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五灯会元》第十三卷 曹洞宗上(6)青原下六世(2)


【二、云居膺禅师法嗣】

【02-01、同安丕禅师】

洪州凤栖山同安丕禅师,僧问:「如何是无缝塔?」

师曰:「吽!吽!」曰:「如何是塔中人?」

师曰:「今日大有人从建昌来。」问:「一见便休去时如何?」

师曰:「是也。更来这里作么?」问:「如何是点额鱼?」

师曰:「不透波澜。」曰:「惭耻时如何?」

师曰:「终不仰面。」曰:「恁么则不变其身也。」

师曰:「是也。青云事作么生?」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金鸡抱子归霄汉,玉兔怀胎入紫微。」曰:「忽遇客来,将何只待?」

师曰:「金果朝来猿摘去,玉花晚后凤衔归。」问:「无情还解说法也无?」

师曰:「玉犬夜行,不知天晓。」问:「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未审将甚么对?」

师曰:「要踢要拳。」问:「才有言诠尽落,今时不落言诠。请师直说。」

师曰:「木人解语非干舌,石女抛梭岂乱丝。」问:「依经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即同魔说。此理如何?」

师曰:「孤峰迥秀,不挂烟萝。片月行空,白云自在。」新到参,师问:「甚处来?」曰:「湖南。」

师曰:「还知同安这里风云体道,花槛璇玑么?」曰:「知。」

师曰:「非公境界。」僧便喝。师曰:「短贩樵人,徒夸书剑。」僧拟进语,师曰:「剑甲未施,贼身已露。」问:「佛未出世时如何?」

师曰:「藕丝系大象。」曰:「出世后如何?」

师曰:「铁锁锁石牛。」问「不伤王道如何?」

师曰:「吃粥吃饭。」曰:「莫便是不伤王道也无?」

师曰:「迁流左降。」问「玉印开时,何人受信?」

师曰:「不是恁么人。」曰:「亲宫事如何?」

师曰:「道甚么?」问:「如何是毗卢师?」

师曰:「阇黎在甚么处出家?」问:「如何是触目菩提?」

师曰:「面前佛殿。」问:「片玉无瑕,请师不触。」

师曰:「落汝后。」问:「玉印开时,何人受信?」

师曰:「不是小小。」问:「迷头认影如何止?」

师曰:「告阿谁?」曰:「如何即是?」

师曰:「从人觅,即转远也。」曰:「不从人觅时如何?」

师曰:「头在甚么处?」问:「如何是同安一只箭?」

师曰:「脑后看。」曰:「脑后事如何?」

师曰:「过也。」问:「亡僧衣众人唱,祖师衣甚么人唱?」

师曰:「打。」问:「将来不相似,不将来时如何?」

师曰:「甚么处著。」问:「未有这个时,作么生行履?」

师曰:「寻常又作么生?」曰:「恁么则不改旧时人也。」

师曰:「作何行履?」问:「如何是异类中人?」

师曰:「露地藏白牛,长空吞日月。」师看经次,见僧来参,遂以衣袖盖却头。僧近前作吊慰势,师放下衣袖,提起经曰:「会么?」僧却以衣袖盖头。师曰:「苍天!苍天!」

【02-02、归宗怀恽禅师】

庐山归宗寺怀恽禅师,僧问:「无佛无众生时如何?」

师曰:「甚么人如此。」问:「水清鱼现时如何?」

师曰:「把一个来。」僧无对。﹝同安代云:「动即失。」﹞问:「如何是五老峰?」

师曰:「突兀地。」问:「截水停轮时如何?」

师曰:「磨不转。」曰:「如何是磨不转?」

师曰:「不停轮。」问:「如何是尘中弟子?」

师曰:「灰头土面。」﹝同安代云:「不拂拭。」﹞问:「如何是世尊不说说?」

师曰:「正恁么。」曰:「如何是迦叶不闻闻?」

师曰:「不附物。」问:「不佛不众生时如何?」

师曰:「是甚么人如此?」问:「学人不到处,请师说。」

师曰:「汝不到甚么处来?」

【02-03、嵇山章禅师】

池州嵇山章禅师,在投子作柴头。投子同吃茶次,谓师曰:「森罗万象,总在里许。」师泼却茶曰:「森罗万象,在甚么处?」

子曰:「可惜一碗茶。」师后谒雪峰,峰问:「莫是章柴头么?」师乃作轮椎势,峰肯之。

【02-04、云居怀岳禅师】

南康军云居怀岳禅师,僧问:「如何是大圆镜?」

师曰:「不鉴照。」曰:「忽遇四方八面来时作么生?」

师曰:「胡来胡现,汉来汉现。」曰:「大好不鉴照。」师便打。问:「如何是一丸疗万病底药?」

师曰:「汝患甚么?」问:「如何是本来瑞草?」

师曰:「好手拈不出。」曰:「如何是无根树?」

师曰:「处处著不得。」

【02-05、杭州佛日禅师】

杭州佛日本空禅师,初游天台山,尝曰:「如有人夺得我机者,即吾师矣。」寻谒云居,作礼问曰:「二龙争珠,谁是得者?」居曰:「卸却业身来,与子相见。」

师曰:「业身已卸。」居曰:「珠在甚么处?」师无对。﹝同安代云:「回头即没交涉。」﹞

遂投诚入室,时始年十三。后四年,参夹山。才入门,见维那。那曰:「此间不著后生。」

师曰:「某甲不求挂搭,暂来礼谒和尚。」维那白夹山,山许相见。师未升阶,山便问:「甚处来?」

师曰:「云居来。」曰:「即今在甚么处?」

师曰:「在夹山顶𩕳上。」山曰:「老僧行年在坎,五鬼临身。」师拟上阶,山曰:「三道宝阶,从何而上?」

师曰:「三道宝阶,曲为今时。向上一路,请师直指。」山便揖,师乃上阶礼拜。山问:「阇黎与甚么人同行?」

师曰:「木上座。」山曰:「何不来相看老僧?」

师曰:「和尚看他有分?」山曰:「在甚处?」

师曰:「在堂中。」山便同师下到堂中,师遂取拄杖掷在山面前。山曰:「莫从天台得否?」

师曰:「非五岳之所生。」山曰:「莫从须弥得否?」

师曰:「月宫亦不逢。」山曰:「恁么则从人得也。」

师曰:「自己尚是冤家,从人得堪作甚么?」山曰:「冷灰里有一粒豆爆。」乃唤维那:「明窗下安排著。」

师曰:「未审明窗还解语也无?」山曰:「待明窗解语,即向汝道。」夹山来日上堂,问:「昨日新到在甚么处?」师出应喏。山曰:「子未到云居已前,在甚么处?」

师曰:「天台国清山。」曰:「吾闻天台有潺潺之瀑,渌渌之波。谢子远来,此意如何?」

师曰:「久居岩谷,不挂松萝。」山曰:「此犹是春意,秋意作么生?」

师良久,山曰:「看君只是撑船汉,终归不是弄潮人。」来日普请,维那令师送茶。师曰:「某甲为佛法来,不为送茶来。」那曰:「奉和尚处分。」

师曰:「和尚尊命即得。」乃将茶去作务处,摇茶瓯作声。山回顾,师曰:「酽茶三五碗,意在钁头边。」山曰:「瓶有倾茶势,篮中几个瓯?」

师曰:「瓶有倾茶势,篮中无一瓯。」便行茶,时众皆举目。师曰:「大众鹤望,请师一言。」山曰:「路逢死蛇莫打杀,无底篮子盛将归。」

师曰:「手执夜明符,几个知天晓?」山曰:「大众有人也。归去来,归去来。」遂住普请,归院众皆仰叹,师终于佛日,卵塔存焉。

【02-06、永光真禅师】

苏州永光院真禅师,上堂:「言锋若差,乡关万里。直须悬崖撒手,自肯承当。绝后再苏,欺君不得。非常之旨,人焉廋哉?」

问:「道无横径,立者皆危。如何得不被横径所侵去?」师以杖拄僧口,僧曰:「此犹是横径。」

师曰:「合取口。」问:「如何是常在底人?」

师曰:「来往不易。」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铁山夜锁千家月,金乌常照不当门。」

【02-07、归宗澹权禅师】

庐山归宗澹权禅师,僧问:「金鸡未鸣时如何?」

师曰:「失却威音王。」曰:「鸣后如何?」

师曰:「三界平沉。」问:「尽身供养时如何?」

师曰:「将甚么来?」曰:「所有不惜。」

师曰:「供养甚么人?」僧无语。问:「学人为佛法来,如何是佛法?」

师曰:「正空闲。」曰:「便请商量。」

师曰:「周匝有余。」问:「大众云集,合谭何事?」

师曰:「三三两两。」问:「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未审将甚么对?」

师曰:「争能肯得人。」僧良久,师曰:「会么?」曰:「不会。」

师曰:「长安路上厕坑子。」问:「如何是佛法大意?」

师曰:「三枷五棒。」问:「通彻底人如何语道?」

师曰:「汝只今作么生?」曰:「任性随流。」

师曰:「不随流争得息?」

【02-08、蕲州广济禅师】

蕲州广济禅师,僧问:「匹马单枪时如何?」

师曰:「头落也。」问:「如何是方外之谭?」

师曰:「汝道甚么?」问:「如何是广济水?」

师曰:「饮者绝饥渴。」曰:「恁么则学人不虚到也。」

师曰:「情知你受人安排。」问:「远远来接,乞师指示。」

师曰:「有口只解吃饭。」问:「温伯雪与仲尼相见时如何?」

师曰:「此间无恁么人。」问:「不识不见,请师道出。」

师曰:「不昧。」曰:「不昧时作么生?」

师曰:「汝唤作甚么?」问:「如何是奇特事?」

师曰:「焰里牡丹花。」问:「如何是无心道人?」

师曰:「丹霞放火烧。」

【02-09、水西南台和尚】

潭州水西南台和尚,僧问:「如何是此间一滴水?」

师曰:「入口即抉出。」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靴头线绽。」问:「祖祖相传,未审传个甚么?」

师曰:「不因阇黎问,老僧亦不知。」

【02-10、朱溪谦禅师】

歙州朱溪谦禅师,韶国师到,参次闻犬咬灵鼠声。国师便问:「是甚么声?」

师曰:「犬咬灵鼠声。」国师曰:「既是灵鼠,为甚么却被犬咬?」

师曰:「咬杀也。」国师曰:「好个犬。」师便打。国师曰:「莫打,某甲话在。」师休去。因造佛殿毕,一僧同看。师曰:「此殿著得甚么佛?」曰:「著即不无,有人不肯。」

师曰:「我不问那个人!」曰:「恁么,则某甲亦未曾只对和尚。」

【02-11、杨州丰化和尚】

杨州丰化和尚,僧问:「上无片瓦,下无卓锥时如何?」

师曰:「莫飘露么?」问:「不具得失时如何?」

师曰:「道甚么?」

【02-12、云居道简禅师】

南康军云居道简禅师,范阳人也。久入先云居之室,密受真印,而分掌寺务,典司樵爨。以腊高,堂中为第一座。属先云居将顺寂,主事请问:「谁堪继嗣?」

居曰:「堂中简。」主事虽承言而意不在师,谓:「令拣择可当说法者。」佥曰:「第二座可。然且备礼,先请第一座;若谦让,即坚请第二座。」

师既密承授记,略不辞免。即自持道具入方丈,摄众演法。主事等不惬素志,罔循规式。师察其情,乃潜弃去。其夜安乐树神号泣诘旦,主事大众奔至麦庄悔过,哀请归院。

众闻空中连声唱曰:「和尚来也。」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随处得自在。」问:「维摩岂不是金粟如来?」

师曰:「是。」曰:「为甚么却在释迦会下听法?」

师曰:「他不担人我。」问:「横身盖覆时如何?」

师曰:「还盖覆得么?」问:「蛇子为甚么吞却蛇师?」

师曰:「在理何伤?」问:「诸圣道不得处,和尚还道得么?」

师曰:「汝道甚么处诸圣道不得?」问:「路逢猛虎时如何?」

师曰:「千人万人不逢,为甚么阇黎偏逢?」问:「孤峰独宿时如何?」

师曰:「闲却七间僧堂不宿,阿谁教汝孤峰独宿?」师后无疾而寂,塔于本山。

【02-13、大善慧海禅师】

洪州大善慧海禅师,僧问:「不坐青山顶时如何?」

师曰:「且道是甚么人?」问:「如何是解作客底人?」

师曰:「不占上。」问:「灵泉忽逢时如何?」

师曰:「从甚么处来?」问:「如何道即不违于师?」

师曰:「莫惜口。」曰:「道后如何?」

师曰:「道甚么?」问:「如何道得相亲去?」

师曰:「快道。」曰:「恁么则不道也。」

师曰:「用口作甚么?」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三界平沉。」

【02-14、鼎州德山和尚】

鼎州德山和尚,僧问:「路逢达道人,不将语默对。未审将甚么对?」

师曰:「只恁么。」僧良久,师曰:「汝更问。」僧再问,师乃喝出。

【02-15、南岳南台和尚】

南岳南台和尚,僧问:「直上融峰时如何?」

师曰:「见么?」

【02-16、云居山昌禅师】

南康军云居昌禅师,僧问:「相逢不相识时如何?」

师曰:「既相逢为甚么不相识?」问:「红炉猛焰时如何?」

师曰:「里头是甚么?」问:「不受商量时如何?」

师曰:「来作甚么?」曰:「来亦不商量。」

师曰:「空来何益?」问:「方丈前容身时如何?」

师曰:「汝身大小?」

【02-17、晋州大梵和尚】

晋州大梵和尚,僧问:「如何是学人顾望处?」

师曰:「井底架高楼。」曰:「恁么则超然去也。」

师曰:「何不摆手?」

【02-18、新罗云住和尚】

新罗国云住和尚,僧问:「诸佛道不得,甚么人道得?」

师曰:「老僧道得。」曰:「诸佛道不得,和尚作么生道?」

师曰:「诸佛是我弟子。」曰:「请和尚道。」

师曰:「不是对君王,好与二十棒。」问:「达磨未来时如何?」

师曰:「夜半石牛吼。」曰:「来后如何?」

师曰:「特地使人愁。」问:「既是普眼,为甚不见普贤?」

师曰:「只为贪程太速。」

【02-19、岭珏和尚】

岭珏和尚,僧问:「学人不负师机,还免披毛戴角也无?」

师曰:「阇黎何得对面不相识?」曰:「恁么,则吞尽百川水,方明一点心。」

师曰:「虽脱毛衣,犹披鳞甲。」曰:「好采和尚具大慈悲。」

师曰:「尽力道,也出老僧格不得。」

【三、疏山仁禅师法嗣】

【03-01、护国守澄禅师】

随州护国院守澄净果禅师,上堂:「诸方老宿,尽在曲录木床上为人,及有人问著祖师西来意,未曾有一人当头道著。」时有僧问:「请和尚当头道。」

师曰:「河北驴鸣,河南犬吠。」问:「如何是佛?」师咄曰:「这驴汉。」问:「尽大地是一只眼底人来时如何?」

师曰:「阶下汉。」问:「诸佛不到处,是甚么人行履?」

师曰:「聃耳鬅头。」曰:「何人通得彼中信?」

师曰:「驴面兽腮。」问:「随缘认得时如何?」

师曰:「错。」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一人传虚,万人传实。」问:「不落干将手,如何是太阿?」

师曰:「七星光彩耀,六国罢烟尘。」问:「鹤立枯松时如何?」

师曰:「地下底一场懡㦬。」问:「会昌沙汰时,护法善神向甚么处去?」

师曰:「三门前两个一场懡㦬。」问:「滴水滴冻时如何?」

师曰:「日出后一场懡㦬。」

【03-02、灵泉归仁禅师】

洛京灵泉归仁禅师,初问疏山:「枯木生花,始与他合。是这边句,是那边句?」山曰:「亦是这边句。」

师曰:「如何是那边句?」山曰:「石牛吐出三春雾,灵雀不栖无影林。」住后,僧问:「如何是灵泉家风?」

师曰:「十日作活九日病。」曰:「此病如何?」

师曰:「回避不得。」曰:「还疗得也无?」

师曰:「耆婆稽首,医王皱眉。」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

师曰:「牛马同群放。」曰:「还分不分?」

师曰:「夜半昆仑穿市过,午后乌鸡带雪飞。」问:「急切相投时如何?」

师曰:「见佛似冤家。」问:「如何是灵泉竹?」

师曰:「不从栽种得。」曰:「还变动也无?」

师曰:「三冬瑞雪应难改,九夏凝霜色转鲜。」问:「如何是灵泉心印?」

师曰:「不传不受。」曰:「或遇交代时如何?」

师曰:「淮南船子看洛阳。」问:「六国未宁时如何?」

师曰:「作乱者谁?」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师曰:「仰面独扬眉,回头自拍手。」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骑牛戴席帽,过水著靴衫。」问:「如何是无问而自说?」

师曰:「死人口里活人舌。」曰:「未审是何人领会?」

师曰:「无角水牯牛。」问:「如何是灵泉活计?」

师曰:「东壁打倒西壁。」曰:「凭个甚么过朝夕。」

师曰:「折脚铛子无烟火。」曰:「二时将何奉献?」

师曰:「野老共炊无米饭,溪边大会不来人。」问:「如何是灵泉境?」

师曰:「枯桩花烂漫。」曰:「如何是境中人?」

师曰:「子规啼断后,花落布阶前。」问:「如何是沙门行?」

师曰:「恰似个屠儿。」曰:「如何行履?」

师曰:「破斋犯戒。」曰:「究竟作么生?」

师曰:「因不收,果不入。」俗士问:「俗人还许会佛法否?」

师曰:「那个台无月,谁家树不春。」

【03-03、五峰遇禅师】

瑞州五峰遇禅师,僧问:「佛未出世时如何?」

师曰:「一堆泥土。」问:「如何是不拨不触底人?」

师曰:「闭目藏三寸,翻眉盖眼睛。」

【03-04、疏山证禅师】

抚州疏山证禅师,初参先疏山得旨,后历诸方,谒投子。子问:「近离甚处?」曰:「延平。」子曰:「还将得剑来么?」曰:「将得来。」子曰:「呈似老僧看。」师乃指面前地。

子便休。至晚问侍者:「新到在么?」者曰:「当时去也。」子曰:「三十年弄马骑,今日被驴扑。」住后,僧问:「如何是就事学?」

师曰:「著衣吃饭。」曰:「如何是就理学?」

师曰:「骑牛去秽。」曰:「如何是向上事?」

师曰:「溥济不收。」﹝济,续藏本作「际」。﹞问:「如何是声色混融句?」

师曰:「不辨消不及。」曰:「如何是声色外别行底句?」

师曰:「难逢不可得。」问:「亲切处乞一言。」师以拄杖敲之。僧曰:「为甚么不道?」

师曰:「得恁么不识好恶!」

【03-05、百丈安禅师】

洪州百丈明照安禅师,新罗人也。僧问:「一藏圆光,如何是体?」

师曰:「劳汝远来。」曰:「莫便是一藏圆光么?」

师曰:「更吃一碗茶。」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手巾寸半布。」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师曰:「未有一个人不问。」问:「如何是极则处?」

师曰:「空王殿里登九五,野老门前不立人。」问:「随缘认得时如何?」

师曰:「未认得时作么生?」问:「如何是毗卢师?」

师曰:「人天收不得。」曰:「如何是一代时教?」

师曰:「义例分明。」

【03-06、黄檗慧禅师】

瑞州黄檗山慧禅师,洛阳人也。少出家,业经论。

因增受菩萨戒,而叹曰:「大士摄律仪,与吾本受声闻戒,俱止持作犯也。然于篇聚增减,支本通别,制意且殊,既微细难防,复于摄善中未尝行于少分,况饶益有情乎?且世间泡幻,身命何可留恋哉!」

由是置讲课,欲以身捐于水中,饲鳞甲之类。念已将行,偶二禅者接之款话,说:「南方颇多知识,何滞于一隅?」

师从此回志参寻,属关津严紧,乃谓守吏曰:「吾非玩山水,誓求祖道,他日必不忘恩也。」

吏者察其志,遂不苛留,且谓之曰:「师既为法忘身,回时愿无吝所闻。」

师欣谢,直造疏山,时仁和尚坐法堂受参。师先顾视大众,然后致问曰:「刹那便去时如何?」山曰:「[逼-人]塞虚空,汝作么生去?」

师曰:「[逼-人]塞虚空,不如不去。」山便休。师下堂参第一座,座曰:「适来只对甚奇特。」

师曰:「此乃率尔,敢望慈悲,开示愚昧。」座曰:「一刹那间还有拟议否?」师于言下顿省,礼谢。住后,僧问:「黄檗一路荒来久,今日当阳事若何?」

师曰:「虚空不假金锤炼,日月何曾待照人?」师示灭,塔于本山,肉身至今如生。

【03-07、伏龙奉璘禅师】

延州伏龙山奉璘禅师,僧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横身卧海,日里挑灯。」问:「如何是伏龙境?」

师曰:「山峻水流急,三冬发异华。」问:「和尚还爱财色也无?」

师曰:「爱。」曰:「既是善知识,为甚么却爱财色?」

师曰:「知恩者少。」师问火头:「培火了也未?」曰:「低声。」

师曰:「甚么处得这消息来?」曰:「不假多言。」

师曰:「省钱易饱,吃了还饥。」问:「如何是和尚家风?」

师曰:「长齑冷饭。」曰:「太寂寞生!」

师曰:「僧家合如是。」

【03-08、大安省禅师】

安州大安山省禅师,僧问:「失路迷人,请师直指。」

师曰:「三门前去。」问:「举步临危,请师指月。」

师曰:「不指月。」曰:「为甚么不指月?」

师曰:「临坑不推人。」问:「离四句,绝百非,请和尚道。」

师曰:「我王库内无如是刀。」问:「重重关锁,信息不通时如何?」

师曰:「争得到这里?」曰:「到后如何?」

师曰:「彼中事作么生?」问:「如何是真中真?」

师曰:「十字路头泥佛子。」问:「无为无事人,犹是金锁难。金锁牵不住,是甚么人?」

师曰:「向阇黎道即得,不可荒却大安山去也。」

【03-09、百丈超禅师】

洪州百丈超禅师,海东人也。僧问:「祖意教意,是同是别?」

师曰:「金鸡玉兔,听绕须弥。」问:「日落西山去,林中事若何?」

师曰:「洞深云出晚,涧曲水流迟。」问:「某甲今日辞去,或有人问和尚说甚么法,向他道甚么?」

师曰:「但道大雄山顶上,虎生师子儿。」

【03-10、天王和尚】

洪州天王院和尚,僧问:「国内按剑者是谁?」

师曰:「天王。」问:「百骸俱溃散,一物镇长灵时如何?」

师曰:「不堕无坏烂。」问:「如何是佛?」

师曰:「错。」问:「如何是无相道场。」

师曰:「门外列金刚。」

【03-11、正勤蕴禅师】

常州正勤院蕴禅师,魏府韩氏子。幼而出家,老有童颜。僧问:「师唱谁家曲,宗风事若何?」

师曰:「迥出箫韶外,六律岂能过?」曰:「不过底事作么生?」

师曰:「声前拍不散,句后觅无踪。」问:「如何是正勤一路?」

师曰:「泥深三尺。」曰:「如何到得?」

师曰:「阇黎从甚么处来?」问:「如何是禅?」

师曰:「石上莲华火里泉。」曰:「如何是道?」

师曰:「楞伽峰顶一茎草。」曰:「禅道相去几何?」

师曰:「泥人落水木人捞。」晋天福中顺寂,葬于院侧。经二稔,门人发塔,睹全身俨然,发爪俱长。乃阇维,收舍利真骨重建塔焉。

【03-12、洞山瑞禅师】

襄州洞山瑞禅师,僧问:「道有又无时如何?」

师曰:「龙头蛇尾,腰间一剑。」问:「如何是无生曲?」

师曰:「未问已前。」

【03-13、京兆三相和尚】

京兆府三相和尚,僧问:「如何是无缝塔?」

师曰:「觅缝不得。」曰:「如何是塔中人?」

师曰:「对面不相见。」问:「如何是西来意?」

师曰:「雪覆孤峰白,残照露瑕痕。」


分类:佛经 书名:五灯会元 作者:(宋)普济