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一卷 临济宗一(4)南岳下七世


【一、南院颙禅师法嗣】

【1-01、风穴延沼禅师】

汝州风穴延沼禅师,余杭刘氏子。幼不茹荤,习儒典,应进士。一举不遂,乃出家,依本州开元寺智恭披削受具,习天台止观。年二十五,谒镜清。清问:「近离甚处?」

师曰:「自离东来。」清曰:「还过小江也无?」

师曰:「大舸独飘空,小江无可济。」清曰:「镜水秦山,鸟飞不度。子莫道听途言?」

师曰:「沧溟尚怯艨艑势,列汉飞帆渡五湖。」清竖拂子曰:「争奈这个何!」

师曰:「这个是甚么?」清曰:「果然不识。」

师曰:「出没卷舒,与师同用。」清曰:「杓卜听虚声,熟睡饶谄语」

师曰:「泽广藏山,理能伏豹。」清曰:「舍罪放愆,速须出去。」

师曰:「出去即失。」便出,到法堂乃曰:「夫行脚人,因缘未尽其善,不可便休去。」却回曰:「某甲适来,辄陈小騃,冒渎尊颜,伏蒙慈悲,未赐罪责。」清曰:「适来言从东来,岂不是翠岩来?」

师曰:「雪窦亲栖宝盖东。」清曰:「不逐忘羊狂解息,却来这里念篇章。」

师曰:「路逢剑客须呈剑,不是诗人莫献诗。」清曰:「诗速秘却,略借剑看。」

师曰:「县首甑人携剑去。」清曰:「不独触风化,亦自显颟顸。」

师曰:「若不触风化,争明古佛心?」清曰:「如何是古佛心?」

师曰:「再许允容,师今何有?」清曰:「东来衲子,菽麦不分。只闻不已而已,何得抑已而已。」

师曰:「巨浪涌千寻,澄波不离水。」清曰:「一句截流,万机寝削。」师便礼拜。清曰:「衲子俊哉!衲子俊哉!」

师到华严,严问:「我有牧牛歌,辄请阇黎和。」

师曰:「羯鼓掉鞭牛豹跳,远村梅树觜卢都。」师参南院,入门不礼拜。院曰:「入门须辨主。」

师曰:「端的请师分。」院于左膝拍一拍,师便喝。院于右膝拍一拍,师又喝。院曰:「左边一拍且置,右边一拍作么生?」

师曰:「瞎院便拈棒。」

师曰:「莫盲枷瞎棒,夺打和尚,莫言不道。」院掷下棒曰:「今日被黄面浙子钝置一场。」

师曰:「和尚大似持钵不得,诈道不饥。」院曰:「阇黎曾到此间么?」

师曰:「是何言欤?」院曰:「老僧好好相借问。」

师曰:「也不得放过。」便下参众了,却上堂头礼谢。院曰:「阇黎曾见甚么人来?」

师曰:「在襄州华严与廓侍者同夏。」院曰:「亲见作家来?」院问:「南方一棒作么商量?」

师曰:「作奇特商量。」师却问:「和尚此间一棒作么商量?」院拈拄杖曰:「棒下无生忍,临机不见师。」师于言下大彻玄旨,遂依止六年,四众请主风穴。又八年,李史君与阖城士庶,再请开堂演法矣。

上堂:「夫参学眼目临机,直须大用现前,勿自拘于小节。设使言前荐得,犹是滞壳迷封。纵然句下精通,未免触途狂见。应是从前依他作解,明昧两歧,与你一时扫却。直教个个如师子儿,吒呀地哮吼一声,壁立千仞,谁敢正眼觑著?觑著即瞎却渠眼。」时有僧问:「如何是正法眼?」

师曰:「即便戳瞎。」曰:「戳瞎后如何?」

师曰:「捞天摸地。」师后因本郡兵寇作孽,与众避地于郢州,谒前请主李使君,留于衙内度夏。普设大会,请师上堂。才升座,乃曰:「祖师心印,状似铁牛之机。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还有人道得么?」时有卢陂长老出,问:「学人有铁牛之机,请师不搭印。」

师曰:「惯钓鲸鲵澄巨浸,却嗟蛙步驙泥沙。」陂伫思,师喝曰:「长老何不进语?」陂拟议,师便打一拂子,曰:「还记得话头么?试举看。」陂拟开口,师又打一拂子。牧主曰:「信知佛法与王法一般。」

师曰:「见甚么道理?」牧主曰:「当断不断,反招其乱。」师便下座。至九月,汝州大师宋侯舍宅为寺,复来郢州,请师归新寺住持。至周广顺元年,赐额广慧。师住二十二年,常余百众。

上堂,僧问:「如何是佛?」

师曰:「如何不是佛?」曰:「未晓玄言,请师直指。」

师曰:「家住海门洲,扶桑最先照?」问:「朗月当空时如何?」

师曰:「不从天上辊,任向地中埋。」问:「古曲无音韵,如何和得齐?」

师曰:「木鸡啼子夜,刍狗吠天明。」

上堂,举寒山诗曰:「梵志死去来,魂识见阎老。读尽百王书,未免受捶拷。一称南无佛,皆以成佛道。」僧问:「如何是一称南无佛?」

师曰:「灯连凤翅当堂照,月映娥眉颐面看。」问:「如何是佛?」

师曰:「嘶风木马缘无绊,背角泥牛痛下鞭。」问:「如何是广慧剑?」

师曰:「不斩死汉。」问:「古镜未磨时如何?」

师曰:「天魔胆裂。」曰:「磨后如何?」

师曰:「轩辕无道。」问:「矛盾本成双翳病,帝网明珠事若何?」

师曰:「为山登九仞,捻土定千钧。」问:「千木奉文侯,知心有几人?」

师曰:「少年曾决龙蛇阵,老倒还听稚子歌。」问:「如何是清凉山中主?」

师曰:「一句不遑无著问,迄今犹作野盘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鹤有九皋难翥翼,马无千里谩追风。」问:「未有之言,请师试道。」

师曰:「入市能长啸,归家著短衣。」问:「夏终今日,师意如何?」

师曰:「不怜鹅护雪,且喜蜡人冰。」问:「归乡无路时如何?」

师曰:「平窥红烂处,畅杀子平生。」问:「满目荒郊翠,瑞草却滋荣时如何?」

师曰:「新出红炉金弹子,簉破阇黎铁面皮。」问:「如何是互换之机?」

师曰:「和盲悖愬瞎。」问:「真性不随缘,如何得证悟?」

师曰:「猪肉案上滴乳香。」问:「如何是清净法身?」

师曰:「金沙滩头马郎妇。」问:「一色难分,请师显示。」

师曰:「满炉添炭犹嫌冷,路上行人只守寒。」问:「如何是学人立身处?」

师曰:「井底泥牛吼,林间玉兔惊。」问:「如何是道?」

师曰:「五凤楼前。」曰:「如何是道中人?」

师曰:「问取皇城使。」问:「不伤物义,请师便道。」

师曰:「劈腹开心,犹未性燥。」问:「未定浑浊,如何得照?」

师曰:「下坡不走,快便难逢。」问:「如何是衲僧行履处?」

师曰:「头上吃棒,口里喃喃。」问:「灵山话月,曹溪指月,去此二途,请师直指。」

师曰:「无言不当哑。」曰:「请师定当。」

师曰:「先度汨罗江。」问:「任性浮沉时如何?」

师曰:「牵牛不入栏。」问:「凝然便会时如何?」

师曰:「截耳卧街。」问:「狼烟永息时如何?」

师曰:「两脚捎空。」问:「祖令当行时如何?」

师曰:「点。」问:「不施寸刃,便登九五时如何?」

师曰:「鞭尸屈项。」

上堂,举古云:「我有一只箭,曾经久磨炼。射时遍十方,落处无人见。」

师曰:「山僧即不然,我有一只箭,未尝经磨炼,射不遍十方,要且无人见。」僧便问:「如何是和尚箭?」师作弯弓势,僧礼拜。师曰:「拖出这死汉。」问:「牛头未见四祖时如何?」

师曰:「披席把碗。」曰:「见后如何?」

师曰:「披席把碗。」问:「未达其源时如何?」

师曰:「鹤冷移巢易,龙寒出洞难。」问:「不露锋铓句,如何辨主宾?」

师曰:「口衔羊角鳔胶粘。」问:「将身御险时如何?」

师曰:「布露长书写罪原。」问:「学人解问淆讹句,请师举起讶人机。」

师曰:「心里分明眼睛黑。」问:「生死到来时如何?」

师曰:「青布裁衫招犬吠。」曰:「如何得不吠去?」

师曰:「自宜躲避寂无声。」问:「如何是真道人?」

师曰:「竹竿头上礼西方。」问:「鱼隐深潭时如何?」

师曰:「汤荡火烧。」问:「如何是诸佛行履处?」

师曰:「青松绿竹下。」问:「如何是大善知识?」

师曰:「杀人不眨眼。」曰:「既是大善知识,为甚么杀人不眨眼?」

师曰:「尘埃影里不拂袖,尽戟门前磨寸金。」问:「一即六,六即一。一六俱亡时如何?」

师曰:「一箭落双雕」曰:「意百如何?」

师曰:「身亡迹谢。」问:「摘叶寻枝即不问,直截根源事若何?」

师曰:「赴供凌晨去,开塘带雨归。」问:「问问尽是捏怪,请师直指根源。」

师曰:「罕逢穿耳客,多遇刻舟人。」问:「正当恁么时如何?」

师曰:「盲龟值木虽优稳,枯木生华物外春。」问:「宝塔元无缝,金门即日开时如何?」

师曰:「智积佐来空合掌,天王捧出不知音。」曰:「如何是塔中人?」

师曰:「萎花风扫去,香水雨飘来。」问:「随缘不变者,忽遇知音时如何?」

师曰:「披莎侧立千峰外,引水浇蔬五老前。」问:「刻舟求不得,常用事如何?」

师曰:「大勋不立赏,柴扉草自深。」问:「从上古人,印印相契,如何是相契底眼?」

师曰:「轻嚣道者知机变,拈却招魂拭泪巾。」问:「九夏赏劳,请师言荐。」

师曰:「出袖拂开龙洞雨,泛杯波涌钵囊华。」问:「最初自恣,合对何人?」

师曰:「一把香刍拈未暇,六环金锡响遥空。」问:「西祖传来,请师端的。」

师曰:「一犬吠虚,千猱啀实。」问:「王道与佛道,相去几何?」

师曰:「刍狗吠时天地合,木鸡啼后祖灯辉。」问:「祖师心印,请师拂拭。」

师曰:「祖月凌空圆圣智,何山松桧不青青。」

上堂:「若立一尘,家国兴盛,野老颦蹙。不立一尘,家国丧亡,野老安怗。于此明得,阇黎无分。全是老僧于此不明,老僧却是阇黎。阇黎与老僧,亦能悟却天下人,亦能瞎却天下人。欲识阇黎么?」

右边一拍曰:「这里是。欲识老僧么?」左边一拍曰:「这里是。」僧问:「大众云集,请师说法。」

师曰:「赤脚人趁兔,著靴人吃肉。」问:「不曾博览空王教,略借玄机试道看。」

师曰:「白玉无瑕,卞和刖足。」问:「如何是无为之句?」

师曰:「宝烛当轩显,红光烁太虚。」问:「如何是临机一句?」

师曰:「因风吹火,用力不多。」问:「素面相呈时如何?」

师曰:「拈却盖面帛。」问:「紫菊半开秋已老,月圆当户意如何?」

师曰:「月生蓬岛人皆见,昨夜遭霜子不知。」问:「如何是直截一路?」

师曰:「直截是迂曲。」问:「如何是师子吼?」

师曰:「阿谁要汝野干鸣?」问:「如何是谛实之言?」

师曰:「口悬壁上。」

上堂:「若是上上之流,各有证据,略赴个程限。中下之机,各须英俊,当处出生,随处灭尽。如爆龟纹,爆即成兆,不爆成钝。欲爆不爆,直下便捏。」问:「心不能缘,口不能言时如何?」

师曰:「逢人但恁么举。」问:「龙透清潭时如何?」

师曰:「印骏捺尾。」问:「任性浮沉时如何?」

师曰:「牵牛不入栏。」问:「有无俱无去处时如何?」

师曰:「三月懒游花下路,一家愁闭雨中门。」问:「语默涉离微,如何通不犯?」

师曰:「常忆江南三月里,鹧鸪啼处百花香。」问:「百了千当时如何?」

师曰:「不许夜行,投明须到。」

上堂:「三千剑客,耻见庄周。赤眉横肩,得无讹谬。他时变豹,后五日看。珍重!」问:「心印未明时如何?」

师曰:「虽闻酋帅投归款,未见牵羊纳璧来。」问:「如何是临济下事?」

师曰:「桀犬吠尧。」问:「如何是啮镞事?」

师曰:「孟浪借辞论马角。」

上堂,大众集定,师曰:「不是无言,各须英鉴。」问:「大众云集,师意如何?」

师曰:「景谢初寒,骨肉疏冷。」问:「不修禅定,为甚么成佛无疑?」

师曰:「金鸡专报晓,漆桶夜生光。」问:「一念万年时如何?」

师曰:「拂石仙衣破。」问:「洪钟未击时如何?」

师曰:「充塞大千无不韵,妙含幽致岂能分。」曰:「击后如何?」

师曰:「石壁山河无障碍,翳消开后好咨闻。」问:「古今才分,请师密要。」

师曰:「截却重舌。」问:「如何是大人相?」

师曰:「赫赤穷汉。」曰:「未审将何受用?」

师曰:「携箩挈杖。」问:「如何是宾中主?」

师曰:「入市双瞳瞽。」曰:「如何是主中宾?」

师曰:「回銮两曜新。」曰:「如何是宾中宾?」

师曰:「攒眉坐白云。」曰:「如何是主中主?」

师曰:「磨砻三尺剑,待斩不平人。」问:「如何是钁头边意?」

师曰:「山前一片青。」问:「如何是佛?」

师曰:「杖林山下打筋鞭。」

【1-02、颖桥安禅师】

颖桥安禅师,﹝号铁胡。﹞与钟司徒向火次,钟忽问:「三界焚烧时如何出得?」师以香匙拨开火。钟拟议,师曰:「司徒!司徒!」钟忽有省。

【二、西院明禅师法嗣】

【2-01、兴阳归静禅师】

郢州兴阳归静禅师,初参西院,便问:「拟问不问时如何?」院便打。师良久,院曰:「若唤作棒,眉须堕落。」师于言下大悟。住后,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嗣阿谁?」

师曰:「少室山前无异路。」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