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九卷 沩仰宗(5)南岳下六世


【一、西塔穆禅师法嗣】

【1-01、资福如宝禅师】

吉州资福如宝禅师,僧问:「如何是应机之句?」师默然。问:「如何是玄旨?」

师曰:「汝与我掩却门。」

问:「鲁祖面壁,意作么生?」

师曰:「没交涉。」

问:「如何是从上真正眼?」师槌胸曰:「苍天!苍天!」曰:「借问有何妨?」

师曰:「困。」

问:「这个还受学也无?」

师曰:「未曾钁地栽虚空。」

问:「如何是衲僧急切处?」

师曰:「不过此。」问曰:「学人未问已前,请师道。」

师曰:「噫!」

问:「如何是一尘入正受?」师作入定势。曰:「如何是诸尘三昧起?」

师曰:「汝问阿谁?」

问:「如何是一路涅槃门?」师弹指一声,又展开两手。曰:「如何领会?」

师曰:「不是秋月明,子自横行八九。」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饭后三碗茶。」师一日拈起蒲团,示众曰:「诸佛菩萨,入理圣人,皆从这里出。」

便掷下,擘开胸曰:「作么生?」众无对。

问:「学人创入丛林,一夏将末,未蒙和尚指教,愿垂提拯。」师拓开曰:「老僧住持已来,未曾瞎却一人眼。」

师有时坐良久,周视左右曰:「会么?」众曰:「不会。」

师曰:「不会即谩汝去也。」师一日将蒲团于头上,曰:「汝诸人恁么时难共语。」

众无对。师将坐,却曰:「犹较些子。」

【二、南塔涌禅师法嗣】

【2-01、芭蕉慧清禅师】

郢州芭蕉山慧清禅师,新罗国人也。

上堂,拈拄杖示众曰:「你有拄杖子,我与你拄杖子。你无拄杖子,我夺却你拄杖子。」靠拄杖下座。僧问:「如何是芭蕉水?」

师曰:「冬温夏凉。」

问:「如何是吹毛剑?」

师曰:「进前三步。」曰:「用者如何?」

师曰:「退后三步。」

问:「如何是和尚为人一句?」

师曰:「只恐阇黎不问。」

上堂:「会么?相悉者少,珍重!」

问:「不语有问时如何?」

师曰:「未出三门千里程。」

问:「如何是自己?」

师曰:「望南看北斗。」

问:「光境俱亡,复是何物?」

师曰:「知。」曰:「知个甚么?」

师曰:「建州九郎。」

上堂:「如人行次,忽遇前面万丈深坑,背后野火来逼,两畔是荆棘丛林,若也向前,则堕在坑堑。若也退后,则野火烧身。若也转侧,则被荆棘林碍。当与么时,作么生免得?若也免得,合有出身之路。若免不得,堕身死汉。」

问:「如何是提婆宗?」

师曰:「赤幡在左。」问僧:「近离甚处?」僧曰:「请师试道看。」

师曰:「将谓是舶上商人,元来是当州小客。」

问:「不问二头三首,请师直指本来面目。」师默然正坐。问:「贼来须打,客来须看,忽遇客贼俱来时如何?」

师曰:「屋里有一緉破草鞋。」曰:「只如破草鞋,还堪受用也无?」

师曰:「汝若将去,前凶后不吉。」

问:「北斗藏身,意旨如何?」

师曰:「九九八十一。」乃曰:「会么?」曰:「不会。」

师曰:「一二三四五。」师谓众曰:「我年二十八,到仰山参见南塔,见上堂曰:『汝等诸人,若是个汉,从娘肚里出来便作师子吼,好么?』我于言下歇得身心,便住五载。」僧问:「古佛未出兴时如何?」

师曰:「千年茄子根。」曰:「出兴后如何?」

师曰:「金刚努出眼。」上堂,良久曰:「也大相辱。珍重!」

问:「如何是祖师意?」

师曰:「汝问那个祖师意?」曰:「达磨西来意。」

师曰:「独自栖栖暗渡江。」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知。」曰:「见后如何?」

师曰:「知。」

问:「甚么物无两头,甚么物无背面?」

师曰:「我身无两头,我语无背面。」

问:「如何是透法身句?」

师曰:「一不得问,二不得休。」曰:「学人不会。」

师曰:「第三度来,与汝相见。」

【2-02、清化全怤禅师】

越州清化全怤禅师,吴郡昆山人也。初参南塔,塔问:「从何而来?」

师曰:「鄂州。」塔曰:「鄂州使君名甚么?」

师曰:「化下不敢相触忤。」曰:「此地道不畏。」

师曰:「大丈夫何必相试。」塔冁﹝丑忍切﹞然而笑,遂乃印可。时庐陵安福县宰建应国禅苑迎师,聚徒本道,上闻赐名清化。僧问:「如何是和尚急切为人处?」

师曰:「朝看东南,暮看西北。」曰:「不会。」

师曰:「徒夸东阳客,不识西阳珍。」

问:「如何是正法眼?」

师曰:「我却不知。」曰:「和尚为甚么不知?」

师曰:「不可青天白日尿床也。」师后还故国,钱氏文穆王特加礼重。晋天福二年丁酉岁,钱氏戍将辟云峰山建院,亦以清化为名,延师开堂。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华表柱头木鹤飞。」

问:「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未审将甚么对?」

师曰:「眼里瞳人吹叫子。」

问:「和尚年多少?」

师曰:「始见去年九月九,如今又见秋叶黄。」曰:「恁么则无数也。」

师曰:「问取黄叶。」曰:「毕竟事如何?」

师曰:「六只骰子满盆红。」

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

师曰:「长江无间断,聚沫任风飘。」曰:「还受祭祀也无?」

师曰:「祭祀即不无。」曰:「如何祭祀?」

师曰:「渔歌举桌,谷里闻声。」忠献王赐紫方袍,师不受。王改以衲衣,仍号纯一禅师。师曰:「吾非饰让也,虑后人仿吾而逞欲耳。」开运四年秋,示寂。时大风摧震竹木。

【2-03、黄连义初禅师】

韶州黄连山义初明微禅师,僧问:「三乘十二分教即不问,请师开口不答话。」

师曰:「宝华台上定古今。」曰:「如何是宝华台上定古今?」

师曰:「一点墨子,轮流不移。」曰:「学人全体不会,请师指示。」

师曰:「灵觉虽转,空华不坠。」

问:「古路无踪,如何进步?」

师曰:「金乌绕须弥,元与劫同时。」曰:「恁么则得达于彼岸也。」

师曰:「黄河三千年一度清。」广主刘氏向师道化,请入府内说法。僧问:「人王与法王相见时如何?」

师曰:「两镜相照,万象历然。」曰:「法王心要,达磨西来,五祖付与曹溪,自此不传衣钵。未审碧玉阶前,将何付嘱?」

师曰:「石羊水上行,木马夜翻驹。」曰:「恁么则我王有感,万国归朝。」

师曰:「时人尽唱太平歌。」

问:「如何是佛?」

师曰:「胸题卍字,背负圆光。」

问:「如何是道?」师展两手示之。僧曰:「佛之与道,相去几何!」

师曰:「如水如波。」

【2-04、慧林鸿究禅师】

韶州慧林鸿究妙济禅师,僧问:「千圣常行此路,如何是此路?」

师曰:「果然不见。」

问:「鲁祖面壁,意旨如何?」

师曰:「有甚么雪处?」

问:「如何是急切事?」

师曰:「钝汉。」

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诸方大例。」

问:「定慧等学,明见佛性。此理如何?」

师曰:「新修梵宇。」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