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卷 法眼宗(5)


青原下九世--清凉益禅师法嗣(4)

【19、黄山良匡禅师】

抚州黄山良匡禅师,吉州人也。僧问:「如何是黄山家风?」

师曰:「筑著汝鼻孔。」

问:「如何是不迁义?」

师曰:「春夏秋冬。」

问:「如何是一路涅槃门?」

师曰:「汝问宗乘中一句,岂不是?」曰:「恁么则不哆哆!」

师曰:「莫哆哆好!」

问:「众星攒月时如何?」

师曰:「唤甚么作月?」曰:「莫只这个便是也无?」

师曰:「这个是甚么?」

问:「明镜当台,森罗为甚么不现?」

师曰:「那里当台。」曰:「争柰即今何!」

师曰:「又道不现。」

【20、报恩玄则禅师】

金陵报恩院玄则禅师,滑州卫南人也。初问青峰:「如何是学人自己?」峰曰:「丙丁童子来求火。」后谒法眼,眼问:「甚处来?」

师曰:「青峰。」眼曰:「青峰有何言句?」师举前话,眼曰:「上座作么生会?」

师曰:「丙丁属火而更求火,如将自己求自己。」眼曰:「与么会又争得!」

师曰:「某甲只与么,未审和尚如何?」眼曰:「你问我,我与你道。」

师问:「如何是学人自己?」眼曰:「丙丁童子来求火。」

师于言下顿悟。开堂日,李王与法眼俱在会,僧问:「龙吟雾起,虎啸风生。学人知是出世边事,到此为甚么不会?」

师曰:「会取好!」僧举头看师,又看法眼,乃抽身入众。法眼与李王当时失色。眼归方丈,令侍者唤问话僧至。眼曰:「上座适来问底话,许你具眼。人天众前,何不礼拜盖覆却?」

眼摵一坐具,其僧三日后吐光而终。

僧问:「了了见佛性,如何是佛性?」

师曰:「不欲便道。」

问:「如何是金刚大士?」

师曰:「见也未?」

问:「如何是诸圣密密处?」

师曰:「却须会取自己。」曰:「如何是和尚密密处?」

师曰:「待汝会始得。」上堂:「诸上座,尽有常圆之月,各怀无价之珍。所以月在云中,虽明而不照。智隐惑内,虽真而不通。无事久立。」

问:「如何是不动尊?」

师曰:「飞飞飏飏。」

问:「如何是了然一句?」

师曰:「对汝又何难!」曰:「恁么道莫便是也无?」

师曰:「不对又何难。」曰:「深领和尚恁么道。」

师曰:「汝道我道甚么?」

问:「亡僧迁化向甚么处去也?」

师曰:「待汝生即道。」曰:「宾主历然。」

师曰:「汝立地见亡僧。」

问:「如何是学人本来心?」

师曰:「汝还曾道著也未?」曰:「只如道著,如何体会。」

师曰:「待汝问始得。」

问:「教中道,树能生果,作玻璃色,未审此果何人得吃?」

师曰:「树从何来?」曰:「学人有分。」

师曰:「去,果八万四千。」

问:「如何是不迁义?」

师曰:「江河竞注,日月旋流。」

问:「宗乘中玄要处,请师一言。」

师曰:「汝行脚来多少时也。」曰:「不曾逢伴侣。」

师曰:「少瞌睡!」

【21、净德智筠禅师】

金陵净德院智筠达观禅师,河中府王氏子。初住栖贤。

上堂:「从上诸圣方便门不少,大抵只要诸仁者有个见处。然虽未见,且不参差一丝发许,诸仁者亦未尝违背一丝发许。何以故?炟赫地显露,如今便会取,更不费一毫气力。还省要么?设道毗卢有师,法身有主,斯乃抑扬,对机施设,诸仁者作么生会对底道理?若也会,且莫嫌他佛语,莫重祖师,直下是自己眼明始得。」

僧问:「如何是的的之言?」

师曰:「道甚么!」

问:「纷然觅不得时如何?」

师曰:「觅个甚么不得?」

问:「如何是祖师意?」

师曰:「用祖师意作甚么?」

问:「今朝呈远瑞,正意为谁来?」

师曰:「大众尽见汝恁么问。」江南国主创净德院,延请居之,署达观禅师。

上堂:「夫欲慕道,也须上上根器始得。造次中下,不易承当。何以故?佛法非心意识境界。上座莫恁么懱﹝莫结切﹞猰﹝公入切﹞地。他古人道,沙门眼把定世界,函盖乾坤,绵绵不漏丝发。所以诸佛赞叹,赞叹不及比喻,比喻不及道。上座威光赫奕,亘古亘今,幸有如是家风,何不绍续取,为甚么自生卑劣,枉受辛勤,不能晓悟。只为如此,所以诸佛出兴于世。只为如此,所以诸佛唱入涅槃。只为如此,所以祖师特地西来。」

僧问:「诸圣皆入不二法门,如何是不二法门?」

师曰:「但恁么入。」曰:「恁么则今古同然去也。」

师曰:「汝道甚么处是同?」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恰问著。」曰:「恁么则学人礼拜也。」

师曰:「汝作么生会?」

问:「如何是佛?」

师曰:「如何不是?」乃曰:「吾不能投身岩谷,灭迹市廛,而出入禁庭,以重烦世主,吾之过也。」遂屡辞归故山。国主锡以五峰栖玄兰若。

【22、高丽慧炬国师】

高丽国道峰山慧炬国师,始发机于法眼之室。本国主思慕,遣使来请,遂回故地。国主受心诀,礼待弥厚。一日请入王府。上堂,师指威凤楼示众曰:「威凤楼为诸上座举扬了也。还会么?傥若会,且作么生会?若道不会,威凤楼作么生不会?珍重!」

【23、宝塔绍岩禅师】

杭州真身宝塔寺绍岩禅师,雍州刘氏子。吴越王命师开法,署了空大智常照禅师。

上堂:「山僧素寡知见,本期闲放,念经待死,岂谓今日大王勤重,苦勉公僧,效诸方宿德,施张法筵。然大王致请,也只图诸仁者明心,此外别无道理。诸仁者还明心也未?莫不是语言谭笑时,凝然杜默时,参寻知识时,道伴商略时,观山玩水时,耳目绝对时,是汝心否?如上所解,尽为魔魅所摄,岂曰明心?更有一类人,离身中妄想外,别认遍十方世界,含日月,包太虚,谓是本来真心,斯亦外道所计,非明心也。诸仁者要会么?心无是者,亦无不是者。汝拟执认,其可得乎?」

僧问:「六合澄清时如何?」

师曰:「大众谁信汝。」师开宝四年七月示疾,谓门弟子曰:「诸行无常,即常住相。」言讫,跏趺而逝。

【24、般若敬遵禅师】

台州般若寺敬遵通慧禅师,上堂:「皎皎炟赫地,亘古亘今,也未曾有纤毫间断相。无时无节,长时拶定上座无通气处。所以道,山河大地是上座善知识。放光动地,触处露现,实无丝头许法可作隔碍。如今因甚么却不会,特地生疑去。无事,不用久立。」

僧问:「优昙花拆人皆睹,般若家风赐一言。」

师曰:「不因上座问,不曾举似人。」曰:「恁么则般若雄峰,讵齐今古?」

师曰:「也莫错会。」

问:「牛头未见四祖时,为甚么百鸟衔华?」

师曰:「汝甚么处见?」曰:「见后为甚么不衔华?」

师曰:「且领话好!」

问:「灵山一会,迦叶亲闻,未审今日一会,何人得闻?」

师曰:「试举迦叶闻底看。」曰:「恁么则迦叶亲闻去也。」

师曰:「乱道作么?」师自述真赞曰:「真兮寥廓,郢人图艭。岳耸云空,澄潭月跃。」

【25、归宗策真禅师】

庐山归宗策真法施禅师,曹州魏氏子也。初名慧超,谒法眼。问曰:「慧超咨和尚,如何是佛?」眼曰:「汝是慧超。」师从此悟入。

住后,上堂:「诸上座,见闻觉知,只可一度,只如会了是见闻觉知,不是见闻觉知要会么?与诸上座说破了也。待汝悟始得。久立,珍重!」

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我向汝道即别有也。」

问:「如何是归宗境?」

师曰:「是汝见甚么?」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出去。」

问:「国王请命,大启法筵。不落见闻,请师速道。」

师曰:「闲言语。」曰:「师意如何?」

师曰:「又乱说。」

问:「承教有言,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尘刹即不问,如何是报佛恩?」

师曰:「汝若是,则报佛恩。」

问:「无情说法,大地得闻。师子吼时如何?」

师曰:「汝还闻么?」曰:「恁么则同无情也。」

师曰:「汝不妨会得好!」

问:「古人以不离见闻为宗。未审和尚以何为宗?」

师曰:「此问甚好。」曰:「犹是三缘四缘?」

师曰:「莫乱道。」

【26、同安绍显禅师】

洪州同安院绍显禅师,僧问:「王恩降旨师亲受,熊耳家风乞一言。」

师曰:「已道了也。」

问:「千里投师,请师一接。」

师曰:「好入处。」云盖山乞瓦造殿,有官人问:「既是云盖,何用乞瓦?」僧无对。师代曰:「罕遇其人。」

【27、栖贤慧圆禅师】

庐山栖贤慧圆禅师,上堂:「出得僧堂门,见五老峰。一生参学事毕,何用更到这里来?虽然如此,也劳上座一转了也。珍重!」

僧问:「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未审古人意旨如何?」

师曰:「大众一时会取。」上堂,有僧拟问,师乃指其僧曰:「住!住!」其僧进步,问:「从上宗乘,请师举唱。」

师曰:「前言不构,后语难追。」曰:「未审今日事如何?」

师曰:「不会人言语。」

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好。」

问:「如何是栖贤境?」

师曰:「入得三门便合知。」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此土不欠少。」

【28、观音从显禅师】

洪州观音院从显禅师,泉州人也。上堂,众集,良久曰:「文殊深赞居士,未审居士受赞也无?若受赞,何处有居士邪?若不受赞,文殊不可虚发言也。大众作么生会?若会,真个衲僧。」

僧问:「居士默然,文殊深赞,此意如何?」

师曰:「汝问我答。」曰:「忽遇恁么人出头来,又作么生?」

师曰:「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问:「如何是观音家风?」

师曰:「眼前看取。」曰:「忽遇作者来,作么生见待?」

师曰:「贫家只如此,未必便言归。」

问:「久负没弦琴,请师弹一曲。」

师曰:「作么生听?」其僧侧耳。师曰:「赚杀人!」乃曰:「卢行者当时大庾岭头谓明上座言:莫思善,莫思恶,还我明上座本来面目来。观音今日不恁么道,还我明上座来恁么道,是曹溪子孙也无?若是曹溪子孙,又争除却四字。若不是,又过在甚么处?试出来商量看。」

良久曰:「此一众真行脚人也。」便下座。

太平兴国八年九月中,师谓檀那袁长史曰:「老僧三两日间归乡去。」袁曰:「和尚年尊,何更思乡?」

师曰:「归乡图得好盐吃。」袁不测其言。翌日,师不疾,坐亡。袁建塔于西山。

【29、兴善栖伦禅师】

洛京兴善栖伦禅师,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向汝道甚么即得。」

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适来犹记得。」

【30、新兴齐禅师】

洪州严阳新兴院齐禅师,僧问:「如何得出三界去?」

师曰:「汝还信么?」曰:「信则深信,乞和尚慈悲。」

师曰:「只此信心,亘古亘今。快须究取,何必沉吟。要出三界,三界唯心。」师因雪谓众曰:「诸上座还见雪么?见即有眼,不见无眼。有眼即常,无眼即断。恁么会得,佛身充满。」

问:「学人辞去泐潭,乞和尚示个入路。」

师曰:「好个入路,道心坚固。随众参请,随众作务。要去便去,要住便住。去之与住,更无他故。若到泐潭,不审马祖。」

【31、慈云匡达禅师】

润州慈云匡达禅师,僧问:「佛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未审和尚出世如何?」

师曰:「恰好。」曰:「作么生?」

师曰:「不好。」

【32、荐福绍明禅师】

苏州荐福院绍明禅师,州将钱仁奉请住持,乃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一切处看取。」

【33、古贤谨禅师】

泽州古贤院谨禅师,侍立法眼次,眼问一僧曰:「自离此间,甚么处去来?」曰:「入岭来。」

眼曰:「不易。」曰:「虚涉他如许多山水。」

眼曰:「如许多山水也不恶。」其僧无语,师于此有省。

住后,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筑著你鼻孔。」问僧曰:「唯一坚密身,一切尘中现。如何是坚密身?」僧竖指,师曰:「现则现,你作么生会?」僧无语。

【34、兴福可勋禅师】

宣州兴福院可勋禅师,建州朱氏子。僧问:「如何是兴福正主?」

师曰:「阇黎不识。」曰:「莫只这便是么?」

师曰:「纵未歇狂,头亦何失。」

问:「如何是道?」

师曰:「勤而行之。」

问:「何云法空?」

师曰:「不空。」有偈示众曰:「秋江烟岛晴,鸥鹭行行立。不念观世音,争知普门入。」

【35、上蓝守讷禅师】

洪州上蓝院守讷禅师,上堂:「尽令提纲,无人扫地。丛林兄弟,相共证明。晚进之流,有疑请问。」

僧问:「愿开甘露门,当观第一义。不落有无中,请师垂指示。」

师曰:「大众证明。」曰:「恁么则莫相屈去也。」

师曰:「闲言语。」

问:「如何是佛?」

师曰:「更问阿谁?」

【36、抚州覆船和尚】

抚州覆船和尚,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不识。」

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莫谤祖师好!」

【37、奉先法瑰禅师】

杭州奉先寺法瑰法明普照禅师,僧问:「释迦出世,天雨四华,地摇六动,未审今日有何祥瑞?」

师曰:「大众尽见。」曰:「法王法如是。」

师曰:「人王见在。」

问:「法眼宝印,和尚亲传。今日一会,当付何人?」

师曰:「谁人无分?」曰:「恁么则雷音普震无边刹去也。」

师曰:「也须善听。」

【38、化城慧朗禅师】

庐山化城寺慧朗禅师,江南相国宋齐丘请开堂,师升座曰:「今日令公请山僧为众,莫非承佛付嘱,不忘佛恩。众中有问话者出来,为令公结缘。」

僧问:「令公亲降,大众云臻,从上宗乘,请师举唱。」

师曰:「莫是孤负令公么?」

问:「师常苦口,为甚么学人己事不明?」

师曰:「阇黎甚么处不明?」曰:「不明处,请师决断。」

师曰:「适来向汝道甚么?」曰:「恁么则全因今日去也。」

师曰:「退后礼三拜。」

【39、永明道鸿禅师】

杭州慧日永明寺道鸿通辩禅师,僧问:「远离天台境,来登慧日峰,久闻师子吼,今日请师通。」

师曰:「闻么?」曰:「恁么则昔日崇寿,今日永明也。」

师曰:「幸自灵利,何须乱道。」乃曰:「大道廓然,古今常尔。真心周遍,如量之智。皎然万象森罗,咸真实相。该天括地,亘古亘今。大众还会么?还辨白得么?」

僧问:「国王嘉命,公贵临筵,未审今日当为何事?」

师曰:「验取。」曰:「此意如何?」

师曰:「甚么处去来?」曰:「恁么则成造次也。」

师曰:「休乱道。」

【40、高丽灵鉴禅师】

高丽国灵鉴禅师,僧问:「如何是清净伽蓝?」

师曰:「牛栏是。」

问:「如何是佛?」

师曰:「拽出癫汉著。」

【41、荆门上泉和尚】

荆门上泉和尚,僧问:「二龙争珠,谁是得者?」

师曰:「我得。」

问:「远远投师,如何一接?」师按杖视之。其僧礼拜,师便喝。问:「尺壁无瑕时如何?」

师曰:「我不重。」曰:「不重后如何?」

师曰:「火里蝍蟟飞上天。」

【42、大林僧遁禅师】

庐山大林寺僧遁禅师,初住圆通。有僧举:「僧问玄沙:『向上宗乘,此间如何言论?』沙曰:『少人听。』未审玄沙意旨如何?」

师曰:「待汝移却石耳峰,我即向汝道。」

﹝归宗柔别云:「且低声。」﹞

【43、仁王缘胜禅师】

池州仁王院缘胜禅师,僧问:「农家击壤时如何?」

师曰:「僧家自有本分事。」曰:「不问僧家本分事,农家击壤时如何?」

师曰:「话头何在?」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