」

问:「如何是佛法中事。」

师曰:「了。」

【3-04、罗山绍孜禅师】

福州罗山绍孜禅师,上堂,有数僧争出问话。

师曰:「但一齐出来问,待老僧一齐与汝答。」僧便问:「学人一齐问,请师一齐答。」

师曰:「得。」

问:「学人乍入丛林,祖师的的意,请师直指。」

师曰:「好。」

【3-05、西川定慧禅师】

西川定慧禅师,初参罗山,山问:「甚么处来?」

师曰:「远离西蜀,近发开元。」却近前问:「即今事作么生?」山揖曰:「吃茶去。」师拟议,山曰:「秋气稍热去。」

师出至法堂,叹曰:「我在西蜀峨嵋山脚下拾得一只蓬蒿箭,拟拨乱天下,今日打罗山寨,弓折箭尽也。休!休!」

乃下参众。山来日上堂,师出问:「豁开户牖,当轩者谁?」山便喝。师无语。山曰:「毛羽未备,且去。」

师因而抠衣,久承印记。后谒台州胜光,光坐次,师直入身边,叉手而立。光问:「甚处来?」

师曰:「犹待答话在。」便出。光拈得拂子,趁至僧堂前,见师乃提起拂子曰:「阇黎唤这个作甚么?」

师曰:「敢死喘气。」光低头归方丈。

【3-06、白云令弇禅师】

建州白云令弇禅师,上堂:「遣往先生门,谁云对丧主。珍重!」

僧问:「已事未明,以何为验?」

师曰:「木镜照素容。」

曰:「验后如何?」

师曰:「不争多。」

问:「三台有请,四众临筵。既处当仁,请师一唱。」

师曰:「要唱也不难。」

曰:「便请。」

师曰:「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3-07、天竺义澄禅师】

虔州天竺义澄常真禅师,在罗山数载。后因山示疾,师问:「百年后忽有人问,和尚以何指示?」

山乃放身便倒。师从此契悟,即礼谢。住后,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寒暑相催。」

【3-08、清平惟旷禅师】

吉州清平惟旷真寂禅师,上堂:「不动神情,便有轮赢之意。还有么,出来。」

时有僧出礼拜,师曰:「不是作家,」便归方丈。问:「如何是第一句?」

师曰:「要头将取去!」

问:「如何是活人剑?」

师曰:「会么?」

曰:「如何是杀人刀?」师叱之。问:「如何是师子儿?」

师曰:「毛头排宇宙。」

【3-09、金柱义昭禅师】

婺州金柱山义昭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开门作活计。」

曰:「忽遇贼来,又作么生?」

师曰:「然。」新到参,师揭帘以手作除帽势。僧拟欲近前,师曰:「赚杀人!」

因事有偈曰:「虎头生角人难措,石火电光须密布。假饶烈士也应难,懵底那能解回互。」

【3-10、潭州谷山和尚】

潭州谷山和尚,僧问:「省要处乞师一言。」师便起去。问:「羺羊挂角时如何?」

师曰:「你向甚么处觅?」

曰:「挂角后如何?」

师曰:「走。」

【3-11、道吾从盛禅师】

湖南道吾从盛禅师,初住龙回,僧问:「如何是觌面事?」

师曰:「新罗国去也。」

问:「如何是龙回家风?」

师曰:「纵横射直。」

问:「穷子投师,乞师拯济。」

师曰:「莫是屈著汝么?」

曰:「争柰穷何!」

师曰:「大有人见。」

【3-12、罗山义因禅师】

福州罗山义因禅师,上堂良久曰:「若是宗师门下客,必不怪于罗山。珍重!」

僧问:「承古有言,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曹溪路即不问,如何是罗山路?」

师展两手,僧曰:「恁么则一路得通,诸路亦然。」

师曰:「甚么诸路!」僧近前叉手,师曰:「灵鹤烟霄外,钝鸟不离窠。」

问:「教中道,顺法身万象俱寂,随智用万象齐生。如何是万象俱寂?」

师曰:「有甚么?」

曰:「如何是万象齐生?」

师曰:「绳床倚子。」

【3-13、灌州灵岩和尚】

灌州灵岩和尚,僧问:「如何是道中宝?」

师曰:「地倾东南,天高西北。」

曰:「学人不会。」

师曰:「落照机前,异师颂石巩接。」三平曰:「解擘当胸箭,因何只半人?为从途路晓,所以不全身。」

【3-14、吉州匡山和尚】

吉州匡山和尚,示徒颂曰:「匡山路,匡山路,岩崖险峻人难措。游人拟议隔千山,一句分明超佛祖。」

白牛颂曰:「我有古坛真白牛,父子藏来经几秋。出门直往孤峰顶,回来暂跨虎溪头。」

【3-15、兴圣重满禅师】

福州兴圣重满禅师,上堂:「觌面分付,不待文宣。对眼投机,唤作参玄。上士若能如此,所以宗风不坠。」

僧问:「如何是宗风不坠底句?」

师曰:「老僧不忍。」

问:「昔日灵山会里,今朝兴圣筵中,和尚亲传,如何举唱?」

师曰:「欠汝一问。」

【3-16、宝应清进禅师】

潭州宝应清进禅师,僧问:「如何是实相?」

师曰:「没却汝。」

问:「至理无言,如何通信?」

师曰:「千差万别。」

曰:「得力处乞师指示。」

师曰:「瞌睡汉。」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