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八卷 青原派四(5)青原下七世(3)


【五、长庆棱禅师法嗣 】

【5-01、招庆道匡禅师】

泉州招庆院道匡禅师,潮州人也。棱和尚始居招庆,师乃入室参侍,遂作桶头,常与众僧语话。一日,庆见,乃曰:「尔每日口唠唠地作么?」

师曰:「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庆曰:「与么则磨弓错箭去也。」

师曰:「专待尉迟来。」庆曰:「尉迟来后如何?」

师曰:「教伊筋骨遍地,眼睛突出。」庆便出去。洎庆被召,师继踵住持。

上堂:「声前荐得,孤负平生。句后投机,殊乖道体。为甚么如此?大众且道从来合作么生?」

又曰:「招庆与诸人一时道,却还委落处么?」时有僧出曰:「大众一时散去,还称师意也无?」

师曰:「好与二十拄杖。」僧礼拜,师曰:「虽有盲龟之意,且无晓月之程。」

曰:「如何是晓月之程?」

师曰:「此是盲龟之意。」

问:「如何是沙门行?」

师曰:「非行不行。」

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蚊子上铁牛。」

问:「如何是在匣剑?」师良久,僧罔措。

师曰:「也须感荷招庆始得。」

问:「如何是提宗一句?」

师曰:「不得昧著招庆。」其僧礼拜起,师又曰:「不得昧著招庆,嘱汝作么生是提宗一句。」僧无对。问:「文殊剑下不承当时如何?」

师曰:「未是好手人。」

曰:「如何是好手人?」

师曰:「是汝话堕也。」

问:「如何是招庆家风?」

师曰:「宁可清贫自乐,不作浊富多忧。」

问:「如何是南泉一线道?」

师曰:「不乱向汝道,恐较中更较去。」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七颠八倒。」

问:「学人根思迟回,乞师曲运慈悲,开一线道。」

师曰:「这个是老婆心。」

曰:「悲华剖坼以领尊慈,从上宗乘事如何?」

师曰:「恁么须得汝亲问始得。」

问:「僧甚处去来?」

曰:「劈柴来。」

师曰:「还有劈不破底也无?」

曰:「有。」

师曰:「作么生是劈不破底?」僧无语。

师曰:「汝若道不得,问我,我与汝道。」

曰:「作么生是劈不破底?」

师曰:「赚杀人!」师拈钵囊问僧:「你道直几钱?」僧无对。﹝归宗柔代云:「留与人增价。」﹞因地动,僧问:「还有不动者也无?」

师曰:「有。」

曰:「如何是不动者?」

师曰:「动从东来,却归西去。」

问:「法雨普沾,还有不润处否?」

师曰:「有。」

曰:「如何是不润处?」

师曰:「水洒不著。」

问:「如何是招庆深深处?」

师曰:「和汝没却。」

问:「如何是九重城里人?」

师曰:「还共汝知闻么?」上堂次,大众拥法座而立。」

师曰:「这里无物,诸人苦恁么相促相拶作么,拟心早没交涉,更上门上户,千里万里,今既上来,各著精彩,招庆一时抛与诸人,好么?」乃曰:「还接得也无?」众无对。

师曰:「劳而无功。」便升座。

复曰:「汝诸人得恁么钝,看他古人一两个得恁么快,才见便负将去也,较些子若有此个人,非但四事供养,便以琉璃为地,白银为壁,亦未为贵。帝释引前,梵王随后,搅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为黄金,亦未为足。直得如是,犹更有一级在,还委得么?珍重!」

【5-02、报恩宝资禅师】

婺州报恩院宝资晓悟禅师,僧问:「学人初心,请师示个入路。」师遂侧掌示之曰:「还会么?」

曰:「不会。」

师曰:「独掌不浪鸣。」

问:「如何是报恩家风?」

师曰:「也知阇黎入众日浅。」

问:「古人拈槌竖拂,意旨如何?」

师曰:「报恩截舌有分。」僧曰:「为甚么如此?」

师曰:「屈著作么?」

问:「如何是文殊剑?」

师曰:「不知。」

曰:「只如一剑下活得底人作么生?」

师曰:「山僧祇管二时斋粥。」

问:「如何是触目菩提?」

师曰:「背后是甚么立地?」

曰:「学人不会,乞师再示。」师提拄杖曰:「汝不会,合吃多少拄杖!」

问:「如何是具大惭愧底人?」

师曰:「开取口,合不得。」

曰:「此人行履如何?」

师曰:「逢茶即茶,逢饭即饭。」

问:「如何是金刚一只箭?」

师曰:「道甚么?」僧再问,师曰:「过新罗国去也。」

问:「波腾鼎沸,起必全真,未审古人意如何?」师乃叱之曰:「恁么则非次也。」

师曰:「你话堕也。」又曰:「我话亦堕,汝作么生?」僧无对。问:「去却赏罚,如何是吹毛剑?」

师曰:「延平属剑州。」

曰:「恁么则丧身失命去也。」

师曰:「钱塘江里潮。」

【5-03、翠峰从欣禅师】

处州翠峰从欣禅师,上堂曰:「更不展席也。珍重!」便归方丈,却问侍者:「还会么?」

曰:「不会。」

师曰:「将谓汝到百丈来。」

【5-04、鹫岭明远禅师】

襄州鹫岭明远禅师,初参长庆,庆问:「汝名甚么?」

师曰:「明远。」庆曰:「那边事作么生?」

师曰:「明远退两步。」庆曰:「汝无端退两步作么?」师无语。庆曰:「若不退步,争知明远?」师乃谕旨。

住后,向火次,僧问:「无一法当前应用无亏时如何?」师以手卓火,其僧于此有省。

【5-05、龙华彦球禅师】

杭州龙华寺彦球实相得一禅师,开堂日,谓众曰:「今日既升法座,又争解讳得,只如不讳底事,此众还有人与作证明么?若有即出来,相共作个榜样。」

僧问:「此座为从天降下,为从地涌出?」

师曰:「是甚么?」

曰:「此座高广,如何升得?」

师曰:「今日几被汝安顿著。」

问:「灵山一会,迦叶亲闻。今日一会,何人得闻?」

师曰:「同我者击其大节。」

曰:「灼然俊哉!」

师曰:「去般水浆茶堂里用去。」

师复曰:「从前佛法付嘱国王大臣及有力檀越,今日郡尊及诸官僚特垂相请,不胜荷愧。山僧更有未后一句子,贱卖与诸人。」师乃起身立,曰:「还有人买么?若有人买,即出来;若无人买,即贱货自收去也。久立,珍重!」

僧问:「如何是学人自己?」

师曰:「雪上更加霜。」

【5-06、保安院连禅师】

杭州保安连禅师,僧问:「如何是保安家风?」

师曰:「问有甚么难?」

问:「如何是吹毛剑?」

师曰:「豫章铁柱坚。」

曰:「学人不会。」

师曰:「漳江亲到来。」

问:「如何是沙门行?」

师曰:「师僧头上戴冠子。」

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死虎足人看。」

问:「一问一答,彼此兴来,如何是保安不惊人之句?」

师曰:「汝到别处作么生举?」

【5-07、报慈光云禅师】

福州报慈院光云慧觉禅师,上堂:「瘥病之药,不假驴驼。若据如今,各自归堂去。珍重!」

问:「僧近离甚处?」

曰:「卧龙。」

师曰:「在彼多少时?」

曰:「经冬过夏。」

师曰:「龙门无宿客,为甚在彼许多时?」

曰:「师子窟中无异兽。」

师曰:「汝试作师子吼看!」

曰:「若作师子吼,即无和尚。」

师曰:「念汝新到,放汝三十棒。」

问:「承闻超觉有锁口诀,如何示人?」

师曰:「赖我拄杖不在手。」

曰:「恁么则深领尊慈也。」

师曰:「待我肯汝即得。」闽王问:「报慈与神泉相去近远?」

师曰:「若说近远,不如亲到。」师却问:「大王日应千差,是甚么心?」王曰:「甚么处得心来?」

师曰:「岂有无心者!」王曰:「那边事作么生?」

师曰:「请向那边问。」王曰:「大师谩别人即得。」

问:「大众臻凑,请师举扬。」

师曰:「更有几人未闻?」

曰:「恁么则不假上来也。」

师曰:「不上来,且从汝向甚么处会?」

曰:「若有处所,即孤负和尚去也。」

师曰:「秪恐不辨精粗。」

问:「夫说法者当如法说,此意如何?」

师曰:「有甚么疑讹?」

问:「古人面壁意旨如何?」师便打。问:「不假言诠,请师径直。」

师曰:「何必更待商量。」

【5-08、开先绍宗禅师】

庐山开先寺绍宗圆智禅师,姑苏人也。江南李主巡幸洪井,入山瞻谒,请上堂。令僧问:「如何是开先境?」

师曰:「最好是一条界破青山色?」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拾枯柴,煮布水。」国主益加钦重。后终于本山,灵塔存焉。

【5-09、倾心法瑫禅师】

杭州倾心寺法瑫宗一禅师,上堂,良久曰:「大众不待一句语,便归堂去,还有绍继宗风分也无?还有人酬得此问么?若有人酬得,这里与诸人为怪笑,若酬不得,诸人与这里为怪笑。珍重!」

僧问:「如何朴实,免见虚头?」

师曰:「汝问若当,众人尽鉴。」

曰:「有恁么来皆不丈夫,只如不恁么来,还有绍继宗风分也无?」

师曰:「出。两头致一问来!」

曰:「甚么人辨得?」

师曰:「波斯养儿。」

问:「佛法去处,乞师全示。」

师曰:「汝但全致一问来。」

曰:「为甚么却拈此问去?」

师曰:「汝适来问甚么?」

曰:「若不遇于师,几成走作。」

师曰:「贼去后关门。」

问:「别传一句,如何分付?」

师曰:「可惜许!」

曰:「恁么,则别酬亦不当去也。」

师曰:「也是闲辞。」

问:「如何是不朝天子、不羡王侯底人?」

师曰:「每日三条线,长年一衲衣。」

曰:「未审此人还绍宗风也无?」

师曰:「鹊来头上语,云向眼前飞。」

问:「承古有言,不断烦恼。此意如何?」

师曰:「又是发人业。」

曰:「如何得不发业?」

师曰:「你话堕也。」

问:「请去赏罚,如何是吹毛剑?」

师曰:「如法礼三拜。」师后住龙册寺归寂。

【5-10、水陆洪俨禅师】

福州水陆院洪俨禅师,上堂,大众集定,师下座,捧香炉巡行大众前,曰:「供养十方诸佛。」便归方丈。僧问:「离却百非兼四句,请师尽力与提纲。」

师曰:「落在甚么处?」

曰:「恁么则人天有赖去也。」

师曰:「莫将恶水泼人好!」

【5-11、广严咸泽禅师】

杭州灵隐山广严院咸泽禅师,初参保福,福问:「汝名甚么?」

师曰:「咸泽。」福曰:「忽遇枯涸者如何?」

师曰:「谁是枯涸者?」福曰:「我是。」

师曰:「和尚莫谩人好!」福曰:「却是汝谩我。」师后承长庆印记,住广严道场。﹝今法安院。﹞僧问:「如何是觌面相呈事?」师下禅床曰:「伏惟尊体,起居万福。」

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

师曰:「城中青史楼,云外高峰塔。」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幽涧泉清,高峰月白。」

问:「如何是广严家风?」

师曰:「一坞白云,三间茆屋。」

曰:「毕竟如何?」

师曰:「既无维那,兼少典座。」

问:「如何是广严家风?」

师曰:「师子石前灵水响,鸡笼山上白猿啼。」

【5-12、报慈慧朗禅师】

福州报慈院慧朗禅师,上堂:「从上诸圣,为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递相告报。是汝诸人还会么?若不会,大不容易。」

僧问:「如何是一大事?」

师曰:「莫错相告报么!」

曰:「恁么则学人不疑也。」

师曰:「争柰一翳在目。」问「三世诸佛尽是传语人,未审传甚么人语?」

师曰:「听。」

曰:「未审是甚么语?」

师曰:「你不是钟期。」

问:「如何是学人眼?」

师曰:「不可更撒沙。」

【5-13、长庆常慧禅师】

福州长庆常慧禅师,僧问:「王侯请命法嗣怡山锁口之言,请师不谬。」

师曰:「得。」

曰:「恁么则深领尊慈。」

师曰:「莫钝置人好!」

问:「不犯宗风,不伤物义,请师满口道。」

师曰:「今日岂不是开堂?」

问:「焰续雪峰,印传超觉,不违于物,不负于人。不在当头,即今何道?」

师曰:「违负即道。」

曰:「恁么则善副来言,浅深已辨。」

师曰:「也须识好恶。」

【5-14、石佛院静禅师】

福州石佛院静禅师,上堂:「若道素面相呈,犹添脂粉,纵离添过,犹有负𠎝。诸人且作么生体悉?」

僧问:「学人欲见和尚本来面目。」

师曰:「洞上有言亲体取。」

曰:「恁么则不得见去也。」

师曰:「灼然。客路如天远,侯门似海深。」

【5-15、观音清换禅师】

福州枕峰观音院清换禅师,上堂:「诸禅德若要论禅说道,举唱宗风,只如当人分上,以一毛端上有无量诸佛转大法轮于一尘中,现宝王刹,佛说众生,说山河大地,一时说未尝间断,如毗沙门王,始终不求外宝。既各有如是家风,阿谁欠少?不可更就别人处分也。」

僧问:「如何是法界性?」

师曰:「汝身中有万象。」

曰:「如何体得?」

师曰:「虚谷寻声,更求本末。」

【5-16、东禅契讷禅师】

福州东禅契讷禅师,上堂:「未曾暂失,全体现前,恁么道亦是分外。既恁么道,不得向兄弟前合作么生道?莫是无道处不受道么?莫错会好!」

僧问:「如何是现前三昧?」

师曰:「何必更待道。」

问:「己事未明,乞师指示。」

师曰:「何不礼谢!」

问:「如何是东禅家风?」

师曰:「一人传虚,万人传实。」

【5-17、长庆弘辩禅师】

福州长庆院弘辩妙果禅师,上堂,于座前侧立曰:「大众各归堂得也未,还会得么?若也未会,山僧谩诸人去也。」遂升座。僧问:「海众云臻,请师开方便门,示真实相。」

师曰:「这个是方便门。」

曰:「恁么则大众侧聆去也。」

师曰:「空侧聆作么?」

【5-18、东禅可隆禅师】

福州东禅院可隆了空禅师,僧问:「如何是道?」

师曰:「正是道。」

曰:「如何是道中人?」

师曰:「分明向汝道。」上堂:「大好省要,自不仙陀。若是听响之流,不如归堂向火。珍重!」

问:「如何是普贤第一句?」

师曰:「落第二句也。」

【5-19、仙宗守玭禅师】

福州仙宗院守玭禅师,久不上堂,大众入方丈参。

师曰:「今夜与大众同请假,未审还给假也无?若未闻给假,即先言者负。珍重!」

僧问:「十二时中常在底人,还消得人天供养也无?」

师曰:「消不得。」

曰:「为甚么消不得?」

师曰:「为汝常在。」

曰:「只如常不在底人,还消得也无?」

师曰:「驴年。」

问:「请师答无宾主话。」

师曰:「向无宾主处问将来!」

【5-20、永安怀烈禅师】

抚州永安院怀烈净悟禅师,上堂顾视左右曰:「患謇作么?」便归方丈。」上堂,良久曰:「幸自可怜生,又被污却也。」上堂:「大众正是著力处,切莫容易。」

僧问:「怡山亲闻一句,请师为学人道。」

师曰:「向后莫错举似人。」

【5-21、闽山令含禅师】

福州闽山令含禅师,上堂:「还恩恩满,赛愿愿圆。」便归方丈。僧问:「既到妙峰顶,谁人为伴侣?」

师曰:「到。」

曰:「甚么人为伴侣?」

师曰:「吃茶去。」

问:「明明不会,乞师指示。」

师曰:「指示且置,作么生是你明明底事?」

曰:「学人不会,再乞师指。」

师曰:「八棒十三。」

【5-22、新罗龟山和尚】

新罗国龟山和尚,有人举裴相国启建法会,问僧:「看甚么经?」

曰:「无言童子经。」公曰:「有几卷?」

曰:「两卷。」公曰:「既是无言,为甚么却有两卷?」僧无对。师代曰:「若论无言,非唯两卷。」

【5-23、资国道殷禅师】

吉州资国院道殷禅师,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普通八年遭梁怪,直至如今不得雪。」

问:「千山万山,如何是龙须山?」

师曰:「千山万山。」

曰:「如何是山中人?」

师曰:「对面千里。」

问:「不落有无,请师道。」

师曰:「汝作么生问?」

【5-24、祥光澄静禅师】

福州祥光院澄静禅师,僧问:「如何是道?」

师曰:「长安路上。」

曰:「向上事如何?」

师曰:「谷声万籁起,松老五云披。」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门下平章事,宫闱较几重。」

【5-25、报慈从瑰禅师】

杭州报慈院从瑰禅师,福州陈氏子。僧问:「承古有言,今人看古教,未免心中闹。欲免心中闹,应须看古教。如何是古教?」

师曰:「如是我闻。」

曰:「如何是心中闹?」

师曰:「那畔雀儿声。」

【5-26、龙华契盈禅师】

杭州龙华寺契盈广辩周智禅师,僧问:「如何是龙华境?」

师曰:「翠竹摇风,寒松锁月。」

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切莫唐突。」

问:「如何是三世诸佛道场?」

师曰:「莫别瞻礼。」

曰:「恁么则亘古亘今。」

师曰:「是甚么年中?」

【5-27、太傅王延彬居士】

太傅王延彬居士,一日入招庆佛殿,指钵盂问殿主:「这个是甚么钵?」

主曰:「药师钵。」

公曰:「只闻有降龙钵。」

主曰:「待有龙即降。」

公曰:「忽遇拏云护浪来时作么生?」

主曰:「他亦不顾。」

公曰:「话堕也。」

﹝玄沙曰:「尽你神力,走向甚么处去?」保福曰:「皈依佛、法、僧,百丈恒作覆钵势。」云门曰:「他日生天,莫孤负老僧。」﹞

长庆谓太傅曰:「雪峰竖拂子示僧,其僧便出去。若据此僧,合唤转痛与一顿。」公曰:「是甚么心行?」庆曰:「洎合放过。」

公到招庆煎茶,朗上座与明招把铫,忽翻茶铫。

公问:「茶炉下是甚么?」

朗曰:「捧炉神。」

公曰:「既是捧炉神,为甚么翻却茶?」

朗曰:「事官千日,失在一朝。」公拂袖便出。

明招曰:「朗上座吃却招庆饭了,却向外边打野榸。」

朗曰:「上座作么生?」

招曰:「非人得其便。」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