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三卷 曹洞宗上(2)青原下五世


【洞山价禅师法嗣(1)】

【01、曹山本寂禅师】

抚州曹山本寂禅师,泉州莆田黄氏子。少业儒,年十九,往福州灵石出家,二十五登戒。寻谒洞山,山问:「阇黎名甚么?」

师曰:「本寂。」山曰:「那个聋!」

师曰:「不名本寂。」山深器之。自此入室,盘桓数载,乃辞去。山遂密授洞上宗旨,复问曰:「子向甚么处去?」

师曰:「不变异处去。」山曰:「不变异处,岂有去邪?」

师曰:「去亦不变异。」遂往曹溪礼祖塔,回吉水。众向师名,乃请开法。师志慕六祖,遂名山为曹。寻值贼乱,乃之宜黄。有信士王若一,舍何王观请师住持。师更何王为荷玉,由是法席大兴,学者云萃。洞山之宗,至师为盛。师因僧问:「五位君臣旨诀?」

师曰:「正位即空界,本来无物。偏位即色界,有万象形。正中偏者,背理就事。偏中正者,舍事入理。兼带者冥应众缘,不堕诸有,非染非净,非正非偏,故曰虚玄大道无著真宗。从上先德,推此一位,最妙最玄,当详审辨明。君为正位,臣为偏位。臣向君是偏中正,君视臣是正中偏。君臣道合是兼带语。」僧问:「如何是君?」

师曰:「妙德尊寰宇,高明朗太虚。」曰:「如何是臣?」

师曰:「灵机弘圣道,真智利群生。」曰:「如何是臣向君?」

师曰:「不堕诸异趣,凝情望圣容。」曰:「如何是君视臣?」

师曰:「妙容虽不动,光烛本无偏。」曰:「如何是君臣道合?」

师曰:「混然无内外,和融上下平。」师又曰:「以君臣偏正言者,不欲犯中,故臣称君,不敢斥言是也。此吾法宗要。」

乃作偈曰:「学者先须识自宗,莫将真际杂顽空。妙明体尽知伤触,力在逢缘不借中。出语直教烧不著,潜行须与古人同。无身有事超岐路,无事无身落始终。」

复作五相:豻、偈曰:「白衣须拜相,此事不为奇,积代簪缨者,休言落魄时。」輶、偈曰:「子时当正位。明正在君臣。未离兜率界,乌鸡雪上行。」覠、偈曰:「焰里寒冰结,杨花九月飞。泥牛吼水面,木马逐风嘶。」

○、偈曰:「王宫初降日,玉兔不能离。未得无功旨,人天何太迟。」

●、偈曰:「浑然藏理事,眹兆卒难明。威音王未晓,弥勒岂惺惺。」

稠布衲问:「披毛带角是甚么堕?」

师曰:「是类堕。」曰:「不断声色是甚么堕?」

师曰:「是随堕。」曰:「不受食是甚么堕?」

师曰:「是尊贵堕。」乃曰:「食者即是本分事,知有不取,故曰尊贵堕。若执初心,知有自己及圣位,故曰类堕。若初心知有己事,回光之时,摈却色声香味触法,得宁谧即成功勋。后却不执六尘等事,随分而昧,任之则碍。所以外道六师,是汝之师,彼师所堕,汝亦随堕。乃可取食,食者即是正命食也。亦是就六根门头,见闻觉知,只是不被他染污。将为堕且不是,同向前均他本分事尚不取,岂况其余事邪?」师凡言堕,谓混不得、类不齐,凡言初心者,所谓悟了同未悟耳。

师作四禁偈曰:「莫行心处路,不挂本来衣。何须正恁么,切忌未生时。」

僧问:「学人通身是病,请师医。」

师曰:「不医。」曰:「为甚么不医?」

师曰:「教汝求生不得,求死不得。」问:「沙门岂不是具大慈悲底人?」

师曰:「是。」曰:「忽遇六贼来时如何?」

师曰:「亦须具大慈悲。」曰:「如何具大慈悲?」

师曰:「一剑挥尽。」曰:「尽后如何?」

师曰:「始得和同。」问:「五位对宾时如何?」

师曰:「汝即今问那个位?」曰:「某甲从偏位中来,请师向正位中接。」

师曰:「不接。」曰:「为甚么不接?」

师曰:「恐落偏位中去。」师却问僧:「只如不接是对宾,是不对宾?」曰:「早是对宾了也。」

师曰:「如是!如是!」问:「万法从何而生?」

师曰:「从颠倒生。」曰:「不颠倒时万法何在?」

师曰:「在。」曰:「在甚么处?」

师曰:「颠倒作么?」问:「不萌之草为甚么能藏香象?」

师曰:「阇黎幸是作家。」又问:「曹山作么?」问:「三界扰扰,六趣昏昏,如何辨色?」

师曰:「不辨色。」曰:「为甚么不辨色?」

师曰:「若辨色即昏也。」师闻钟声,乃曰:「阿耶!阿耶!」僧问:「和尚作甚么?」

师曰:「打著我心。」僧无对。﹝五祖戒代云:「作贼人心虚。」﹞问:「维那甚处来?」曰:「牵醋槽去来。」

师曰:「或到险处,又作么生牵?」那无对。﹝云居代云:「正好著力。」疏山代云:「切须放却始得。」﹞问金峰志曰:「作甚么来?」曰:「盖屋来。」

师曰:「了也未。」曰:「这边则了。」

师曰:「那边事作么生?」曰:「候下工日白和尚。」

师曰:「如是!如是!」师一日入僧堂向火,有僧曰:「今日好寒!」

师曰:「须知有不寒者。」曰:「谁是不寒者?」师筴火示之。僧曰:「莫道无人好!」师抛下火。僧曰:「某甲到这里却不会。」

师曰:「日照寒潭明更明。」问:「不与万法为侣者是甚么人?」

师曰:「汝道洪州城里如许多人,甚么处去?」问:「眉与目还相识也无?」

师曰:「不相识。」曰:「为甚么不相识?」

师曰:「为同在一处。」曰:「恁么则不分去也。」

师曰:「眉且不是目。」曰:「如何是目?」

师曰:「端的去。」曰:「如何是眉?」

师曰:「曹山却疑。」曰:「和尚为甚么却疑?」

师曰:「若不疑,即端的去也。」问:「如何是无刃剑?」

师曰:「非淬炼所成。」曰:「用者如何?」

师曰:「逢者皆丧。」曰:「不逢者如何?」

师曰:「亦须头落。」曰:「逢者皆丧则固是,不逢者为甚么头落?」

师曰:「不见道能尽一切。」曰:「尽后如何?」

师曰:「方知有此剑。」问:「于相何真?」

师曰:「即相即真。」曰:「当何显示?」师竖起拂子。问:「幻本何真?」

师曰:「幻本元真。」﹝法眼别云:「幻本不真」。﹞曰:「当幻何显?」

师曰:「即幻即显。」﹝法眼别云:「幻即无当。」﹞曰:「恁么则始终不离于幻也。」

师曰:「觅幻相不可得。」问:「即心即佛即不问,如何是非心非佛?」

师曰:「兔角不用无,牛角不用有。」问:「如何是常在底人?」

师曰:「恰遇曹山暂出。」曰:「如何是常不在底人?」

师曰:「难得。」僧问:「清税孤贫,乞师赈济。」师召税阇黎,税应诺。师曰:「清原白家酒三盏,吃了犹道未沾唇。」﹝玄觉云:「甚么处是与他酒吃?」﹞问:「拟岂不是类?」

师曰:「直是不拟亦是类。」曰:「如何是异?」

师曰:「莫不识痛痒好!」镜清问:「清虚之理,毕竟无身时如何?」

师曰:「理即如此,事作么生?」曰:「如理如事。」

师曰:「谩曹山一人即得,争柰诸圣眼何!」曰:「若无诸圣眼,争鉴得个不恁么?」

师曰:「官不容针,私通车马。」云门问:「不改易底人来,师还接否?」

师曰:「曹山无恁么闲工夫。」问:「人人尽有弟子在尘中,师还有否?」

师曰:「过手来。」其僧过手,师点曰:「一二三四五六足。」问:「鲁祖面壁,用表何事?」师以手掩耳。问:「承古有言,未有一人倒地,不因地而起。如何是倒?」

师曰:「肯即是。」曰:「如何是起?」

师曰:「起也。」问:「子归就父,为甚么父全不顾?」

师曰:「理合如是。」曰:「父子之恩何在?」

师曰:「始成父子之恩。」曰:「如何是父子之恩?」

师曰:「刀斧斫不开。」问:「灵衣不挂时如何?」

师曰:「曹山孝满。」曰:「孝满后如何?」

师曰:「曹山好颠!酒!」问:「教中道,大海不宿死尸,如何是大海?」

师曰:「包含万有者。」曰:「既是包含万有,为甚么不宿死尸?」

师曰:「绝气息者不著。」曰:「既是包含万有,为甚么绝气息者不著?」

师曰:「万有非其功,绝气息者有其德。」曰:「向上还有事也无?」

师曰:「道有道无即得,争柰龙王桉剑何!」问:「具何知解,善能问难?」

师曰:「不呈句。」曰:「问难个甚么?」

师曰:「刀斧斫不入。」曰:「恁么问难,还有不肯者么?」

师曰:「有。」曰:「是谁?」

师曰:「曹山。」问:「世间甚么物最贵?」

师曰:「死猫儿头最贵。」曰:「为甚么死猫儿头最贵?」

师曰:「无人著价。」问:「无言如何显?」

师曰:「莫向这里显。」曰:「甚么处显?」

师曰:「昨夜床头失却三文钱。」问:「日未出时如何?」

师曰:「曹山也曾恁么来。」曰:「出后如何?」

师曰:「犹较曹山半月程。」问僧:「作甚么?」曰:「扫地。」

师曰:「佛前扫,佛后扫?」曰:「前后一时扫。」

师曰:「与曹山过靸鞋来。」僧问:「抱璞投师,请师雕琢。」

师曰:「不雕琢。」曰:「为甚么不雕琢?」

师曰:「须知曹山好手。」问:「如何是曹山眷属?」

师曰:「白发连头戴,顶上一枝花。」问:「古德道,尽大地唯有此人,未审是甚么人?」

师曰:「不可有第二月也。」曰:「如何是第一月?」

师曰:「也要老兄定当。」曰:「作么生是第一月?」

师曰:「险。」师问德上座:「菩萨在定,闻香象渡河,出甚么经?」曰:「出涅槃经。」

师曰:「定前闻,定后闻?」曰:「和尚流也。」

师曰:「道也太煞道,只道得一半。」曰:「和尚如何?」

师曰:「滩下接取。」问:「学人十二时中,如何保任?」

师曰:「如经蛊毒之乡,水也不得沾著一滴。」问:「如何是法身主?」

师曰:「谓秦无人。」曰:「这个莫便是否?」

师曰:「斩。」问:「亲何道伴,即得常闻于未闻。」

师曰:「同共一被盖。」曰:「此犹是和尚得闻。如何是常闻于未闻?」

师曰:「不同于木石。」曰:「何者在先,何者在后?」

师曰:「不见道常闻于未闻。」问:「国内按剑者是谁?」

师曰:「曹山。」﹝法灯别云:「汝不是恁么人。」﹞曰:「拟杀何人?」

师曰:「一切总杀。」曰:「忽逢本生父母又作么生?」

师曰:「拣甚么!」曰:「争柰自己何!」

师曰:「谁柰我何!」曰:「何不自杀?」

师曰:「无下手处。」问:「一牛饮水,五马不嘶时如何?」

师曰:「曹山解忌口。」问:「常在生死海中沉没者,是甚么人?」

师曰:「第二月。」曰:「还求出也无?」

师曰:「也求出,只是无路。」曰:「未审甚么人接得伊?」

师曰:「担铁枷者。」问:「雪覆千山,为甚么孤峰不白?」

师曰:「须知有异中异。」曰:「如何是异中异?」

师曰:「不堕诸山色。」纸衣道者来参,师问:「莫是纸衣道者否?」者曰:「不敢。」

师曰:「如何是纸衣下事?」者曰:「一裘才挂体,万法悉皆如。」

师曰:「如何是纸衣下用?」者近前应诺,便立脱。师曰:「汝只解恁么去,何不解恁么来?」者忽开眼,问曰:「一灵真性,不假胞胎时如何?」

师曰:「未是妙。」者曰:「如何是妙?」

师曰:「不借借者珍重便化。」

师示颂曰:「觉性圆明无相身,莫将知见妄疏亲。念异便于玄体昧,心差不与道为邻。情分万法沈前境,识鉴多端丧本真。如是句中全晓会,了然无事昔时人。」

问强上座曰:「佛真法身,犹若虚空,应物现形,如水中月。作么生说个应底道理?」曰:「如驴觑井。」

师曰:「道则太煞道,只道得八成。」曰:「和尚又如何?」

师曰:「如井觑驴。」僧举:「药山问僧:『年多少?』曰:『七十二。』山曰:『是七十二那!』曰:『是。』山便打。此意如何?」

师曰:「前箭犹似可,后箭射人深。」曰:「如何免得此棒?」

师曰:「王敕既行,诸侯避道。」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填沟塞壑。」问:「如何是师子?」

师曰:「众兽近不得。」曰:「如何是师子儿?」

师曰:「能吞父母者。」曰:「既是众兽近不得,为甚么却被儿吞?」

师曰:「岂不见道,子若哮吼,祖父俱尽。」曰:「尽后如何?」

师曰:「全身归父。」曰:「未审祖尽时父归何所?」

师曰:「所亦尽。」曰:「前来为甚么道全身归父?」

师曰:「譬如王子,能成一国之事。」又曰:「阇黎,此事不得孤滞,直须枯木上更撒些子华。」云门问:「如何是沙门行?」

师曰:「吃常住苗稼者是。」曰:「便恁么去时如何?」

师曰:「你还畜得么?」曰:「畜得。」

师曰:「你作么生畜?」曰:「著衣吃饭有甚么难?」

师曰:「何不道披毛戴角?」门便礼拜。陆亘大夫问南泉:「姓甚么?」泉曰:「姓王。」曰:「王还有眷属也无?」

泉曰:「四臣不昧。」曰:「王居何位?」泉曰:「玉殿苔生。」后僧举问师:「玉殿苔生,意旨如何?」

师曰:「不居正位。」曰:「八方来朝时如何?」

师曰:「他不受礼。」曰:「何用来朝?」

师曰:「违则斩。」曰:「违是臣分上,未审君意如何?」

师曰:「枢密不得旨。」曰:「恁么则燮理之功,全归臣相也。」

师曰:「你还知君意么?」曰:「外方不敢论量。」

师曰:「如是!如是!」问:「才有是非,纷然失心时如何?」

师曰:「斩。」僧问香严:「如何是道?」严曰:「枯木里龙吟。」

曰:「如何是道中人?」严曰:「髑髅里眼睛。」﹝玄沙别云:「龙藏枯木。」﹞

僧不领,乃问石霜:「如何是枯木里龙吟?」霜曰:「犹带喜在。」曰:「如何是髑髅里眼睛?」霜曰:「犹带识在。」又不领,乃问师:「如何是枯木里龙吟?」

师曰:「血脉不断。」曰:「如何是髑髅里眼睛?」

师曰:「干不尽。」曰:「未审还有得闻者么?」

师曰:「尽大地未有一人不闻。」曰:「未审枯木里龙吟是何章句?」

师曰:「不知是何章句,闻者皆丧。」遂示偈曰:「枯木龙吟真见道,髑髅无识眼初明。喜识尽时消息尽,当人那辨浊中清。」问:「朗月当空时如何?」

师曰:「犹是阶下汉。」曰:「请师接上阶。」

师曰:「月落后来相见。」师寻常应机,曾无轨辙。于天复辛酉夏夜,问知事曰:「今日是几何日月?」曰:「六月十五。」

师曰:「曹山平生行脚到处,只管九十日为一夏。明日辰时行脚去。」及时,焚香宴坐而化。阅世六十二,腊三十七。葬全身于山之西阿,谥元证禅师,塔曰福圆。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